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30章 扭转乾坤

第30章 扭转乾坤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023更新时间:2018-12-28 06:45:02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秦珊珊,你跑什么怕什么?以后咱们做女儿的都是要相互扶持的啊,按照你们所说,因为我是我妈的女儿,所以打死打残都是天经地义,因为我是我妈的女儿,以后唐家吃的穿的用的所有拼死挣来的钱,我妈我哥想拿就拿想抢就抢,不算抢劫更不算犯罪…呵…”

  苏梨流着眼泪轻笑了一声,泪眼朦胧看向村长和村民,“村里有女儿有妹妹的,你们的好日子来了。”

  “我给你们介绍个好生意,以后大家都不用辛辛苦苦干活了,没钱没吃的了,去女婿妹夫家去拿去借就是,他们不借不听话的就尽情的打,打残打死了也没事,反正是自家女儿也不算犯罪,打死了大不了再生一个嫁了继续抢就是。”

  “哦,对了,还可以拿把刀子架在外孙外孙女脖子上或者高高举起威胁要摔死外孙外孙女,这样一来肯定管用,想要什么拿什么,大家还可以节省力气提高效率。”苏梨语气温柔,笑着说了最恐怖的话。

  众人脸色大变。

  “这…我们不是这样的意思…”

  村民们见识有限,一直想着靠人情常理说这件事,原本还觉得自己有理,可听了苏梨的话,他们才知道自己的想法多可怕。

  大家想象着苏梨说的那些画面,猛地打了一个冷战,大冬天的竟然出了一身冷汗。

  “我这不是给大家总结经验的么,来,所有有女儿的人家都快来,做父母的像李婶这样的,我请我妈教教你们办法,做女儿的都来找秦珊珊,秦珊珊最贤惠懂事了,我们要跟着她好好学学。”

  李婶和秦珊珊看着苏梨一瞬间瘫软在地。

  苏梨依旧带着笑,笑得那么甜那么贤惠那么听话,还像村长邀功,“村长,我做得大家还满意吗?”

  村长面色惨白,看笑容甜美的苏梨犹如看一个魔鬼。

  不,苏梨不是魔鬼,真正的魔鬼是他们,苏梨说的做的都是他们的意思,是杏花村民的意思。

  村长没反应,苏梨就看向方公安,“方公安。”她唤了一声,想上前说什么,身体却忽然晃了一下,差点没一头栽倒。

  方公安大步上前及时扶住了苏梨,苏梨强撑着睁眼虚弱安抚七嘴八舌问她情况的大家,“我没事,没事,虽然疼,不过还受得住。”

  她说着说着头一歪,直接晕了过去。

  “苏梨,苏梨!”

  “妈妈!”唐母和小唐陌扑过去瞬间哭了起来,院子里一片混乱。

  村长和村民脸色大变,村长的脸色前所未有的凝重,方公安的脸色更是黑如锅底。

  方公安在唐母的指引下,将苏梨抱回了房间放在床上,村民由此也看见了厢房内被苏旦翻得乱七八糟的房间。

  这…这就和小偷强盗来过有什么区别!

  这哪是和女儿借东西,这就是抢劫啊,他们的行为和小偷强盗有什么区别!

  大家再看看床上昏迷不醒脸色惨白的苏梨,再看看床边哭的唐母和小唐陌,眼底满是惊惧后怕。

  要是公安没来,唐家三人怕是真要被打死搜刮干净了!

  “不能饶了他们!”人群中不止是谁说了一句。

  这一句犹如星火燎原,立刻得到了所有人的附和。

  “对,不能绕过了他们,哪有因为是女儿就可以这样为所欲为的,唐家就不是人吗?”

  “刚才是我们错了,我们想得不对。”

  大家义愤填膺愤愤然,纷纷出言。

  落在最后的秦珊珊缩在角落,满是惊惧,她妈妈李婶在一旁紧紧拉着她的胳膊,大气不敢出。

  秦珊珊不知道为什么事情就这么失控了,而且失控的方向和她想的完全相左。

  她没时间精力追究原因,她只知道,苏梨那几句话让她的心也深深震撼,无法控制的后怕。

  她的话为什么总是那么直击人心!为什么!

  秦珊珊要疯了。

  村长比秦珊珊还后怕震撼,他背上已经汗湿了一大片,冰冷贴着后背,让他前所未有的清醒。

  “苏梨没事吧?”村长问帮苏梨看病的李栓树。

  “怎么可能没事,气急攻心,又疼,生生疼晕过去了。”李栓树叹了一口气。

  李栓树话音一落,大家瞬间安静下来了,低气压蔓延,气氛压抑到极点。

  站在一边的方公安脸色前所未有的难看,让唐母和小唐陌照顾苏梨,自己率先走出来,扫了一圈杏花村村民,视线最后定在苗凤花和苏旦身上。

  “父母打杀抢劫子女如果变成天经地义的事,那未来将家不成家,国不成国。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犯罪就是犯罪,不会因为是母亲是女儿就由此改变。”

  方公安看向村长,“村长,刚才你和村民的意思我明白,只不过这件事时态太严峻,为了避免以后再出现这样的情况,造成更恶劣的事件,这事绝不能姑息,我有自己的职责,既然遇到了看到了,就一定要秉公依法处理!”

  他说得斩钉截铁,一身正气,众人听着面露愧疚。

  苗凤花和苏旦被事情的走向弄到跟坐过山车一样,听到这里立刻鬼哭狼嚎起来,一直骂苏梨没良心,说她是故意装晕的,声音刺耳尖锐。

  村长的脸色越来越难看,面上的羞愧也越来越重,“方公安说得是,刚才是我们想差了。”

  方公安摇了摇头,“大家能及时醒悟就是最大的幸事,为了避免以后有人抱着侥幸心理有样学样去犯更大的罪,我今天就带着他们去公安局审理案件了。”

  村长听了急忙点头,“是,是。”

  事情说到这里,大局已定。

  谁也没注意到,厢房内昏迷的苏梨一直紧握的拳头在慢慢的放松。

  苏梨之前当然没真的晕过去,她晕只是需要她晕过去而已,事情发展到这里,尘埃落定,她倒是真可以不用强撑放松一下了。

  听着村长主动要帮方公安押送‘犯人’,苏梨嘴角一丝诡异的笑容稍纵即逝。

  刚才她下的猛药……终于起效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