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140章 提交

第140章 提交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04更新时间:2018-12-28 06:46:23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苏梨本来就看着房间门发呆,回过神来,第一时间看到了唐元宵手里的信签纸。

  她猛地站了起来,张张嘴却没发出声音。

  唐元宵看着苏梨的样子,嘴角扯了扯,“我写好了。”

  他走过来将信签纸递给苏梨。

  苏梨深吸一口气接过,仔细看了一眼长长呼出一口气。

  “你还没签字啊?”

  唐元宵哑声道,“你先签。”

  “嗯。”苏梨点头,坐下,一笔一划认真写了自己的名字。

  唐元宵站在一边,看着她毫不犹豫写下自己的名字,闭了闭眼。

  他写好申请书后,怎么也签不下自己的名字,犹豫挣扎好半响还没签。

  苏梨却签得毫不犹豫。

  那份果决那份毫不犹豫,将唐元宵心底最后的一丁点希望全部磨灭。

  “我签好了,也检查了一下,没错别字也没什么问题,你签字后明天就可以交了。”

  唐元宵接过申请书,一言不发进屋。

  他站在桌前,站了好一会,等呼吸平静下来,才将信签纸放进了抽屉里。

  他打开另一个衣柜,抱了一床被子又走出了房间。

  “你去睡吧。”

  苏梨愣了一下,“什么?”

  “你去房间睡,我在这里打个地铺。”唐元宵没看苏梨。

  他将被子放在一边,将板凳搬到一起。

  “不用了,你去睡房间吧。”苏梨急忙道。

  虽然是夏天,不过到了晚上,还是凉的。

  唐元宵终于抬头看了她一眼,“被套床单都是干净的,我也不会进去,你从里面把门反锁就行。”

  “不是...”苏梨顿了一下,“我去睡小陌的房间。”

  “那床太小了。”唐元宵皱眉,“你就安心去睡吧,赶路也累...”

  后面的话,他像是反应过来,没继续说,顿了顿道。

  “我去办公室吧,那边有值班室。”

  值班室什么的不存在,不过他们什么条件没睡过,趴一晚办公室那就算好的了。

  唐元宵又将被子收了回去。

  苏梨在一旁,一直静静看着他。

  “你把门锁好。”唐元宵出来和苏梨说了一句就要走。

  “我的意思是把小陌抱过去和你睡,我在小陌房间睡。”这是苏梨决定留下就想好的。

  唐元宵脚下一顿,回身看向苏梨。

  苏梨的目光静静落在那兰草上,低低开口,“虽然我坚持要离婚,可是,唐元宵,对你这个人,我...信的。”

  她从没想过唐元宵会趁机做什么或者用强。

  就算上辈子,她恨了唐元宵一辈子,他在心目中也没有这么不堪。

  无论怎么说,唐元宵的人品,她是信得过的。

  唐元宵好半天才转回身,嘴角露出一下苦笑,他该说很荣幸吗?

  苏梨进屋将熟睡的小唐陌抱了出来。

  小唐陌睡得很熟,苏梨抱他他动了动,闻到苏梨身上熟悉的味道又睡了过去。

  苏梨出来,没和唐元宵多说,直接进了次卧。

  躺下后,苏梨缓缓舒出了一口气。

  虽然因为马上可以离婚,有些辗转难眠,不过苏梨凌晨左右还是睡了过去。

  唐元宵却一夜未眠。

  第二天,六点不到,天蒙蒙亮,唐元宵就出门了。

  花了一个小时,在训练场流了一身汗,又盯着特战队的例行训练。

  七点多,穿着汗湿衣服的唐元宵,去食堂买了早餐无声回了家。

  小唐陌还没醒,苏梨却起了。

  她是听着起床号起的,唐元宵回来时,已经洗漱完。

  唐元宵一身汗,眼底暗沉,昨夜夜里新冒出来的青色胡茬,显得整个人越发冷冽沉寂。

  苏梨抬头就对上这样的唐元宵,她眯了眯眼,面色变换了片刻。

  唐元宵径直走到桌前,将早点放下。

  “先吃早点吧,等领导上班,我就去交申请书。”

  苏梨心中千言万语的话语最后化成了一字,“嗯。”

  唐元宵开了门正看到小唐陌揉着眼睛醒来。

  “爸爸...”被唐元宵抱起来后,小唐陌好奇摸着唐元宵的胡子,满脸惊奇。

  “乖,刷牙洗脸吃饭。”唐元宵接手了苏梨昨晚做的,耐心跟着小唐陌。

  看着小唐陌认真刷牙,摸了摸他的头。

  这个年代,牙膏牙刷在农村还是稀罕物,除了个别人,基本不刷牙。

  有些人,是一辈子也没正经八百刷过牙的。

  唐元宵小时候也是从来不刷牙的。

  小唐陌会刷牙,也是苏梨的功劳。

  一家人吃了早点,因为小唐陌的童言童语,气氛还好。

  吃了早饭,因为苏梨在,没能擦洗的唐元宵换了一身衣服,终于坐在桌前,在那张申请书上签了字。

  简简单单三个名字,唐元宵下笔却犹如千斤重。

  可不管怎么重,字,最后还是签了。

  他将申请书装好出来,看着紧紧盯着他的苏梨,声音艰涩开口。

  “我去交了。”

  苏梨紧张的神色就缓解下来,“好。”

  唐元宵迈开头不去看苏梨,“你不要出去在家等着,应该会和你谈话。”

  苏梨点头,“我知道。”

  唐元宵沉默往外走,脚步沉重。

  苏梨看着他的背影,忽然发现,唐元宵永远挺直的背...没那么直了。

  仿佛多了一分佝偻。

  苏梨怔怔。

  这样的背影...这样的佝偻,或者说比这佝偻得多的唐元宵背影...她熟悉又陌生。

  上辈子...唐元宵的背影,就一直是这个样子。

  不管他挺得多直,那一份佝偻一直如影相随。

  苏梨嘴张了张,可最后也没发出声音,就那么目送唐元宵的背影消失在眼前。

  没关上的门,被风吹着,一直前后晃动。

  苏梨的心,却一点点,沉寂了下来。

  离婚...从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就算她一直致力于离婚,可这一天真的到来,除了松了一口气,还有无力。

  整个人、整颗心空荡荡的,无法抑制的空荡。

  上辈子的离婚,在那混乱的痛苦时分,她感触不深,这被子却终于体会了正常离婚的心理。

  “离婚了,我终于解脱了,我是高兴的...可是我还是想哭,想大哭一场...”

  这是上辈子认识的人离婚时,对她说过的话。

  那时候她并不是很懂这中间滋味,今生,真正离婚的时刻还没到来,她心中却如此复杂,倒是有点明白了那是什么滋味。

  毕竟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全都是她的时光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