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49章 洗洗睡吧

第49章 洗洗睡吧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098更新时间:2018-12-28 06:45:15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能吃是好事,吃饱了吗?”唐母却最高兴,忙不迭问道。

  “吃饱了。”唐元宵急忙回道。

  “那就行,今天时间来不及,明天再给你做好吃的,家里有只老母鸡这段时间下蛋也不利索,明天正好宰了吃。”唐母整张脸都在发亮。

  “别了,妈,我在部队吃得很好。”

  “能吃多好,能有家里吃得好吗?”唐母反驳。

  “过年寄给你的那些吃的,你过年前都收到了吧?够不够吃?”

  “都收到了,还分给战友吃了,他们都很喜欢。”唐元宵点头。

  “那就好,那就好,你们爱吃啊,等回去的时候再带些回去。”

  唐母笑容满面,和苏梨一起收拾洗碗。

  唐元宵想帮忙,被唐母制止。

  “你别动,你一个大老爷们坐着就好,不是有我和苏梨么。”

  苏梨暗暗撇嘴。

  唐元宵没看到苏梨表情,却真想帮忙,他农村出身,没什么君子远离厨庖的讲究,小时候没少做饭洗碗。

  唐母日日操劳家里,他好不容易回家就想让唐母歇着,可是唐母又怎么舍得他受累。

  “你就好好歇着吧,和陌陌说说话,你们父子这一年没见,都生疏了,你多和陌陌说话熟了他自然就叫你爸爸了。”

  唐元宵终于老实了,坐在小唐陌对面,对着小唐陌露出讨好的僵硬笑容,试探着摸了摸他的头。

  小唐陌僵硬着没动,好奇看着唐元宵身上的军装和帽子。

  唐元宵也看着小唐陌头上的毛线帽子,有着两只长耳朵的帽子,衬得小唐陌越发白净可爱,说他是小姑娘也没差。

  “帽子很好看。”

  唐元宵知道这帽子是苏梨打的,终于找到一句话开口。

  “嗯,妈妈打的,还有毛衣,妈妈给我买了好多衣服还有好多毛衣。”

  小唐陌说起毛衣说起苏梨终于开了话茬,乐颠颠说道。

  那小表情那语气,完全可以看出他多喜欢苏梨。

  唐元宵面上那因为长期不笑而显得僵硬的笑容,在小唐陌的童言童语中,慢慢不再僵硬,而是一点点缓和下来。

  “真乖。”他又摸了摸小唐陌的头。

  父子两闲聊,唐母苏梨忙着收拾,因为小唐陌兴奋的声音,苏梨嘴角也带着笑意,唐家一时间看着真是其乐融融。

  只有苏梨知道,这其乐融融,不过是水中月镜中花,一碰即碎。

  唐元宵一年才回一次家,唐母有无数话说无数问题问,就着煤油灯,唐母坐在唐元宵旁边,开始了十万个为什么。

  小唐陌拉着苏梨坐在一边,他靠在苏梨怀中,眼睛一眨不眨看着唐元宵。

  苏梨没办法只能耐心等着他们说完。

  唐母一说起来就没完,直到小唐陌都睡着了,她才终于反应过来。

  “看我,一说起来就没完,这么晚了该睡了。”

  唐母看看唐元宵再看看苏梨,“洗洗就快去睡吧。”

  她说着这话扫了一眼苏梨,给唐元宵使了个眼色,暗示意味明显。

  去年结婚时两人都没来得及同房,这次探亲回来可一定要同房!唐母仿佛看到了像小唐陌一样可爱的小孙子向她招手。

  “快去洗洗,洗洗睡吧。”

  唐母越想越美,去抱苏梨怀里的小唐陌,又朝唐元宵使眼色。

  唐元宵板着脸装作没看明白唐母的眼神,可是他红得过分的耳朵出卖了他。

  眼睛又没瞎的苏梨:“.......”

  摔!

  还洗洗睡吧,睡个头啊,她是要离婚的人!

  唐母抱着小唐陌走了,只剩下唐元宵和苏梨,气氛尴尬。

  苏梨几乎要将一口牙咬碎,她深吸一口气刚要开口,却见唐元宵身体前倾,忽然靠近她。

  苏梨想也没想猛地后退,身下的板凳发出了刺耳的声音。

  “你干嘛?”

  苏梨语气带着质问,眼神戒备,眼底深处还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嫌弃。

  唐元宵想不到她反应会这么大,身体僵硬停在半空,看着苏梨的眼睛慢慢坐直身。

  “你头上有个虫子。”

  他只是想把她头上的虫子拿下来而已。

  在农村在山里,人身上偶然有虫子不奇怪,苏梨抬手去摸。

  “是这边。”唐元宵看着苏梨低声提示。

  苏梨摸索了两下就找到了,是个七星瓢虫,苏梨看了看随手把它放在地上。

  “你怕我?”唐元宵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苏梨身体僵了片刻后摇头,“不怕。”

  她不怕唐元宵,她刚才想也没想避开他,是对他有隔阂,是不想和他接触,也是...嫌弃他。

  她本就和唐元宵不对付,想到上辈子他还做过秦珊珊的老公,感觉就更不好,刚才他靠近时,就想也没想避开了。

  苏梨看着地上不断翻身的七星瓢虫,目光幽深。

  上辈子的经历让她对男人从骨子里感到厌恶,本能的排斥和男人有身体上的接触。

  后来还是因为俞正青,她才有幸没得厌男症,没留下什么严重的心理疾病......

  唐元宵没追问,深深看了眼苏梨,也不知道他想了什么。

  沉默洗漱完,苏梨还坐在原位置,看着唐元宵开口,“我有事要和你谈谈。”

  唐元宵也正有此意,点头刚要坐下,唐母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洗好了吗,怎么还没去睡?”

  她进来看看两人,“洗好了就快进去睡吧,别浪费煤油灯了。”

  唐元宵木头性子,苏梨又是小姑娘抹不开面子,唐母可真是操碎了心,直接过去吹灭了煤油灯,赶着两人进屋。

  苏梨真是要郁闷得吐血了。

  她真不想和唐元宵进一间房,不过依她对唐母的了解,她听墙角不大可能,不过他们要是不进房间别想安静谈话。

  苏梨实在不想谈离婚谈着谈着唐母又冒出头来,然后开始叫嚷,唐母要是知道她有离婚的心思,怕是能闹个天翻地覆。

  苏梨想安静离婚,想离婚了再公布这事,犹豫了半响放弃了挣扎。

  “好好休息啊!”唐母将两人推进厢房,亲自关上门,才心满意足走了。

  厢房内苏梨恨恨点了煤油灯,“那有板凳你坐吧...”苏梨说着转回身,后面的话在看到唐元宵的动作后,全数咽下了。

  “你干吗?”

  苏梨脸色一变,眼神锋利,带着杀气冷冷质问。

  “你干吗脱衣服?”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