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无敌真寂寞>目录>

第1163章 大结局

第1163章 大结局

小说:无敌真寂寞作者:新丰字数:9228更新时间:2018-12-27 07:37:56

  

  “原来是落芸神女。”林凡面露笑容,“我来找你家老祖,有事想跟他谈一谈。”

  这话说的,都有些心虚。

  九色老祖要是知道,绝对会鬼哭狼嚎道:“谈个屁,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你快滚,别在我面前出现,你这人坏的很。”

  落芸神女惊愣,林峰主在九色老祖心里,已经被归类为最危险人物之一。

  只要来,就绝对不会有好事发生。

  沉思片刻。

  落芸神女疑问道:“林峰主,你是要去找老祖,拿点丹药吧?”

  被看穿了。

  “这……对,对,是这样的,需要点丹药。”林凡浮现着不好意思的神色,这在别人看来,实属见鬼。

  而对落芸神女来说,林峰主这般,肯定是有什么不得已的原因。

  但以目前的情况来说,真的很悬。

  老祖不会拿出一枚丹药。

  去了,也是白去。

  “林峰主,老祖不会拿出一枚丹药的,最近我家老祖的状态不是很好,不能受到刺激。”落芸神女说道,目的并不是想让林峰主知道,你不可能拿到,而是老祖不能受刺激了。

  林凡叹息一声,“哎,没办法啊,神女有所不知,如今有一个敌人明目张胆的注视着我们,随时都会将界域覆灭。”

  “别怀疑,我说的就是这片天,我需要丹药,就是为了提升实力,将来某一天抗衡这片天。”

  落芸神女惊讶。

  对她来说,仿佛是在听某种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但此话从林峰主口中说出,她知道绝对不会是假的。

  “林峰主,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嘛?”落芸神女问道。

  林凡笑道:“问吧,什么事情?”

  落芸神女沉默许久,鼓起勇气问道:“我听很多人说过,说你对女人没有任何感觉,是吗?”

  本以为会问什么话,可当听到这话时,林凡窒息了。

  这特么听谁说的?

  我林凡是那种人嘛?

  等等。

  这话里有点意思。

  需要好好琢磨。

  没过多久。

  林凡笑着,“怎么可能,只是没有走到巅峰之路,不想思考那些事情,如今我快要触摸到巅峰,但终究还差许多。”

  落芸神女暗自松口气。

  她一开始是不信的,后来多方打听,就从没听过林峰主跟某位女子亲近接触过,真以为林峰主对女人没兴趣。

  现在看来。

  是为了追寻巅峰之路。

  如果放在以前,她会遗憾,巅峰之路难走,又有谁能走到巅峰。

  只是现在听到,巅峰之路快了,还差一点。

  本应该沉静的心,又开始活跃了。

  有希望就好。

  最怕的就是没有一点希望。

  “神女,你今天说话有点怪怪的,算了,我找你家老祖有事,下次见面再聊。”林凡说道,落芸神女的气味很好闻,舔一口,苦修值绝对暴涨。

  但他从不做舔狗。

  闻闻就好。

  别的就不想了。

  “林峰主,你真不能去找老祖,其实我可以做主,你需要多少丹药?”落芸神女问道。

  她在丹界的地位比较特殊,除了老祖外,能够调动丹界资源的,也只有她了。

  “这……”

  林凡倒是没有想到,落芸神女竟然会问他需要多少丹药。

  琢磨片刻。

  去找九色老祖肯定又要多说很多的话,而且还真不一定弄到手。

  如今落芸神女竟然肯帮忙,这让林凡感觉有点眉目。

  “越多越好。”

  林凡说道。

  的确是这样。

  现在积分实在是太多,已经超出他的想象,甚至开始到先前所积累的积分,都没有现在这积分多。

  能够将底蕴提升到什么程度?

  这已经不是想就能想明白的。

  或许不亲身体验,永远都无法明白。

  落芸神女沉默许久,“等我回来。”

  话音落。

  就离开了这里,朝着丹界走去。

  不知过了多久。

  林凡都感觉希望渺茫时,落芸神女从远方走来。

  “这里是我所能拿到的丹药。”落芸神女递来一个瓶子,瓶子内有乾坤,装着许多丹药。

  接过手,林凡点着头,“多谢神女,日后重谢。”

  落芸神女摇头,“林峰主需要丹药,自然有用,丹界受林峰主庇护,丹界能做的只有这些,无需多谢。”

  “这是帮了大忙。”说完这话,离开了这里。

  丹界内。

  九色老祖捂着胸口,脸色潮红,一口气差点没喘的上来。

  “落芸啊,你……我……”

  落芸跪在那里,深埋着头,一句话没说。

  将丹界后天灵丹拿走,肯定是瞒不过去的。

  而九色老祖是真的没有想到,落芸这丫头竟然会瞒着他做出这样的事情。

  想都没有想过。

  “落芸,你就没话跟老祖说?”九色老祖深吸一口气,冷静,必须冷静,不能暴毙了,如今见落芸一句话不说,他心里也是有怒火。

  这事搁谁身上都不好受。

  “老祖息怒,落芸知道盗取丹界灵丹,已经犯下大罪,无话可说。”落芸低声道。

  九色老祖,“是不是他诱惑你?”

  “没有,是落芸心甘情愿。”落芸说道。

  此番话,让九色老祖气不打一处来,”落芸,老祖心里是想撮合你们,但你也不能胳膊往外拐,将丹界的东西偷偷的送出去,你可知不知道,你这是在断丹界的气数。”

  “落芸有罪,还请老祖重罚。”落芸没有多说。

  她相信一点。

  丹界的丹药对林峰主来说,一定很重要,而且对丹界也很重要。

  只是事情还没有发生。

  就算说出来,也不会有人相信。

  九色老祖虽然愤怒,但有意保落芸,但丹界不是他一人的,后天灵丹数目庞大,关乎到众人,就算想护短,也不行。

  丹界不少人都注视着。

  这事已经属于重大的事情,理应处死,不过落芸神女身受九色老祖喜爱,死应该是不可能的。

  “剥夺神女之位,关丹塔。”九色老祖摇头,挥着手,让人待落芸下去。

  落芸磕头拜谢,“谢老祖不杀之恩。”

  逐渐。

  大殿内空旷无人。

  那些关注情况的神识也都消散。

  九色老祖气的眼红,“林凡,你这家伙害人不浅啊,落芸这么好的孩子,都被你给害了。”

  他知道,林凡一直惦记着丹界的丹药。

  但真没想到,会从落芸那里打开一条路,直接让落芸去拿丹药。

  如果是几十枚,或者百枚丹药,也就算了,他身为丹界老祖还能盖过去。

  但这次过分了。

  数千枚灵丹,几乎是丹界所有的丹药。

  这是将丹界的老底给掏空了。

  密室中。

  林凡直接封闭石门。

  敌不动,我不动。

  现在已经确定,最后的敌人应该就是苍天。

  宗主跟苍天之间有联系。

  这他是相信的。

  但到现在为止,他都没发现宗主有任何不妥。

  每天都是感悟宁静,没有任何变化。

  细数一下,落芸神女一共给哪来了四千三百枚后天灵丹。

  全部转化,就是八千六百亿苦修值。

  “好,现在就是闭关,苍天,老子等你出来。”

  林凡有信心将修为推到前无古人的境界。

  甚至达到从来就没有人可以修炼到的境界。

  抓起丹药,就往嘴里塞去。

  苦修值+200000000。

  ……

  苦修值不断提升。

  密室内是静寂着,没有别的杂声,只有林凡吞服丹药的声音。

  咯吱!

  咯吱!

  不知过了多久。

  最后一枚被吞入腹内,转化为苦修值。

  拿出圣地山所有功法。

  密室内亮起光辉。

  无数功法文字漂浮在周围,散发着微光。

  “提升!”

  “消耗积分一百五十万。”

  ……

  无敌峰。

  吕启明站密室门前,看着紧闭的石门,师兄进入密室已经数天了,没有出来。

  宗门也没任何事情发生。

  一切都恢复到平静。

  那些蹲守在宗门外的人都离开了。

  “师兄到底在拼搏着什么?”

  吕启明沉思。

  他很想明白师兄到底在拼什么,偶然间,他从骨王那里得知苍天。

  师兄闭关是为了抗衡苍天。

  当得知这点时。

  吕启明很震惊。

  苍天是敌人?

  那真的能对抗嘛?

  突然。

  一股震动从密室内传递出来,力量波纹如同浪潮似的,扩散出来,覆盖他的脚丫,朝着远方传递而去,随后将整个宗门都覆盖了。

  虽然没有杀伤力。

  但他能感受到这浪潮里,所蕴含的恐怖力量。

  “师兄突破了,达到更高境界了。”

  “看来师兄又要出关了。”

  按照以前的情况,每次突破,师兄都会出关。

  许久。

  吕启明站在门外很长时间,也没看到石门有震动,没有人从里面出来。

  “怎么回事?师兄为何还没有出来?”

  他心中疑惑。

  莫非是出了什么事情不成?

  天须山峰。

  “徒儿又变强了。”天须抬头,深邃的看着远方,他感受到徒儿扩散出来的气息里,那种惊人的力量。

  “老夫也得努力才行。”

  他拿出徒儿赠送给他的造化玉碟,里面有澎湃的能量在沸腾着,跟他的天树有着很强的联络,或许两者之间有着很大的关系。

  顿时。

  一颗古树从天须体内蔓延出来,如今的天树早已经不是小树,而是苍茫古树,遮天蔽日。

  碧绿色的树叶,摇摆着,洒落无数绿光。

  宗门的弟子们,只感觉浑身畅快,却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一月后。

  悄无声息。

  无敌峰再也没有动静。

  吕启明上次离开后,不放心,又回来了,站在石门前已经半月。

  他满脸忧愁,笼罩着担忧之色。

  师兄已经闭关一个月时间了。

  这是从来都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此时,青蛙从远方跳来。

  吕启明急忙询问道:“蛙师,我师兄,他没事吧?”

  青蛙知道亡命之徒闭关一月有余,心里也惊骇。

  的确。

  亡命之徒从修炼以来就没有闭关过这么长时间。

  “没事,我跟他性命相连,如果他死了,我也活不了,如果哪天你看到我变成一具尸体,那么就是有事了。”青蛙说道。

  往后的一段时间。

  青蛙瞪着眼,“你这家伙有病吧,天天看着我干什么啊?”

  “我必须确认师兄安全才行。”吕启明说道。

  他也不在石门那里等待,而是天天盯着青蛙。

  “有病,病态。”青蛙心里骂着。

  羌生盯着他。

  现在又多了一个胖子。

  还给不给人活了。

  佛魔每日都在徐寒铭的血海那里抄经念佛。

  无敌峰第一次传来的震动。

  他便知道林峰主已经突破到混元境。

  “林峰主果真是天纵奇才,凡人不可估量,混元境之后,还有一境,但那已是传说,甚至已经被苍天摒弃,无人可达,就算拥有天大的机缘也难以触摸到边角。”

  佛魔自言自语。

  净土传承让他得知一切。

  如今的界域。

  混元境就是最强境界,往后无路可走。

  一年过去。

  无敌峰石门处站满人。

  “不行,不能破开石门,师兄闭关前跟我说过,不管是谁,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除非苍天降临,否则谁也不能打扰到他。”吕启明说道。

  “吕师弟,师兄他已经闭关一年多,怎么能让人不急。”道天王说道。

  他身为天王峰峰主,在宗门过着悠哉的日子,带带孩子,还有陪着媳妇。

  但林师兄闭关一年多还未出来,他心里就有种不妙的感觉。

  会不会是在闭关途中出了错误?

  而且,不仅仅他们担忧。

  宗门上下所有弟子都非常的担忧。

  林师兄就是他们的主心骨,他们心中的神。

  这么长时间没有见到林师兄,他们自然慌神了,带着无限的担忧,来到无敌峰,就是希望林师兄能够出来,见一见他们,不要让他们担忧。

  火融说道:“吕启明,那你怎么确定你师兄没事?”

  此刻。

  青蛙跳了出来,“本神师可以确定,他要是有事,我就能感应到,他要是死了,我现在就是挺着白肚皮对着你们。”

  “没错,师兄的命令,我们应该听从,他让我们不要打扰,就不要打扰,我相信师兄是不会有事的,各位长老,师兄弟们,都散了吧。”吕启明抬手道。

  虽然,他心里也担忧。

  但如果连他都慌了神,那么谁来看守这里。

  不远处。

  慕灵看着紧闭的石门,也是担忧的很。

  不过,她相信林师兄绝对不会有事的。

  “魔爷,你说林爷到底在干什么?就算闭关,也没这么久的吧?”骨王问道。

  他们在炎华宗待了这么久。

  早就习惯了这里的环境,过的也是舒坦许多。

  就算别人赶他们走,那也得死皮赖脸的待在这里。

  魔祖摇头,这问题就跟问傻子似的。

  问了也是白问。

  他哪里知道这小子闭关这么长时间,到底是在干什么。

  不过。

  他感觉肯定是有大事。

  以他对林凡的了解,除非脑子秀逗了,否则绝对不会无缘无故闭关这么久。

  骨王瞧着魔祖,“魔爷,你不会是不知道吧?”

  魔祖瞪了一眼骨王,你这话说的不是废话嘛。

  火融摇着头,缺少小凡的宗门,终究少了许多火力啊。

  他都很久没有占到便宜了。

  而且天须师兄也在闭关,平时都没地方串门了。

  “都散了吧。”火融跟弟子们说道。

  在天须师兄闭关的时候,师兄跟他说过,多注意一下宗主,看看有没有异常。

  但在这一年里。

  他并没有发现宗主有什么问题,每天事情都一样,就是躺在那里,用宗主的话来说,那就是感悟宁静。

  在这段时间里。

  界域没有林凡的传说。

  万窟老祖依旧在努力提升着实力。

  天谕回到婆娑圣地,而后回了原本的宗门,当看到宗门变成这样时,她都有些不舍。

  好端端的宗门。

  竟然被几位师弟给完成这样,她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又是一年过去。

  吕启明已经习惯师兄闭关如此长的时间。

  青蛙依旧活蹦乱跳,他知道,师兄肯定没有事情。

  而在这一年里。

  界域发生了一些事情。

  科学神教出现。

  逐渐壮大起来。

  虽说一直比较高调,但没有影响到炎华宗。

  在吕启明看来,如果师兄知道这些事情,肯定会急着出宗。

  对师兄来说,他最喜欢的就是捍卫和平。

  怎么可能容忍这些事情发生。

  某一天。

  天空跟往常不一样。

  密布在空中的白云变了颜色,乌黑,厚重,翻滚着,原本晴朗的天空,都变的灰蒙一片。

  轰隆!

  有闷雷传来。

  逐渐。

  雷声震天,一道粗犷的雷龙划破天地,仿佛是将整个天地都给分开似的。

  某处。

  十二兽神抬头,望着这片天地。

  “来了,他来了。”平天魔牛王自言自语着。

  混世魔猴动都没动,甚至连一根手指都懒得抬起,“来了又能如何,我们已经无法与他抗拒。”

  话音刚落。

  整个天地大变样。

  无数细雷从虚空落下。

  密密麻麻。

  如同灭世似的。

  界域各处都有震动起来了。

  妖兽们在奔袭,躲避着这些雷霆,而这些雷霆却是从天而降,毁灭一切,不知多少妖兽被这雷霆覆盖,瞬间化为灰烬。

  连渣渣都不剩。

  天空里。

  厚重的乌云翻滚着,随后形成漆黑的漩涡。

  漩涡旋转的,不断发生变化。

  当所有人抬头望去时,虚空中那漩涡,仿佛变成了一只眼睛。

  一只蕴含着各种欲望的眼睛。

  万窟老祖从一座洞窟里出来,抬起头,美眸中,带着惶恐之意。

  她感受到了天的意志。

  感觉自身渺小如同蝼蚁,竟然没有一丝反抗之意

  远方。

  当苍天有七情六欲的那一刻,他没有去炎华宗,而是出现在十二兽神的面前。

  在十二兽神上空,那只眼睛转动着眼珠,盯向了下方的十二兽神。

  “很久很久没见了,再次见到,有什么想法吗?”一道沉闷,不似人声的声音传递在天地间。

  老牛紧握斧头,“苍天,曾经我们能灭你,今日也能灭你。”

  “呵呵……”

  苍天的声音阴沉的很,“活在我的天地中,竟敢说出如此大逆不道之话,世间太令人失望,必须毁灭。”

  轰隆!

  天地震动。

  十二兽神相互对视,“各位,我们的使命到了,哪怕不敌,也义无反顾。”

  话音落

  十二兽神被光芒包裹着,十二种力量凝聚在一起,在这股力量中,飞舞着各种兽类虚影。

  苍天一道雷霆坠落。

  而兽神们化作一道光芒冲天而起,跟雷霆碰撞在一起。

  只是,当碰撞到一起时,却没有任何波动,甚至连一点痕迹都没有。

  一切都消失的无隐无踪。

  十二兽神就此消散。

  他们的实力在苍天面前,实在是太渺茫,甚至连一根手指都比不上。

  阴沉的冷笑声,在天地间响彻着。

  无数生灵听闻到这冷笑声,颤栗着,那是灵魂在惩处颤抖着。

  炎华宗。

  “宗主晕过去了。”

  在苍天灭世之眼出现时,感悟宁静的宗主就晕死过去。

  墨惊蛰跟游龙都傻眼了。

  见鬼。

  好端端的,怎么会变成这样。

  尤其是天地间的异象,实在是恐怖,他们平时能感悟到的宁静,不存在了,就仿佛彻底丢失了似的。

  虚空,有细小的雷霆游走着。

  天庭有光罩,将这些细小的雷霆抵挡。

  但每次碰撞,都有动静传递下来。

  “阿弥陀佛,劫难已到,贫僧愿化作穹光,为世间生灵抵挡一切劫难。”佛魔双手合十,低吟一声,顿时,身上闪烁佛光,坐化血海边。

  刹那间。

  天地间尽是佛音。

  一道金色的穹光从佛魔身上激射出来,射向苍穹,如同布匹般平铺在苍穹上。

  一尊金色佛影出现。

  端详,庄严,慈悲。

  “苍天施主有何怒火,贫僧愿为生灵承担。”

  佛魔之音传来。

  顿时。

  苍天震怒。

  破灭激荡而来。

  金色穹光破灭,不敌苍天之威。

  金色佛影在消散前,脸上浮现笑容。

  “贫僧愿今后生灵,不管何人,皆有一颗向善佛心。”

  佛魔牺牲自身,留下因果,今后人人内心深处皆有善心。

  他找到了自己的路。

  证得佛境。

  苍天来炎华宗,不为了别的,就是因为林凡。

  “苍天,你找死。”此时,灵王出现,她被苍天困住,今日在苍天重现于世时,破开禁止。

  “灵王轮回转世无数时代,你又再次出现在我面前,或者该称呼你为幽冥娘娘,但你太弱了,送你上路。”苍天冰冷之音传递而来。

  虚空中,一股威压笼罩而来。

  灵王浮现怒色,“胆敢在我夫家闹事,该死。”

  狠话说出,但她不是苍天的对手。

  迎接她的只有死路一条。

  突然。

  一片绿色的叶子出现在她面前,为她抵挡下这股威势。

  天须盘坐在那,身下有无数根须蔓延。

  一颗苍茫天树浮现世间。

  “造化玉碟,鸿均你这老家伙,就算死了,也想跟我作对,可恶。”苍天之音再次传来,虚空风起云涌,混乱雷霆沸腾着。

  只要灭了炎华宗。

  剩下的就是灭世。

  咯吱!

  突然。

  就在这时。

  有道清脆的声音传来。

  声音虽然小。

  可不知为何,这道声音却是震耳欲聋,在所有人心中响彻着。

  吕启明对这声音很熟悉,脸上浮现出亢奋之色。

  回过头。

  “师兄……”

  他扯着嗓门,吼了一声。

  刹那间。

  所有人都哗然了。

  宗门弟子们看向远方。

  一道身影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里,虽然两年没见了,但在所有人心里,都却是那么的熟悉,永远都不会忘记。

  “爹,那就是您一直说的林师叔吗?”被道天王牵着的孩童,眼里闪烁着小星星问道。

  道天王笑着,“是的。”

  林凡走出密室,抬起手,遮挡了下眼睛,虚空中闪烁的雷霆,光芒太刺眼,长时间封闭都有些不适应了。

  “睡了一年,被闹醒了。”

  他淡然道,仿佛是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似的。

  随后,他看向远方,那一颗直通天地的古树,笑道。

  “老师,别担心,徒儿说过,有我在,不会让炎华宗有任何事情,徒儿曾经这么说,如今也是这么说,永远都不会改变。”

  天须笑着,“徒儿,为师两年没见你,很是想念啊。”

  林凡道:“老师,徒儿也是,您说过,想出去看看,此次之后,徒儿陪你到处走一走。”

  轰隆!

  苍天更加的震怒。

  猖狂啊。

  他多次被这家伙坑,甚至这家伙肆无忌惮的辱骂他,早就让他无法忍受。

  “你虽然不死,但你在我眼里永远都是那么的弱小,杀不了你,就将你身边的人,一个个从你的视线里抹去。”

  知道林凡不死的人,只有苍天。

  苍天认为,虽然无法抹除你,但让你永世沉沦痛苦中,比杀了还要好。

  林凡抬头看着苍天,脸上浮现笑意,笑容很灿烂。

  突然。

  苍天有种不妙的感觉,他发现这家伙的背后,有道虚影从体内浮现,不断蔓延,不断生长,一种让人无力的感觉,碾压而来。

  林凡就是普普通通的站在那里,没有任何动作。

  但那从体内爆发出来的身影,却是穿透云层,穿透雷霆,穿透苍天……

  没有停止。

  无限的生长着。

  虚影所到之处,已经超出了界域的极限。

  林凡看着周围,漆黑一片,犹如混沌。

  而在他视线里,界域已经变成了一颗球。

  “原来界域之外的世界,如此的美丽,我看到了更远的景色。”林凡感叹着。

  对别人来说,界域之外就是混乱,黑色的,但在林凡的眼睛里,那混乱之外极致遥远的方向,还有不少如同界域般的存在。

  伸出手。

  将界域托在掌心里,在他眼里,界域就跟一个玻璃珠似的,表面笼罩着一层灰色的迷雾。

  随后,深处另一只手,两指小心翼翼的将依附在界域表面的灰色迷雾捏在指尖。

  移动到眼前。

  迷雾就跟火焰似的跳动着。

  “你就是苍天吗?”林凡问道。

  苍天懵了,失神道:“怎么可能,你……怎么会……”

  说话都不会说了。

  或者对苍天来说,根本就从来没想过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林凡知道,苍天是在问他为什么会这样强。

  对于这问题。

  他暂时无法回答。

  靠着现有的苦修值,他将境界提升了八个境界。

  可是积分实在是太多了。

  闲着没事,又开始抽奖。

  运气不错。

  抽到了功法卡。

  抽到了后天灵丹。

  又抽到了先天灵丹。

  所以继续提升,又往后提升了六个境界。

  这些境界没有名字。

  或者说,混元境之后,还有一个境界,那就是混元无极境。

  但自从混元无极境之后,就没有名字了。

  足足十二个没有名字的境界,却让林凡对自身的力量有种失衡。

  睡一年。

  养养身体,休息一下。

  “苍天其实我根本就没担忧过你,现在的你就像随意可以吹灭的蜡烛之火似的。”

  “好了,不跟你玩了。”

  “死前,我只想告诉你。”

  “我林凡横推一世,从弱小锤到现在,一路走来内心可以说是毫无波动,甚至有点寂寞,往后余生,该做些有意义的事情。”

  “在睡觉的那一年里,我梦到了许多的我,他们的人生很精彩,没有像我这样,只知道修炼,我该学学他们,享受人生啊。”

  林凡感叹着。

  “不……”苍天惊吼着。

  砰!

  手指一捏。

  苍天就跟烛火被熄灭似的,烟消云散。

  “力量代表着一切,轮回是力量,永恒是力量,生命是力量,一切切都包含着力量,我曾经想的理想是对的。”

  话音落。

  他的指尖又有新的苍天出现,是他创造出来的苍天。

  手指一甩。

  苍天覆盖在界域上。

  数日后。

  “林施主,过分了,贫僧寻找到自己的路,你为何要将我拉出来?”佛魔看着林凡,面如土色。

  怎么能有如此过分的人。

  林凡笑着,“佛魔,我算是明白了,你这家伙哪里是成佛,哪里是做祖,从头到尾就在下一盘大棋,不过算了,我救你回来,你还有什么想说的?要是不行,你直接坐化吧。”

  佛魔瞧着林凡,不想说话。

  好可恶的人啊。

  直接坐化?

  那不就死了。

  还玩个屁啊。

  青蛙在一旁傻笑着。

  “青蛙,你跟我这么久,也该给你自由了,这是你的身体,我帮你找回来了。”林凡说道,抬手,一具尸体出现。

  这是青蛙的本体。

  青蛙看着这具熟悉而又陌生的身体,竟然愣神了。

  “不,主人,你不要赶蛙蛙走,你去哪蛙蛙就去哪,蛙蛙永远都要跟主人在一起,将来蛙蛙还要给主人送终呢,不……不对……”青蛙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反正就是抱着林凡的大腿,死也不要原来的身体。

  他又不傻。

  亡命之徒连苍天都能干爆。

  要是离开,那以后还不亏死啊。

  傻子才会要原来的身体呢。

  青蛙这身躯就很不错。

  天须山峰。

  “老师,收拾好了嘛?我们要走了。”林凡催促着。

  “来了,来了。”天须换了年轻时的衣服,脸上浮现笑意,笑容很灿烂。

  他已经很久没有出去好好看过了。

  自从他的实力,能够坐镇宗门时,他就没有出去好好的走过。

  当天须走来时,看到林凡身后的情况时,却是一愣,“徒儿,你这是开窍了?为师想的有希望了?”

  林凡将老师拉到一旁,小声道:“老师,咱们出去肯定得玩很久,这端茶送水,洗衣做饭,捏腿按摩的不能少,得有人照顾。”

  天须很激动,毕竟要走出宗门了,点着头,“嗯,徒儿说的有理。”

  不远处。

  慕灵,落芸,灵王都站在那里,这三人都是满脸的笑容,仿佛是很期待。

  当然。

  天谕跟万窟老祖很是不情愿的站在那里。

  尤其是天谕。

  关老娘屁事,在宗门好好的,被这狗东西发现,竟然被当人质抓过来,过分啊。

  至于万窟老祖,那就是秋后算账。

  用林凡的话来说。

  揍了我跟老师,就想这算了,做梦了吧。

  “老师,咱们出发。”

  “前面,开路。”

  林凡说道。

  “是,师兄。”慕灵满脸笑容道。

  远方。

  青蛙背着包袱,“主人,带带我,我也想去。”

  林凡回头,露出笑容,带着众人,瞬间消失在原地。

  青蛙站在原地,有点懵,随后吼道:“亡命之徒,算你狠。”

  啪嗒!

  刹那间。

  虚空破开,一只手伸出,直接将青蛙抓走。

  隐隐约约有声音传来。

  “老师,今晚晚餐就是水煮青蛙。”

  “好,好,为师听徒儿的。”天须大笑着,“老夫这辈子,最自豪的就是眼光好啊。”

  ……

  ……

  宗门大殿。

  宁静三人组。

  “宗主,我感受不到宁静了。”墨惊蛰说道。

  游龙在一旁点头着,也是如此。

  宗主躺在那里,“别急,应该是我们的心不宁静,深吸气,都别慌,重新来,宁静肯定存在,只是我等心乱了。”

  “是。”

  一片峡谷。

  “妖师,我们得继续才行。”科学家说道。

  “放心吧科学家,我等两人联手,就不会有任何难题。”大妖师说道。

  “喂,我说你们两个,改造的到底怎么样了,我怎么感觉我嘴麻了。”老黑自愿当做实验体,瞪着眼睛问道。

  科学家跟大妖师对视一眼,有点尴尬。

  “失误,这是失误而已,别急,等会就好了。”

  某处世外桃源。

  一名男子畏手畏脚的站在那里,身子一直颤栗着。

  旁边有两个小孩眨着大眼睛。

  “说,你们爹,干什么了?”一名女子问道。

  混乱朝着两个孩子死命眨眼,别乱说,千万别乱说。

  其中一个小丫头笑嘻嘻道:“爹一直盯着小姐姐看。”

  啪嗒!

  “啊,救命啊。”混乱惨叫着,惨绝人寰。

  哪怕千万年后。

  炎华宗依旧存在,依旧是世间最强宗门。

  这一日。

  几处密室开启。

  全宗上下振奋。

  “恭喜各位祖师出关。”所有弟子高呼着。

  张龙,黄富贵等人出关了。

  “师兄,我修炼结束了,以后可以帮助你了。”张龙身上散发着强大的气息,自言自语着。

  完!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