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28把她吃得死死的

28把她吃得死死的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4671更新时间:2018-12-27 07:06:00

  

  顾津津两手轻落在靳寓廷的腰际,电梯口来来往往都是人,见他们抱着不动,后面的人催促着。“请让一让好吗?”

  顾津津忙退开身,拉着靳寓廷站到旁边去。

  她看他情绪不高,便抬起双手轻拍了拍靳寓廷的肩膀,“走,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还吃?”

  “方才太扫兴了,还没吃上两口呢。”

  靳寓廷拉住了她的手,“这边都没空位,你想吃什么?”

  “那就出去吃吧。”

  靳寓廷有些不敢相信,“文文一个人在这,你放心?”

  “她也不是小孩子了,我迟早都要放下的。”

  顾津津拉着靳寓廷快步离开,她一刻都不想留在这,只觉得这儿的空气都是窒闷的,她心里排斥这个地方,多留一秒钟都让她浑身不自在。

  离玖光商场不远的地方,还有个小型商圈,只不过玖光开业之后,那边的人流量明显就少了。

  顾津津倒是觉得这个地方不错,吃饭还不用排队,上菜也快。

  吃过中饭,顾津津原本想回去接修善文,但想想还是算了,她好不容易出门放松一趟,说不定还不想这么早回去。

  路过二楼的女装区,靳寓廷停下来看了眼。“给你买几件衣服吧?”

  “不用,我衣服多得是,穿不完。”

  “那我想买件衬衫。”

  顾津津走到靳寓廷跟前,这男人就是讲究,不过这会能有件事分散他的注意力也不错。“好啊,我们去楼上挑一件。”

  “你送我。”

  “行行行。”顾津津答应着,瞧瞧,难得出来这么一次她还得照顾着他的情绪,还得捧着哄着,生怕他一个想不开就要抑郁了。

  来到男装区,两人进了一家店,导购员一看靳寓廷的穿衣打扮就知道是个大客户,她热情地走上前,“您好,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不用了,”靳寓廷直接说道,“我们自己挑选就行了。”

  “好的。”

  靳寓廷将顾津津拉到跟前,“你给我挑。”

  “我又不懂,有专业的人你不用。”

  “每个人的眼光不一样,我想看看在你眼里,我穿什么样的衣服是最好看的。”

  顾津津脸颊绯红,就不能好好说话吗?非要暧昧不清,让人胡思乱想,她挑了件纯白色的衬衫,放到靳寓廷身前比了比。“这件好看。”

  他衣橱里挂满了衬衣,就属白色最多,其实这一件也没什么特色,但顾津津想着白色总是最好搭配的。“你试试吧。”

  “行。”靳寓廷答应着,“那你说,我穿多大?”

  “你不知道你穿多大吗?”顾津津看了眼手里的尺寸,“衬衣领标上应该有吧。”

  “看看你,一点不关心我。”

  “那你知道我的尺码?”顾津津反问一句。

  “当然知道,孔诚有时候给你准备的衣服,不都是按着我的要求买的?”

  顾津津生怕再说下去,就会有什么少儿不宜的内容出来,她将衬衣朝着靳寓廷怀里一塞。“去试吧。”

  靳寓廷喊过服务员,让她按着他平时穿的尺码去拿了一件出来。

  顾津津在更衣室外面等着,手里还挂着靳寓廷的外套,手臂上尚有他的余温,男人换好后从里面走出来,衬衣下摆被塞进了黑色的西装裤内,他往镜子跟前一站,仿佛大半个店都被照得亮堂无比。

  “好看吗?”

  顾津津瞅了眼,他自然是穿什么都好看的。

  她走到靳寓廷跟前,看到他扣子敞开了两颗,顾津津抬手给他系上了一颗。

  她神情专注,小脸被衬衣上的灯光照得格外白皙,顾津津看了眼,指了指不远处的衣架。“要不再换一件试试?那件深蓝的也不错。”

  靳寓廷看她一脸认真,就想逗逗她,他摆明了醉翁之意不在酒。

  顾津津伸手在他肩膀上轻抚下,“这个面料会不会起皱啊?”

  男人忽然抬起手,手臂绕至她颈后,他手掌贴着顾津津的后脑将她压向自己。顾津津一点防备都没有,鼻子和嘴巴都撞在了靳寓廷肩膀上,她唔了声,忙捂住鼻子退开,却看到了男人身上的口红印。

  顾津津哎呀一声,伸手擦了擦,但已经没用了,

  她尴尬地朝靳寓廷看了眼,男人眉眼轻笑开。“紧张做什么,又没多大的事。”

  “我原本还想让你换另一件试试的。”

  “那就换啊,无妨,你想看我穿哪件?”

  顾津津视线盯着那个口红印,“算了,就这件吧。”

  男人朝着肩膀处掸了掸,他右侧眉角轻扬高,眼底弥漫了笑意,“不过就是件衣服罢了……”他抬起手,将她嘴角处花掉的口红擦去,“别紧张,就算你把这儿所有的衣服都弄脏了,那也没事,买下来就是。”

  “但还挺贵的呢。”

  “津津,我能允许你这样拼命地做自己的事,就是想让你有朝一日再也不会心疼花钱。”

  顾津津定定地看着跟前的男人,站在旁边的导购员也不由朝靳寓廷多看了两眼,她每天都会接待不同的客人,形形色色的人她自然也是不少见的。但是能将情话说得这样动人的,恐怕除了靳寓廷之外,找不出第二个了。

  顾津津不自然地别开视线,一到这种场面上她就要败下阵来了。

  靳寓廷一边解着扣子一边往更衣室内走。“就这件吧。”

  他也没再试别的,结账的时候更没让顾津津花钱,两人买完东西出去,男人自然地伸手搂住她。

  顾津津忙将他的手臂推开,靳寓廷看她一眼,“怎么了?”

  “现在去哪?回去吗?”

  “你想去哪?”

  顾津津觉得热,伸手轻扇了几下,“也没什么好逛的,回家吧。”

  “好。”

  顾津津走得时候给修善文打了个电话,修善文说下午还要看场电影,到时候会打车回去。

  快到傍晚时分,修善文才回来,她急急忙忙回房间去复习功课了。

  这要是放在以前,顾津津是绝对不会允许修善文一个人在外的,现在看来,以前那样的生活已经离她越来越远了。

  但她今天和靳寓廷那样张扬地出去了半天,消息立马也传开了。

  有关他们已经复合的消息,更是被编成了各种段子,顾津津随意扫了眼,就看见什么她怀孕了,靳寓廷千里追妻将她绑回西楼了,她抵死不从,最后抵不住温柔攻陷……

  真是比她还会编,所幸顾家那边有了心理准备,所以即便看到这种新闻,也不会觉得有什么。

  吃过晚饭,修善文是第一个上楼的,佣人将桌上收拾好,顾津津抽出纸巾,在桌沿处轻擦拭下。

  孔诚进来时,带了那个心理医生,顾津津手里动作顿住,看到靳寓廷一声不吭地上了楼。

  女人冲着顾津津轻点下头,然后跟了上去。

  顾津津心情沉重起来,她走到孔诚身边轻问道:“难道还不见好转吗?”

  孔诚轻摇下头,“这种事我不懂,还是等她下来再说吧。”

  顾津津上了楼,在主卧门口等了许久,她心里慌得要死,可又不好进去,她在走廊上徘徊,直到主卧的门被打开。

  顾津津没有开口,等到女人出来,并将门关上后,她这才压低了嗓音。“怎么样?”

  女人走到楼梯口的地方,她从包里掏出了一小瓶药放到顾津津手里。“他不肯配合药物治疗,之前我也说开药,可他又不肯好好吃。”

  “这么严重,还要吃药吗?”

  “效果肯定会更好,你想办法让他吃吧。”她说完,就将药瓶放到了顾津津手里。

  顾津津手掌紧攥下,靳寓廷脾气倔得很,跟他老老实实说恐怕是没用的。

  送走了心理医生,顾津津从楼下倒了杯水上楼,她走进主卧,看到靳寓廷站在外面的阳台上,上半身探了出去,一动不动。

  她手里面攥着一颗药丸,顾津津走到靳寓廷身边,用手肘碰了碰他,“看什么呢?”

  男人一语不发,眼睛出神地盯着远处,顾津津将水杯递给他。“喝点水吧。”

  “我不渴。”

  “不渴也要多喝水。”

  靳寓廷还是没有伸手接,顾津津紧挨着他,“你有在吃营养片吗?”

  “什么东西?”靳寓廷嗓音懒懒的,顾津津听得出来,他这时候其实并不想跟人搭话,顾津津将手掌伸出去。“我买的营养片,以后你也要吃。”

  靳寓廷将信将疑地盯着她,“为什么?”

  “对身体好,你也不年轻了,要趁着现在开始保养。”

  “这药是谁给你的?”

  顾津津手指动了动,“还能有谁给我啊,药店买的,这又不是药。”

  “你别骗我了,这个理由很蹩脚。”

  “靳寓廷,你不相信我说的话吗?”

  靳寓廷目光定在那颗白色的药丸上,“那好,你吃啊。”

  顾津津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是给你的。”

  “这就是药,别人让你来给我吃的吧?我就不吃。”

  “靳寓廷,你又不是三岁孩子了,怎么,吃个药还要别人哄着你吗?”

  男人两道好看的眉毛眼见就打起了结,“我又没病,为什么要吃药?”

  “我也说了啊,这不是药。”

  “我不需要营养片,我什么都不缺,身体好得很。”靳寓廷说完这话,转身回了卧室,顾津津赶紧跟了上去,他到了大床前,坐定下来,眼看着靳寓廷将她伸过去的手推开。

  顾津津攥紧了手掌看他,“你真不吃?”

  “我为什么要吃?”靳寓廷脸色严肃地盯着她。

  顾津津知道硬碰硬是不行的,她小心地坐到男人身边,“你也不想自己一直都这样吧?我也想看到你好好的,你不能拒绝治疗,更加不能浪费了别人的苦心。”

  靳寓廷握住了顾津津的粉拳,他凑近上前问道:“你还是觉得我病了,是吗?”

  “没有。”

  “分明就有。”

  顾津津将手伸到靳寓廷面前,“乖乖把药吃了行不行?”

  “你喂我。”

  顾津津点点头,将药丸送到靳寓廷嘴边,又将水杯递了过去。

  “你就这样喂我吗?”

  “你别过分啊。”

  靳寓廷低下头,薄唇抿住了那颗药丸,就是不将它往里吞,顾津津伸手要将药丸往他嘴里塞,男人干脆轻咬住了她的手指。顾津津小脸红透,靳寓廷一把握住她的手腕,他喉间轻滚下,将药丸吃了下去。

  “苦。”

  听他的口气,那简直是苦不堪言。

  顾津津忙将水杯送到他嘴边,“喝水。”

  他俊脸陡然朝着顾津津凑近,吻到她时,顾津津并未觉得苦,靳寓廷搂住她的腰将她压倒在大床上,顾津津手里的一杯水全部泼在了被面上。

  男人翻身压在她身上,顾津津松开手里的杯子,“你干嘛?”

  靳寓廷抵在顾津津的唇边轻问道,“我不肯吃药,不是因为别的原因,是因为我真的没病,你知道吗?”

  “我……我知道。”

  “你不知道,在你看来,我就是有病!”

  顾津津别开脸,想要起身是不可能了,“靳寓廷,你下来。”

  “我不想看到你的同情,你跟我在一起,是因为你对我还有感情,是吗?”

  顾津津胸口微微起伏,她并未答应靳寓廷再跟她在一起,她搬回来也确实是因为愧疚,只不过越到后面,有些事就越是不受控制罢了。

  “你先起来再说。”

  顾津津还想开口,话还未说出去便被靳寓廷给堵住了,他两手轻掐着顾津津的腰,危险的气息弥漫在四周,顾津津陷在床中央也没办法挣扎。

  他用手拉扯她的衣服,顾津津自然不许他这样做,男人顿了顿,一双眼睛盯着她不放。“为什么不让我碰?”

  “靳寓廷,你今天又没喝酒,我看你怎么就醉了呢?”

  “你嘴里说着不在乎,其实,你比谁都在乎,你看我的眼神都不对了,你现在是看不上我了,是吗?”

  顾津津双手推着靳寓廷的肩膀,“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那天你去宾馆,是不是看见了什么?”

  顾津津怔住了,定定地看着靳寓廷,他手掌挪到她腹部下方,轻轻松松就将她的裙子褪了下去。顾津津忙要伸手去拉,靳寓廷将她的双手扣在了头顶上方。“你告诉我,你究竟看见了什么?”

  她脑子里再度想起了那个画面,有凌乱的床单和丢在一旁的丝袜,顾津津闭上了眼帘,“我们不是说好了吗,那件事都过去了。”

  “但它在你心里,其实是过不去的,是吗?”靳寓廷的吻顺着她的脸颊蔓延到了她的颈间,他反反复复地亲吻着相同的地方,“津津,你别自欺欺人了。”

  “过得去。”顾津津手掌触摸到靳寓廷的脸,“会过去的。”

  男人再度朝她靠近,顾津津这时候已经察觉到不对劲了,靳寓廷的腿碰触到了她,而肌肤最敏感的触觉告诉她,他……

  他是光着的。

  靳寓廷有了更进一步的动作,顾津津尖叫出声。“不可以!”

  “为什么?”靳寓廷贴着她的脸问道,“为什么不行?”

  “不行就是不行,靳寓廷,我们不是从前那种关系了……”

  靳寓廷苦笑出声,“可我还是爱你,我爱你。”

  顾津津心口微酸,两腿下意识绷紧,身体瞬间有种充盈感,好像要爆炸了似的。她用力推着靳寓廷的肩膀,“你——”

  “你排斥成这样,不想让我碰,是因为嫌我脏吗?”

  “我跟你说过了,不是,只是……”

  靳寓廷喘息声加重,完完全全占有到底,顾津津不适的想要弓起身子,靳寓廷伸手将她抱紧,顾津津一手抓着旁边的被子,却正好是湿掉的那一大块。

  靳寓廷亲吻下她的唇瓣,顾津津抬眼看着他,男人的呼吸一道道落在她耳畔处。

  他抓住她的一只手,顾津津将他的手掌挥开,他再度将手伸过去时,顾津津将手掌握成了拳头。

  靳寓廷抱紧她,狠狠地占有,他让她的双手抱在他身后,顾津津哪里肯配合。

  不过也无所谓了,如今是靳寓廷占了主宰的地位,她已经被他吃得死死的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