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195章 无赖

第195章 无赖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15更新时间:2018-12-28 06:47:36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好了,发什么愣。”邬生擦完血迹,看苏梨发愣顺势掐了一下苏梨的脸。

  这动作太亲捏了,邬生本不该做。

  可他看到苏梨在发呆,自然而然就做了。

  等掐完才察觉不妥,于是脱口而出了一句话。

  “你掐回来吧。”

  他把他的脸凑到了苏梨面前。

  苏梨:“.......别闹了。”

  苏梨看邬生将手冲洗干净,认命的再次做了人形担架,架起了邬生。

  “我不重吧?累不累?”邬生得了便宜还卖乖,故作善解人意问道。

  “不累,你好好走。”

  “嗯,苏梨,我饿了。”邬生听了苏梨的回答语气后,立刻靠着苏梨喊饿。

  “那就去吃饭吧。”苏梨想了想,“你想吃什么?不对,这不能问你,你手伤着不能吃发物,得吃清淡点营养点的。”

  苏梨自问自答完,最后找到了一家干净整洁的饭馆。

  “老板,我想要一些补血的菜。”

  老板是个大娘,她立刻点头,“补血啊,好说,第一个给你推荐四红补血粥。”

  “就还有一碗了,一会端给你。”

  苏梨点头,“好嘞,然后再点补血的菜。”

  “好嘞。”大娘特别爽快,“山药补血,我家今儿刚收了些山药,都是很好的,可以清炒一个山药,还有乌鸡汤,从中午就开始炖的了,特别好特别补。”

  苏梨点头,“好,就按老板你说的,然后再来个猪血吧...缺啥补啥。”

  她算了算,“差不多了,就先这样。”

  “好嘞,你要再多也没有了,稍等啊,马上给你上菜。“

  大娘风风火火忙去了。

  邬生在一边没能插上话,他感觉有点不对劲,不过看苏梨过来扶他,立刻就把那点不对劲抛掉了。

  “来,坐下吧。”苏梨倒水,“先喝点水。”

  邬生接过苏梨递过来的水,幸福得冒泡泡了。

  “好。”一饮而尽,再把水杯递给苏梨。

  苏梨又倒了一杯,他又一饮而尽,再递过来。

  苏梨这次不倒了。

  “你是不是又犯傻了,不能多喝了啊。”别又整出因为她倒的喝得打嗝的幺蛾子。

  “没犯傻,我真渴呢。”邬生笑,“多喝点压压惊。”

  苏梨才又给他倒了一杯。

  “抱歉。”她低低又说了一句。

  “你是该抱歉,今天流的血,说是手上的,其实就是我心里流的。”邬生很委屈。

  他说的一点不夸张,手上这点血屁都不是,可他心也真的在滴血。

  他故意装,也是为了让苏梨看见他内心滴的血。

  “我...”苏梨心里难受,刚要继续道歉时,就听邬生接着说道。

  “所以,为了安慰我受伤的心,你接下来要好好照顾我,我手受伤了...很多事情不便。”

  邬生说这话时,是敛目说的,没让苏梨看他的眼睛。

  “好,这是应该的。”苏梨立刻答应了。

  “你自己答应的,不能反悔了啊。”邬生瞬间变得像是没了另一只手。

  “不反悔,你不说我也会的。”苏梨摇头。

  “你这么一说,我的手都没那么疼了。”邬生立刻接话。

  苏梨刚要说话,大娘端着碗过来了,“来,四红补血粥来了,先喝点,菜马上来。”

  大娘说一碗就真只端过来一碗,放在了苏梨面前。

  苏梨忙起身将碗端到邬生面前,“来,喝吧。”

  走了两步的大娘回头看了一眼,眼神诡异,“小姑娘,粥不是你喝的啊?”

  “不是啊。”苏梨好奇回,“怎么了?”

  “没什么,你们慢慢喝。”大娘用奇怪的眼神看了邬生一眼,勉强笑着走了。

  邬生从她视线里又感觉那种不对了。

  “快喝。”可惜苏梨的催促,让他无暇多想。

  “好。”邬生乖乖喝了一口,表情有点怪。

  “怎么了?”苏梨问着看了看粥,红枣、红豆、花生都很正常啊,都是补血的。

  “好甜。”邬生咽下去后回答。

  “这是甜粥,肯定甜,放的是红糖吧?”苏梨松了一口气。

  “嗯,红糖。”邬生在苏梨的视线下又喝了一口。

  “不喜欢吃甜的吗?”苏梨问邬生。

  “还...还行。”邬生又艰难咽下一口。

  “那就好,不过就算不喜欢吃,为了身体也要吃,良药苦口嘛,你今天失血过多头都晕了。”苏梨催促,“趁热快喝了,都喝了,我看老板熬得很好。”

  邬生:“......”这就是所谓的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他看着面前满满当当的一碗粥,有点想哭。

  这哪里是粥,是比毒药还可怕的东西啊!

  接下来五分钟,邬生在苏梨关心的目光下,木着脸干了那一碗毒药。

  邬生狠狠松了一口气,喝了一杯水压了压惊。

  大娘说的很快上,真的是挺快的,邬生刚从毒药阴影里走出来,菜就全上桌了。

  “趁热吃啊,不够了和大娘说。”大娘很热情,如果看邬生的眼神没那么奇怪就更好了。

  “来吃吧。”不用邬生开口,苏梨就给他盛饭夹菜了。

  邬生表示很幸福。

  然后他想要更幸福。

  所以,本来左右手都会写字用筷子的他,不会左手用筷子了。

  他用筷子用半天,只有一点可怜的米饭进了嘴。

  苏梨在对面看着无奈。

  “能用勺子吃吗?”

  “能。”邬生换勺子,还是有点笨手笨脚,菜也弄不了啊。

  “我想要猪血,苏梨。”邬生舀了一勺饭后要菜。

  “好。”苏梨给他夹了一块放在饭上面。

  邬生眼底笑意一闪而过。

  “苏梨,山药。”

  “苏梨,猪血。”

  “苏梨,鸡。”

  一顿饭,瞬间变热闹了。

  最后,不知怎么的就变成半喂饭了。

  “山药,啊...”

  邬生张着嘴,嗷嗷待喂,苏梨除了喂还能有什么办法。

  “你也吃啊。”邬生还督促苏梨吃,必须一起吃,让苏梨手忙脚乱忘了换公筷。

  最后邬生一脸满足咬住她的筷子时,苏梨的表情是破罐子破摔的。

  邬生总是能用各种方式各种话语达到自己的目的,让苏梨喷笑。

  乱了一通,苏梨终于放下了碗筷。

  “好了,吃了六碗了,不能再吃了,喝汤吧。”

  邬生吃了六碗,她也吃得撑得不行了。

  “好。”邬生其实吃第五碗的时候就吃饱了,只不过舍不得苏梨这样喂的不是。

  喂饭喂水赖上苏梨的感觉不要太幸福。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