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176章 钻被窝(求订阅~~~)

第176章 钻被窝(求订阅~~~)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098更新时间:2018-12-28 06:46:50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一杯水,因为他这一动作,顿时变得不一样。

  苏梨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邬生笑了笑,站起身将杯子放在苏梨面前,对着苏梨调皮一眨眼。

  “我刚才是不是很帅?你都看入迷了。”

  苏梨真正哭笑不得,“邬生,你为什么总是这么自信?自信到...自负?”

  其实她想用自恋的。

  邬生反驳,“我这不叫自负,叫乐观,不然一天到晚患得患失啊。”

  他笑了笑看无言以对的苏梨,正色,“好了,不逗你了,你的意思我都明白。”

  他的手撑在桌上,身体往前靠近,看着苏梨的眼睛。

  “你说你近期没有心思开始新恋情,这话我理解,可是我更觉得没心思是因为你还没心动,还没遇到合适的人,如果遇到了这句话也就不存在了。”

  邬生打了个响指,“我会打破你这没心思的状态。”

  苏梨摇头,“我就是怕辜负了你的心意...”

  邬生伸手敲了一下苏梨的额头。

  苏梨吸了一口气退后,“你干嘛?”

  “教训你啊,说的什么傻话,喜欢的心意怎么会被辜负呢。”

  邬生微笑,眼底煜煜生辉,“喜欢一个人的心情多么美妙,除了自己谁也辜负不了。”

  苏梨呐呐。

  邬生看着苏梨怔愣的表情,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

  “苏梨,你什么都好,就是想得有点多,明明是被喜欢的,还想那么多,怕辜负人家的心意。”

  “不管喜欢还是被喜欢,都是很美好的事,你该好好享受被喜欢被捧在手心的感觉,而不是想东想西。”

  邬生眼睛满是真诚,声音仿佛带着蛊惑:

  “我从没想过让我的喜欢变成你的压力,我只希望我的喜欢是一件美好的事,也希望我的喜欢给你带去的是快乐。”

  “你真的不需要有任何压力,知道吗?”

  苏梨看着邬生的眼睛,有一瞬间忘了眨,好半天才喃喃:“我就是不想耽误你们...”

  “这个你们...看来这话你不止对我说过啊。”邬生挑眉,恢复吊儿郎当的样子。

  “这么跟你说吧,苏梨,相爱是两个人的事,缺一不可,可喜欢是一个人的事。”

  “换个说法就是喜欢你是我一个人的事,我追求也是我的事,千金难买我乐意,我对自己的选择负全责。”

  邬生起身仰头,居高临下看着苏梨,不要太意气奋发。

  “不管什么结果我都乐意,不会后悔什么的,你啊,就放开享受我的追求,跟心走就行。”

  等苏梨起身,他一边和苏梨并排走,嘴里一边继续。

  “感情还是纯粹一点好,不管喜欢还是被喜欢的,追求还是被追求的都一样。”

  “你以后就不要东想西想的了,这事很简单的...”

  正走出店外,邬生说着说着顿了一下,坏笑一声,忽然凑近苏梨低声低语。

  “你喜欢我咱们钻被窝,你不喜欢我就去钻别人被窝,就这么简单。”

  还钻被窝,这话真是...苏梨僵在原地,无语至极。

  “这话...这话也太...”太粗糙太直接了!

  “太什么?我说的都是实话,就是直白了点。”邬生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不过这话听着确实很不爽,要破天荒真有那么一天,我得将那人往死里打,打死也不解气啊。”

  苏梨:“……”

  邬生看看苏梨的表情安慰她,“别怕,你放心我不会打你的,舍不得。”

  苏梨更“……”了。

  邬生继续,“你也别先心疼上那不知道存不存在的人,我这人是很公平很讲究原则的,我和你钻被窝了,他也可以打我一顿,只要他有本事。”

  邬生哼了哼,想一想还是气不打一处来。

  他抓了一把头,在心里打了一顿某唐,然后继续道。

  “总之,我还是那句话,苏梨你不用想太多,心理负担不要太重,不管几个人追你,你最后又选择谁,你都顺着心意就行。”

  “其他的,就都是男人之间的事了,不管我们私底下打架还是怎样,你都不用管。”

  苏梨听着邬生的话,看着他眼神复杂到极点。

  一个女人,特别是一个离了婚的女人,如果同时被两个以上男人喜欢,一般人大半会说女人不老实招蜂引蝶。

  就算在开放的未来年代,有这样想法的人也不少。

  可邬生却在这个时代说出了这样的话。

  这话...多好。

  邬生看着苏梨的表情,凑近了嘿嘿一笑,“是不是觉得我说的特别在理?”

  苏梨点点头又摇摇头。

  邬生失笑,“这有点头又摇头的...幸亏我明白你的意思。”

  他静静看了苏梨半响,点了一下苏梨习惯性蹙起的眉头,“才十九岁,别弄得像九十岁一样,天天蹙眉思考人生。”

  “你还年轻呢,二十岁不到,十九岁就该肆意的随心所欲的过,放下限制你的条条框框,好好享受当下。”

  “恋爱也是,恋爱真没那么复杂,喜欢就在一起,真不用想太多。”邬生点了点自己的心口,“跟心走就行。”

  苏梨,无言以对。

  邬生示意苏梨,“走吧。”

  苏梨坐上了单车后座。

  “带你兜一圈吹吹风,这个时候太阳下山了正是舒服的时候,一会我就送你回去...”

  “本来想带你去看电影,可想到你军训了一天累了,怕你在电影院睡着流哈喇子,我还是不带你去了。”

  苏梨反驳,“我睡觉不流哈喇子。”

  “哈哈,你还反驳,你越反驳我越能想象到你靠着我肩膀流着哈喇子的情形...啧啧,飞流直下三千尺啊...”

  “邬生!”苏梨大叫了一声,那真是又笑又气。

  还飞流直下三千尺!

  “哎呀,我怎么这么有才呢,苏梨,你快夸夸我。”邬生自得。

  苏梨咬牙:“我夸不出来!我不能违背自己的良心。”

  “你不夸我才是违背自己的良心。”

  “放...”苏梨急得差点没说粗话。

  “苏梨,你刚才想说粗话吧?哈哈,要不要我帮你说全?”

  “邬生!”好气啊!

  邬生带着苏梨在学校周围转了两圈,在天渐暗时,将苏梨送回了家。

  “过两天再来找你。”

  被邬生说得笑得脸酸又哭笑不得的苏梨,无力和他告别。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