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26你们就在一起吧!

26你们就在一起吧!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4631更新时间:2018-12-27 07:05:57

  

  顾津津视线轻抬,看向不远处,她猛地收回双手,在靳寓廷胸前用力推着。

  靳寓廷自然不肯放开,越发用力地将她抱紧,顾津津整个人抗拒的不行,靳寓廷有些想不通,她方才不是还抱着他了吗?

  “有……有人。”顾津津在他耳边焦急地开口。

  靳寓廷回头看眼,看到秦芝双和靳永岩坐在沙发上,这会正瞪大了双眼盯着他们看。

  靳寓廷手一松,顾津津忙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秦芝双站起身来,“那……那个,外面下雨哈?”

  顾津津点着头,上前打过招呼,“伯父,伯母。”

  “那个……”秦芝双也不知道该找些什么话题,“西楼的阿姨请假请了这么久,怎么还不来?”

  靳寓廷也走了过去,“明天就来了。”

  秦芝双噢了声,坐回沙发上,靳永岩坐在那里,自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当初说要在一起的是你们,说要分开的也是你们,如今又要复合,你们当婚姻是什么东西?过家家吗?可以让你们这样儿戏?”

  顾津津嘴唇蠕动下,想说事情不是他们想得这样,但她现在的处境,其实跟初来靳家时是差不多的。

  她要真的实话实说了,估计真能将二老给气死。

  “爸,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儿戏,这次是认真的。”

  顾津津听了这话,垂下眼帘,余光望着站在他身旁的靳寓廷,有些话还是不要乱说的好,省得将来脸被打得太疼。

  靳永岩心里是有气的,手底下的两个儿子他也管不住,他们要婚姻自由,他已经给足自由了,可一个个倒是能作,作得让人头痛。

  “你早干嘛去了?非要把人送出去一圈,成了别人的老婆再要回来,你这是什么嗜好?啊?”

  顾津津站在旁边,脸色也有些变了,秦芝双忙嘘了声,拍了拍靳永岩的手臂。“不会说话就少说两句。”

  “我说错什么话了吗?”靳永岩瞪了靳寓廷一眼,“好马不吃回头草,你懂不懂。”

  “爸,我又不是马,我是人。”

  “没看出来!”

  秦芝双起身走到两人跟前,目光攫住了顾津津的小脸,“津津,你现在是怎么想的?”

  顾津津没想到这么快就要面对这种场面,她搬来西楼住的原因,并不是他们想得那样的。“我……你们说得没错,我……”

  秦芝双知道,靳永岩方才那几句话肯定是伤到她了,当初靳韩声和商家逼得那么紧,顾津津吃的那些苦头,她多多少少也是知道的。再说现在早就弄清楚了,商陆流产的事跟顾津津没有丝毫关系,这事对于顾津津来说,原本就是无妄之灾。

  “津津,你要真愿意再跟老九在一起,那就别介意别人怎么说你们。”

  顾津津有些懵,“我没有……”

  她没有说过要跟靳寓廷再在一起啊。

  顾津津的话说到一半,就被靳永岩给截住了,“你们都不用问问我的意见了?”靳永岩说到这,朝着秦芝双指了指,“你也是,越发会自作主张了,你觉得再让他们在一起,合适吗?”

  “爸,您要真想阻拦我的话,除非您是想看着我孤孤单单过一辈子。”

  “你还学会威胁我了,是吗?”

  秦芝双很是顾及顾津津的感受,偏偏靳永岩和靳寓廷非要当着顾津津的面讨论,秦芝双回到靳永岩身边,朝着他肩膀推了把。“你也做不了他的主,当初他还不是说把人领回来就领回来了?第一次没管住,那就别管第二次第三次了,我说你当时要把他腿打断了轰出去,不就没如今的这档子事了吗?”

  靳永岩要不是今早出门刮了胡子,他的胡子都能翘起来,“当初我是想揍,谁哭天抢地地拉着,跟我说我要是动手,就跟我没完!”

  秦芝双别开了视线。“应该不是我吧。”

  顾津津也不想看他们为了自己争吵,她上前两步说道。“伯父,伯母,你们别这样,我跟靳寓廷的事,是早就过去了……”

  秦芝双回到她跟前,握住了她的两手。“津津,你能这样想就最好了。过去的都过去了,最重要的是将来,你们既然还想在一起,之前的事就都忘了吧,别去想,别去看。”

  “……”

  顾津津哑口无言,她不是这个意思啊。

  “伯母,我是说,我跟他回不到之前了。”

  “当然回不到之前了,之前老九很混账,再说过去的时间哪有还能回来的道理?津津,我们靳家也不是守旧的人家,虽然一开始会因为你跟修家的事,而多多少少有些不舒服,但这也是人之常情,我相信你也能明白,是吧?

  顾津津听着秦芝双一连串的话,莫名觉得她的话有说服力极了,但她明明不是那样想的。

  靳永岩站了起来,率先离开。“我不管了,你们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吧。”

  秦芝双还不是被靳寓廷那句孤独终老给吓着了,自己的儿子自己最清楚,这说到做到的性子也不知道随了谁,她还能怎样呢?除了帮着还是只能帮着啊,难道看他守身如玉下去吗?

  “老公,等等我。”秦芝双忙跟了出去。

  顾津津盯着两人的背影有些不知所措,“你怎么不跟他们解释清楚呢?”

  “越解释越乱,有什么好解释的。”

  “但我搬过来住,是另有原因。”

  靳寓廷目光望进了顾津津的潭底,“你难道要我跟他们说另有隐情,然后让他们再去深度挖一挖吗?”

  顾津津挥了挥手。“哎,算了算了,随便吧!”

  这发展速度太快了,怎么跟她设想当中的不一样呢?

  她设想的事情很简单,等到靳寓廷好了之后,她还是会搬回去,这只是权宜之计罢了,但在靳家人眼里看来,这是……要复合了?

  第二天,顾津津刚吃过中饭,就收到了陆菀惠的电话。

  她走到窗前,办公室的窗帘被拉上了,她随手拨弄放在一旁的盆栽,“喂,妈。”

  “津津,你现在在哪呢?”

  “我在公司啊。”

  陆菀惠小着声问道。“我是问你,你住在哪?”

  顾津津心里咯噔下。“妈,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事了?”

  “今天一早,靳家来人了。”

  “什么?”顾津津吓了跳。“谁来了?”

  “靳寓廷的妈妈,还带了不少东西过来。”

  顾津津说话都有些结巴了,“来来来,来做什么啊?”

  “这就要问你了。”

  顾津津觉得心虚,“我没做什么啊。”

  “你都搬去西楼了,人家家人上门一趟也是应该的,他们倒是把礼数都做全了。”

  顾津津抓了把头发,她背过身,腰抵着窗台轻问道。“有跟你说什么话吗?”

  “靳太太这人一直都不错,真的很好,这次主要是代寓廷上门说声对不起的,那态度是真好啊,我哪怕再有意见,被她几句话一说,好像都给说开了。”

  顾津津轻声嘟囔句。“妈,你可真能耐啊。”

  “怪得了我吗?我也不是那种会恶语相向的人,再说人家对我那么客气,她又是那样的身份,我总不能刁难她吧?”

  顾津津清楚,陆菀惠偶尔也就是刀子嘴豆腐心罢了,之前看她被人欺负,就说什么这辈子都不要搭理靳家的人,视他们为仇人,如今靳家人上门了,她肯定还是客客气气待着的。

  “好吧。”顾津津也很无奈。

  “津津,你做了那么大的决定,为什么不跟我们说一声?”

  顾津津原本就想悄悄行事,到时候搬回去后,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好了,怎么现在却弄得要满城皆知了一样呢?

  “妈,我就是搬过去住几天,可能就几天而已吧。”

  “你们要没那个意思,你用得着搬到他家里去吗?津津,你也不想想会有多少双眼睛盯着你们,到时候你就要被唾沫星子淹死了。”

  顾津津倒不是很在乎这些,她以前也没少被人骂,有当面骂她的,有在网络上攻击她的,如果连这些都看不开的话,她早就躲在家里不敢出门了。

  “妈,这件事以后再跟你解释吧。”

  “我也不要听你的解释,你们如果有这个意思,就好好相处。”

  顾津津越发觉得懵,这双方父母也太开明了吧,“我没有考虑那么多。”

  “你是女孩子,这些怎么能不考虑呢?”

  顾津津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了,“那个……我马上要开会了,好多事要忙,妈,我挂了。”

  陆菀惠又嘱咐了几句,这才挂断通话。

  顾津津是她女儿,她自然凡事都要替她考虑,她思想也很保守,虽然有些做法她都不赞同,但是事已至此,又能怎样呢?况且顾津津还带着一个修善文,她还那么年轻,周围好多的女孩子,年龄同顾津津一般大的都还在享受着恋爱的甜蜜呢,可她却要整天整夜担心她的女儿会不会此后再也遇不上一段好的婚姻。

  毕竟,她之前的两段感情太过复杂,如今靳寓廷对她还有这个心思,也算是好事一桩吧?

  至少在陆菀惠看来,她觉得是好事。

  顾津津仔细将这件事一想,觉得还真有些麻烦,原本她的目的很简单,可这会双方父母都插进来一脚了,到时候不会有什么变故吧?

  这个天,连续几天出了太阳后,温度明显上升。

  顾津津好不容易轮到休息,上午却还是在书房忙了一上午,本想睡个午觉,但实在不想浪费这么好的阳光,她拿了两本书去了院子内。

  顾津津将垫子放在石凳上,她没有穿外套,却并不觉得冷。

  她想着在这看会书,一会再回屋吃点东西,然后去接修善文就正好。

  重新回到了安逸的生活中,真好,以前她每一口呼吸都得小心翼翼的,晚上做梦都会梦到被人给害了,但现在呢,日子过得简简单单,偶尔还能将心思花在怎么去做好吃的上面。

  最初回到东城的日子,顾津津过得并不习惯,她总怕有人要对修善文不利,所以费尽心思要去保护她。

  修善文累,她也累,到了现在,顾津津总算可以卸下重担了。

  她趴在桌上看书,没过一会,便睡着了。

  靳寓廷走进院子看到她那样,赶紧上前,他脱了外套披在她肩膀上。就算今天暖和,可也不能这样,一会冻感冒了怎么办?

  顾津津睡得很沉,丝毫没有睁眼的意思,男人在她身边坐定下来,他不由多看了两眼顾津津的睡颜。

  她总算可以不再无时无刻地防备任何人了,在靳寓廷看来,这才是顾津津该有的样子。

  他不由倾过上半身,越来越近地朝着她凑过去,鼻尖几乎触到了一起,顾津津眼帘轻动下,一双眸子忽然睁开。

  靳寓廷来不及退开,顾津津吓得坐起身,肩头的外套滑落在地,男人忙弯腰将衣服捡起来。

  “你,你干什么?”

  “我看看你是真睡了,还是装睡。”

  顾津津用手碰了碰脸,“当然是真睡着了。”

  “这么困,怎么不回屋?”

  “几点了?”顾津津生怕错过了修善文的放学时间。

  “还早。”靳寓廷将手腕送到顾津津的面前,“看。”

  “我换身衣服去接她也差不多了。”

  “以后这件事交给司机去做吧。”

  顾津津站起身来,拿起桌上的杯子,“不用,反正我今天也是休息。”

  顾津津掐着时间出门的时候,靳寓廷跟在她身后,“我跟你一起去。”

  “我就接她放学而已,一会就回来。”

  靳寓廷走过去,一把握住顾津津的手掌,拉着她往前走去。

  顾津津喂了两声,要将手抽回去,但靳寓廷越发握得紧了。

  男人亲自开车,到了驾驶座上坐定,靳寓廷侧首睨着身边的顾津津。她将安全带系好,手臂放在边上,靳寓廷又将顾津津的手握住了。

  她忙朝着他手背打了下。“干嘛啊,好好开车行不行?”

  “好好好。”

  来到修善文的学校门口,下课铃声刚响起,还要等一会才会有学生出来。

  靳寓廷将手伸出去,顾津津先一步将手背在了身后。“别动手动脚的。”

  “怎么了,牵个手而已。”

  “我可不喜欢跟人随随便便搞暧昧。”

  靳寓廷松开安全带,身子朝她倾过去,顾津津躲到车门边上,“别乱来,这可是学校。”

  “你以为这学校里面,就没有谈恋爱的学生?”

  顾津津用手肘抵着靳寓廷的肩膀,将他推过去些。

  学校里陆陆续续有学生出来,顾津津等了会,总算看到了修善文的身影。她刚要推开车门下去,就听见耳边传来车门关上的声音,等到顾津津反应过来时,靳寓廷早已快步迎着修善文而去了。

  顾津津见状,便没有再下去。

  修善文看到靳寓廷,还有些吃惊,她刚到一个新环境,也没有什么知心的朋友,走在她身后的两个女同学开始小声地议论起来。

  “这人是谁啊?”“男朋友?”

  “不会吧。”

  修善文停住脚步对她们看了眼,“你们别瞎说。”

  “又没说你,那么敏感干什么?”

  “就是,难道是心虚吗?”

  靳寓廷走到修善文跟前,“文文。”

  她不自在地垂下了小脸,修善文原本就是内向的性子,有什么事也不喜欢跟别人解释,靳寓廷见状,朝那两个女学生看眼。

  顾津津透过挡风玻璃看到靳寓廷上前步,朝她们伸出手。“你好,我是修善文的哥哥,她刚转学过来,以后还要请你们多多关照。”

  靳寓廷这张脸,放在哪里都是最好的通行证,简直就是男女老少通吃啊。

  一名女学生反应极快,忙握住了靳寓廷修长的手指,更甚至是用两只手一起握着的。“原来是修善文的哥哥,你好,你好。”

  顾津津冷哼声,真有能耐啊,放弃强攻用怀柔政策了?

  看来,这一招应该是很管用的,瞧那两个小妹妹一脸的痴迷。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