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50章 晴天霹雳

第50章 晴天霹雳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204更新时间:2018-12-28 06:45:16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一进房间就脱衣服,简直禽/兽!

  “给我...”苏梨还没说出‘滚出去’三个字,就听唐元宵说道,“你看。”

  他将外面的军装脱了,放到一边,指着身上的衣服让苏梨看。

  苏梨看着他身上的毛衣,一口气差点没上来。

  她的毛衣!

  唐元宵回来的时候把毛衣也带上了,在火车上在路上奔波时他没舍得穿,一直到回到杏花村进村前,他想了想把毛衣穿上了。

  他指着自己的衣服,眼底带着一丝笑意,笨拙的想缓和他们之间陌生的气氛。

  苏梨看着唐元宵,眼睛瞪得溜圆,满是不可思议。

  她想不到唐元宵脱衣服竟然是为了让她看他身上的毛衣,更想不到,她的毛衣穿在唐元宵身上竟然真的那么合身!如同专门为他织的一般!

  怎么能这样呢...

  她一直没把唐元宵说的衣服很合身的话当真,一直觉得那就是客套话,可怎么也想不到,唐元宵说的竟然是实话。

  “这...你...”苏梨看着唐元宵身上的毛衣再看看自己的身上的,直觉无奈无语到了极点。

  等再看到唐元宵那别扭的红脸,一口血差点没喷出来。

  唐元宵你一个二婚男人老司机别扭个什么鬼,脸红个什么鬼!

  千万头***在苏梨心中呼啸而过,她好一会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无力挥手,直接开门见山。

  “唐元宵,我给你写的信收到了吧?”

  唐元宵点头,“收到了,我的回信你收到了吗?”

  苏梨想起那封坑爹的信咬牙切齿点头,“收到了。”

  听到都收到信了,两人都松了一口气。

  苏梨没去看唐元宵的表情,直接说道。

  “既然信你收到了,也知道我的意思了,咱们就好好谈谈吧。”

  此时的苏梨完全没想过唐元宵说收到的信和她说的不是同一封。

  “好。”唐元宵听到这里立刻响亮有力的应了一声,腰板挺得更直,站在苏梨面前,就差敬个礼了。

  苏梨无奈只能跟着站着,“那你的意思呢?”

  唐元宵眼神有些飘忽,耳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不过却坚定的看着苏梨。

  “我的意思在回信已经说了,你的心意我明白,以后...咱们好好过日子,过去的就过去了。”

  他低低的艰难说完了,说完没忍住整张脸通红,心跳如捣。

  唐元宵的拳头松了又紧,紧了又松,不敢看苏梨的眼睛,低头摘了头上的军帽,抹了一把汗,低低追问了一句。

  “你的意思呢?”

  苏梨表情除了错愕还是错愕,皱着眉反应了一下压下心中的怪异回道。

  “抱歉啊,我想离婚的心意没变,所以好好过日子是不可能了,我们还是说说离婚的......“

  苏梨的话被唐元宵惊愕的声音打断,“等等...”

  他偏头碰了碰耳朵,“你...你刚才说什么?离婚?”

  是他听错了吧?唐元宵满脸不敢置信看着苏梨,满脸的通红快速褪去,不敢置信看着苏梨。

  “呃?”苏梨也愣了一下,“对啊,离婚啊。”

  唐元宵看着苏梨嘴张张合合,本来小鹿乱撞加速的心跳,一下下一点点沉重下来,被离婚两字砸得头晕脑胀。

  这真是....晴天霹雳。

  他整个人都懵了。

  整个世界都变了,他一时之间真有些接受不过来,明明之前用毛衣表明了她的心意,他也表明了自己的心意,就等着她也明确答应然后好好开始新生活好好过日子呢。

  他在部队期待苏梨的回信期待了那么久,带着满怀期待冲动的探亲回家,就想当面听听她的回复,他满心的期待...最后等来的竟是离婚两字。

  这份落差,怎一惨字了得。

  苏梨看着唐元宵的表情,对眼前的情况有了一个猜想,试探问道。

  “你为什么这么意外,不是说收到我的信了吗?我在信上都说明了说了要离婚。”

  唐元宵僵在原地,“我没收到什么离婚信。”

  苏梨的表情瞬间一言难尽,“那你刚才说的收到的信是?”

  “和包裹一起寄来的,我以为你说的是那一封。”

  唐元宵下颚紧绷,显得越发冷硬。

  “包裹里的信不是我写的,是婆婆请人写的,信上写了什么我也不知道,我写的是后面的,就是包裹寄出两天后我补寄的,那封信你没收到吗?”

  苏梨艰难问道,看唐元宵突然回来,她还想过可能是收到她离婚的信所以赶回来了,想不到...

  “我没收到。”

  听到唐元宵的回答,苏梨无奈闭了闭眼。

  坑爹的邮递员,她的信被他们吃了吗?为什么到现在他没收到!

  厢房内,空气忽然凝固。

  苏梨刚想打破这份凝固再次开口,就见唐元宵上前一步,指着身上的毛衣问苏梨。

  “这毛衣是你织的吗?”

  前脚给他织了毛衣,后脚写信要离婚,唐元宵觉得这事怎么想都不对。

  听到唐元宵的问题,苏梨的脸扭曲了一下,艰难点头,“是。”

  这事她真想赖掉啊,苏梨深吸一口气解释。

  “这中间有点误会,这毛衣其实是我给自己织的,被婆婆看到误会了,就偷偷寄给你了。”

  苏梨顿了顿,“她寄的时候我根本不知道,我知道后怕你误会,才急忙补发了后面一封信。”

  苏梨语气真的很真诚,她说的也是事实,可是这些话唐元宵听着那说服力就大打折扣了。

  好吧,在那合身得仿佛为唐元宵量身打造的毛衣面前,苏梨真诚的解释都会大打折扣的。

  唐元宵看看苏梨的头顶,视线扫过苏梨纤细的身体,再看看身上的绿毛衣,怎么也无法相信苏梨的说辞。

  他没说话,不过这时候完全是无声胜有声。

  苏梨真的完全看懂了唐元宵的表情,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造孽啊!

  在这长款毛衣加打底裤还没面试的年代,她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这个锅...她不背也得背。

  “好了,这件事过,咱们来说正事。”

  苏梨实在不想越描越黑,就果断放弃这个话题。

  “嗯。”唐元宵答应了一声,想了想道。

  “以前是我做得不对,以后我会慢慢改进,苏梨,你有什么委屈你说,有什么事我们解决,你别赌气说离婚,离婚这话不是开玩笑的,今晚我就当我没听到。”

  最后一句话,唐元宵语气严肃,是真的不乐意听到离婚。

  这个年代,离婚比杀人还吓人,大家结婚了不管怎么难熬都是熬着。

  一般人对婚姻都是如此,更何况军婚。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