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127章 辱

第127章 辱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211更新时间:2018-12-28 06:46:15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村委会这边,邮递员在门口擦了擦汗刚拿出鞭炮,看热闹的村民就赶来了。

  邮递员笑着放了鞭炮。

  鞭炮声中,苏梨也赶到了。

  “杏花村28号苏梨,你来了吗?你的通知书到了!”

  邮递员在鞭炮特有的味道中,拿着通知书慎重大声念到。

  苏梨扬起笑容答应了一声,“哎,来了。”

  “恭喜你。”因是挂号信,邮递员检查了苏梨的身份证,确认后才将通知书送到苏梨手中。

  “谢谢。”苏梨笑靥如花。

  杏花村人却傻了。

  刚兴致冲冲拽着秦珊珊冲进来的方玉兰也傻了。

  “不是秦珊珊的?是苏梨的通知书?”

  “考上大学的是苏梨不是秦珊珊?”

  在大家的询问声中,方玉兰拉着秦珊珊冲到邮递员面前劈头盖脸,“你是不是念错了?”

  她说着眼睛就看向了苏梨手里的通知书,抬手就要去夺,苏梨后退一步让开了。

  “你这是干嘛?”快递员急忙将苏梨拦在身后。

  方玉兰狠狠收回手,“你确定通知书是苏梨不是秦珊珊的?”

  她一把将秦珊珊拉到前面来,“通知书应该是她的!”

  “对啊,邮递员,没有秦珊珊的通知书吗?”

  一旁看热闹的村民也问。

  邮递员坚定摇头,“没有,只有一份通知单,是给苏梨的,我很确定。”

  “这...这...”杏花村的人这次是彻底傻眼了。

  “苏梨竟然考上大学了!”

  “天哪,意思是秦珊珊没考上,苏梨考上了?”

  大家低低讨论着,视线落在了苏梨和秦珊珊身上。

  秦珊珊之前一直木头一样低着头,这回终于动了,她抬手,狠狠咬住方玉兰一直死死拉着拖着她的手。

  “嗷!”方玉兰嗷叫了一声,狠狠甩开。

  也就这一下,方玉兰的手已经被咬破了,血流了下来。

  “秦菜花,你疯了是不是!”方玉兰大怒。

  秦珊珊嘴角带着点血,死死看着方玉兰。

  “不是苏梨磕头,是菜花磕头啊...“一片寂静中,一个反应有点迟钝的老人忽然感慨了一句。

  “闭嘴!”秦珊珊吼了一声,低头就要冲出去,却被人挡了路。

  挡路的不是别人,正是苏梨。

  苏梨用信封拍打着手心,看着秦珊珊道,“愿赌服输,秦珊珊,这么多天心理建设也够了。”

  她轻笑了一声,“趁着大家都在,该旅行赌约了。”

  她看了看地下道,“这里就挺平坦,也没石头,是个好地,就这吧。”

  苏梨笑靥如花。

  没办法,心情好啊,通知书来了,秦珊珊竟然也被拉来了,锦上添花啊。

  自从市状元乌龙后,秦珊珊就不见了踪影,还以为就要被她跑了赖过去呢,不想却被人拉来了。

  苏梨看了一眼方玉兰,有三秒钟的顺眼:也是有点用处的嘛。

  看不懂这出戏的邮递员站在一旁满脸不解,就只是觉得苏梨霸气,怪不得能得市状元。

  看得懂的杏花村人,感觉就复杂了。

  秦珊珊整个人都在颤抖,咬着牙死死看着苏梨,嘴唇很快被咬破,却没动作。

  她怎么跪得下去!

  秦珊珊道现在也不敢相信自己没考过苏梨。

  苏梨考了市状元,而她却没考上,这是比噩梦还可怕的噩梦。

  秦珊珊愤恨的眼泪大滴大滴往下掉。

  混在人群中的唐嫂子就说道,“还是不要了吧,磕头还是太过了,得饶人处且饶人,苏梨你年纪轻轻也受不起...”

  苏梨凉凉看了她一眼,“过了?”

  她轻笑一声,“我不觉得啊,不说这次打赌,就她对我做的那些事,不要说十个响头,就是一百个我也受的起。”

  苏梨刚说完,秦珊珊嘤咛了一声,忽然软软瘫倒在地。

  她晕过去了!装的!

  在村里人紧张围过去叫秦珊珊时,苏梨冷笑一声一言不发转身过去。

  “珊珊?菜花...”

  “没事吧?”

  在大家七嘴八舌看秦珊珊时,忽听后面传来一声,“让开。”

  大家抬头就看到苏梨拎着个尿罐子。

  “哎...”大家面色一变,忙站起身让开,还来不及反应说什么。

  “哗”的一声,苏梨手里的尿罐子已经直接泼到秦珊珊身上。

  众人到了嘴边的话全部卡壳,整个村委会鸦雀无声,看着地上的秦珊珊。

  秦珊珊坚持闭着眼,可浑身颤抖着,在场的人都知道秦珊珊在装晕。

  苏梨随手将尿罐子丢到一边拍了拍手,居高临下看着秦珊珊。

  “耍赖不磕头,就得付出点代价,辱人者,必自取其辱。”

  “秦珊珊,希望你永远记得今日之耻,将这份耻辱刻在你心里脑子里骨子里,免得下次招惹我前又忘了今日之耻。”

  苏梨抬头淡淡看了眼杏花村的人,转身就走。

  这话是警告秦珊珊,也是警告所有杏花村人。

  再不安分,今天是秦珊珊,明天就是你!

  苏梨大步向外走去,无人敢拦,也没人敢出声。

  苏梨走了很远,村里人也讪笑着离去,没人去管秦珊珊。

  村里人恨苏梨怕苏梨,对秦珊珊也鄙夷得紧。

  人陆陆续续走光了,邮递员也恍恍惚惚走了,村长叹了口气让看热闹的村干部都回去。

  村委会的院子里,只剩下装晕的秦珊珊。

  秦珊珊拼命压抑压低却压不住的凄厉悲愤哭声,慢慢响起,明明大白天却听得人发寒。

  她摇摇晃晃站起身,行尸走肉一般颤抖着往外走去。

  她的指甲深深嵌入手心,眼睛通红,恨意滔天。

  苏梨,这辈子我们不共戴天!

  我一定要你死,一定要将我今日所受的屈辱加倍还给你。

  你今日所有的荣誉、一切,我都会毁掉抢过来,荣誉前途是我的,唐元宵也只能是我的!

  千里之外的唐元宵,猛地打了个喷嚏。

  身边的俞乐看了看他,“唐队,有人想你了。”

  唐元宵皱眉,“哪里听来的鬼话?”

  俞乐瞅了唐元宵一眼,“鬼话吗?看来嫂子没想你。”

  唐元宵:“......也不是鬼话。”

  俞乐翻了个白眼,“就是鬼话。”

  唐元宵哼了一声,快步走了。

  俞乐施施然跟在后面,“嫂子什么时候到啊?”

  唐元宵脚步立刻顿住,回身回道,“还不确定,不过应该快了。”

  “啧啧...”俞乐啧啧了几声,越过唐元宵走了。

  唐元宵站在原地没动。

  他在信上说好让苏梨出发前给他发电报,他到时候去火车站接,可是电报一直没来。

  苏梨老是不按理出牌,说不定会不发电报就自己来...

  这么一想,唐元宵忽然想,有没有可能明天或者后天他们就来了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