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88章 疯牛

第88章 疯牛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06更新时间:2018-12-28 06:45:46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报应...”苏梨咀嚼着这两字,目光非常复杂。

  报应这两字,有时候真的很玄幻很复杂,谁也不能说肯定就是报应,可也没人敢说一定不是。

  上辈子苏梨也面对过几次报应这个词,对自己对唐母对很多人,今生又面对了。

  “确实是报应吧...”苏梨微微一笑。

  反正在她的立场上,觉得报应这个说法挺好,让人解气。

  “妈妈,报应是什么意思?奶奶这几天夜里说梦话都在说报应。”

  小唐陌腻在苏梨怀里发问。

  “报应就是有施必有报,有感必有应,现在之所得,无论祸福,皆为报应。”

  苏梨目光悠远,“种善得善报,反之,种恶得恶报。”

  她说完低头,就看到小唐陌一脸迷茫。

  苏梨失笑,“好吧,简单来说,报应,就是指人做善恶之事,会得到相应的结果。”

  “哦...”小唐陌长长哦了一声,也不知他听懂了没。

  几天里担惊受怕没睡过好觉的小唐陌,吃过饭就开始打哈欠,却舍不得去睡,粘着苏梨不放。

  “睡吧,我不会偷偷走的。”小唐陌的心思苏梨看得明白。

  “还不想睡。”小唐陌揉揉眼睛就打起精神,忍不住道,“我还没和妈妈睡过,好像和妈妈一起。”

  他看向厢房的目光很是向往,他的小伙伴狗蛋哥哥就是从小和妈妈睡的。

  虽然有了妹妹后,狗蛋就被打发到床尾睡了,不过狗蛋能抱着妈妈的脚睡他也羡慕。

  苏梨听了挑眉,“你想和我睡?”

  小唐陌天天都是唐母带着睡的,苏梨还真没带着小唐陌睡过...

  想到这里,苏梨忽然一皱眉,“不对,小陌,你这几天还和奶奶一起睡吗?”

  唐母伤成那样,根本不适合带着小唐陌睡了啊。

  小唐陌点头,“嗯。”

  他一直都是和唐母睡的,唐母受伤的时候也是。

  之前唐母疼得整晚整晚睡不着,小唐陌也跟着睡不着,现在他也睡不好。

  “你奶奶伤着,你可不能和她一起睡了,两人都睡不好。”

  苏梨又心疼了一把小唐陌,这孩子这几天都不知道怎么过的。

  小唐陌一听苏梨的话眼睛一亮,迫不及待问道。

  “那我能和妈妈一起睡吗?”

  苏梨看着小唐陌黑亮的充满希翼的眼睛点头。

  “能啊,你不和我睡还能和谁睡。”

  说起来,小唐陌也六岁了,放在后世,也差不多是该单独睡的年纪了。

  虽说这个时代,很多都没条件给房子单独一个房间,孩子六七岁甚至八九十岁还跟父母一张床,不过苏梨觉得唐家有条件,以后可以试着慢慢让小唐陌独立起来了。

  苏梨正考虑正事呢,小唐陌已经惊喜得跳起来了。

  “啊啊,太好了,妈妈太好了。”

  瞌睡虫什么的,真是秒速不见,小唐陌绕着苏梨转了两圈,尤不能表达自己的激动,最后原地蹦跶了好几下。

  “这么高兴啊。”苏梨看着他的样子失笑。

  “当然高兴。”小唐陌叽叽喳喳,“妈妈,我睡觉会很乖的,不会乱踢的...”

  当晚,小唐陌和唐母说了一声,就和苏梨一起睡了。

  苏梨还给他讲了个睡前故事——葫芦娃。

  葫芦娃一出,可把小唐陌迷坏了,喜欢得不得了。

  “我明天要讲给狗蛋哥哥,狗蛋哥哥以前也给我讲过...”

  要不是晚上了,小唐陌怕是能立刻去给他的狗蛋哥哥讲。

  “好,明天你去给他讲,先睡了吧。”

  第二天吃了午饭后,苏梨在小唐陌不舍的目光中,背着书去放牛了。

  唐家的牛都关了十来天二十天了,关得眼都要绿了,怎么也得出去放了。

  小唐陌倒是想跟苏梨一块去,不过他得留下家照看唐母,递个水叫个人还是需要他的。

  苏梨也乐得去放牛,去放牛她更方便看书。

  苏梨想得挺美,梦着到了山上能认认真真看一天,可惜结果却不如她意。

  被关了太久,牛一出圈门就有些焦躁。

  到了山上也不像以前那么乖,猛吃了两个小时候它们就开始狂躁起来。

  苏梨也顾不得看书了,急忙去跟着它们。

  这个时候的牛可值钱了,苏梨不敢大意。

  “不行就赶回去吧,在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苏梨立刻做了决定。

  苏梨想得很好,可惜估错了被关了近二十天牛的憋屈。

  苏梨才要把它们赶回去,它们开始疯跑了。

  先还只是小跑,几秒种后头一甩屁股一撅,叫了两声,踩着沉重的脚步声,甩头跑了。

  留下苏梨瞬间傻眼!

  “哎,别跑,停下!”苏梨大叫着追了过去,可惜两头牛已经狂奔着钻入了密林中。

  *******

  隐蔽在山中的军用山路旁,丛林中一堆枯萎的狗尾巴草丛忽然动了一下。

  “老大,我怎么觉得有异响传来,不像是我们等的车...”

  ‘狗尾巴草’低低对着旁边的‘狼尾草从’说道。

  ‘狼尾草从’还没回答,旁边另一草堆动了一下先开口。

  “当然不是车,这动静听着像是什么大东西冲着我们跑过来,贴着地面听得很清楚。”

  “老大,怎么办?”‘狗尾巴草’再次发问。

  ‘狼尾草从’老大没回答,而是直接起身。

  没了伪装,虽然这位老大一张脸被抹的不成样子,不过还是能看出本来面目。

  这是和唐元宵有过两面之缘的上校首长邬生。

  动静越来越近,直冲着几人过来,邬生身形一动,就看到了所谓的大东西是什么。

  那是两头发狂奔跑的黄牛。

  “我去,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有两头牛!”

  ‘狗尾巴草’草堆下是个娃娃脸士兵,看到两头牛瞠目结舌。

  “会不会是蓝队故意赶过来试探的?”另一个满脸憨厚的士兵猜测。

  邬生当机立断,“拦住它们。”

  两头牛正跑得欢呢,哪管他们,直冲着三人过来了。

  三人废了点功夫,才将牛赶到另一方向。

  “这附近也没村庄,怎么会有牛来这里?”娃娃脸纳闷。

  “这牛发疯跑起来,跑得很快,应该是有人出来放跑丢了牛。”

  憨厚士兵农村出身,有些担心看着不远处停下的两头牛,“牛主人应该很着急...”

  像是回答他的话,他们身后忽然响起了一声尖叫。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