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80章 惊觉

第80章 惊觉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57更新时间:2018-12-28 06:45:39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唐元宵和苏梨从县公安局拿了行李,和方公安告别后,苏梨脸上的表情瞬间淡了下来。

  “我走了。”苏梨并没有送唐元宵去火车站的打算,“半年后,我去部队找你办手续。”

  “苏梨。”唐元宵叫住了就要走的苏梨,“你要去找你朋友吧?我送你了再走。”

  “不用,我自己去。”

  苏梨转身就走,唐元宵在原地顿了顿,跟在了她后面。

  苏梨察觉到了,刚想回头说什么,想到火车站也是走这方向,又闭了嘴低头快步往前走。

  唐元宵也加快脚步跟上。

  等过了火车站路口,看唐元宵还跟在后面,苏梨忍不住了回头。

  “你怎么还跟着我,唐元宵,火车站往那边走。”

  唐元宵没说话,沉默站在那。

  “你快走吧,火车也要来了。”苏梨皱眉。

  唐元宵深深看了她一眼,才转身大步向火车站走去。

  苏梨目送着他的背影,呼出一口气,转身继续往殷翠花家里走。

  走了一会,手无意识往兜里揣时,忽觉异样。

  她低头看着从兜里掏出来的一摞钱拧眉。

  这钱她见过,来的路上唐元宵给过她一次,说是他过年发的让她存着用,苏梨自然没接。

  原先他寄回来的都要还给他呢,哪还会接这个。

  “什么时候放进来的!”苏梨看着神不知鬼不觉出现在自己兜里的钱还有什么不知道的。

  苏梨躲了一下脚,回头向火车站跑去。

  上次去火车站苏梨就是跑着去的,想不到这次还是。

  苏梨紧赶慢赶终于赶到了,在站台抓到了即将上火车的唐元宵。

  “唐元宵。”苏梨气喘吁吁,什么也没说,直接把钱往他兜里一踹。

  “苏梨。”唐元宵因为看到苏梨而发亮的眼底,因为她的动作又迅速灭了。

  他刚要把钱拿出来重新给苏梨,却被苏梨一把按住。

  “你想要我出去就被人抢吗?大庭广众之下,你塞给我这么多钱?”苏梨低声问道。

  唐元宵的手一滞,等看到自己深麦色的手上苏梨又小又白的手,身体骤然一僵。

  苏梨没注意唐元宵的异常,警惕看着唐元宵动作,看他停住动作松了一口气。

  “以后你寄回家里的钱别写我的名字了,直接寄给你妈吧。”苏梨说完看唐元宵没动了,松了一口气松手。

  苏梨的手刚要收回来,却忽然被唐元宵反手抓住。

  苏梨一惊。

  “苏梨,保重。”唐元宵的手极快握了一下,在苏梨反应过来前已然松开。

  苏梨听着耳边唐元宵低低的声音,再看看被放开的手,一下子愣住了。

  “你...”她要说话,可是只看到了唐元宵上车的背影。

  唐元宵很快消失再苏梨面前,仿佛那句话还有手上的触感都只是错觉。

  “搞什么...”苏梨特别不自在,重重擦了一下手,退后几步恨恨看着火车车门。

  这边上了火车的唐元宵.......整个人都要炸了。

  他的脸通红,心跳几乎要跳出胸口。

  苏梨刚才为了防止他把钱拿回来,靠他挺近,她自己没注意到这些,可唐元宵注意到了。

  苏梨跑着过来,到了的时候微微喘着气,浑身不免发热。

  眼睛尖耳朵灵鼻子尖的特战队队长唐元宵,一下子闻到了苏梨身上若有若无的那种少女特有的幽香。

  那么近的距离,那样的幽香,再加苏梨那按着唐元宵大手的小爪子......唐元宵整个人轰的一声炸了。

  他脑子一热,一下子握住了苏梨的手。

  那极其短暂的一瞬,对唐元宵却漫长得很。

  他转身上了火车,整个人都是滚烫的,那抓过苏梨的手僵硬着,一动不会动。

  苏梨手上的温暖和柔软滑嫩,似乎还在指尖......他怎么敢动。

  唐元宵的脸红持续了很久很久,久到邻座的大哥问他是不是生病发烧了,至于碰过苏梨的那只手...唐元宵自己都无法直视了很长时间,后来做什么都尽量不用,也不洗......

  苏梨并不知道唐元宵上了火车后的表现。

  唐元宵上车后,火车门很快关闭,苏梨无奈转身,刚要走却被火车站工作的乘务员大叔叫住了。

  “咦?”大叔咦了一声,“小姑娘,你是上次跳上火车抓人贩子的那个吧?”

  苏梨看着面前的大叔有点眼熟,讪笑了一下,“您好啊,呃...是我。”

  “我就说你眼熟。”大叔拍了一下手忽然低声问道,“小姑娘,是不是又有人贩子了?”

  他满脸警惕,仿佛苏梨说是就会让火车停下。

  苏梨尴尬,“不是,不是。”

  大叔表情说不上失望还是高兴,“不是啊,不是就好,我现在对乘客观察的可仔细了,只要抱着孩子的,都要仔细查看一番。”

  苏梨点头,“这样啊。”

  “可不是,前几天还差点将一个女的给抓到警察局,那是个后妈,对孩子一点不好,我就怀疑她是人贩子...唉,那孩子也是可怜,要是我是孩子亲爸,得打死那个恶毒的女人...”

  大叔还想继续和苏梨聊,不过火车开动了,他就忙去了。

  苏梨摇摇头,和他告别要走。

  刚走了两步,苏梨的脚忽然顿住,猛地回头。

  火车‘况且况且’的开动起来,缓缓往前,苏梨脸上满是茫然无措和震惊。

  今天亲自经历人贩子污蔑是她卖了小唐陌时,她一直只是无语,一直没反应过来,可是刚才和大叔聊了几句后,她猛然惊觉想到一个可能性:

  如果上辈子唐元宵抓到了四个人贩子,而人贩子也像今天一样一口咬定了唐陌是她卖了的话,那...那...

  苏梨猛地打了一个寒颤。

  这件事,并非没有可能。

  看今天唐元宵抓人贩子的表现,那上辈子就算公安局抓不到,依靠他的能力他应该也会抓到人贩子。

  仔细想想,小唐陌丢失后,村长连夜让人给唐元宵发去了电报,唐元宵得知消息后,按理应该第一时间赶回来的。

  可是苏梨记得,上辈子,唐元宵回来时,已经是事发六天后。

  整整六天时间,足够唐元宵回来抓到人贩子,并且审问了他们。

  上一世的人贩子和这一世的是一样的没变,所以他们交代时咬定是苏梨将唐陌卖给他们的可能性为...百分之百!

  苏梨的手颤抖了起来,上辈子的经历如走马观灯一样在脑海里闪过。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