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172章 得知

第172章 得知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074更新时间:2018-12-28 06:46:46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笃笃”葛八一敲了门,听见里头传来懒洋洋的‘进来’才开了门。

  进了门,办公桌后面没看见人,只看见一双搭在办公桌上的大脚。

  葛八一见怪不怪,径自绕到办公室后,对着盖着帽子瘫在椅子里睡觉的邬生道。

  “邬生哥,参加魔鬼训练的名单提交上来了。”

  “放着吧。”邬生懒洋洋的声音从帽子后传了出来。

  葛八一放下后没走,“邬生哥,上面崔得急,你得抓紧时间看。”

  “有什么好看的,这都是你情我愿的事。”邬生懒洋洋的声音再次传出。

  葛八一眼底闪过探究,“邬生哥,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前几天情绪不是特别好吗?怎么这两天又变成这样了?”

  怎么说呢,邬生一般时候真正睁开眼睛的时候不多,大半时候都是懒洋洋的。

  前几天好不容易兴致勃勃了几天,没想到一下子又歇火了。

  而且歇火得有点严重。

  已经不是漫不经心可以形容了,而是有种颓然之感。

  “能有什么事啊,我这几天在思考人生,正反思升华呢。”

  邬生实话实说,不过也有所保留,没说自己遭报应失恋了。

  葛八一听了:“.......反思出什么了吗?”

  “反思出来了。”邬生终于拿掉帽子,收回脚坐直身体,“我看看名单。”

  邬生这两天吧,万念俱灭、心如死灰什么的,倒是也没到,不过滋味确实不好受啊。

  自己好不容易喜欢上的姑娘结婚了,还是个军嫂...啧啧...

  邬生慢吞吞翻开名单资料,“你先走吧,我一会就看完...”

  邬生嘴里的话慢慢顿住,看着面前的名单资料,意外挑眉。

  葛八一好奇看了两眼,“怎么了?”

  “没什么,我先看看,你先出去吧。”邬生合上资料道。

  “好。”葛八一没说什么,转身出去了。

  关了门,葛八一面露沉思,唐元宵...是什么人啊?

  唐元宵是个不该出现在名单上的人。

  邬生翻完了所有资料,最后又停在了唐元宵这个名字上。

  “娶了那么好的老婆还敢不珍惜自己的性命...”邬生坐直身体拿起桌上的办公桌打了个电话。

  “你好,我找唐元宵。”

  “...不在部队?出任务了?”

  “没有的话人在哪?军训?哪个学校?”

  听到学校名称,邬生哼了一声,“我是特战队总队长邬生,你通知唐元宵让他来找我。”

  邬生挂了电话,等了两个小时后,等到了唐元宵。

  “报告。”听到门外的声音,邬生扬声,“进来。”

  唐元宵进屋敬礼,面色都很平静。

  接到通知,他就知道邬生找他是因为什么事。

  果然,邬生也不废话,直接点了点桌上的资料,“你要参加魔鬼训练?”

  “是。”

  “你这情况你觉得去了合适?”邬生翻了翻旁边的一摞名单,“我把你名单抽出来了。”

  “您...之前不是也去了吗?”唐元宵直视邬生的眼睛,“我会像你一样安全归来的。”

  邬生靠在椅子上,看了唐元宵一眼。

  “我和你不一样,我没老婆孩子。”

  唐元宵眼底一暗,没说话。

  “你最好考虑清楚。”邬生多说了一句,直视着唐元宵。

  唐元宵目光不退不让,“我考虑清楚了,我要参加。”

  邬生移开目光懒得看唐元宵。

  唐元宵站了片刻,看他不说话了无声敬礼告辞。

  邬生呼气又呼气,最后叹了一口气,又打了个电话。

  这次,他的电话打到了政委那里。

  “...本来这事不归我管,可是这事我还是得问一问,唐元宵是怎么回事?他去训练他老婆孩子答应吗?”

  政委听到邬生的声音,心中就叹了一声,等听完邬生的话,面上就只有无奈了。

  “这事我和他说过,可他不听...”政委解释。

  “他这是先例,还没有像他这样又有老婆又有孩子去参加训练的,他要参加可以,得他老婆孩子亲口答应让他去,否则免谈。”

  邬生真是觉得够了。

  他一向有什么说什么,不藏着掖着,不觉得自己说错了什么。

  就算涉及的人不是苏梨,其他人出现这样的情况,他也会让人过问,更何况这里面还有苏梨的事。

  虽然下定决定收回自己的心了,可是他们相识一场也是朋友不是。

  “政委,我等您回复。”邬生说着就要挂了电话。

  “等等...”政委闭了闭眼叫住了邬生,“其实...其实唐元宵已经离婚了,这事吧,还没大肆公开...”

  邬生问起这事了,政委只必须得说明唐元宵离婚的情况。

  政委将事情解释了一下。

  可是邬生已经听不到他后面说的话了。

  满脑子只剩下唐元宵已经离婚几个字。

  唐元宵的老婆是苏梨,那唐元宵离婚不就是苏梨也离婚了!

  苏梨离婚了!

  邬生再三和政委确认,得到的还是一个回答。

  政委想将离婚对唐元宵的影响降到最低,又帮唐元宵说了些好话。

  可惜这些话,邬生都听不见去了。

  他都不知道怎么挂的电话。

  挂了电话后,邬生呆坐了半响,表情一言难尽。

  自己好不容易喜欢的姑娘结婚了,邬生都伤心过了,还自我反省了一通,觉得自己遭报应了。

  他咬着牙下定决心收回自己的心。

  历经千辛万苦,忍泪要重新上路时,尼玛又知道苏梨已经离婚的消息。

  邬生都不知道怎形容自己的心了。

  小鹿乱撞去表白时知道苏梨结婚了,吐着血打算忘记苏梨时又知道苏梨离婚了....

  贼老天果然看他不顺眼,故意整他吧!

  “贼老天!”邬生咬牙切齿怒气冲天骂了一声。

  “你大爷!”又骂了一声后,邬生一阵风一样冲出了办公室。

  “老大你要去干吗?”

  “老大发生什么紧急情况了吗?”

  一路遇到的人七嘴八舌紧张问。

  “没事!”邬生的回答在跑出很远后,传到了众人耳朵中。

  “没事老大跑这么快干吗?”

  大家面面相觑,满脸不解。

  他们的不解,他们的疑问,邬生没时间搭理没时间在意。

  他上了车,车以最快速度飙了出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