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99章 年龄不是问题

第99章 年龄不是问题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253更新时间:2018-12-28 06:45:53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苏梨,你...之前都是我错了,我都说了对不起了,你怎么还...好,好我不说了,不说了。”

  唐母委委屈屈不敢再提,她想和宝贝孙子小唐陌诉诉苦,可惜小唐陌早就是苏梨这边的人了。苏梨的不是,小唐陌那是一点听不得。

  唐母拐弯暗示了一下,还将小唐陌惹不高兴,差点没把小唐陌惹哭。

  如此,唐母真是不想老实也只能老实了。

  “早点回来啊,别太累着。”苏梨去放牛,唐母还特别热情的笑着欢送。

  她笑得其实不是那么自然,不过就是僵笑也得笑啊。

  没办法,她得笑给小唐陌看。

  是的,给小唐陌看。

  唐母对苏梨笑脸,小唐陌才会给她笑脸。

  唐母一旦叽叽哇哇说了什么,或者对苏梨摆了什么脸色,唐母也别想得小唐陌一个笑脸。

  唔......

  事情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反正如今唐家已经形成了一个类似食物链的循环连接。

  小唐陌...毫无疑问是食物链顶端。

  为了照顾小唐陌,苏梨才没去县城而留在了杏花村。

  而小唐陌在不知不觉间,也为了苏梨,成功制住了唐母。

  让唐母老实,让唐母必须对着苏梨笑脸相迎不敢作,一半以上都是小唐陌的功劳。

  小唐陌是最敏感也是最聪明的孩子,没人教他,他却能自己看着听着领悟这些。

  同样的,他也能感觉到苏梨对杏花村人的排斥,所以,他在外面总是说苏梨好话,维护苏梨。

  杏花村的人来家里了,他或者自己去或者找唐母,反正能拦的他都拦住。

  反正因为小唐陌的给力,不管是杏花村众人还是唐母,这一段时间都挺安静,没出幺蛾子。

  小唐陌做的这些,苏梨再迟钝,慢慢也感觉到了。

  不感动不惊奇那是假的。

  对这样的小唐陌,苏梨真是越来越喜欢稀罕。

  感情都是相互相对的,同样的,小唐陌对苏梨的感情也越来越深厚。

  在唐母的叮嘱‘欢送’中,在小唐陌和一群孩子不舍的目光中,莫名变成孩子王的苏梨笑眯眯去放牛了。

  这一天,几天没见的邬生又再次出现了。

  还是那山,那牛,那人。

  出场方式也依旧奇葩有个性。

  这次他是在苏梨的头顶出现的。

  苏梨学习了一会,觉得瞌睡,就打算眯一下。

  在树荫下正眯得迷迷糊糊的,就感觉脸上凉凉的。

  “下雨了吗?”苏梨蹙眉睁眼,就看到了邬生正坐在她头顶的树上对着他洒水。

  疑似有十天没洗的那张脸,感觉更黑了些。

  苏梨看清后:“......”

  她胆子要是小一点,这种情况怕是会直接被吓哭吧。

  “你那什么眼神?都要睡成猪了,快起来。”邬生收起水壶道。

  “你下次是不是得从地底下冒出来?”苏梨无语问。

  “你想看?”邬生挑眉反问

  苏梨:“......不想。”

  “你那眼神是无语加鄙视吗?”邬生仔细看了苏梨两眼。

  “我还没鄙视你呢,你就敢鄙视我,睡得口水都流出来了。”

  苏梨条件反射摸了摸自己嘴角,发现没口水反驳,“哪有,我就眯了一下。”

  “还眯了一下?是一下吗?你都睡了要一个小时了,再睡天都要黑了。”

  邬生挑眉,眼底带着促狭。

  怎么说呢,苏梨就像一个百宝箱,每一次见面都能看到她不一样的一面。

  每次都让他很惊喜。

  “不可能...”苏梨被他说得立刻反驳,看了看天闭嘴了。

  她貌似好像是睡了好一会啊,明明感觉才睡过去....

  邬生看着苏梨的表情,慢悠悠顺着树干滑了下来。

  “我也是佩服你,一个小姑娘,在这山上能睡得打呼。“

  苏梨皱眉反驳,“我睡觉不打呼。”

  “是吗?那我怎么听见了?”邬生咬着根草,“我不该叫你书呆子,应该叫你睡猪。”

  苏梨:“.......”难道她睡觉真打呼?

  苏梨摇摇头,定定看了邬生几眼,然后试探问,“邬大哥,你今年多大?”

  邬生偏头,“怎么了?”

  “我想有可能是我把你想得太老了,或许你面相天生显老,实则年纪还小。”苏梨正色说道。

  就算他们一张张乌漆墨黑脸,不过年龄大小还是能看出来的。

  苏梨间接意思就是:这位同志,你好幼稚!

  听懂苏梨这句话真谛的邬生,有一瞬间的尴尬。

  看她年纪小,他还以为这样和她更有共同语言了,想不到还被嫌弃了。

  尴尬只是一瞬,心理素质一流的邬生,立刻反驳。

  “这就是你不懂男人魅力了,我这叫潇洒不羁,还是你喜欢天天板着脸一本正经的小老头?”

  苏梨一听这话,脑海里瞬间闪过唐元宵那小老头样,想也不想立刻摇头。

  “不喜欢!”

  “这不就得了。”邬生嘴角笑意一闪而过。

  顿了顿,他又回道,“我今年...二十八,你叫我哥叫对了。”

  其实过了年他算是二十九了,不过他直觉说小了一岁...咳咳,其实也不算说笑,实岁来算也是28。

  虽然身边经常有人说他年纪大了,可他一直没觉得。

  不过眼下看看,比起十九岁什么的,好像确实有点大。

  相差十岁,都可以叫叔了。

  小姑娘貌似都不喜欢年纪大的.......

  邬生说完不错眼看着苏梨,就怕苏梨觉得他老。

  伪少女苏梨,完全没觉得二十八多大,想起后世的话,还调侃了一句。

  “男人三十一枝花,你马上就是一枝花了。”

  邬生又笑了。

  苏梨的反应还真是苏梨,永远这么奇特。

  她真的完全不同于普通女孩子啊!

  “哪里听来的怪话。”他挑眉,“不过这话...我喜欢。”

  “马上就三十的男人,都会喜欢这句话的。”苏梨中肯回道。

  邬生顿了顿,“你觉得三十老吗?”

  不会嫌他老吗?

  苏梨莫名看了眼邬生,“不老啊,不是正值壮年吗?”

  邬生这才满意,“嗯,正值壮年,我现在浑身充满了力气。”

  他撸起袖子,握拳展现了一下力量后,目光瞄准了一旁的一块大石头。

  苏梨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没看出所以然来,笑笑问道,“这次来,是还要我做翻译吗?”

  “嗯。”邬生点头,“不过这次在这里帮我就好。”

  他说着踱步走到那石头面前,弯腰将它抱了起来。

  苏梨急忙站起身:“....怎么了?为什么抬这大石头啊?”

  当然是给你看我的大力我的年轻!

  大力大力出奇迹,他可年轻着呢!

  真年轻真大力邬生看着苏梨一步步走过来,轻描淡写,“给你当桌子用啊。”

  哼,相差十岁算个球!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