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164章 火星撞地球

第164章 火星撞地球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41更新时间:2018-12-28 06:46:42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妈妈?!!

  邬生的笑脸有些龟裂,眼睁睁看着小男孩一把抱住苏梨的腿。

  然后...然后苏梨竟然没推开小男孩也没说你认错了。

  她...她蹲下抱住小男孩问了一句。

  “小陌,你怎么来了?”

  邬生的脸彻底僵住。

  这...这到底什么情况?

  “妈妈,我昨晚做噩梦了...梦到你被一个绿色的大妖怪捉走了,大妖怪不让你做我妈妈了...我害怕。”

  小唐陌抱着苏梨不放手,带着哭意哭诉。

  邬生...邬生只觉五雷轰顶。

  “没有妖怪,别怕。“苏梨和邬生歉意一笑,先安抚小唐陌。

  小唐陌脸上还残留着害怕,“是真的,妈妈你真被大妖怪捉走了,是一个绿色的大妖怪。”

  小唐陌说着就看到了一边的邬生,他看着邬生身上的衣服眼睛猛地瞪园。

  昨晚的大妖怪就是这个颜色的!

  小唐陌咽着口水问苏梨。

  “妈妈,你认识这个叔叔吗?他和爸爸的衣服挺像的。”

  苏梨抱起小唐陌,“因为他们都是军人啊。”

  小唐陌哦了一声,也终于想起跟着他一起来的他爸了,急忙回身叫,“爸爸,这边。”

  邬生顺着小唐陌叫的方向看过去,和唐元宵打了个照面。

  两人异口同声。

  “唐元宵?!!”

  “邬首长?!!”

  两个男人两双眼睛瞳孔同时一缩,心中惊涛骇浪。

  爸爸?小男孩叫苏梨妈妈,叫唐元宵爸爸?!!

  刚才叫苏梨的是邬首长?他认识苏梨?他们怎么认识的?

  问题在两个男人脑海中同时翻滚,面色变了几变。

  站在中间抱着小唐陌的苏梨满脸惊诧,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

  “你们...认识?”

  唐元宵和邬生猛地看向苏梨,同时快步走向她异口同声问。

  “唐元宵是你什么人?”

  “你认识邬首长?”

  苏梨看着他们冲过来,气势有些可怕,后退了一小步,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

  “你们真认识啊。”苏梨拧眉回忆起邬生说过他也在特战队,那时候她就想过邬生会不会认识唐元宵,想不到真认识。

  苏梨看看两人,“邬首长?”

  邬生是首长?

  唐元宵脸色僵硬得可怕,一身气势暴涨,冷冽如刀。

  邬生煞气逼人,仿佛能将人冻僵。

  两个人原先碰面,就有一山不容二虎之势,此刻更甚。

  眨眼间,他们周围的气场瞬间紧绷,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来来往往的学生家长,下意识或者无意识远离了他们,形成中空地带。

  正处中空地带中心的苏梨,看看两人这样子,心中忍不住猜想:

  他们是不和还是之前有过节?

  “你们两是认识的吧?”苏梨出声再次确认。

  目光在空中交汇较量,仿佛能听见滋滋声的两人点点头。

  “邬首长。”唐元宵下颚紧绷敬礼。

  苏梨和邬生怎么会认识?什么时候认识的?邬生他...唐元宵额头青筋跳了两下。

  都是男人,他只一个照面心就惊了。

  邬生的眼神...他太熟悉了!

  “唐队长。”邬生回了一礼,手上青筋必现。

  就像唐元宵一下子看清了他的心思一样,唐元宵眼中的敌意警惕等等,他也看得清清楚楚。

  邬生视线转移到苏梨和她怀里的小唐陌身上。

  “他叫你妈妈,是你儿子?”

  十九岁有这么大个儿子,吓他的吧?

  “呃...”苏梨呃了一声刚要回答,小唐陌已经清脆响亮的嗯了一声。

  “嗯,她是我妈妈。”

  邬生的眼眸颤了颤。

  和苏梨初遇那一天,底下的娃娃脸让他确认苏梨有没有订婚,他当时没听。

  他想着苏梨还在上学,自信苏梨肯定没对象更不可能结婚,结果现在...

  苏梨都做妈妈了!还这么大个儿子!

  在他决定要表白自己心意这一天,邬生悲催的才终于知道了这个事实。

  邬生咬紧牙龈看着苏梨唐元宵,扯了一下嘴角。

  “你们是....夫妻?”

  夫妻两字,邬生不知道是怎么逼着自己说出来的。

  夫妻,夫妻,连对象都不是,是夫妻。

  唐元宵紧绷着身体没说话。

  苏梨觉得邬生忽然像是变了一个人,和之前的状态完全不一样了,她有些摸不准,迟疑了一下点头默认。

  离婚证还没下来,他们暂时还是夫妻。

  而且,也答应了要保密。

  苏梨这一点头,邬生眼睛飞快的眯了一下,嗤笑了一声。

  夫妻...还真是夫妻。

  不是对象,是夫妻。

  他的脑袋有一瞬间的空白。

  为什么他不早点问苏梨有没有对象结婚,为什么他不早点知道情况。

  如果早知道,他就不会心动...或者说会控制自己的心意。

  他怎么能喜欢一个结了婚的女人,还是同为军人的妻子。

  邬生性格肆意,可三观却很正。

  他花了几秒钟时间接受了这个现实,一时之间都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了。

  接着,一段差不多已尘封的记忆也打开了来。

  去年他去考察时,他听见人闲话说唐元宵的妻子给他寄了一件自己织的毛衣。

  后来他见唐元宵时,还打趣过。

  那时候他怎么也想不到,有一日他会遇到唐元宵的妻子,还心动了。

  邬生想到了那一天,唐元宵也想到了。

  他喉结滚了滚,哑声问了苏梨一个问题。

  “苏梨,你是怎么认识邬首长的?”

  苏梨觉得气氛诡异极了,能说话调和一下自然最好。

  “之前去放牛的时候认识的,就是杏花村的时候,那时候牛疯跑...”

  疯牛什么的,在这氛围里说起来还有点诡异。

  她立刻理智结束了这话题问,“邬生...呃,邬首长是你的领导?”

  邬生很厉害嘛!

  “是。”唐元宵低低应道。

  邬生没说话,他心里郁闷得紧。

  天妒英才吗?所以非得要这样对他?

  “长得太帅太聪明所以非得要接受点考验是不是?”

  他心里想着,又看了看苏梨。

  他认同欣赏的人很少,唐元宵...其中一个。

  苏梨跟他,也不算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打住...别想这些有的没的,再想再转移注意力,也不能止住他心中的火。

  不知道苏梨和唐元宵真实情况,更不知道他们正在办离婚手续的邬生,实在不想再面对他们一家三口了。

  本来还欣赏的唐元宵,现在看着特别不顺眼,就想把他揍得跟猪头一样爹妈都不认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