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40九太太怀孕啦!!!

40九太太怀孕啦!!!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6942更新时间:2018-12-27 07:06:15

  

  顾津津笑着将他推开,“你真是……”

  “我怎么了?”靳寓廷嘴角处的笑意也绷不住了。

  “赶紧走吧,一会雨就下大了。”

  “大就大吧,有伞怕什么。”

  顾津津快步往前走去,靳寓廷身高腿长,牢牢地跟在她身后,没让她身上沾染丝毫的湿意。

  警察赶到的时候,几人还站在外面,商麒见到他们过来,得救似的想要过去,曹亦清见状,一脚踩在她的手背上。商麒嗷嗷叫唤,“救命——”

  一名警察朝着曹亦清指了指,“干什么呢?”

  曹亦清将腿收了回去,“不小心踩到了。”

  他弯腰拉住商麒的手臂,将她搀扶起来,“老婆,你没事吧?好好的怎么摔倒了?这么不小心。”

  几人听到了老婆两字,态度就有些不一样了,“你们是一家人?”

  “是啊,她是我老婆。”

  一个年轻的警察朝商麒看了看,见她靠着背后的门在发抖,一条手臂被曹亦清握着,她的脸上装满了明显的惧怕。那人朝曹亦清指了指,冲着商麒问道,“他是你什么人?”

  商麒顿时感觉到了绝望,这就是一张结婚证的好处了,它能藏掉多少肮脏事,她就算把身上的证据露给他们看,也顶多就是家暴罢了。曹亦清背后还有靳韩声,他们关系网那么强大,这种事就算被揭开了,顶多也就是装模作样的调节下罢了。

  商麒垂着头,声音很轻、很轻,“他是我老公。”

  “他有没有动手打你?”

  “警察同志,她是我老婆,我疼她还来不及呢。”曹亦清接了句话道。

  商麒感觉到握住她手臂的手指在收紧,她知道她要是敢说一个字,等回去后肯定没好果子吃。但她心里不甘心啊,她什么人都靠不住,她张张嘴想要开口。

  “你说吧,没事的。”

  站在她跟前的一名警察将视线落在了曹亦清脸上。

  嘴里的话即将脱口而出,但商麒还是忍住了,她轻摇下头。“没有,他没有打我。”

  她实在是被打怕了,所以一句话、一个字都不敢乱说,她知道没人能彻彻底底地救她,她也指望不上任何人。

  “你听,她都说了我没打人。”

  “但是我们接到了举报。”

  “那肯定是误会啊,误会。”

  几人互相看了眼,也知道不对劲,可商麒亲口说了没有遭人殴打,这就算是把她带回去,估计也查不出什么来。

  商麒抵着的那扇门忽然动了下,她趔趄着往后退,靳韩声看到了商陆,商麒转身一看,激动地要去拉她。“姐,你总算肯出来见我了。”

  靳韩声见状,上前一把将她推开,商麒差点摔倒在地,但她嘴里还是在喊着。“姐,姐,你总算肯见我了,以前的事是我不对,对不起,对不起。”

  商陆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她冲着外面的几人说道,“是我报的警,方才也确实是他们在外面打人,我门口有监控,你们需要证据的话,我可以提供。”

  “姐,你别这样,我们就是想来看看你,为了你好。”曹亦清听了商陆所说的话,不由上前步。

  商陆好像压根没将他的话听进去,他跟靳韩声是一丘之貉,又能好到哪里去呢?尽管商麒在他手里是吃尽了苦头,但商陆并不想看到他们。

  “你们看看她脸上的伤,这还叫没动手吗?”

  商麒前额被撞出了淤青,半边脸也是肿的,她听到商陆说了这话,她赶紧上前抱住了商陆的手臂。“姐,你还是关心我的是吗?你不忍心看到我这个样子,是不是?姐,你救救我吧,我不想再过这样的日子了,曹亦清每天都打我,我一只眼睛都看不见了,身上还有数不清的伤,都是他打的!”

  商陆想将她推开,无奈商麒使尽全力,就像是抱住了最后的救命稻草,商陆表情冷漠地看向外面的几人。“你们也都听到了,就算是夫妻也不能这样动手打人。”

  “请你跟我们回去一趟,协助调查。”为首的警察上前,冲着曹亦清说道。

  曹亦清笑了笑,他一点都不觉得这是什么麻烦事情,“好啊,配合警方调查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我一定全力配合。”

  靳韩声盯着商陆的侧脸,商麒不住跟她说话,吵得厉害,扮可怜她向来是有一套的。商陆并没有心软,她想将手臂抽回去,可商麒恨不得整个人挂在她身上,就是不撒手。

  “姐,姐,你总算肯见我了,我好想你……”

  靳韩声见商陆眉宇间有了些许不耐,他伸手扣住商麒的肩膀,将她使劲拉扯开,商麒被他推倒在了地上,一下摔得起不来了。

  商陆眼帘轻抬,朝他看了看,目光很快又落向了走进来的几人身上。

  她抬起手臂,指了指靳韩声,“还有他,他也参与了。”

  男人听到这,眼里的光亮沉了沉,他伸手握住商陆的手腕。“你说什么?”

  “你不是也喜欢动手打人吗?商麒身上的伤,你也有份。”

  “商陆,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商陆将手抽了回去。“我当然知道,靳先生,你也不是什么好人,很有必要让他们连你也一块查查。刚才在门外,我不信你就没有动手,我这边都有监控的。”

  “既然这样,我们需要你提供监控资料。”

  “好啊,”商陆答应着,“我无条件配合。”

  商麒好不容易爬起身,她上前几步,商陆见状,往后退了,“你还是跟他们走吧。”

  “姐!”

  一名警察上前,拉住了商麒,“你要跟我们一起回去。”

  “姐,你原谅我吧,好吗?”

  商陆摇了摇头,“你和靳韩声一样,你们两个,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的。”

  靳韩声站在边上,脸色变得煞白,他垂在身侧的手掌轻握下。

  商陆将视线对上了他,她的表情真冷,脸上结起了厚厚的冰霜,男人嘴唇蠕动下。“商陆……”

  “不要叫我的名字,如果可以,我希望我们只是最陌生的关系,老死不相往来最好。”

  这话究竟有多伤人,恐怕也只有靳韩声知道了。

  商陆的话幻化成了一把把最尖锐的刀,狠狠扎进了靳韩声的心头,痛到令他难以自已。“你就真要这样对我吗?”

  “这远远达不到残忍的程度,只是我不想再把恨用在你身上,浪费时间,靳韩声,从此以后你走你的路,不要再来找我,我们彼此珍重。”

  这话简直是要将靳韩声给逼疯,商麒不敢过去,生怕靳韩声会把全部的气撒在她身上。

  下雨了,雨还越下越大,商陆匆匆忙忙走向不远处,将桌上来不及收拾起来的东西都用雨蓬给遮起来。在她的眼里,他靳韩声还不如那一堆破东西呢。

  男人怔怔地站在原地,商陆做完这一切后,回到众人跟前,她将手遮在头顶上方,“你们都走吧。”

  有人朝靳韩声看了看,他站在原地没动。

  “你们应该认得这位靳先生吧?”商陆冲着一名警察说道,“他在绿城呼风唤雨,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过你们应该不会因此而不追究他方才的责任吧?”

  靳韩声听到这,脸色越发难看了。

  “商陆,我有很多话想跟你说。”

  商陆轻摇下头,“我没话跟你说。”

  靳韩声上前,商陆却是往后退了一大步。“如果你再步步紧逼,我会让自己再消失掉,会让你永远都找不到我。”

  靳韩声怔在了原地,硬生生被她给吓得不敢上前,“我不会让你离开的,永远不会。”

  “我有办法从你眼皮子底下溜掉一次,我就可以再有第二次、第三次。”

  靳韩声目光苦涩地盯着她看,商陆却将视线别开了。“不是要我提供监控资料吗?谁跟我一起进去?”

  一个年轻的警察举了举手。“我。”

  另外一人走到了靳韩声身边,“靳先生,你也跟我们走一趟吧。”

  他站着没动,眼看着商陆进了屋,他万万不敢再逼她,也知道一旦把她逼急了,她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

  对他来说,现在只要她好好地待着,不再从他眼里消失掉,就是最好的事了。

  警察拿了监控资料出来,商陆站在屋内,没有往外面走。

  曹亦清正跟靳韩声说着什么话,不过看他们的表情,完全没有将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放在心上。害怕的反而是商麒,她知道一会警察肯定会重复问她动手的事,今天都闹到警察局去了,她往后的日子肯定就更难受了。

  她忽然推开了身边的人,双膝一软跪了下去,“姐,你救救我,你救救我!”

  商麒说着,弯下腰不住用力地磕着头,脑门撞在地上发出砰砰的声响,她心里比谁都清楚,只要商陆心软一下,替她求个情,靳韩声肯定是什么都会听她的。到时候她的苦日子就能到头了,她不住使劲地撞着脑袋,曹亦清看在眼里,冷笑了声,“警察同志,你们看到了吧?她头上的伤就是被自己这么撞出来的。”

  商陆动了动脚步,往前走。

  商麒余光看见了她的身影,磕得越发起劲了。

  商陆走到门口,却是做了个关门的动作,商麒呆愣了几秒,起身后冲了过去。门砰地被关上,商麒用力撞在了门板上。“姐,姐——”

  她哭出声来,“你不能不救我啊,别这么狠心,姐……”

  靳韩声苦笑着勾起了嘴角,商陆是变了,是不一样了,她对谁都能狠心了。

  曹亦清上前,将商麒拽起身,“走吧。”

  她还不死心,可那扇门都被关上了,商陆连一眼都不想多看她。

  靳韩声转身离开,走出去三两步后,又转过去看了看,她门口既然有监控,那她肯定会看到他总是在那里徘徊着,看到他想要见她的迫切,她的心肠就那么硬吗?就这么不想见到他吗?

  顾津津感觉有些不一样,是姨妈过了一天的时候。

  虽然姨妈期差个一两天是很正常的,但她莫名就是有种感觉,也许这就是女人的第六感吧。

  再加上靳寓廷这个月实在是折腾得厉害,顾津津总觉得要是不中招都不现实了。

  她从床头柜内拿了验孕棒走进洗手间,当两条杠清晰呈现出来时,顾津津心里也被满满的喜悦给塞满了。心情一下就变得激动起来,那种感觉真是太神奇了。要不是靳寓廷粘着缠着非要孩子,她真会再等上好几年再说的。

  顾津津握紧了手里的验孕棒,走出去时,连脚步都不敢迈得太大。

  靳寓廷还没回来,顾津津坐在床沿处,傻笑了半天,过了许久后,才想到给他发个信息。

  手指落在屏幕上,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顾津津先问了他一句。“什么时候回来?”

  那头很快回了信息。“马上到家。”

  顾津津找出个表情包,给靳寓廷发过去。

  男人看了眼,是一个卡通小孩一蹦一跳的,头顶上写着四个字:爸爸,抱抱。

  靳寓廷想也不想地回道。“谁是你爸爸,我是你老公。”

  信息刚一发出去,靳寓廷就将它撤回了,他小心翼翼地换了一句打过去。“有了?”

  顾津津回了他一个嗯字。

  靳寓廷生怕空欢喜一场,所以要问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才行。“怀孕了,是吗?”

  “嗯。”

  靳寓廷一脚踢向副驾驶座。“快,快回家,开快点。”

  司机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将速度提了上去。

  回到西楼后,靳寓廷直接冲上了楼,顾津津正好要下去,两人就在门口碰上了。

  靳寓廷激动地上前问她。“什么时候的事?”

  “刚知道。”

  “有感觉吗?你怎么知道的?”

  顾津津看到男人的手要伸过来,被她拍开了。“怎么可能现在就有感觉了,是我验出来的,不过不知道准不准确。”

  “准,肯定是准的。”

  靳寓廷高兴地将她抱在怀里,“总算啊。”

  怪不得段璟尧跟变了个人似的,原来要当爸爸了是这种感觉,真好,靳寓廷笑得合不拢嘴,如果这会给他一双翅膀的话,他估计能直接飞起来。

  相较靳睿言而言,顾津津要幸福得多。

  靳睿言从一个多月起就开始有了孕吐反应,而且是越来越严重,顾津津到了两个月的时候,都没有丝毫的反应,而且很能吃,什么都想吃,还能正常自如的去上班。

  靳寓廷想让她歇在家里,可顾津津说什么都不肯,她又没什么不舒服,相比之前还吃得好睡得好,她可不想闲在家里面。

  下班的时候,孔诚不住朝窗外张望,总算看到了顾津津的身影。

  “九爷,九太太下来了。”

  靳寓廷抬起视线望出去,孔诚忙推开车门下去,他远远地打过招呼后,替顾津津将后面的车门打开。

  “谢谢。”

  “九太太不用客气,应该的。”

  司机忍不住轻笑,看来孔诚的求生欲很强嘛,改口改的比他还快,而且态度又好,这墙头草啊。

  顾津津刚坐定,靳寓廷便将她搂在怀里。“今天怎么样?”

  “很好啊。”

  “饿不饿?”

  顾津津轻摇下头,“还好,办公室有吃的东西,下午开完会我吃了两包饼干。”

  靳寓廷拿了旁边的小蛋糕递给她。“现做的,我在那边等了好一会才拿到的,赶紧吃吧。”

  顾津津嘴馋的不行,赶紧接了过去。“我中午吃饭的时候就想着吃蛋糕了,只不过外卖太远了,这家店送不了。”

  “以后想吃就告诉我,我直接让它家的店员给你送到公司。”

  顾津津挖了一小匙子蛋糕送到嘴里,入口即化的奶油好吃极了,她恨不得在原地蹦跳几下。“好吃,好吃。”

  “再好吃也不能多吃,一会还要吃晚饭的。”

  “没关系,我晚上还能吃掉一碗白米饭。”

  靳寓廷笑着替她擦了下嘴,想到另一个孕妇,他面上浮现了愁容,“长姐的胃口就差多了,还在吐,我昨天给她送了些吃的去,她什么都吃不下,姐夫都快愁死了。”

  “有些人反应很厉害,这样太受罪了。”

  靳寓廷狠狠地说道,“可不是,都怪段璟尧,让她受这样的罪。”

  “话也不能这样说,那我要是难受了,是不是都怪你啊?”

  靳寓廷找不到话去反驳,“长姐跟我说过,她这辈子都不想要孩子,孩子是羁绊。”

  “可她现在要了,一个女人再强,她也会为了自己心爱的男人要一个孩子。”

  靳寓廷勾了勾唇角,“比如,你。”

  顾津津别开脸不理睬他了,只顾着吃手里的蛋糕。

  回到家,靳寓廷搂着顾津津往里走,进屋后,男人忙蹲下身,将顾津津的拖鞋找出来,给她放到脚边。

  顾津津想说不用这样,她自己来就行,她抬起视线,却看到客厅内坐着一个身影。顾津津有些吃惊,忙打过了招呼,“大哥。”

  靳寓廷转身看了眼,随后站起身。

  靳韩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脸色不是很好看,“老九,我有话要问你。”

  靳寓廷冲顾津津吩咐道,“你先上楼休息会。”

  “好。”

  顾津津面带疑惑地上了楼,靳韩声走近靳寓廷跟前,刚要开口,靳寓廷便转身往外面走。

  两人来到院子里,靳寓廷朝四周看眼,最后看了眼门口,确定顾津津不会跟出来后,这才轻声问道。“你找我有事吗?”

  “你是不是猜到了我为什么而来?”

  靳寓廷轻扯开抹嘴角,“我哪有那样的本事。”

  “当初安排商陆离开的事,是你做的。”

  靳寓廷知道这一天迟早是要来的,从他方才看见靳韩声的脸色起,他心里就已经有了准备。“为什么这样说?”

  “老九,我要没有十足的证据,我不会浪费这个时间来找你。”

  靳寓廷单手插在兜内,目光遥遥望向远方,“你现在追究这个,还有什么意思呢?商陆还在你的眼皮子底下,她不是没有走吗?”

  “要不是我找到了她,你还能说得出这样的话吗?老九,你知道商陆对我来说有多重要,我当初又是多么信任你,让你帮我一起找她,我没想到整件事却只有我一个人被蒙在鼓里,你把她藏得真好啊。”

  靳寓廷也不想再踢皮球,靳韩声既然这样找上门来了,就肯定是找好了证据的。

  “大哥,是商陆一心想从你身边离开,与其让她在你身边装疯卖傻地过日子,还不如给她个安静的地方,让她过她想要的生活。”

  靳韩声听到这,心脏再度抽搐般痛了起来。“那你想过我吗?没有她,我生不如死。”

  “可她在你身边,她就是生不如死。”

  靳韩声仿佛突然被人扼住了呼吸,半晌都说不出话,靳寓廷盯紧了男人的脸,“现在这样不是挺好吗?商陆在做她喜欢做的事,你也知道她在哪里,如果你强行将她绑在身边,你想过她会有多痛苦吗?”

  靳韩声忍无可忍,伸手按住了靳寓廷的肩膀,他另一手握紧后恨不得砸在他脸上。

  靳寓廷睨了眼,神色淡淡地看着他,“你要想打架,那就来吧,我奉陪到底。”

  “我没想到你会在我背后做这样的事。”

  靳寓廷仍旧是面无表情的样子,“我这是在帮商陆。”

  靳韩声咬了咬牙,“是吗?”

  “是。”

  靳韩声忍着冲动,松开了手,他阴恻恻地盯着靳寓廷说道,“我差点忘了,我可以以牙还牙,老九,你以为顾津津现在怀孕了,你就可以高枕无忧了是吗?你骗她的事还少吗?要不要我一五一十地告诉她?”

  靳寓廷眯了眯眼帘,“你敢。”

  “别威胁我,我现在什么都没了,我没什么是不敢做的。”

  靳寓廷冷哼声,“你就算跟她挑明了,又能怎样?我们现在好得很,她不会介意的。”

  “是吗?让她知道了你用那样的事骗她,你觉得她会不介意?”

  靳寓廷有些答不上话,顾津津这会正怀孕,万一知道了以后,情绪不稳,肯定对孩子也不好。

  他嘴唇动了动,“我以后会跟她说的,但她现在的身体要紧……”

  “你也知道怕了?”靳韩声冷冷地睨着他。

  “大哥……”

  “不要喊我大哥,你害怕失去,难道我就不怕吗?你一次次坑我的时候,就没想过我的生活被你搅得一团乱?”

  靳寓廷知道靳韩声的脾气,他是不会肯吃亏的,被他摆了这么一道后,他更加不可能善罢甘休。

  但顾津津心思敏感,她知道了那件事后,就算不跟他闹翻,心里也会时时刻刻想着,他不想让她难受。

  “你说吧,你要怎样才能不找我的麻烦?”

  靳韩声冷哼,“我不需要跟你讲条件,我就想看你跟我一样惨。”

  靳寓廷握起了手掌,眼帘也垂了下去。

  靳韩声的这口气始终出不了,他看了眼靳寓廷身后,恨不得现在就冲进屋去,将顾津津喊到跟前。他这样难受痛苦,他就要让他们都陪着他。

  兄弟两人僵持着,靳韩声看靳寓廷一语不发,他虽然有气,但并没有冲他动手,也没有在这样的情绪之下,将顾津津喊出来。

  “你好自为之吧。”靳韩声轻咬牙关说道。

  靳寓廷抬起眼帘朝他看看。

  靳韩声轻叹口气,“我不想你再去管商陆的事,至于顾津津,一直以来我都有对不住她的地方,这件事就算了,我也不想再追究了。你们之间的事,我也不想插手,你放心,你的事我不会在她面前透露一个字,这就算是我欠了顾津津的现在都还清了。”

  靳韩声丢下这句话后,转身离开了。

  这要放在以前,他绝对会闹得天翻地覆才行,可现在不一样了,拉一个人垫背,又有什么好呢?

  相思的滋味太难熬,他受够了,真的受够了。

  再说他欠着顾津津的,一直没有机会偿还,这次,就当是还债吧。

  靳寓廷盯着男人的背影,他眼里露出些许诧异,他没想到靳韩声就这么走了。

  也许,这就是亲兄弟吧,平日里争得再凶,却总会给对方留有余地,不会赶尽杀绝。

  ------题外话------

  妖妖新文《你那么甜》求支持啦~

  一日,施甜照着别人给的稿子要求纪亦珩快问快答:“脑公脑公,我们永远支持你……”

  纪亦珩靠坐在椅子内,白色的衬衣袖口轻挽,他手里拿着一会要用的稿子,眼神清清冷冷,“谁是她们老公?我不是!”

  施甜抖了抖手里的纸,“好好回答,掉粉跟涨粉就全看你这张嘴了。”

  下一题。

  “大神,大神,我们要给你生猴子!”

  纪亦珩眼角跳动下,俊目微抬,手里的稿子被卷起后轻轻敲打在他的掌心里,他似笑非笑地盯着施甜,“好啊,来啊,看你能生几个。”

  很甜夫妻正式亮相,用最美的声音撩拨你。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