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4章 救回

第4章 救回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294更新时间:2018-12-28 06:44:43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赶集是一种民间风俗,也是一种周期市场,或十天一次或五天一次,八十年代初,苏梨所在的凤城县赶集大半是七天一次。

  离凤城县最近的几个镇的赶集日也是七天一次,凤城县和几个镇轮着赶集日,空闲一天,正好分完七天。

  镇上赶集热闹,却比不上凤城县赶集热闹,卖得东西也最多。

  苏梨那时候最喜欢的就是赶集了,就算要走三四个小时的山路才能到县城也不怕,兴致勃勃的。

  可惜平日里能去赶集的机会很少,一年去个三四次已经算很多了,没事等闲不会去,苏梨在娘家时,一年到头也去不了一次,嫁到唐家后倒是有了机会去。

  苏梨收到唐元宵寄回来的补贴后,兴奋得就想偷偷去赶集,可惜赶集日那天唐母有亲戚走了办白事要去帮忙,不能带小唐陌去,唐母让苏梨带,还嘱咐她如果去放牛就把小唐陌放隔壁人家请李婶帮看着。

  苏梨太想去赶集了,村里早上都要去干活,小唐陌也不能一大早就请李婶帮看,最后就决定带了小唐陌去了凤城县赶集。

  天蒙蒙亮,唐母走后她也带着小唐陌出发了,走了四个小时山路才到县城,一路上苏梨做不到全程背,背了一半路,小唐陌自己也走了一半的路,到县城累得萎靡不振。

  苏梨到了县城却一下子精神起来,带着小唐陌直奔赶集主街。

  临近过年,又是冬天,家家户户来赶集采买,不长的石头路人满为患,人挤人的好不热闹。男女老人小孩,一个推着一个,或挎着篮子或背竹篮,穿着新旧不一的棉袄棉裤,脚上或布鞋或草鞋,大半脸色黝黑,都是种庄稼的农民。

  小媳妇小姑娘编着黑黝黝的麻花辫,带着颜色鲜艳的头巾,老一些的带着深色的头巾,看东西看得眼花缭乱。

  编着长长大辫子,带着大红头巾的苏梨,拍拍身上的旧棉袄,低头和小唐陌嘱咐,“一会紧跟着我,别走散了知道吗?”

  唐陌点头,苏梨就拉着唐陌一头钻进了人群中,看着路两边的摊子眼睛忙个不停,都看不过来了。

  她记不得牵小唐陌了,小唐陌记得牵,小手紧紧拉着她的衣摆,一路紧跟着,苏梨看了就放心了,一心扑在两边的东西上。

  挤着看着就到了一个路口,“手绢,漂亮的手绢,绑头发最好看...都来看看。”

  随着吆喝声,大姑娘小媳妇都挤着去看,吆喝的女孩子站得高高的,头发上果然绑着手绢,真的特别好看。

  苏梨眼睛一亮,直接冲过去往人群里挤,挤进去后,她就看花了眼挑迷了眼,依稀听到小唐陌喊她说他被挤得难受,苏梨随口应了一声也没管。

  后来好像隐约听到小唐陌的声音了,可惜她没在意,直到买好手绢心满意足出来,再找小唐陌就不见了人。

  前世,苏梨被吓得脸色惨白,立刻扒开人群找唐陌,没找到后她又哭喊着唐陌的名字将整条集市都翻了过来,连县城口那些骡子毛驴背上的箩筐也没放过看了,可惜最后还是没找到小唐陌。

  这一世,知道那样找不到小唐陌,知道小唐陌是被人贩子抱走的苏梨,没有像无头苍蝇一样乱撞,而是转身目的明确向不远处的公安局跑去。

  为了让公安局出警,苏梨撒了个小谎,说早了小唐陌丢失的时间。

  公安局会出警,可惜怎么找却有了分歧。

  “不用到处帮我找,唐陌是被人贩子抱走的,人贩子可能马上就要离开县城,现在只要去赌他们就行,唐陌五岁,穿蓝色棉袄,黑色布鞋,眉心上方有一颗痣,他可能是睡着的,抱着他的人身边可能还会有其人贩子,也抱着孩子......”

  苏梨一字一句,清晰准确的传达了信息,条理清楚,口齿清晰,已经舍弃了方言,而是改用的标准的普通话。

  这个时候大家都说的土话方言,普通话那是电视里收音机里的人才说的,负责案件的方公安面色一肃,眸光一闪做了一个决定,“听她安排指挥。”

  苏梨活了一把年纪,又因为后面的经历,气势强势让人信服害怕,其他警察听了竟也没意见。

  两分钟后,能出动的警察都出动了,分开向四下散开。

  县城重要路口、县城几个出入口、汽车站都有警察去,当然,还有火车站。

  凤城县有火车站,就建在县城内,离赶集的街道离得不远,一天有两趟火车经过,停站五分钟。

  苏梨刚和警察们一起出来,就听到‘况且况且’的火车开来的声音。

  听到火车声,苏梨眼睛骤然闪过一道光——人贩子极有可能就是坐火车离开的!

  汽车站人少,一个县里的动不动就会碰上熟人,人贩子抱着孩子要冒很大的险,相比火车最安全,火车上人多,天南地北的哪的人都有,上了车之后谁也不认识谁,他们完全可以从容安全的带着孩子离开!

  “走,火车站!”苏梨带头朝着火车站冲去,原先就安排去火车站的人立刻跟着跑了上去。

  火车马上进站,要是没赶上火车开走了,那一切都完了。

  一行人赶到时,火车已经进站了,苏梨看了一眼,想也没想往唯一开门的火车门冲上去。

  “买票了吗?检票。”乘务员拦住了苏梨。

  “刚才有抱着孩子的人上去吧?他们有可能是人贩子,我找人贩子!”苏梨看乘务员点头,不管不顾直接冲了上去。

  “等等,你不能上去!”乘务员后面的话看到公安时无奈闭嘴。

  苏梨上了火车锐利的目光四望,火车上的人很多,座位坐满了,还有零零散散站着的人。

  她的目光四下看了看,立刻锁定了左侧车厢,用力扒开挡住的人,目光锐利看着不远处的两男两女。

  他们看着和周围的人没什么差别,看似是两夫妻,一人抱着一个孩子。

  苏梨的目光定在高大男人怀里孩子的鞋上,她目光骤然发亮,不管不顾冲过去,眼睛亮得惊人。

  她没注意到,前方不远处座位上一个络腮胡男人看到她视线面色一沉,苏梨冲过去后,他和那些被挤的人一样抱怨,等苏梨到跟前时,他一脸烦躁的一把抓住了苏梨的头发,“喂,你踩到我了!”

  他抓得无比用力,前面那两男两女没回头,却极力往前挤。

  苏梨看着大急,头也不回,像是感觉不到疼一般,就要往前冲,络腮胡眼底一沉就要用力,却忽然被方公安抓住手,“放手!”

  络腮胡抓着一把连根拔下还带着血迹的头发,看着苏梨挣脱,以最快速度冲过去,一把抓住一个男人。

  苏梨将人拉回身,一个猛扑,一把抢过了男人怀里的孩子。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