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36章 间夫

第36章 间夫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051更新时间:2018-12-28 06:45:06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大年初一,杏花村整个村里都处在喜庆热闹中,到处欢声笑语。

  对于唐元宵那边发生的事,苏梨都不知道,没兴趣知道,更没精力知道。

  三十晚上熬岁数,能熬多晚就熬多晚,一夜不睡最好,这是风俗,苏梨也习惯了守岁。

  小唐陌也知道这个,吃过晚饭就拉着苏梨要一起守岁,可惜他还是个孩子,到点就瞌睡。

  苏梨看他小鸡啄食点头瞌睡却撑着不去睡,最后想了想给他讲故事。

  苏梨看了太多书,后世什么电视故事没有,讲一个故事张口就来。

  小唐陌一听就入迷了,也不瞌睡了,精神抖擞睁着乌溜溜的眼睛看着苏梨听她讲,全神贯注那叫一个认真。

  苏梨就一直讲下去,她声音好听,不急不缓娓娓道来,引人入胜,一旁的唐母也听呆了去。

  这个时候电视机还不普遍,反正杏花村还没有,不要说彩色电视机,连黑白的都没有。

  杏花村的人对电视陌生得很,听过的都少,收音机也是少有的,对讲故事听故事也就是听过收音机里听过,其他的就是村里流传的讲古。

  所谓讲古也就是讲故事,村里一辈辈不断积累流传下来的,父母给自家孩子孙子讲,一代代讲下去,讲来讲去也就那几个。

  苏梨的故事新颖丰富,唐母和小唐陌哪能不入迷。

  随着故事的推进,故事主角的经历,唐母不时惊呼焦急,主角遇到困难了他们跟着揪心,主角遇到高兴的事儿了他们跟着笑。

  中间小唐陌还忍不住为故事里的人哭了鼻子。

  小唐陌这么投入,苏梨也就越讲越认真,不过中途还是出了点问题。

  小唐陌一直追问的“然后呢,然后呢…”的声音中多了点疑惑,“妈妈,这里说错了,刚才你说的是…”

  好吧,小唐陌听得认真,然后他聪明的天才脑袋也发挥作用了,听一遍那超群记忆力就记住了,苏梨有时讲着出现点纰漏他就能指出来了。

  真学霸天才脑袋在这意想不到的时刻发威,苏梨表示有点方。

  三十守岁就这么过去了,第二天大年初一,感觉才睡下去没多久的苏梨就被村里起起伏伏的爆竹声给吵醒了。

  没一会,终于穿上了新毛衣的小唐陌,兴奋来敲门叫苏梨起床了。

  苏梨起来后,带着小唐陌开门放爆竹,这叫“开门炮仗“,爆竹声后,碎红满地,灿若云锦,称为“满堂红”。

  放了爆竹,小唐陌先向唐母和苏梨拜年,小小的人儿,口齿清楚祝健康长寿,万事如意,又跪下给两人磕头。

  这还是苏梨第一次接受小唐陌拜年,心中感慨万千,等唐母拉起小唐陌给他压岁钱后,她也将事先准备好的“压岁钱”给了小唐陌。

  小唐陌拜完年,吃了饭一家人就该出门挨家挨户拜年了。

  唐母和小唐陌迫不及待,苏梨却不想出门,因为不想给杏花村的人拜年,她找了个借口留在家里。

  除了苏梨,杏花村大半人都出门了,孩子唯一能穿新衣的就是过年,家里再怎么穷,过年时总是要给孩子买件新衣服的。

  他们和小唐陌一样穿着新衣服聚拢,然后满村跑玩儿,欣赏小伙伴的新衣服,展现自己的新衣服,分食家里带的糖果零食。

  所有小伙伴中,这一年,小唐陌无疑是最出彩的。

  他最可爱最聪明,兜里的吃食最多,最重要的是身上的毛衣最好看。

  小伙伴的那些衣服都比不上他的,大家都稀罕得不行,不止小伙伴稀罕,大人看到稀罕。

  村里人都走出家门,到亲戚好友家拜年,相遇时也要笑容满面地恭贺新年,互道“恭喜发财”、“四季如意”、“新年快乐”等吉祥的话语。

  唐家也陆陆续续迎来了来拜年的,苏梨接待了几家,才发现自己失策了——留在唐家更累啊!

  人来来往往的,她也不好学习,苏梨干脆也出了门了。

  她也不去拜年,也不到处晃,反而另辟蹊径顺着小路来到了河边。

  河边不少大石头,平日里村里的人来洗衣服洗菜热闹得很,今天却安静得很。

  苏梨找了颗杏树,晒着暖洋洋的太阳闭眼补眠。

  也不知睡了多久,苏梨被一阵轻笑声吵醒,她蹙眉睁眼,就看到一个人逆着光面对着她站着。

  太阳太刺眼,苏梨一时没看清谁,急忙坐直。

  “想不到还有人和我一样来这里躲清静,苏梨,好久不见了。”一声悦耳斯文的声音传入苏梨的耳中。

  苏梨身体顿时僵住,她猛地转头看向来人,终于看清了来人的轮廓。

  “这么意外吗?”来人故意压低嗓子,低低问道,脚下一动,朝着苏梨走来。

  他没注意到,苏梨眼底刻骨的恨意和颤抖的身体。

  苏梨仰着头看着面前的人,不知是太阳太刺眼,还是因为心里作用,她只觉左眼钻心的疼,一瞬间甚至感觉左眼失明了。

  她当然没有失明,她眼前发黑,只是条件反射罢了。

  一个人的脑子记忆也许会忘记仇恨,可是身体会记得。

  苏梨的身体苏梨的眼睛记得眼前的这个人,记得他加诸在她身上的痛和伤害。

  苏梨的眼睛在二十七岁那一年只剩下了一只,只有右眼还能看得见,她的左眼看着一切正常,可其实是看不到的,因为眼角膜被取走了。

  取走苏梨眼角膜的人,就是眼前这个男人。

  赵文明,和苏梨同岁,今年十九,杏花村土生土长的人,戴着副眼镜,斯文白净,满身书生气,是村里公认的知识分子。

  这个时代考中专比考高中难多了,他是村里唯一考上师范中专的人,山里飞出的金凤凰金蛋蛋,也是十里八乡唯一一个毕业就给分配工作端金饭碗的。

  赵文明是杏花村最有出息的最优秀的年轻人,是整个杏花村的骄傲。

  他去年毕业,在县里小学实习了以后,今年被分配回村里小学当老师,成了村里唯一公办国家承认分配的老师。

  他也是苏梨前世传说中的奸/夫,不为人知的那个奸/夫。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