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25最好的回抱

25最好的回抱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3698更新时间:2018-12-27 07:05:56

  

  但靳寓廷这会挺坦然的,可能是心情好,所以并没有往心里去。

  顾津津收拾好后,坐向床沿,“我累了,想休息会。”

  “要不要去看看你的书房?”

  “我之前都看过了。”

  靳寓廷就像是一个献宝的孩子吃了个闭门羹,他下意识轻摸下鼻子,“再看看啊。”

  “嗯,一会就去,我还要把搬来的东西放到书房去。”

  “我帮你。”

  顾津津轻抬了下腿,调整下坐姿,“不用了,我自己就行。”

  靳寓廷满腔热情被熄灭,神色恹恹,坐在那里也不说话了,顾津津想到他这个时候应该是要多做一点事,好将他的注意力分散开才行。“好吧,那一会你帮我整理,我文件和书比较多,你帮我放到不同的柜子里去。”

  “好。”靳寓廷答应着,眉角轻扬开。

  他说服秦芝双的那个理由是很充足的,因为最近这段时间,秦芝双想见靳韩声一面太难了。

  而对于靳韩声来说,想见商陆一面也太难了。

  第一次,他是被她打出去的,第二次好不容易跟着快递员混进去,但商陆将他当成透明人,他晚上赖着不走,她就将他关在房门外,那屋子里连个暖气都没有,虽然这会不再是严寒的大冬天,但晚上还是很冷。靳韩声去了客厅将空调打开,可他找不到能避寒的被子等东西,只好硬抗。好嘛,扛了一晚上就差点挂了,第二天头重脚轻,是被助理和司机搀扶着出去的。

  即便他都这样了,商陆还是对他不闻不问,她是眼睁睁看着他被架出去的,她就算心里怨恨他,但好歹关心一句又能怎样呢?没想到她倒好,直接跟在了他们后面,靳韩声前脚刚跨出去,后脚就听到门在身后被砰地关上了。

  今天,他知道又有人要来送货,所以靳韩声早早就来了。

  他出现在商陆眼跟前时,她眼帘都未抬一下,她总是这样,一买就买一堆的东西,然后放在冰箱里吃一个星期,等到差不多没了,就再次下单。

  靳韩声看得脸色铁青,只是他说再多的话,她都听不进去。

  中午时分,商陆还在院子里忙碌,门口传来敲门声,靳韩声走过去开门,助理两手拎着打包盒站在外面。

  靳韩声将东西接过手,他走到石桌跟前,准备将打包盒放上去。

  商陆忙推开他的手臂,她情急之下说道。“别放在这!”

  这汤汤水水的,要是碰到了她的东西可不好,靳韩声拎着东西往旁边站了下,“那你跟我去吃饭。”

  商陆拿起边上的布盖在了桌上,不打算再搭理他,靳韩声见状,又要将打包盒往上放,商陆气得瞪了他一眼,男人扬了扬手里的东西,“我要是手酸了,待会这鸡汤要是洒了,那可真浪费了。”

  商陆站起身,推开他后往屋里走去,靳韩声见状,赶紧跟在了后面。

  商陆进了屋后直接去了厨房,靳韩声走过去,看到她拿了一把青菜出来,他上前拽住她的手腕。“外面就有吃的。”

  她想将他的手推开,无奈靳韩声攥紧的手指就像是铁箍一样,商陆被他拖到外面,又被他按到椅子上。

  靳韩声将打包好的饭菜拿出来,商陆睇了眼。“我吃不下这些。”

  “你每天吃得那么清淡,身体肯定会受不了。”

  “那也比吃着恶心要好。”

  靳韩声手里动作微顿,他将筷子递给商陆,她并没有伸手接,男人坐了下来,“你要不吃,是在等着我喂你吃吗?”

  “靳韩声,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

  “不懂什么?”

  商陆说话也是很直接,“别在我这浪费时间了,要我跟你好好谈,可以,除非是谈离婚的事。”

  靳韩声闻言,潭底微黯,他忍不住就伸手扣住了商陆的下巴,他腾出另一手拿起匙子,舀了小半匙子送到商陆的嘴边。她紧咬牙关瞪着他,靳韩声有的是时间跟她耗,商陆脸颊处发酸,她动了动小脸,“好了,你先松手。”

  她伸手拿过边上的筷子,靳韩声见状,这才将手松开。

  她下午要赶一件作品,既然有现成的饭,蹭两口就蹭两口吧,反正她落到现在这个地步,早就是能屈能伸了。

  靳韩声不住给她夹菜,要让她多吃点,商陆确实也饿了,吃过了午饭,她就推开椅子走出去了。

  一下午的时间,商陆不可能再搭理他,靳韩声也无趣,可他又不想这么白白离开了。

  傍晚时分,天色微暗,他寻思着商陆应该要进屋了。

  靳韩声走进厨房,冰箱上层有商陆还未来得及冷冻的牛排,看来是准备晚上吃的。

  靳韩声拿了两片出来,他对厨艺是一窍不通的,但他经常吃,总能知道煎牛排的大概步骤。

  商陆进屋时,就闻到了一股可疑的焦味,她快步朝着厨房走去,刚到门口,便看到靳韩声鬼鬼祟祟正将锅里的牛排倒进垃圾桶内。她走了进去,“你干什么呢?”

  靳韩声吓了跳,手里的锅差点掉在地上,他也没想到会被她撞个正着。

  商陆朝垃圾桶内看了眼,她一把从他手里将锅接过去,扔进了水槽内。

  靳韩声两只手都不知道要摆在哪了,商陆嫌他碍手碍脚,推了把他的胳膊,男人杵在原地没动。

  商陆转过身,从冰箱里拿了一袋面包和一小瓶牛奶出来,她走到餐桌前坐定,靳韩声跟了出去。“你晚上就吃这个?”

  怪不得瘦成了这副模样,原来在外面就是这么自虐的。

  商陆撕了一块面包放到嘴里,将牛奶打开,靳韩声坐到了她的身边。“我们出去吃吧,行不行?”

  “靳韩声,这一点都不像你。”

  男人定定地看着她,商陆像是在看陌生人一样地盯着他,“我可从来没看见过你低声下气的样子。”

  “我这全都是为了你。”

  “别给我戴这么高的帽子,我受不起。”

  “商陆……”靳韩声一把握住了商陆的手掌,“这段日子以来,难道你看不到我的心吗?”

  商陆将手掌抽了回去,“你要还想继续说下去,那就请你出去。”

  靳韩声听到这,忙将嘴巴闭了起来,这话的意思是不是说只要他闭嘴,他就可以留下来?

  可他留下来怕还是不会有好下场,商陆不比别人,她是真能狠得下心的。

  西楼。

  晚上,遥遥望去,整座西楼仿佛重新有了人气,楼下的灯是亮着的,二楼三楼也有房间的灯光流溢出来。

  修善文最近要考试,所以连一点空闲的时间都没有,吃了晚饭后便早早上了楼。

  靳寓廷的脚步声一阵阵踩在走廊上,他走到顾津津的房门跟前,里面没有声音,他将脑袋贴在门板上。

  这时候还早,顾津津总不能睡了吧,靳寓廷想要敲门,但想想还是算了,万一她今天太累了,这会刚睡下怎么办?

  靳寓廷的手轻落在门把上,门被打开了,顾津津并未反锁,她也不想防狼一样地防着他。床头的灯光没关,靳寓廷一眼就看到顾津津穿着睡衣躺在床上,看来是睡着了。

  他上前几步,弯腰看了两眼,顾津津眼帘紧闭,呼吸沉稳,就算他轻轻地叫她,她都没有一点反应。

  靳寓廷嘴角不由上扬,一个人真睡还是假睡,他一眼就能分辨出来。瞧她这满脸僵硬还故作轻松的表情,两排眼睫毛明显在打架,装都装不像。

  她这是在试探他吗?

  靳寓廷当然也不会让她失望,他抬起手,手指轻触到顾津津的脸,他明显能感觉到她呼吸一紧,就连脸皮好像都绷紧了。

  男人干脆坐定下来,他手指在她脸上细细地摩挲,顾津津小心翼翼地呼着气,生怕被他看出些端倪来。

  靳寓廷的手指往上游走,到了她耳边,他用两根手指捏住了顾津津的耳朵。她的脸在蜜色的灯光下红透了,靳寓廷觉得好玩,又将手指顺着她优美的脖颈往下走。

  顾津津想一把将他的手推开,但靳寓廷很快就将手收回去了。

  他拎起被子,将它盖在顾津津的肩膀上方,然后关了灯,摸黑走出了房间。

  顾津津轻翻过身,看着房间门在不远处被关上。

  她两眼圆睁,睡意全无,目光里一片黑暗。

  翌日。

  早上出门的时候就在下雨了,顾津津坚持要亲自送修善文去学校,靳寓廷也没去干预她,她喜欢怎样便怎样吧。

  下午回到西楼,外面雨下得还是很大,今早她跟修善文合撑了一把伞,修善文进学校时,顾津津就将伞给了她。

  这会车子停在门口,其实是可以开进车库去的,但顾津津透过模糊的玻璃看了眼窗外,她就放弃了这个念头。

  这个地方,她好久好久没回来过了,回来之后也没好好看过它,如今这一眼望去,竟是这般别致。

  顾津津推开车门下去,凉凉的雨丝落在脸上,面上的皮肤好像被冻得有些麻木了。

  她甩上车门,也不舍得大步跑进去,顾津津双手抱在身前,一步步走在院子的小路上。

  头发丝很快就湿了,外套上也沾了一层薄薄的水汽,顾津津觉得从未这样放松过,她开心地抬起脑袋看看上空。

  一抹黑色忽然遮在她头顶上方,顾津津看到了伞架,真是扫兴啊。她肩膀上微重,靳寓廷一把搂住她,步伐也加快了。“你傻了吗?没带伞?那你怎么不把车开进去呢?”

  顾津津肩膀动了动,“你懂什么啊。”

  “我是不懂,我就看到一个二货在大雨里走路。”

  “你才二货,再说这雨又不大。”

  靳寓廷脚步飞快,顾津津朝他推了下,“我想走走。”

  “那好,我陪你。”靳寓廷说着,脚步也慢了下来。

  可方才她看在眼里的那些美景,好像都没了,人啊,有时候果然是要矫情一点的,比如雨中漫步,那也算是偶尔的放飞自我了。

  回到屋子跟前,靳寓廷将伞收起来,忙迫不及待地给顾津津掸了掸肩膀上的水珠。

  “瞧瞧,都湿了。”

  “没事啦,洗个澡就好了。”

  她站在他身后,等着他开门,靳寓廷将手伸向前,指纹识别之后,门便打开了。

  顾津津着急要往里走,靳寓廷将伞放下来,看到她脸上有水渍,也不怕这会吹了风头疼。

  两人一前一后进屋,顾津津刚要弯腰换鞋子,肩膀却被男人一把拉了过去。

  他将她推在门板上,靳寓廷双手捧住顾津津的脸,他身子往前倾,吻住了她的唇瓣。

  他身子津津压着她,恨不得继续再用力,顾津津呼吸紧促,圆睁的杏眸慢慢合上。

  最亲昵的暧昧在两人的呼吸间萦绕开,靳寓廷哪怕是心火缠身,都没有下重手,他一点点温柔地吻进她最深处,顾津津心口砰砰直跳,仿佛都能听到自己心头的寒冰被瓦解的声音。

  半晌后,靳寓廷这才稍稍退开身,他还是不舍得放开她,他伸手将顾津津拉到怀里,紧紧地拥住她。

  顾津津眼帘发酸,想哭却又哭不出来,她抬起双手,将手轻落在靳寓廷的手背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