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100章 手表

第100章 手表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63更新时间:2018-12-28 06:45:55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苏梨看着面前勉强是能当桌子用的石头,“ ... 谢谢。”

  她一时间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说什么谢谢,客气什么。”邬生拍了拍石头,“我力气大得,浑身使不完。”

  苏梨:“ ....... ”

  她抓了抓头想说什么,邬生又道。

  “我又不是和你同龄的那些小伙子,这么大点石头就得使出吃奶的劲 ... 遇上那些小伙子你再说谢谢。”

  苏梨:“ ....... 哦。”

  总觉得又有点怪怪的苏梨麻溜转移话题,“需要我做什么吗?”

  “这就给你。”邬生一听,从树后拉出一个包,拿出一摞文件,放在石头上。

  “帮我看看,哪份资料是塔克研发资料。”

  苏梨顿了顿,“我能看吗?”

  “当然能啊,这些资料都是旧资料,又不是真的。”邬生点头。

  “行。”苏梨接过资料,扫了一眼,“这是你们这几天伏击缴获的吗?”

  “嗯。”邬生回得模棱两可。

  因为其实这些资料有部分并不是,除了缴获的,还有是他直接去红队指挥处走了一圈拿回来的。

  特战队的彪悍不是空有虚表的。

  “再过几天,我可能就要走了。”苏梨正看着资料,就听邬生说道。

  苏梨点点头,并不意外。

  邬生看苏梨无动于衷的样子,眼睛眯了眯。

  “之前给你的地址你收好了没?”

  苏梨愣了一下哦了一声,她也没想过后面要联系邬生,所以地址好像放到包里就没动过。

  邬生等了片刻,没听到她的下文,随即挑眉。

  “这个时候,一般不是应该有礼貌的也给我写一个你的地址做交换吗?”

  苏梨这才抬头看了邬生一眼。

  “我现在收信地址不方便,而且很快就走了,地址不定没法给你。”

  “那等你地址定了联系我。”邬生道。

  苏梨嗯了一声,注意力都在资料上。

  邬生满意了,又恢复了懒洋洋的样子。

  却不知苏梨就是随意一应,这种以后联系的客套话,现代不要太多。

  苏梨看的速度很快,不到一个小时就确定了。

  “不出意外是这份。”

  邬生点点头,看苏梨的目光中闪过赞许,“这速度可以。”

  比他之前见过的很多翻译强多了。

  “这是我的特长。”苏梨动了动脖子,看看天色站起身。

  “天色不早了,我得回去了。”

  “嗯,我也该走了。”邬生也站起身。

  苏梨想之后他们可能没时间特意道别就道,“行,那以后我们有缘再见。”

  “我还不走呢。”邬生斜了一眼苏梨,“这么迫不及待干嘛?”

  “我没有。”苏梨摇头。

  “希望真没有。”邬生弯腰,给苏梨拿了她的包递给她。

  看苏梨接过就退后道,“走了。”

  他说走,那真是直接就走,豪不拖泥带水的。

  “再见。”苏梨背起书包去赶牛。

  走了两步老感觉书包好像什么搁着,苏梨拧眉翻了翻,一下子翻出块手表。

  手表上还有张字条,“翻译报酬,身上没钱,手表代替。”

  苏梨想到刚才邬生特意给她递书包,还有啥不明白的。

  苏梨回头再找邬生,哪里还有人。

  “不用报酬啊,就帮忙一下,哪值这么高的报酬。”

  苏梨拿着手表无力。

  “给什么报酬啊 ... ”

  她仔细看了看手上的手表,明显进口的,质感很好,颜色也是罕见的黑色,不同于女士手表的精致,却很大气。

  简约、大气,大小不偏向男表或者女表,是一款男女都可以戴的手表。

  苏梨虽然没见过这样式,不过眼力还是有的。

  明显价格不菲啊。

  这表的价值可大大超过她翻译的价值了。

  “我没想过要报酬 ... 这叫什么报酬 ... ”苏梨拿着手表只觉手烫啊!

  看了看天色,苏梨最后放弃去追邬生还他手表的打算。

  苏梨也不可能带着手表回去,想了想收了起来。

  这年头戴手表那可是很时髦的事,手表、自行车、缝纫机还是结婚必备三大件呢。

  很多人戴个手表那是恨不能昭告全世界的,苏梨悄无声息戴一块回去,不要太引人注目。

  因为突如其来的报酬手表,苏梨不免又想起之前唐元宵拿回来的金戒指。

  唐元宵说她不要就扔了,她倒是想扔,可最后也不能真扔了。

  戒指没能还给唐元宵,现在还在苏梨床底下的酸菜罐子里头。

  “等以后连同钱一起还他 ... ”苏梨自言自语嘟囔。

  “表 ... 希望他们还没走。”邬生给的表,就只能希望他们还没走了,遇到了给他还了。

  如果遇不上就只能寄还给他了,苏梨想着翻了翻包,找到之前塞的地址松了口气。

  “幸亏没丢…”有地址就可以寄回去了。

  苏梨喃喃自语了两句,赶着牛回了家。

  山上恢复了安静后,苏梨之前站立的地方,忽然无声无息站了一人。

  那是邬生。

  他目送着苏梨下山,眼底是得逞的笑意。

  定情物 ... 啊不,表送出去哪有还回来的道理。

  这辈子苏梨也别想还回来!

  等苏梨不见了身影,邬生才无声无息离开。

  并不知被目送的苏梨,还依旧抱着之后再将表还给邬生的想法。

  后面几天她去放牛都将表戴在身上,可是邬生却没再来找她了。

  邬生没来找苏梨,杏花村小学的校长倒是找上了门。

  他来找苏梨,是想请苏梨去做杏花村小学代课老师。

  这件事还得苏梨顺带教着的孩子们说起。

  苏梨教他们真是顺便,反正她都要教小唐陌,便没放在心上,或者说她不觉得有什么。

  之前小唐陌因为妈妈没了,爸爸也经常不在家,就跟着唐母被她带大,虽说不是孤儿,可其实状态差不多。

  因为这些,他很少出去外面玩,小伙伴也少,所以性格内向易害羞。

  而这一段时间以来,因为苏梨,因为唐元宵回来过,小唐陌有了爸爸妈妈底气足了,然后有故事加身,自信心瞬间建立了起来。

  小唐陌能像正常小孩一样玩儿,愿意出去交际,有小伙伴是苏梨特别乐意的。

  所以,苏梨其实挺感谢小朋友们的,教他们认字给他们讲故事听,甚至给他们做一些小孩子吃食都觉没什么。

  她这边觉得没什么,然而几个孩子的家长,却觉得有什么了。

  这年头大家基本都是文盲啊,认识几个字那都是了不起的,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读完个小学,那都是知识分子有本事。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