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29什么时候去领证?

29什么时候去领证?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4647更新时间:2018-12-27 07:06:01

  

  浓重的喘息声和身体的碰撞,成了刺激人神经最好的东西,顾津津额头渗出汗来,身上沉得厉害,她使劲将靳寓廷推开。

  男人翻身躺到她身边,一条手臂抱住顾津津,顾津津推开他的手,转身将背丢给了他。

  靳寓廷笑了笑,身体朝顾津津贴近,紧紧地靠着她的后背之后,他用力抱住了她。

  顾津津一语不发,靳寓廷这个时候也没有再乱动,只是用力地抱着。

  半晌后,她拉扯他的手臂想要起身,靳寓廷忙收紧力道,语气慵懒地问道:“干什么啊?刚要睡着。”

  “我起来洗澡。”

  “今天不洗了,就这么睡吧。”

  顾津津脚又踢了几下,靳寓廷松开手,她坐起身,上半身还穿着睡衣,只不过里面的内衣被解开了,她将被子拉到腰际,目光睇落在靳寓廷脸上。

  男人侧脸贴着枕头,朝她眨了眨眼睛,伸手想要摸摸她的小手,顾津津却将手拿开了。

  靳寓廷见状,坐了起来,“怎么了?”

  他还好意思问怎么了?顾津津气得用力捶了下被子。“我说了不同意不同意!你是听不进去吗?”

  “我……我没听见。”

  顾津津眼圈都要红了,“我说了不行!”

  “我真没听见,当时冲动得很,我耳朵里钻不进别的话。”

  “靳寓廷,你说我们这样算什么?”

  “我会对你负责的。”

  顾津津见他靠近过来,她两手用力冲着他胸口推了把。“谁稀罕你的负责。”

  “津津,我这会清清楚楚知道了你还是爱我的,所以你不计较之前的事,你能跟我一起把它们全部忘掉,是不是?”

  一遇到这个话题,顾津津总是哑口无言的,因为她没法辩驳,她拿了旁边的睡裤塞到被子里面,胡乱往腿上套。

  “津津,我们结婚吧。”

  “你疯了吧!”顾津津掀开被子起身,穿上了拖鞋急匆匆走出去,她头发凌乱,领口歪歪斜斜的,内衣带都跑出来了,她赶紧跑到门口,一把拉开房门就要出去。

  屋外,刚站定准备敲门的秦芝双右手还高高举着,这会看到顾津津要出来,她忙将手收了回去。

  顾津津第一个动作,就是一把抓紧了领口,“伯……伯母。”

  “啊?津津在啊。”秦芝双觉得这话又好像有哪里不对劲,“那个,我原本找老九有点事。”

  “妈,您别进来!”靳寓廷在里头喊了声。

  秦芝双看到顾津津这样子,自然也明白里面是怎样一副场景了,她往后退了步,朝门旁边站了站。顾津津留也不是,走也不是,但想了想之后,她还是走了出去。

  她总不好当着秦芝双的面关上门,再回到屋子里去吧。

  顾津津想到靳寓廷这会的样子,她将门轻带上,秦芝双盯着她在笑,顾津津脸瞬间就红透了,她要不要解释一句呢?就说不是她想得那样的?可事实就在眼前,她就算长十张嘴都说不清。

  “津津。”

  顾津津站到秦芝双的面前,秦芝双朝她看了眼,“穿这么点,也不怕冻着,晚上凉,要披件外套才是。”

  “对,对。”顾津津说着,转身要回客卧。

  秦芝双忙喊住了她,“你去哪里拿呢?”

  这是个绝好的机会,顾津津正好可以跟她解释,“我住在客卧,我的东西都在里面呢。”

  秦芝双耳朵里是听进去了,但这话显然没有到她心里去,她上前步,将顾津津的领口弄弄好,“津津啊,你不要有太大的心思,你回来了也挺好的,我从来没有说不让你和老九在一起,所以你不必这样小心翼翼的。”

  在秦芝双看来,顾津津故意说她住在客卧,应该是怕她怪她吧?

  “伯母……”

  秦芝双轻叹口气,伸手拍了拍顾津津的肩膀。“津津,我以前怎么对你,你也是知道的,听你这一声称呼,我真是觉得唏嘘。”

  “伯母,您别这样说,您一直都待我很好,把我当亲生女儿一样,从来没有让我受过丁点的委屈,这些我都不会忘记的。”

  秦芝双欣慰地点了点头。“既然这样,你还是喊我妈吧。”

  “……”顾津津杏眸圆睁了下。

  秦芝双见她没有张嘴,紧接着又说道。“你是不是怪我,怪我当时没有帮帮你们?津津,对不起啊……”

  “不是的,我没有这么想。”顾津津就算想怪所有人,也怪不到秦芝双身上去,“那件事跟您没关系。”

  “那你还有什么顾虑吗?实话跟你说,我现在一听到这声伯母,我心里就难受,就会想到商陆摔下楼的事,还有你当时离开西楼时候的样子,我……”秦芝双说到这,眼眶都红了,“津津,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顾津津嘴里的伯母二字刚要唤出口,但看到秦芝双这副模样,她还是心软了。

  “妈,您别这样说。”

  身后的房门被拉开了,靳寓廷穿了睡衣走出来,自然也听到了这声妈字。

  秦芝双高兴地拉过顾津津的手,轻拍了拍。“这就对了,都是一家人,以后我一定让老九好好对你。”

  靳寓廷忙上前,手臂顺势搂住顾津津的肩膀,“妈,您放心,我下半辈子一定对津津好。”

  “对了,什么时候去领证啊?”秦芝双比谁都着急。

  顾津津忙摆了摆手,“那个……不,不急。”

  “这次可不能像之前那样了,我得挑个好日子,我带上睿言跟我一起去你家里,去提亲,把之前所有不足的礼数都给补上。”

  “别别别……”顾津津吓得都快结巴了。“千万别,姐那么忙……”

  “再忙也要抽时间出来,谁让她是长姐呢,弟弟的事她可不能不管,就这么说定了。”秦芝双似乎忘了她来找靳寓廷究竟是为了什么事,她这会的注意力完全被转移了,“你们早点休息吧,我先回去了。”

  顾津津想要追上前步,靳寓廷一把将她拉了回来。“妈,您慢走。”

  秦芝双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顾津津从靳寓廷的怀里挣开,“你故意的吧?”

  男人一脸无辜,“我做什么了?”

  顾津津朝他指了指,靳寓廷一把将她的手指握在掌心内,“我听到你喊了一声妈,我很高兴。”

  这声称呼,好像也没人逼她喊,顾津津将手抽了回去,“又不是喊你。”

  “你喊我妈叫妈,那你应该喊我什么?”

  顾津津完全被绕了进去,她不想再跟靳寓廷争辩什么,她回到客房跟前,准备开了门进去。男人大步上前,从身后将她抱住。

  顾津津挣又挣不开,有些不悦地出了声,“你还想干嘛?”

  “你让我吃药,我也乖乖地吃了,你让我做什么,我不都听你的了吗?津津,你还有什么是不能原谅我的?”

  顾津津手落在门把上,靳寓廷见状,将她的手握在他的掌心内。

  “不要再跟我生气,也不要再恨我了,我们能在一起的时间也就只有几十年。”靳寓廷让她转身面对着自己,“对我来说,跟你在一起的时间,总是一眨眼就过去了,我不想再有任何的浪费。”

  他说完,轻轻将她拥在怀里,顾津津本想将他推开,但是手碰触到他后,便没有再继续用力。

  商家。

  靳韩声走进去时,商余庆正在一个人喝闷酒,商太太坐在沙发上,情绪也不高。

  见他进来,商太太率先站起身,“韩声,你来了。”

  靳韩声进了客厅,也没有要坐下的意思。“商陆应该还有不少东西在家吧?”

  “什么东西?”

  “所有的东西。”

  商太太面露疑惑,“她很多东西都带到靳家去了。”

  “我已经找到商陆了。”

  商太太眼里一亮,激动地上前几步。“是吗?她在哪?她过得还好吗?她为什么不回来看看我们?”

  “我希望可以去她房间看看。”

  “好,好。”

  商余庆放下酒杯走了过来,“商陆在哪?”

  “她现在不想见任何人,你们也别问了。”靳韩声丢下这话,径自走向楼梯口,商太太赶紧跟上。

  到了楼上,商太太带着靳韩声来到商陆的房间,“她疯了之后,我们也将她的屋子收拾了一遍,里面也没多少东西了。”

  “你们?还有谁?”

  “我跟麒麒。”

  靳韩声走了进去,他来到商陆的书桌跟前,将抽屉拉开,除了一些小首饰之外,就只有几个本子。

  靳韩声随手拿起来翻了翻,那是商陆用来练字的,偶尔也会在上面画画。

  他将几本本子翻开来,并没有什么大的发现。

  靳韩声将它们放在桌上,“我想去商麒的房间看看。”

  “这……这不行。”商太太出声制止,“麒麒不让别人乱进她的房间,再说门都是锁上的,你不经过她的同意进去……”

  “商陆疯癫的时候,难道商麒就没动过她的东西,你们不也没有问过她的意见吗?”

  “这不一样。”

  靳韩声径自走向商麒的房间,到了房门跟前,他想要开门,但门是锁上的。

  “我没多少时间耗在这,您是要我将门踢开呢,还是您帮我打开?”

  商太太知道靳韩声的脾气,这大晚上的踢门算怎么回事?想想也就算了,他无非就是要拿回商陆的一些东西罢了。

  “那好,我去拿钥匙。”

  靳韩声等在门口,商太太拿了钥匙后将门打开,“麒麒也没拿什么,就是看中了几个小玩意,说是喜欢,也问过我的意见,我想着商陆反正用不着了……”

  靳韩声可听不进去这些话,他走到床头柜跟前,将抽屉全部拉开。里面都是商麒的东西,也没什么特殊的,靳韩声的视线在房间内扫了圈,最终落定在梳妆台上。

  他走了过去,梳妆台最大的那个抽屉被锁了,他拉了两下没有拉开。“钥匙呢?”

  “这我不知道啊,都是麒麒自己的东西。”

  这种锁也就是摆设罢了,靳韩声用力地拉扯几下,商太太在旁边急得恨不得拉住他的手。“韩声,你别这样。”

  哐当!

  因为用力过猛,整个抽屉都被拉了出来掉在地上,里头的东西凌乱地撒了一地。

  靳韩声看到几本红色的本子,他弯腰捡起来,打开一看,是商陆上学时期得奖的奖状,只是名字被涂鸦掉了,改成了商麒。

  靳韩声指尖紧握,商太太也是第一次看到,“这……”

  “您先出去吧。”

  “韩声,这毕竟是麒麒的房间。”

  靳韩声抬起眼帘睇了她一眼,“那你要不要喊她过来?”

  “这总归不好。”

  “您先出去!”

  商太太听他口气不好,便往后退了两步,靳韩声蹲在地上,视线落在了一张小卡片上。

  他拿起来一看,看到上面写着的那句话: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靳韩声的视线一下就定格住了,这不是靳寓廷送给商陆的东西吗?为什么会在她这儿?

  他看到掉落在梳妆台边上的,还有一个小本子,有些眼熟,应该是商陆的笔记本。

  靳韩声拿起来看了眼,他随手翻开一页,里面是空的。

  他又翻了几页,视线落定在中间的一页上,他看到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韩声两字。

  这是商陆的笔迹,他不会认错,靳韩声感觉他全身的血液都在倒流,他修长的手指拂过上面的字迹,这本日记上除了这页以外,都是空白的。

  他疯了似的在地上找着东西,可找到的另外一个笔记本,也是没有写过的。

  商陆出事之后,商麒为以防万一,早就将另外几本都烧掉了。

  唯独留了这一页韩声,那也是因为她以为这是一个空白的本子而已。

  靳韩声拿了那张卡片,将它夹在了笔记本内。

  商麒将能毁的东西全毁了,毁的干干净净,一点确凿的证据都没有给靳韩声留下。

  可他却隐约觉察出了不对劲,光凭这写满的韩声两字,他就觉得有些事好像并不是他想的那样。

  靳韩声将属于商陆的几样东西都拿走了,他没有回东楼,而是直接去了商陆的住处。

  可是她不肯见他,任凭他怎么敲门,里面的人就是不给他开门。

  靳韩声今天又非见到她不可,他在门口守了会,没办法,便让助理去准备梯子。

  西楼。

  顾津津回了自己的卧室,她拿了睡衣去浴室洗澡,出来的时候,看到靳寓廷坐在她的床上。

  顾津津已经将头发吹干了,她拿着毛巾走到床边,“你为什么在这?”

  “睡不着,想找你说说话。”

  顾津津抓了下松软的发丝,“大晚上的,有什么好说的。”

  靳寓廷躺下去,抓着顾津津的被子盖到身上,“你的被子好香,床也好软,好舒服。”

  “你这话也太好笑了,你准备的东西,哪有不好的?你主卧的床难道不舒服吗?”

  靳寓廷将手从被子里伸出去,“外面冷,快上来。”

  “你出去啊。”

  “就躺一会,我还有话要跟你说呢。”

  顾津津在床边坐下来,靳寓廷一把拽住顾津津的手臂,她还未坐定,身子往后倒去,靳寓廷已经将被子掀开了。顾津津摔下去后,男人正好将被子盖到她身上,“舒服吧?”

  顾津津转身将背丢给他,“你别太过分。”

  “我好困。”

  “困就回去睡觉。”

  “我保证,只是抱着你,我肯定安安分分睡觉,不会做别的事情。”

  顾津津完全不相信这鬼话,“你的话还有可信度吗?”

  “津津,我好久没有这种很困的感觉了,能舒舒服服地睡觉,真好。”

  顾津津僵硬着全身没动,靳寓廷闭紧眼帘,她嘴唇蠕动下,“你回你房间睡啊。”

  男人没有答话,呼吸声越来越重,好像真是困得不行了。

  顾津津想将他推醒,但是听着耳侧传来的声音,她又实在不忍心,孔诚说他之前还要吃安眠药,这会好不容易能睡下了,她要是就这样将他赶回去,是不是就连他这唯一的好睡眠都要被她剥夺了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