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37为爱妥协

37为爱妥协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4035更新时间:2018-12-27 07:06:11

  

  一路上,段璟尧不住催促司机,让他快点再快点。

  他心情久久难以平复,怎么会这样呢?

  他能想到的唯一的可能性,就是靳睿言这会已经把孩子拿掉了。

  这会都九点多了,医院早就上班了,靳睿言肯定是一早就去了,说不定这会她正躺在手术室内。

  她不要这个孩子,是因为孩子是他的吗?

  还是,她怕孩子阻了她的前途,挡了她的光明大道?

  段璟尧胡思乱想的厉害,各种可能性都想到了。

  一路赶到医院,男人下了车,快步朝着门诊大楼内冲,他径自走向了导医台,问了护士女人看病的地方在哪。

  对,他就是这么问的,他已经慌到只会形容了,“就是有人怀孕了,她要去哪个部门查?”

  部门?

  护士也立马明白过来,“产科,妇科和产科都在三楼,您去那里找找吧。”

  段璟尧快步跑到电梯前,只是电梯数字卡在了五楼一直不下,他转身就上了扶手电梯。

  一路跑到三楼,段璟尧冲到产科前,看到不少女人挺着个大肚子坐在大厅内,他一下又懵了。

  靳睿言要看医生,肯定也不会这么明目张胆,再说这是产检的地方,他是不是应该去妇科看看?男人失魂落魄地走向对面,他径自冲到导医台跟前。“你们的主任在哪?”

  护士朝他看看,“主任在看诊,你找她有什么事吗?”

  “我要见他。”

  “不好意思,这里是妇科。”

  “我老婆在里面。”

  “老婆在里面,你也要在外面等。”

  段璟尧没时间跟她解释,他抬起脚步就要往里面冲,吓得护士赶紧出来拦在他身前。“这位先生,男士不能进。”

  段璟尧压低了嗓音告诉她,“我是段璟尧。”

  小护士杏眸圆睁下,仔细盯着他看了两眼,这张脸经常会出现在新闻上,她很快将他认了出来,“原来是段先生,你好。”

  “带我进去。”

  “那你跟我去检查室吧。”

  小护士拿了手机,喊了不远处的同事过来,交代几句后带着段璟尧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段璟尧恨不得走在那名护士的前面,只是他不知道要往哪个方向走,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段璟尧来到了一间检查室的门口,护士轻敲下门,然后小心翼翼推开门后,将脑袋探了进去。看清楚了里面坐着的人之后,她这才回头看向段璟尧。“请进吧。”

  男人迫不及待,一手推开门走了进去。屋内就只剩下靳睿言一人,她坐在一张床上,那张床小小的,旁边桌上摆着一个仪器和一台电脑。

  段璟尧的心都吊了起来,护士将门关上后就离开了。

  男人快步上前,用力地抓住了靳睿言的手臂。“你为什么会到医院来?”

  “这话应该我问你才是。”靳睿言甩开了男人的手,“你怎么在这?”

  段璟尧环顾下四周,脸色越发铁青。“孩子呢?”

  “什么孩子?”

  他果然迟了一步。

  段璟尧悲愤交加,再度钳住了靳睿言的肩膀。“你把他拿掉了是不是?靳睿言,你为什么要这么狠心?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

  靳睿言抬起眼帘盯着他,她脸色苍白,他看得心都碎了,刚流产肯定是虚弱的,段璟尧恨不得将她拽起来,但看到她的脸色后,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也强迫自己松开了手指。“那也是你的孩子,你怎么舍得?”

  “你觉得我们现在这样,适合要孩子吗?”

  “为什么不适合?”

  靳睿言别开了视线,“我必须要在这个位子上坐稳……”

  “孩子不会妨碍你什么。”

  “但他会让我分心,我要是身体有了反应不舒服,我很多工作也不方便去做,我不想被人取而代之,我好不容易坐上这个位子的,我害怕失去,你懂我吗?”

  段璟尧轻摇下头,“我不懂你,我真的不懂你,你要是分心了,你做不了的工作我可以帮你,你想要的我都会给你!”

  靳睿言面无表情地扯动下嘴角。“帮我?段璟尧,我就怕你在我背后算计我,要趁着这个机会将我拉下来。”

  男人失望地盯紧了她,“你就这么想我吗?”

  “这不是你最擅长的吗?”

  “被你拉下马的人不少,我不得不防。”

  段璟尧的视线轻落到靳睿言的腹部处,他眼里布满了伤痛,那种痛和伤很快占满他的心脏。他觉得自己的心都快碎了,碎成一瓣瓣的,“所以,你就把他拿掉了。”

  “段璟尧,我们还年轻。”

  “我不年轻了!”

  靳睿言朝他轻勾下嘴角。“你就这么服老吗?”

  “你还能笑得出来?”她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我想要个孩子,想要一个属于我们的孩子啊。”

  靳睿言没说话,她两手撑在床沿处,男人走到她身边,无神地坐了下来。“我究竟要怎样做,才能让你相信我?让你明白我不会再跟你争?相信我只是想要你的人,而不是你身后的权利?”

  这两人,长期斡旋于争斗之中,尔虞我诈都成了家常便饭,靳睿言乍一听到他这样说,她有些难以置信。

  “因为我被你算计的太多了。”

  “到底是你算计的我多,还是我算计的你多?”

  靳睿言抿紧了唇瓣不说话,段璟尧还是觉得不甘心,可又能怎样呢?他所有的狠辣在靳睿言面前都使不出来。

  他颓然坐在那里,门口传来阵动静,主任走了进来,看到段璟尧还打了声招呼。“段先生过来了。”

  段璟尧怔怔地坐着,丢了魂似的,没有丝毫反应。

  靳睿言起身走向主任,主任将一个文件袋交给她,靳睿言打开包,将东西塞了进去。

  她走到门口,见段璟尧还呆呆地坐在那里,靳睿言伸手打开门,回头盯着他的背影,“你还不走吗?”

  男人起身,两人一前一后走了出去。

  来到地下车库,靳睿言走到自己的车前,司机替她将车门打开,她看了眼身后的段璟尧,“你跟我去趟办公室,我有话跟你说。”

  “你还有什么话要跟我说的?”

  “很重要的事。”靳睿言说完,弯腰坐进了后车座内。

  两人来到靳睿言的办公室,她率先走了进去,到了办公桌前,她坐定下来。段璟尧隔着一张桌子看她,目光阴冷无比,恨不得把她当场吃掉。

  靳睿言两手交握看着他,“心里是不是很恨我?”

  “你把你手里的权利看得太重要了。”

  靳睿言并不否认这一点,“我要是失去了,我就什么都没了。”

  “你不是还有我,还有我们的孩子吗?”

  靳睿言轻轻地笑出声,“段璟尧,我想跟你谈个条件。”

  “事到如今,你还用什么筹码来跟我谈?靳睿言,你为了一个市长的位子,把我的孩子拿掉了,从此以后,我一定不会让你好好地、安稳地坐在上面,也许只有你什么都没了,你才肯过回正常人的生活,是不是?”

  靳睿言收敛起嘴角边的笑,“你要对付我?”

  “我会让你从最高处跌落下来。”

  靳睿言气得脸色铁青,“枉我还念着对你的一点情分,手下留情,现在看来是我傻,跟你这样的人确实该绝情到底。”

  “手下留情,你留情在哪里?”

  “你把我送回医院吧,或者,由你亲自在手术单上签字,你把他送走好不好?”

  段璟尧目光定了下来,落在靳睿言脸上。“你什么意思?”

  “你真的听不懂我话里的意思?”

  “孩子还在吗?”段璟尧一下又激动的不行,绕过桌子就要来到靳睿言的身边,她面色严肃地冲他说道,“别过来。”

  男人硬生生顿住脚步。“孩子还在是不是?”

  靳睿言朝着办公桌对面指了指。“你站回那里去。”

  段璟尧闻言,虽有不甘,但还是站了回去,脸上写满了迫切。“孩子呢?”

  “当然在,不过我确实在考虑……”

  “你敢!”

  “段璟尧,就冲着你这句话,你看我敢不敢?我最恨别人威胁我,你不知道吗?”

  段璟尧的脸色变了又变,靳睿言头一次见男人有这样的隐忍,她顿时觉得好笑,段璟尧一语不发,但脸色缓和了不少,一双眼睛直勾勾盯着她的肚子。

  “我要你给我签一份保证书。”

  “什么保证书?”

  靳睿言从抽屉内拿出两张纸,以及一盒印泥,“保证永远不会觊觎我的东西,而且必须答应我,无条件支持我、帮我,特别是我怀孕期间,我力不从心之时,你要全权听我的安排做事。说的明白一些,你要做我的另一只手,以我为中心,且不得背叛我。”

  段璟尧盯紧了那张白纸,“你用孩子要挟我?”

  “这怎么能叫要挟呢?这叫请你帮忙。”

  男人拉开椅子,站定了几秒后,坐了下去。

  靳睿言将手里的纸推向他,又拿了支笔给他,“我说什么,你就写什么。”

  段璟尧没有伸手接,他心里觉得很不是滋味,靳睿言比他会算计多了,她一步一步总是掐得恰到好处,就连最重要的事,都能成为她手里最好的利用之物。

  他实在讨厌她这个样子,可偏偏他的心里居然没有半分的不高兴,他这会一心一意想着那个被保全下来的孩子。孩子还在,就足够了,他别的可以什么都不要。

  段璟尧抬起眼帘盯着靳睿言看。“你今天去医院做什么?”

  “我测出来怀孕了,到医院确定下而已。”

  “检查单子呢?”

  靳睿言挑了挑眉头看他,“你怕我骗你?”

  “说不定,”段璟尧颇有些咬牙切齿地道,“你不是一直都在骗我吗?”

  靳睿言将包拿过来,从里面拿出个文件夹,然后将几张检查单取出后递给了男人。

  段璟尧迫不及待地接过手,一张张翻看,眼里的光越来越亮,他手指在B超单子上轻抚,嘴角勾扯起来,眼角挂满了笑意。

  “快写吧。”

  “好。”男人将单子放到手边,拿起了笔。

  要写的内容,靳睿言一早就想好了,说她会算计也好,心机深沉也罢,反正她向来就是这样的人。再说了,要生下这个孩子,她确实要放弃很多,她跟段璟尧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她有所退让之后,他也要做出相应的牺牲。

  不过对段璟尧而已,这样的牺牲是他完完全全可以接受的,靳睿言就是有这本事,一边在打他的脸,一边还要让他笑。

  西楼。

  顾津津抱着电脑坐在主卧的飘窗上,靳寓廷推门进去,看到她的身影时,有些吃惊。

  这样子,就跟她初来西楼时一模一样,他上前几步。“不是给你准备好了书房吗?”

  “这儿方便啊,一会再去书房。”

  靳寓廷在飘窗上坐了下来,“长姐和姐夫过来了,对了,长姐怀孕了。”

  “是吗?”顾津津的眼帘轻抬起来,“太好了,大好事啊。”

  “对啊,我看姓段的走路都飘了。”

  “……”顾津津不由轻笑出声,“他好歹是你姐夫。”

  “我好羡慕他们啊。”靳寓廷真是羡慕的不行了,他拉了拉顾津津的手臂,“羡慕死了,还嫉妒。”

  ------题外话------

  妖妖新文《你那么甜》求收藏,求留言,开坑啦~

  施甜推门走进去,有明显的水声传到耳朵里,真好,看来还有人跟她一样,踩着最后的时间过来洗澡。

  她将脸盆放在地上,急急忙忙撕扯着身上快要馊掉的迷彩服,“同学,朋友,你洗慢点啊,等等我。”

  水声骤然停了,施甜将外套丢到盆里,她的军训服不合身,腰围大出了不少,所以只能用皮带拴着。她这会一边解着皮带,一边冲里头喊道:“同学,你倒是再洗洗啊,或者,再洗个头?”

  能拉着一个人作陪总是好的,这破皮带今天是成心要跟她作对,施甜怎么解都解不开,她也不管了,先进去再说吧。

  她的腿刚迈进去一步,就听到一阵声音,像是夹了冷冽的风和潮湿的雨向她扑面而来。

  可这阵声音,却分明是个男音。

  “出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