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41最好的爱(大结局上)

41最好的爱(大结局上)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7923更新时间:2018-12-27 07:06:16

  

  靳韩声说到做到,即便以后再见到顾津津,他也没有透露过只字片语。

  商陆的住处被靳韩声发现之后,她反而变得自由多了,反正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她现在是想去哪就去哪了。

  商麒还想来找她,但都被靳韩声的人给拦着了。她不死心,打了电话给商太太,商太太一心要见女儿,可也被拦了下来。靳韩声不想再给商陆添扰,她不想见的人,那就一个都别见好了。

  这日,商陆将要紧的几个订单完成后,出了趟门。

  靳韩声的人一直盯着她,商陆也知道,她先去商场买了些东西,然后打了车去段家找靳睿言。

  靳睿言跟她通过电话,也知道她要来,所以早早地就在家候着她了。

  靳韩声也没想到商陆要去见的人居然是靳睿言,得到消息后,他第一时间赶了过去。

  靳睿言的胃口还是不好,商陆将买来的东西放到桌上。“这是给孩子的。”

  “你人来了就好,还特地去买东西干什么?”

  佣人将泡好的茶和小点心都端过来,商陆说了声谢谢,“这是给孩子的一点心意。”

  “谢谢。”

  商陆握着手里的茶杯,“长姐,你瘦了好多。”

  “是啊,最近胃口差得很,吃什么吐什么,就算厨房每日每餐换花样都没用。”

  商陆面上露出些许担忧,“那怎么行呢?这样营养跟不上的。”

  “没办法,后期应该会好一点。”靳睿言全身无力,工作上的事也有些力不从心,不过好歹还有段璟尧帮着处理,“商陆,我也是好久好久没见你了,你过得好吗?”

  “挺好的。”

  靳睿言端详着她的面色,也听说了一些有关她和靳韩声的事,“那几年真是苦了你了,好好的一个人成了那副模样。”

  “长姐,都过去了。”

  “你还是肯喊我一声长姐,我很高兴。”

  靳睿言坐了一会,就有些撑不住了,商陆看她不舒服,忙寻了个理由要回去。靳睿言想留她在这吃饭,但被商陆婉拒了。“我还要去原木市场跑一趟,下次吧。”

  她说完这话就要起身,靳睿言听到不远处有脚步声传来,她循声望去,看到靳韩声快步进来了。

  靳睿言一手撑在腰际,慢慢地站起身,“你们聊吧,我先回屋了。”

  靳韩声走到两人跟前,和靳睿言打过了招呼,商陆站在那里准备要走,靳韩声伸出了手,“就这么不想见到我吗?”

  她没有看他,“我还有事要忙。”

  “你要去哪,我送你。”

  “不用了。”

  靳韩声拦着她的去路,商陆在原先的位子上坐了下来,“你想说什么,就一次说个明白吧。”

  靳韩声坐在她对面,目光定格在商陆的脸上,“今天早上,你妈又来了,但我让人拦了下来,你放心,除非是你想要见他们,不然我们不会让他们过来的。”

  “还有呢?”商陆的态度自始至终都很冷。

  她这样冷漠,一下就让靳韩声不知道说什么了。

  他双手交握下放到桌上,“商陆,你让我慢慢补偿你,好不好?”

  “靳先生客气了,我不用你的补偿,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

  她这样冷冷淡淡,还不如声嘶力竭地打他一顿,骂他一顿,靳韩声想要握住商陆的手,但她很快就将手收了回去。

  “我们难道一直都要这样吗?商陆,我对你是怎样的心思,你还不懂吗?”

  “靳先生的心,我要不起。”

  靳韩声听到这话,眼睛酸涩不已,他手掌轻按在眼角处。“给我一个机会,就一次好不好?让我们重新开始,我今后一定对你千万分的好,你相信我。”

  “靳先生,你说来说去无外乎是这些话,我都听得厌烦了,我可以走了吗?”

  靳韩声一口呼吸卡在喉咙间,眼圈生生被逼红,他端详着商陆的脸,有太多太多的话想要和她说,“商陆,我爱你,真的,以前的事千错万错都是我糊涂,你原谅我一次,一次就好。”

  商陆的心硬的就像块石头,即便男人如此卑微祈求,她都没有丝毫的心软。“我不会原谅你的,我还是那句话,我一个人过得很好,不需要靠任何人,我也不会原谅任何伤害过我的人,尤其是你。”

  靳韩声唇角轻抖,眼里望出去的身影变得模糊极了,他看到商陆起身了。

  靳韩声两手交握,手指抵着前额,眼帘也垂了下去,他的声音变得空洞而苍白,说话时,好像每个音都在抖。“商陆,你真的就这么恨我吗?”

  商陆顿住了欲要跨出去的脚步,“是啊,真的恨极了你,所以别再来找我了行不行?”

  “为什么?为什么?”

  他真的不知道吗?所以要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地反问他?

  “你就算天天来找我,也没用,我对你的心思早就变质了,我的心里也没有你了。”商陆说完这话,抬起脚步往前走。

  身后传来一声微乎其微的哽咽,商陆以为自己听错了,她不由回头看了眼,看到靳韩声双手捂着脸,隐忍之余两个肩膀却还是在抖动。他后悔了,悔恨交加,可他做过的事情伤透了商陆的心,这不是看他如今可怜,她就能原谅他的。

  她这般轻易就能放下的话,谁又会去可怜当初的那个商陆呢?

  商陆并不觉得这是她狠心,她不想再恨他了也不行吗?她就想平平静静的过日子罢了。

  靳韩声看着商陆如此决绝的离开,她一直走出了段家,连头都没有回一下。

  有些人,错过了也许就真是错过了一辈子。

  顾津津和靳寓廷拿了结婚证从民政局出来,她打开包,要将结婚证放进去。

  靳寓廷一把将它拿在手里。“我来保管。”

  “为什么啊?”

  “你总是丢三落四的,万一丢了怎么办?”

  顾津津不服气地要去抢,“谁说的,我放在保险柜里总行吧?”

  “那还是我来收着。”靳寓廷将结婚证打开,看着两人的合影,“你看你笑得多不自然。”

  “谁说的,不要太好看啊。”顾津津说完,一把就要将结婚证抢回去,靳寓廷先一步将手背在了身后。“动作这么大,当心肚里的孩子。”

  他说着,腾出另一手摸了摸顾津津的肚子。“宝贝乖,没吓到你吧?”

  顾津津将他的手推开,靳寓廷将两本结婚证一起塞进了兜内,他还觉得不放心,又在衣兜上拍了拍。这下,他的心也能放回肚子里了,有了婚姻法的保护,谁都不能质疑他的身份了。

  现在他们是合法夫妻,又有了孩子,以后就算顾津津想跑也是跑不掉的了。

  靳寓廷越想越激动,伸手拉住了自家老婆的手。

  回到家后,他寻个理由将顾津津支出了卧室,他偷偷将结婚证藏起来了。以后那些事就算东窗事发,顾津津就算要跟他闹,他也不怕了。人都拐回来了,她要是闹,他极力哄着就是。

  结婚的时候,顾津津的肚子很大,像个大球一样,婚纱裙摆都遮不住它。

  靳寓廷怕她穿高跟鞋不舒服,又怕不安全,所以给她准备了几双平跟的鞋,换着穿。

  顾津津除了走路有些不方便外,没有别的大感觉,就是她的肚子特别特别大,不知道的人都以为她怀了个双胞胎。

  婚礼这天,商陆也来了,秦芝双将她带在身边,也不让太多的人过来接触她,省得问东问西听了烦人。

  秦芝双知道商陆始终过不去心里的坎,虽然她也想让她赶紧回家,但有些事就像是打了个死结一样,不解开就永远回不到过去。

  靳韩声没有被安排在商陆同一桌,自始至终他的目光都落在了她身上。

  商陆坐在秦芝双身边,面容恬静,就跟刚嫁来靳家时一样,她甚至和秦芝双有说有笑,她的眼里能容下所有的人,唯独容不下他。

  这对于靳韩声来说,就是最最残忍的折磨,可他就是放不下她,非她不可。

  台下传来一阵阵激烈的掌声,靳韩声落寞地收回视线,朝着台上望去。顾津津和靳寓廷交换了戒指,都要做爸爸的人了,靳寓廷在今天还是没绷住。

  靳韩声盯着上面看,看到靳寓廷亲吻了新娘,顾津津怕他又要和求婚的时候一样,那真是丢脸丢死了。

  她贴着男人的侧脸提醒他,“你可千万别哭啊。”

  靳寓廷眼圈有些红,这种情绪没法好好地控制住,他深吸了几口气。

  他再度亲吻了她的唇瓣,顾津津眉眼笑开,看到靳寓廷很快退开,他单膝跪下去,抱住她的肚子后轻轻地亲吻了下。

  台下有人起哄地喊了起来,也有人不断鼓着掌,靳韩声抬起双手,跟着拍了几下手。

  他真的很羡慕他们,也羡慕所有一对对过来参加婚宴的人,他最近一直想到那个孩子,如果当初商陆没有流产,他早就做爸爸了。商陆再怎么狠心,也不会不要孩子的,那他们之间也不会落到这一步。

  顾津津感觉到肚子上被狠狠踢了脚,靳寓廷的脸正好贴过去,那一脚就踢在他的脸颊边上。

  顾津津笑着将他拉起来,男人的手摸着她圆滚滚的肚子,压低了声音说道。“宝贝乖,别闹,一会给你吃好吃的。”

  司仪拿了新娘的捧花过来,李颖书第一个跑上台,冲着顾津津说道。“津津,一会直接丢给我啊。”

  顾津津嫌弃地朝她看了眼,“你来凑什么热闹?”

  “什么叫凑热闹啊?我也需要被人关爱好不好?”

  不少亲戚也上台了,这就是个游戏而已,可所有人都想讨个好彩头,商陆坐在最靠近的一桌上,她嘴角轻挽看着上面。

  秦芝双朝她看了眼,“在我眼里啊,津津一直像个没长大的孩子呢,爱玩爱闹,这样多好啊。”

  “是啊。”

  秦芝双拍了拍商陆的手掌,“我希望你也能这样,妈想看你高高兴兴的。”

  “妈,我现在真的很好,您不用担心我。”

  秦芝双轻点下头,“我知道你还不想见商家的人,所以都没有给那边送请柬。”

  商陆确实不想见他们,就算说她心肠硬也好,她也不想见。

  顾津津背过身,她将手里的捧花试了好几下,都没有丢出去,李颖书等不及了,“新娘子,你要是再不扔的话,我可就要上去抢了。”

  这一波人里面,就属李颖书最性急,顾津津不逗她了,她重新站好之后使尽力气将捧花丢出去。

  李颖书和旁边的姑娘几乎是同时伸出了手,李颖书跳起来要抢,两人都碰到了捧花,李颖书手用力一拍,那捧花就飞了出去,朝着台下某个方向砸过去。

  商陆猝不及防地看到有束花掉下来,她伸手正好接在怀里,她赶紧拿了花起身,要交还给顾津津。

  顾津津笑着站在台上,“缘分啊,这就是给你的。”

  商陆不自然地想要将花给别人,但人群开始散了,就连李颖书都在说道。“算了算了,不是我的强求不来啊。”

  有顾津津这头的亲戚不认识商陆,又是个小年轻,看到美女总要搭讪几句。

  那人快步走到商陆身边。“恭喜啊,看来好事将近,你有男朋友吗?”

  商陆朝他看了眼,并不认识他,她转身要回到座位上。

  男人跟过去几步,“我叫何云航,很高兴认识你。”

  商陆态度冷冷淡淡的,但对方并不介意,“能加下微信吗?”

  男人的手臂忽然被人拽住,然后被人推出去了一大步,他好不容易站稳,却看到靳韩声站在了商陆跟前。

  靳韩声不客气的抬起手朝他指了指,“识相的话给我走开。”

  “你是谁啊?”

  “她是我老婆。”

  商陆一语不发地坐到位子上,没有反驳,是因为不想在顾津津的婚礼上跟人起争执。男人看了看靳韩声,又看了看商陆,秦芝双见状,起身冲着他说道。“这是我大儿媳妇。”

  对方听到这话,也就没再说什么,转身悻悻地离开了。

  秦芝双推了推靳韩声的手臂,示意他坐回去,但男人就像是脚下生了根似的站在原地不动。

  商陆不理他,将捧花放在了桌上。

  “妈,接到捧花意味着什么?”靳韩声明知故问。

  秦芝双朝他瞪了眼,“你干嘛?”

  “接到捧花意味着什么?”

  “当然是好运了,下一个就要轮到……”秦芝双没再说下去。

  靳韩声勾了勾嘴角,“我也还想办一场婚礼,就像老九跟津津一样,到时候您也替我张罗张罗。”

  “行了,行了,赶紧去坐吧。”

  商陆显然没将他的话听进去,也懒得跟他搭一句话。

  顾津津和靳寓廷回到休息室,造型师将她的第二套礼服准备好了。

  她行动不便,连动手解个拉链都成了问题,靳寓廷站在她身后,将她背后的拉链慢慢往下拉。

  顾津津按住领口处,“不用你动手。”

  “我帮你不好吗?”

  靳寓廷将她的婚纱慢慢往下褪,顾津津还是有些不习惯,男人却觉得自然无比,他从造型师手里接过了礼服,细心地给她穿上。

  顾津津挺着个大肚子,靳寓廷之前一再吩咐了他的那帮小兄弟不准瞎闹,大家也都很给面子,所以敬酒的环节特别顺利。

  婚宴散场后,靳寓廷就带着顾津津回去了。

  顾津津一直到怀孕九个月的时候还在忙公司的事,靳寓廷实在拿她没办法,只好每天接送她,恨不得让孔诚把办公室都搬过去,也好时时刻刻盯紧了她。

  靳寓廷天天在她耳朵旁念,让她赶紧休产假,可顾津津觉得一点不累啊,再说公司那么多事,她反正也闲不住。到了最后实在是架不住靳寓廷的念叨,这才答应他明天开始就在家休息,乖乖等着孩子的出生。

  吃过中饭,顾津津在办公室收拾了一圈,刚停歇下来,肚子就感觉到了隐隐的抽痛感。

  她将手落在肚子上,离预产期还有十天呢,不会是要生了吧?

  顾津津以为是错觉,她坐定在椅子上,直到疼痛再度袭来,她赶紧拿起手机给靳寓廷打了电话。

  靳寓廷听到消息,急得跟什么似的,立马就赶了过来。

  孔诚一路上忙安排好病房,又联系好了医生,接上顾津津后直接将她送去了医院。

  顾津津之前听陆菀惠说过,女人生孩子没那么容易的,好些人都要痛上个一天一夜,起初只是隐隐约约的阵痛,到后面才会痛得厉害。

  顾津津到了医院不久,疼痛感就已经很强烈,单人产房早就备好了,里面设施一应俱全,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靳寓廷在旁边也是急得团团转。

  顾津津让他先出去,可他非要在这陪她,医护人员做着准备工作,“看样子你这个应该很快就会生的。”

  顾津津有些害怕,一把握住了靳寓廷的手。“痛,好痛……”

  她满头都是汗,靳寓廷坐在了旁边的地上,这样才能更好地陪她。

  “我受不了了,好痛啊。”

  靳寓廷急得不行,“要不剖腹产吧?赶紧推手术室去吧。”

  护士在旁边看了看。“她这个条件适合顺产,剖腹产也痛的,还要开刀……”

  靳寓廷握紧了顾津津的手,“别忍着,实在受不了你就喊出来。”

  痛到最后,顾津津的嗓子都喊哑了,靳寓廷的心也是一阵阵被揪着,难受极了。

  顾津津掐着他的手背,汗顺着颈间不住往下淌,她必须让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开才行。

  她将靳寓廷的手拉向自己,“我……我有件事一直想问你,它压在我心里好久了。”

  “什么事?”靳寓廷看了眼她屈起的双腿,恨不得现在躺在床上的人是他。

  “那个晚上,在那间房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的心病真是因为我回去了,才好的吗?”顾津津说完这话,痛得挺起了上半身。“啊——”

  她居然到现在还想着这事,靳寓廷将她的手贴向自己的脸颊,“那件事早就过去了。”

  “但它一直在我心里,我……我也想过是不是有什么不对劲,但我觉得你不会骗我……是不是?”

  靳寓廷看着她痛苦的样子,他自然不想骗她,更加不想一辈子都把这根刺藏在心里,他也希望能坦坦荡荡的。“对,我没骗过你。”

  顾津津说话声都是破碎的,“所以……”

  “我没骗过你,我一直都跟你说,我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顾津津痛得脑子里嗡嗡作响,“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就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意思。”

  顾津津用力地挺起身,另一手攥紧了身下的床单,“什么都没发生?那是什么意思?”

  她要不是因为痛到了极致,脑子也不会短路成这样。

  靳寓廷嘴唇蠕动下,“我没发生过那种事。”

  顾津津啊的一声,目光吃惊地落向他,“什么?没发生过?”

  不对啊,完全不对啊,难道是她理解错了吗?“我进了那个宾馆,我看到了……我……我看到了垃圾桶边上的丝袜……”

  靳寓廷更加握紧了顾津津的手,“我进去的时候就有了。”

  “什么?”顾津津觉得一团火在往头顶上方钻,“你去的时候就有了?你……你怎么不早说?”

  “说什么?你也没问过我。”

  顾津津气极,想要将靳寓廷的手甩开,“不是这样的,我知道的消息不是这样的,那还有玖光商场呢?还有宾馆前台说的那些话,不对,还有心理医生呢?”

  靳寓廷定定地看着她,顾津津到了此时此刻,才恍然大悟。“靳寓廷,你个大骗子,你个大混蛋,啊——好痛啊。”

  靳寓廷忙伸手抱了抱她,“别激动,慢慢来。”

  “你混蛋,你居然用这种事骗我,害得我一直都自责,我居然没有丝毫怀疑过你,你个骗子,你出去,我不要见到你!”

  靳寓廷笑着握紧了顾津津的双手,并在她手背上不住亲吻,“我真没骗过你,我一直都说我没事,是你不相信。”

  “明明……”明明是他联合了别人,制造出了那样的假象,现在反而说她不相信他了。

  顾津津气得,顿时觉得阵痛感都没有那么强烈了,“你个大骗子,你居然用这种事骗我。”

  靳寓廷伸手摸了摸顾津津的脸,他凑上前在她唇瓣处亲吻,“别气了,孩子都要出生了,你就原谅我吧。”

  顾津津狠狠地咬了他一口,靳寓廷痛得退开身,可脸上满满都是笑。

  大骗子,还笑得出来。

  顾津津真是欲哭无泪,她当时怎么就那么天真啊,她主要是没想到心理医生会骗她,还有靳睿言啊,堂堂一个市长呢!

  他瞒了她那么久,枉她还总是担心他走不出心理阴影。

  什么阴影啊,分明是躲在背后偷着乐吧?

  顾津津甩开了靳寓廷的手,他非要重新抓回去不可,孩子出生的时候,顾津津还跟靳寓廷在闹着别扭,直到哇哇啼哭声传到耳朵里,才让顾津津的心里好受了些。

  “恭喜恭喜,是个大胖小子。”

  靳寓廷弯腰亲吻着顾津津的脸颊,“听到了吗?小段子有弟弟了,以后两人就能玩在一起了。”

  小段子是段璟尧的儿子,人家分明有好听的名字,却被靳寓廷起了这么个小名。

  顾津津将他的脸推开,“走,别碰我。”

  “老婆辛苦了,真的辛苦了,别气,坐月子呢,要保持心情愉悦。”

  顾津津别开小脸,靳寓廷忙亲了亲她另一侧的脸,“老婆是大功臣,累了吧?好好休息会。”

  “我不想看到你。”

  “别这样,一会孩子抱过来还想看看爸爸妈妈的样子呢,开心点。”

  顾津津伸手推向他的胸膛,男人用力抱紧了她,“不气不气,我们津津最大度了,才不会为了这种小事生气。”

  “我讨厌你。”

  很快,孩子就被抱到了顾津津的身边,她忙抬起手臂让他睡到自己身边。

  靳寓廷用手指摸了摸宝贝的脸蛋,“多可爱啊,太帅了吧,瞧瞧这小嘴,这鼻梁,我家儿子天下第一帅啊。”

  顾津津将他的手推开,靳寓廷忙将脸凑了过去。“好了,不气,多高兴的事啊,是不是?”

  “骗子。”

  “好好好,我是骗子,我不应该,我保证从此以后再也不会骗你,没有下次了,我发誓还不行吗?”

  她现在都已经上了贼船了,还给贼王生了个儿子,还能怎么办呢?

  尽管气着、恼着,也不能狠狠揍他一顿。

  秦芝双和靳永岩赶来时,看到顾津津躺在床上正休息,靳寓廷抱着儿子在房间内走来走去。秦芝双快步过去,扯着他的手臂让他将孩子放下来,“不能这样抱着,你得让他睡,要不然以后就离不开你的手臂了。”

  “妈,就让我抱会吧。”

  “你还怕没机会抱吗?”秦芝双盯着靳寓廷,让他将孩子放进了小床内,她走到顾津津身边,朝她看了看。“津津,还好吧?”

  “挺好的,妈,就是挺累的。”

  “真是辛苦你了啊。”

  没过多久,顾东升和陆菀惠也来了,房间里很是热闹。

  到了晚上,人都走光了,月嫂在边上照顾着孩子,靳寓廷关了一盏大灯,他这才有时间在顾津津的身边坐定下来。

  顾津津体力恢复了不少,她看了眼男人,“你还不去休息。”

  靳寓廷一个劲地傻笑,笑得话都说不出来。

  顾津津侧过身,不想搭理他,靳寓廷弯腰抱住她。“老婆,我好开心啊。”

  “你这么会骗人,当然会开心了。”

  “那件事你就原谅我吧,我要不是实在没法子了,也不会想出那种事。再说我被人带走是真的,头上受了伤也是真的,你想……要是我不够聪明机智的话,你恐怕现在都看不到我了。”

  顾津津的肩膀动了动,扭头盯着靳寓廷的脸。

  他趁机亲了她一口,顾津津两手搓揉着靳寓廷的脸颊,“你真是最讨厌的人了!”

  “好,我最讨厌,但我也是最爱你的人。”顾津津气出笑来,将他的脸推开。

  靳寓廷靠在她身上不动,“我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幸福过,我的幸福都是你给的,津津,我爱你。”

  “你能不能别肉麻了?”

  靳寓廷就是嘴巴忍不住,“我以前不爱说这种话,现在就特别想说,我爱你,爱到心里骨子里了。”

  “你敢说,我都不敢听了。”

  “那从明天开始,我说给儿子听。”靳寓廷想到自己有了儿子,更加兴奋。“怎么办,我今晚睡不着了。”

  顾津津动了动肩膀,“你起来,好重。”

  “你赶紧睡吧,肯定累了。”

  “你压着我,我怎么睡?”

  靳寓廷稍稍起身,顾津津躺好后将被子拉高,她轻闭起眼帘,她确实累了,好像立马就能进入梦乡。

  半晌后,顾津津睁开眼,却见靳寓廷还在盯着她看。

  “干嘛呢?”

  “这感觉太好了,我就想多看看你,多陪陪儿子。”

  顾津津嘴角轻挽了下。“傻子。”

  ------题外话------

  亲们,《斩男色》行文至今,明天就要大结局啦,群么么一个,喜欢妖妖的可以支持妖妖的新文《你那么甜》

  推荐好友二月榴的新文《早安,学神大人》

  “江大神,追女孩子呢,绝对不能像你平时这么高冷的。你要趁她不注意,直接把她抵在树上,这叫壁咚懂不懂?我保证女孩子都喜欢这个调调。”靳同学说着得意地冲他眨眨眼睛。

  “壁咚是墙吧?这是树,应该叫树咚吧?”某神却在一本正经地纠正她的措词。

  “你管它什么咚呢?总之你要靠她很近,眼睛深情款款地看着她,让她先接收到信号,然后说出准备好的那三个字——”

  “靳夏末,我喜欢你。”接下来的话却被某神截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