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194章 天荒地老

第194章 天荒地老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30更新时间:2018-12-28 06:47:36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俞正青的混乱恍惚,苏梨多了解他,一眼就能看出来。

  她不想让他这么混乱,可是...眼下不是说话的好时机。

  苏梨看着邬生手上还在流血的伤口道。

  “学长,我先和他去包扎伤口。”

  俞正青轻言万语都只能咽回肚子里,眼睁睁看着苏梨告辞。

  “...好。”

  “你回去的路上小心一点,再见。”

  苏梨和俞正青告别完,看了一眼一直站在旁边的唐元宵。

  唐元宵的眼神、表情,让苏梨的手一下子蜷缩了起来。

  唐元宵、邬生、俞正青.......

  他们三人在这样的场合情况下同时出现在她面前。

  她最害怕的场景,就这么毫无预兆的出现。

  之前唐元宵、邬生说要同时追求她,她一直不安,就是害怕伤了两人谁的心。

  可结果呢...是同时伤了...

  最后的最后,伤了还得继续伤。

  苏梨眼珠颤抖了一瞬,不再看唐元宵,迈开头低低说了一声“再见”,不等他回应,拉着邬生就走。

  邬生任她拉着走,中途回头看了一眼唐元宵,意味不明,最后目光落在俞正青身上,锐利如刀。

  小胖子司机看着他们走过走远,一声不敢吭。

  俞正青目送他们远去,看了眼唐元宵,勉强一笑低低说了一声再见也往反方向离去。

  原地独留下一个唐元宵。

  他保持着之前的姿势僵在原地,一直没动。

  那小胖子司机不敢动,一直等他走,可是等了半天,唐元宵还是一直没动。

  仿佛能站得天荒地老。

  天荒地老,天荒秽,地衰老。

  小胖子司机看了一会唐元宵,心中的害怕没了,看着唐元宵却觉得心情沉重起来。

  从来不知道心情沉重为何物的他,找不出形容词,却莫名觉得难受。

  他心情低落悄悄开了车门离开,“这天都要黑了,要站到什么时候...”

  ******

  苏梨和邬生去医院,路不算远,也不算近。

  “疼得厉害不?”苏梨看着血迹揪心。

  邬生看着苏梨的表情,微微点头,表示疼。

  “忍一下吧,马上到了医院了,得按着点不要出太多血才行。”

  苏梨拧眉,眼底满是担忧。

  邬生对手上的伤口就扫了一眼,接下来基本都在看苏梨。

  一直看,一路看,他什么也没看,就看苏梨。

  看着苏梨满脸的担忧,看着苏梨絮叨,他眼底的血色慢慢褪去,一点点恢复了正常。

  等到了医院,邬生眨了眨眼,算是活了过来。

  “大夫,麻烦帮忙包扎处理一下伤口,流了好多血。”

  苏梨叫了医生,医生看一眼摇了摇头。

  “到处理室,还有玻璃碴呢。”

  “好。”苏梨带着邬生急忙赶了过去。

  处理才开始,邬生就瑟缩倒吸冷气,朝着苏梨喊疼。

  “苏梨,疼!”

  “大夫,不能麻醉吗?”苏梨皱眉问。

  “忍一忍吧。”大夫摇头。

  “你快过来。”邬生召唤苏梨。

  苏梨坐到邬生旁边,邬生先试着靠近苏梨,看她不排斥,立刻一不作二不休将头枕到了她肩膀上。

  “撕...你小点力气。”

  “你别看了。”苏梨挡住邬生的目光。

  邬生看苏梨竟然没推开他的头,眼底一亮,狡黠一闪而过。

  “好。”他嘴里乖乖答应后,不看处理伤口,而是专注看苏梨的侧脸。

  唔,第一次离这么近,还有点小激动呢。

  苏梨的脸上还有茸毛...细细的,真可爱。

  耳朵好小啊...耳朵上还有一颗小痣......

  她的身上还有一股完全不同于男人汗臭味的,好闻的味道,淡淡的,是头发的香味吗?

  邬生正研究着,就听苏梨道。

  “好了,玻璃碴子都清理出来了。

  邬生回过神,眨了眨眼点头,“哦。”

  “还要消毒,消毒的时候疼,你忍一忍。”

  “嗯。”邬生蹭了蹭苏梨的肩膀装可怜。

  “没事了,一下就好了。”苏梨叹了一口气,想起他用手砸人车窗的样子。

  “你说你是不是傻,拿手去砸...”

  “砸窗子算什么,我还想打死那孙子呢。”邬生立刻反驳。

  “行,行,你别叫了。”

  等处理好包扎好伤口了,苏梨让邬生坐着休息一下,就去交费了。

  苏梨忙前忙后,交费拿药,邬生就坐在一边看着她,满脸满足。

  等苏梨回来了,他表情就一变开始哼哼,“包扎了怎么更疼啊。”

  “包扎了又不是立刻好,自然疼。”苏梨也是无奈,“三天后再来换药,还有吃的药,消炎的,我先帮你背着,一会拿给你。”

  “嗯。”邬生乖乖点头,然后伸出双手,“来扶我。”

  苏梨眨了眨眼,“你伤的...不是脚。”

  邬生表情僵了一瞬,然后若无其事抚了抚额,“大概是流血过多了,头有点晕。”

  “是流了好多血,晕得厉害吗?”苏梨一听就上前扶住他的胳膊。

  “还行,就一小点点晕。”邬生顺势搂住苏梨肩膀靠在她身上。

  “那就好,这两天你多吃点补血的。”苏梨总觉得邬生有点夸张,可看看他的手没多说。

  “你先去洗洗手。”邬生看看苏梨后背衣服沾到的血迹,再看看她手上沾的道。

  苏梨看了看自己的手,“嗯。”

  找到洗手池,苏梨洗手,邬生站在一边,看着苏梨手上多了的戒指,眼睛眯了眯。

  等苏梨洗完,邬生就默默将自己没受伤的手伸了过去。

  苏梨任劳任怨将他的手洗干净。

  “你脸上也有血,还有脖子。”邬生的手被苏梨洗好后,就指了指苏梨,“我帮你洗掉。”

  之前他抱苏梨,受伤的手按住她的后脑脖子,所以沾到了。

  苏梨顿了顿,“我自己来吧,你告诉我在哪...”

  话音未落,邬生湿漉漉的手就落在了脖子上。

  水并不冰,可邬生的指腹一点点擦过时,苏梨还是瑟缩了一下。

  “等等。”邬生让她不要动,“衣服上的都干了,你就一会回去换了再洗。”

  幸亏血迹已经干了,没那么显眼。

  “嗯。”苏梨低低应了一声。

  邬生离她很近,仿佛能听到他的心跳。

  这让苏梨想到了刚才邬生的那个拥抱。

  那个拥抱...太心酸太震撼。

  苏梨一直以为邬生喜欢她的感情真,却不会太深,可今日那颤抖的拥抱那颤抖的话语,却告诉她,邬生的感情有多深。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