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39爱你就是上了瘾

39爱你就是上了瘾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3854更新时间:2018-12-27 07:06:13

  

  然而这个方法,显然没用,到了下个月,顾津津的大姨妈如约来了。

  靳寓廷在卧室内捶了半天的墙,顾津津从洗手间出来,朝他看眼,“你干嘛呢?”

  “津津,你说我是不是有病?是不是要去看医生?”

  “你是哪里不舒服吗?”

  靳寓廷朝她靠近了几步,“为什么百分之九十的机会都不中?”

  顾津津睨了他眼,“我都跟你说了,怀孩子要看缘分,你这么纠结干嘛?”

  “不,说不定就是我有问题,我要去做个全身检查。”

  顾津津在他肩膀上轻拍了拍,“要去你去,我可不去。”

  “好,我自己去就好了。”

  “靳寓廷,你冷静点好嘛。”

  男人的视线落定到顾津津肚子上。“那这个月继续努力吧。”

  顾津津也算是服他了,随他吧,反正他现在是着魔了。

  曹亦清将商麒带出了曹家,让她坐进了副驾驶座,商麒有些忐忑地朝他看眼,“我们去哪?”

  “带你出去吃饭。”

  商麒系好了安全带,她其实并不想出门,上次吃火锅的事还心有余悸,“在家里也挺好的。”

  “我知道,我最近比较忙,冷落了你,我想好好补偿你。”

  商麒听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但她不敢多言,生怕又要惹得曹亦清不高兴,引来一顿拳打脚踢。

  车子往前开去,商麒专注地盯着外面,车开进了一片住宅区,四周也不像是有吃饭的地方。她依稀看到不远处有辆车,停在一栋楼房跟前,商麒定睛细看,却看到靳韩声站在那辆车的车旁。

  她吓得就要去开车门,曹亦清一脚油门踩下去,车子开到了靳韩声的旁边,他打开车门锁,商麒忙用手拉住了车门。

  “怎么,看到了姐夫,不下去打声招呼?”

  商麒吓得嗓音都变了,“曹亦清,你要干什么?你要干什么!”

  “吃饭啊,我不是说了吗?”曹亦清笑着朝她凑近些。“跟姐夫一起吃个饭,行不行?”

  “不要,我不要!”

  “怎么了?”曹亦清明知故问。

  商麒两手紧紧地拉着车门,“我不要下去,快带我离开这,我要回家。”

  曹亦清解开安全带后,径自下去了,靳韩声目光望向这边,他轻靠在自己的车前,一双眸子像是沉浸在暗夜中,淬满了冷漠和残忍。

  曹亦清绕到了副驾驶座的旁边,他伸手拉向车门,商麒用力地拉着不肯松手,但她的力气抵不过曹亦清,还是被他给一把扯下去了。

  商麒差点跌倒在地,曹亦清伸手抓住她的头发,将她往前提。

  她痛得不断惊呼出口,“放开我,放开我。”

  商麒被曹亦清拉向前,经过靳韩声身边时,男人的目光冷冷地朝她睨了眼。

  曹亦清将商麒拉到了紧闭的大门口,他用力将商麒丢出去,她脑袋撞在了门上,顿时眼冒金星,抱着头就蹲下去了。商麒眼里什么都看不见,一片黑暗后,一只眼睛这才看清了站在旁边的男人。

  她伸手拉了拉曹亦清的裤腿,想要站起身,男人却朝着她腿弯重重踢了脚。

  商麒跪了回去,曹亦清蹲下身,指了指跟前的那扇门。“你知道谁在里面吗?”

  商麒一手捂着额头,轻摇下头。

  “是你姐啊,你亲姐姐,她被你害得无处可躲,就躲到这地方来了。”

  商麒听到这,两眼圆睁,她忙抬起手掌用力地拍打门板,“姐,姐,救我,我是麒麒啊——”

  她知道她今天落在靳韩声手里,不吃点苦头是不可能的,她也知道商陆肯定不会放任她不管的。“姐,我是麒麒啊,你出来见见我。”

  商陆这会就坐在院子里,跟外面仅隔着一扇门,她顿住了手里的动作。

  曹亦清见里面没有动静声传出来,他用力踢了脚商麒,商麒不住哀嚎,“别打,别打我。”

  “磕头,你做了那么多害人的事,你给我磕头。”曹亦清说着,一把按住商麒的脑袋将她压到地上,商麒卑微地贴着地面,曹亦清的手松开后,她也不敢乱动。

  “磕头啊!”男人一声暴怒。

  她赶紧磕起了响头,靳韩声的视线盯紧了那扇紧闭的大门,商陆最宠她这个妹妹了,要不然也不会被她害得这么惨,男人想到这,心里越发愤恨难消,但他并未上前施暴,对待商麒,他已经懒得动手了。

  他只想给商陆出口气,他想不出别的法子,也只能这样。

  商麒但凡有一天好日子过,那就是对商陆最大的不公,不能全部的惩罚都由他一个人来受。

  商麒瑟瑟发抖地靠着那扇门,里面没有丝毫的动静声传来,她战战兢兢地看向曹亦清。“我姐……她,她肯定不在家。”

  “她在家,只是不想见你罢了。你今天就在这好好跪着,跪到她出来为止。”

  商麒可怜兮兮地缩在那里,她知道商陆心软,最看不得的就是她哭。

  商麒伸手不住拍打门板,“姐,你开开门啊,有些事你听我解释好不好?我好想见你,想跟你说对不起,我知道我错了,你原谅我吧……”

  商陆拿起桌上的茶杯,喝了口水。

  她清清楚楚地听到了外面的说话声,还听到了男人的声音,那靳韩声应该也在吧?

  商陆眼帘未动,拿起旁边的雕刻刀,想要继续。

  曹亦清将耳朵贴在门板上,里面就连走路声都听不到,曹亦清扭头朝靳韩声看眼,并冲他摇了摇头。

  靳韩声潭底越发晦暗,以眼神朝他示意了下。

  曹亦清抬起腿狠狠踢中商麒的腰,她痛得差点跳起来,凄厉的惨叫声透过门板传到商陆的耳朵里,她也没有心思再工作了。商麒一手捂着腰际,她躺在地上起不来,曹亦清没有给她喘息的时间,一脚一脚用力地、狠狠地落在她身上。

  “啊——”商麒尖叫连连,嘴里不住喊着商陆。“姐,救我,救我。”

  商陆手掌轻握,有些听不下去,商麒难道一直以来过得就是这样的日子吗?

  她想到了她们以前的事,但也想到了她的孩子,还有她疯疯癫癫的样子。

  那都是商麒活该罢了,如果她连自己最痛的伤疤都给忘了,那她岂不是跟他们一样麻木吗?

  商陆看着放在桌上的设计稿,商麒的喊叫声是一阵比一阵凄厉了,她无法静下心思做事情。

  她拿了杯子站起身,走出去几步后,不由朝那扇门看了看。

  商麒的哭声越来越弱,也被曹亦清给打怕了,她心里有种说不明的感觉,商陆有些茫然,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她虽然恨极了外面的人,但她也不想看到商麒在她面前,被这样地惩罚。

  靳韩声走上前几步,来到门口,商麒忙伸手抱住了他的腿,“姐夫,姐夫你放过我吧好吗?以前的事全是我的错,真的……”

  靳韩声居高临下看了眼她的头顶,他紧闭的唇瓣这才松了松。“只要你姐能原谅你,我就原谅你。”

  “真的吗?真的吗?”商麒哭得脸上的妆都花了,“我姐最疼我了,她肯定会原谅我的。”

  “你还有脸说这样的话?”曹亦清一脚踹在了商麒的肩膀上。“你也不想想,靳太太是被谁害成这样子的。”

  商麒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赶快见到商陆,哪怕让她一直跪在商陆的面前都行,她知道商陆心软,只要商陆肯替她求情,那她就能脱离苦海,彻底摆脱掉曹亦清了。她再也不想跟这个人生活在一起,哪怕是多一分一秒都不行。

  商麒爬了回去,不住敲打着门,“姐,你救救我,我真的想见你啊,姐。”

  商陆站定在门后,商麒的声音就在耳边,只要她一开门,她肯定就会扑进来。

  她握紧手里的杯子,听到靳韩声的声音也在外面响起,“商陆,我把害死我们孩子的人给你带来了,你有什么气有什么怨都可以撒出来,要不是她,我也不会一直不知道你的心意,我们俩也不会变成这样。”

  商陆冷冷地盯着门板,不说话。

  靳韩声一把将商麒拉扯起来。“你告诉我,商陆心里的人究竟是谁?”

  “是你,是你,姐姐爱的一直都是你,我知道九哥喜欢她,我接受不了,所以都是我从中挑拨。”商麒握着靳韩声的手腕。“姐夫,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对不起……”

  靳韩声将她使劲推在门上。“这话,你跟你姐姐说清楚。”

  “姐!”商麒撕裂着嗓音喊她。

  商陆眼圈微红,转身往屋里走去,她一声错了,说得这么简单,她以为别人心口上的伤,就能这么轻松的被抚平吗?

  商陆回到屋内,心里痛到不行,她看了眼不远处的座机,走了过去。

  她手指僵硬地拨出了三个数字键,待那边接通后,她声音平静地说道。“喂,我要报警,这儿有人打人,你们赶紧过来吧,快闹出人命了。”

  说完这话,商陆轻轻将话筒挂上了。

  西楼。

  顾津津出门的时候,看到外面下起了小雨,她收回脚步,准备回屋拿伞。

  靳寓廷走出来,将伞高高地撑在顾津津的头顶上方,她抬头看了眼,“我还是要去拿把伞,一会我没伞。”

  “我送你到公司。”

  “那也要走路啊,中午要去吃饭,万一还在下雨呢?”

  靳寓廷抱着她的肩膀往前走,“中午我找你,我下午正好在你公司附近有事,我请你吃饭。”

  顾津津顺着靳寓廷的脚步往前走,细雨蒙蒙,这会已经将路上沾染了一层湿意,她放慢脚步,垂在身侧的手臂抬起抱住了靳寓廷的腰。

  男人有些吃惊地看着她,虽然他们已经在一起了,但她几乎没做过什么主动的事,他潜意识里还认为顾津津是否有些不情愿。

  靳寓廷站定脚步,顾津津被他拉了回来,她抬头朝他看看。

  “怎么了?”

  “没什么,就想好好看看你,总觉得怎么都看不够。”

  顾津津笑着将颊侧的头发拨向了脑后,“这一套已经不流行了,我也不吃这套。”

  “那你吃什么呢?”

  顾津津歪着头想了想。“我喜欢实际行动。”

  靳寓廷听了,弯腰毫不犹疑地吻住了她,顾津津抡起拳头在他胸口处轻捶,靳寓廷贴着她的唇瓣,又轻啄了好几下。“这样够不够?不够的话,今天不要去公司了,我们回房。”

  顾津津退开身,靳寓廷手里的伞伸过去,她擦了下唇瓣。“不要这么不正经。”

  “我在自己家不正经怎么了?”

  “走了。”

  顾津津刚走出去一步,就又被靳寓廷拉回来了。

  他垂下脑袋亲她,顾津津恼得不行,又要打他,“干嘛呀。”

  这样腻腻歪歪的,真是受不了。

  “我想亲你,跟上了瘾一样。”

  ------题外话------

  妖妖新文《你那么甜》开坑啦,【收藏】+【留言】求支持啦~

  人人都知纪亦珩有一把最好的嗓子,诠释得了少年的净,驾驭得了青年的狂和邪,自然连中年的稳也不在话下。

  他是校园里的朗朗少年,也是未来一战封神的声咖。

  她是他一米六的小学妹,更是他成神路上的绊脚石,只不过这块又笨又硬的石头最后却敲开了他的心门。

  一日,施甜照着稿子要求纪亦珩快问快答别人提出来的问题:“大神,大神,我们要给你生猴子!”

  纪亦珩的视线落到了施甜脸上,目光灼灼,眼里像是有团小火苗在烧起来,他一本正经回答了她,“好啊,来啊,看你能生几个。”

  围观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