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196章 心里的人(黑色雨点打赏加更)

第196章 心里的人(黑色雨点打赏加更)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217更新时间:2018-12-28 06:47:37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这乌鸡汤啊,营养都在汤里呢。”苏梨给邬生打了两碗汤,看着他喝下去才算完。

  进来看看他们情况的大娘,看邬生喝乌鸡汤苏梨没喝,不断摇头,一脸诡异。

  啧啧...给女孩子补血的东西都进男人嘴里了,她还能说啥呢?

  “今晚回去就只能一只手洗脸一只手洗脚了...”肚子溜圆的邬生干了两碗一点不想喝的鸡汤后,开始寻求精神安慰。

  “你让大家帮你一下。”苏梨想了想,“你是住宿舍还是家?”

  “我好几年没住宿舍了。”邬生叹气,“住家呢。”

  苏梨不可能为了给他洗脸洗脚去他家,更不可能带他去她家,所以就道。

  “你...忍忍吧。”

  邬生委屈,“你好狠的心啊!”

  苏梨:“......”

  她摇摇头去结账,老板却告诉她,账已经结了。

  邬生站在苏梨后面嘿嘿笑,“哪能让女孩子请客。”

  “这也没什么。”苏梨无奈,邬生肯定是刚才出去拿碗时结的,怪不得非得自己去拿碗。

  出了饭店,邬生又开始变柔弱了,一定要苏梨扶着他走。

  “你现在是回去吧?”苏梨问邬生。

  邬生点头,“嗯,你送我回去,我的单车就在那边呢。”

  等找到了单车,邬生问苏梨,“你会骑单车吗?”

  苏梨点头,“会。”

  “那你送我回去吧。”邬生立刻自觉坐在了单车后座。

  “你觉得合适吗?”苏梨看了看他那无处安放而不得不踩在地上的大长腿问。

  “当然合适,我不是手伤了不能骑吗...”邬生欲言又止装可怜,“算了...”

  他下了后车座,“还是我带你吧,用一只手也会没事的,最多摔两跤。”

  委屈却故作坚强,好不感人。

  “得了,你别演戏了。”苏梨投降,“你家在哪个方向?”

  邬生秒速坐在后面,伸手牢牢抱住苏梨的腰。

  苏梨一僵,急忙去掰他没受伤的手,“你干嘛?干嘛抱这么紧!”

  邬生无辜,“我害怕啊,自然要抱你了。”

  他说完似乎才反应过来,“啊,对了,苏梨,你的腰也是我的了。”

  苏梨:“......”

  看苏梨脸色不太对,邬生自觉放开了些,用没受伤的手虚虚扶着,“走吧。”

  苏梨这才松了一口气上路。

  邬生看着瘦,可是人高,一身的肌肉,体重那是杠杆的。

  苏梨一开始还行,没几分钟脚蹬得就有些吃力了。

  “加油,苏梨。”邬生在后面没心没肺加油,“马上就到了。”

  这马上到,马上了半小时,苏梨骑得汗都出来了,还是没到,而且看看地方总觉眼熟。

  “不对啊,这不是我们学校附近那野湖吗?”

  “你终于察觉到你围着你们学校转了一圈了。”邬生讨打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苏梨急刹车,跳下单车怒瞪邬生,

  邬生麻溜跑。

  “你想累死我,一身的汗。”苏梨骑上单车去追。

  “我投降。”邬生在野湖边停下,“我这不是让你锻炼锻炼出出汗吗,谁让你傻真想送我回家啊。”

  野湖边也是传媒大学学生活动的地方,湖边的大石头就是天然的石凳,石凳旁边有着两路灯。

  邬生坐在石头上,拍拍旁边的位置,“来,歇一下,放松放松腿。”

  苏梨停好单车,白了他一眼坐下了。

  “这次看在你受伤的份上,我不和你计较。”她敲了敲腿。

  “多谢您大人有大量。”邬生胡闹了半天,在苏梨真正放松下来后忽然问。

  “你喜欢俞正青?”

  这句话是问句,可实则也是肯定句。

  正晃着腿看着灯光下湖面波澜毫无准备的苏梨僵住。

  你喜欢俞正青?

  苏梨的回答,是肯定的。

  是,她喜欢俞正青。

  她心里的人是俞正青,谁也猜不到的俞正青,永远不会有结果永远只会收藏在心底珍藏的俞正青。

  苏梨怎么可能不喜欢他呢,他是俞正青啊。

  那个救赎了她的人生的俞正青,她怎么可能心如止水无动于衷。

  她喜欢他二十多年了,真正的喜欢了半辈子。

  不…加上今生,是喜欢两辈子了。

  可是.......她的喜欢并不是普通男女的喜欢,一个喜欢不足以概括她的情感。

  那是比喜欢更复杂的感情,是她会两辈子都藏于心中,永远不会付诸行动不会打扰的情感。

  苏梨她配不上俞正青,上辈子是,这辈子也是。

  俞真青有自己挚爱的妻子,上辈子苏梨遇到他时,他心底就有凌真,她亲眼看着他苦苦追求,看他高兴而高兴看他落寞而落寞,直到看着他得到他的挚爱。

  俞正青的深情专注也是她喜欢的一部分,她喜欢的是有着妻子的完整的俞正青。

  俞正青凌真结婚时,她又哭又笑不成样子,大家打趣说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嫁女儿是她结婚。

  可她那时候是真高兴啊,为俞正青高兴。

  凌真和他一样优秀善良,亦是她的恩人,帮助她良多,他们夫妻的那些恩情她永远记得。

  她喜欢俞正青,也喜欢凌真,从没想过破坏这一份美好,比任何人都能希望他们永远幸福。

  上辈子,她的感情藏了一辈子,谁也看不出来。

  除了她隐藏,更因为她的感情不是纯粹的喜欢。

  她对俞正青的感情太复杂,与其说喜欢,不如说……

  她也不知该如何形容,她对他的感情太复杂太复杂了,已经不是朋友,喜欢这样的形容词来形容。

  她为了他可以付诸一切,可以以命换命。

  他于她是恩人、是亲人、是挚友、更是她的救赎。

  单单喜欢两字,不能足以形容,还有些片面、玷污之感......

  邬生看着苏梨表情变幻莫测,呐呐点头又摇头,深深叹息了一声。

  他不说看到完全,可心里大概也有数了。

  “看来这里面还有很多故事...”

  他看看苏梨的表情,“不过你一辈子都可能不会和我讲对不对?”

  苏梨条件反射点头,随后反应过来猛地摇头。

  “邬生,你...”

  邬生为什么会知道得这么多?

  “好了,你不用这么震惊,也不用想掩饰,你不说话我也知道什么情况。”

  邬生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我也不是瞎子,都看得到,你喜欢他到连命都可以不要。”

  贼老天啊,贼老天,它果然还是看他不顺眼,到现在还在玩儿他。

  自己心爱的小姑娘,心里不知何时偷偷藏了个人。

  不是他以为的唐元宵,而是想也想不到认都不认识的。

  在他和唐元宵争得不可开交时,结果出来这么个人,啧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