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17章 报应

第17章 报应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069更新时间:2018-12-28 06:44:53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啊?做一番事业?”

  “我们三个?”

  殷翠花和李红芹异口同声问,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她们没听错吧?

  她们当然没听错,苏梨微微一笑,肯定点头,“嗯,做一番事业,就我们三个!”

  事业,不管大小,做成了就是一番事业。

  苏梨心挺黑挺大,未来自然想成就一番大事业,不过眼下不能太夸张,动不动就大事业。

  不过她的措辞中也可以看出她的野心了。

  不是做点生意吧,而是说做一番事业吧。

  苏梨想法计划都不缺,缺的是起步、钱还有人,李红芹殷翠花两人和她机缘巧合认识,各自情况特长又如此契合,简直就像上天注定一样。

  苏梨看着殷翠花和李红芹惊诧的目标,微微一笑,笃定睿智又自信。

  “我们三人,一个是布料厂的,手里什么都有没有就是有布,一个有着祖传的裁缝还想找份工做做,你们两如果组合组合会产生什么?”

  殷翠花和李红芹脑海里第一时间闪过答案,相互看了一眼,试探开口,“衣服?”

  苏梨点头,“嗯,衣服,我是这样想的,殷姐你可以从厂里拿内部价,有销量厂里也会支持你,布料咱们有了,然后是李姐,有她在做成衣服不用愁,然后就是我,我可以投资管理兼销售,这事是不是就齐活了。”

  殷翠花和李红芹看着苏梨好半天没反应过来,苏梨说的话,他们每一个字每一句都听得懂,可是又觉得都不懂。

  可以这样吗?为什么听着如此简单,可是这事明明多不简单,她们以前就从没想过,也许将来也永远想不到!

  她们没法控制自己的表情,看着苏梨的目光变得惊奇震惊,更没法控制自己加快的心跳。

  她们心动了,异口同声问道,“可以这样吗?我们做衣服卖?”

  “当然可以。”苏梨肯定点头,“现在买布料自己做衣服的人越来越少,而买成衣的人越来越多,我们为什么不可以?”

  对啊,她们可以!这件事别人没做,不代表她们做不了,她们也稀罕也买过那些好看的衣服!

  两人迫不及待问了苏梨很多问题,原本闲聊的气氛荡然无存,不过她们的眼睛依旧明亮,不,应该说更亮了。

  殷翠花和李红芹真的很心动,很想立刻就答应下来,可是这件事太大了,她们在最后紧要关头刹住了话头,说要回去考虑看看。

  苏梨点头,让她们回去认真考虑,一切都考虑妥当了再说。

  这也是苏梨希望的,要是她们直接就答应了,她反倒要担心了。

  殷翠花李红芹一行人在唐家热热闹闹吃了饭才走的,他们专程来感谢的事在村里也传开了,送完客人回来,唐母控制不住一脸的笑容骄傲。

  唐母吃完早饭就上山放牛了,回来看到李红芹他们那是吃惊又高兴。

  苏梨从人贩子手里救回几个孩子,是多大的功德,做了多大的好事,是最值得钦佩骄傲的,唐母真心为她骄傲。

  村里人都在夸奖,她整张脸都发着光,之前说闲话的就脸色就讪讪了,而里子面子都丢尽了还名声大损的秦珊珊,那就叫一个凄惨了。

  秦珊珊什么人,有那样的传言,她自然就要想办法澄清了,所以她做足了准备工作出家门了,可惜出去没半小时就一脸铁青屈辱的跑回家了。

  她出去就发现村里赖汉老汉还有年轻小伙,都用那种目光看她,落在她胸前臀部的眼光让她恶心得要死,她明明穿着衣服,却仿佛没穿一般。

  男人们用异样目光粘着她让她感觉危险,女人们则用刺一样的目光看着她,那样轻蔑挑剔怀疑,仿佛看什么脏东西。

  秦珊珊拼命忍拼命忍,最后也没忍住,落荒而逃跑回了家。

  而外面,关于她的谣言有增不减,还又开发了新版本,说秦珊珊和苏梨原先是好姐妹,现在秦珊珊却一直害苏梨,就是因为苏梨撞破了她私情,怕苏梨说出去她所以才一直陷害苏梨,由此她们两人也姐妹变仇人。

  这个传言有理有据,可信度很高,再加村里有人亲眼看到秦珊珊和男人抱一块…秦珊珊这辈子想洗刷这些似真似假的传言,难于上青天了。

  李婶后知后觉听到传言后,一口气没上来闭过气去,回家抱着秦珊珊差点没哭瞎了眼,后来亦想了很多办法,可是作用有限。

  秦珊珊的名声全方面的坏了不少,她没办法不得不老实下来,不敢出门,也不去唐家串门了。

  往日里她不来串门,唐母定是要唠叨几句,现在却一声不吭,不敢吭也不想吭。

  说起来,自从发生过冤枉苏梨的事后,唐母就一直觉得苏梨有些不对。

  苏梨看她的目光很冷,原本是自家儿媳,可是唐母莫名有点怕苏梨,看苏梨冷冷淡淡的样子心里就怵。

  这两天唐母想办法弥补之前的过错,可是苏梨都没怎么搭理她,甚至可以说是无视她。

  今天看苏梨心情好,唐母再次搭话苏梨,“…以后和他们走动,苏梨你记得带些山货,背不动我帮你背。”

  苏梨看着唐母讨好她的样子,嘴角扯了扯,随意应了一声并不搭话。

  唐母的笑脸滞了滞,试探问道,“苏梨,你这两天还疼得厉害么?还是还在生我的气?”

  苏梨转头看着唐母沉默。

  唐母今年五十多,鬓角有几根白发,可她身体一向康健,并不显老,这样的唐母对苏梨来说熟悉又陌生。

  上辈子这个时候,她身体已经被唐母折磨垮了,唐母自己的身体也垮了。

  唐陌是唐母从小带大的,真是她的命根子,唐陌丢了和挖她心肝一样,她几天之内白了头发老了近二十岁,后来苏梨在生死间徘徊时,唐母亦生生哭瞎了眼睛后离世。

  唐母思念孙子成疾,又终日找唐陌,只熬了半年,走的时候因为没找到唐陌死不瞑目。

  这些消息是苏梨后来辗转听说的,听说唐母死不瞑目,苏梨那时候大笑痛哭。

  她已经无法用言语形容那一刻的心情,她只知道,一切都是报应……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