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23一起住

23一起住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3076更新时间:2018-12-27 07:05:54

  

  顾津津真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她支支吾吾,恨不得将他推开。

  靳寓廷眼里露出希冀,一脸的我是良家男人,你糟蹋了我就得对我负责的模样。顾津津往前走了几步,真是落荒而逃。

  靳寓廷也没再追过去,她也需要时间冷静冷静,可不能逼她太紧了。

  一整天,顾津津都过得战战兢兢,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可又说不上哪儿不对。

  下午,她处理完事情后坐在办公室内发呆,她胡思乱想着,想着一会见到靳寓廷该怎么面对他呢?

  顾津津心烦气躁,妄想从回忆里扒拉出哪怕是一丁点有关于昨晚的记忆碎片,可她怎么想都想不出来,顾津津敲了敲脑袋,算了不想了,既来之则安之吧。

  下班后,顾津津径自去了停车场,奇怪的是一直到她上了自己的车,都没看到靳寓廷。

  她原本以为他肯定又会来接她,说不定还要将今早没有说完的话题,继续讨论一番,没想到他连个面都没有露。

  顾津津开了车回去,还未到家,就接到了修善文的电话。

  “喂,文文。”

  “嫂子,你在回来吗?”

  “嗯,快要到家了。”

  修善文在电话那头焦急说道。“那个姐姐原本约好了今天要过来的,但是她方才打电话说有急事,说她的朋友临时出事了,她要去看看,嫂子你说出事的不会是……”

  顾津津一脚刹车踩下去,后面的车子猝不及防,差点撞上,也幸亏现在是下班高峰期,车速都不快。

  汽车喇叭声嘀嘀嘀地传到顾津津耳朵里,她顾不得这些,赶紧丢开了手机去往西楼。

  西楼的门口停了辆小红车,顾津津认识,是那个心理医生的。

  她心里咯噔下,一把推开车门下去,她快步来到门口,打开门后往里走。

  孔诚坐在客厅内,听见脚步声后起身,眼见顾津津要上楼,他赶忙开口叫住她。“你等等!”

  顾津津朝他看眼,“是不是出事了?”

  “这不得问你吗?”

  顾津津将一条腿收回来。“问我?”

  孔诚面色铁青地来到顾津津身边。“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没,没发生什么啊。”

  “也怪我,忘记提醒你一句,九爷心里有个过不去的坎你也不是不知道。方才心理医生下来了一趟,说他把自己关在屋里,我就怎么都想不明白……”

  顾津津心乱如麻,示意孔诚别再说了。“我上楼先去看看。”

  她也顾不得孔诚答不答应了,顾津津快步上楼,刚走到卧室门口,就看到女人从里面出来了。

  她朝顾津津轻摇下头,示意她暂时别进去。

  顾津津朝边上走了几步后,这才压低嗓音问道,“怎么回事?他没事吧?”

  “我就不跟你拐弯抹角了,他这种情况,现在正处于敏感期,可你压根没有给他适应的时间,就让那件事第二次发生了,这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顾津津真是有口难言啊。“我可能……我喝醉了,我也不知道我做了什么。”

  “我听他简单描述了几句,他倒是有拒绝,但好像没用。”

  顾津津觉得心里真是万马奔腾,她有这么猛吗?借着酒劲,真是礼义廉耻都忘了啊。

  “那现在怎么办?”

  “这种时候,他就像个孩子一样,心思极敏感,有些事说不得碰不得,他以为跟你更近一步了,没想到你却把他推回了原地。就好像你明明接受他了,要他了,可等不到他跟你走,你却又抛弃了他。对一个人来说,没有希望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给了他希望以后,又将他推回了深渊。”

  不是,不就是酒后乱性吗?怎么到了别人的嘴里,就这么严重呢?

  顾津津还成了穿上裙子就不认人的小人了?

  她觉得她也解释不出什么道理来,“我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

  “他的反应,总不能是装出来的对不对?”

  “是,是。”

  心理医生亲自盖章的事,能假的了吗?再给顾津津一颗玲珑心,她都不会怀疑啊。

  “既然是你做的事,我看还是由你负责吧。”

  “我?”顾津津面露疑惑,“怎么负责?”

  “配合我,帮他走出来。”

  顾津津没有答话,半晌后,这才抬起脚步走到主卧门口,她的手落在门把上,用力往下按后走了进去。

  靳寓廷坐在床沿处,背对着顾津津一动不动,她走过去几步,站到男人跟前。

  他什么都没说,伸手抱住她的腰,将脸埋进顾津津的胸前。

  顾津津两手垂在身侧,抬起右手臂后,将手掌轻落在靳寓廷的头顶上。

  屋外的人应该已经走了吧?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顾津津才听到靳寓廷的声音闷闷地传到她的耳朵里,“你就不能搬来跟我一起住吗?你就真能做到对我不管不顾吗?”

  顾津津嘴唇动了动,“我……”

  男人没有抬头,可能是不想看她是怎么拒绝他的,他手臂圈紧了些,“我不想一个人住在这。”

  靳寓廷没有得到顾津津任何的回应,他等了会,慢慢将手松开。

  男人抬起手掌压住了半边脸,语气充满无力和落寞,“那好,那好,你既然要沉浸在过去不想出来,我陪你,行不行?”

  顾津津下意识摇了摇头,“靳寓廷,你别这样。”

  靳寓廷朝她腰际推了把,“你出去吧。”

  “那你怎么办?”

  “问了又能怎样?你会管我吗?”靳寓廷说到这,抬起眼帘盯着顾津津,他一双眸子黑亮有神,却在触及到她的目光时,蒙了一层晦涩。

  “我一直都没想让你过得不好,真的。”

  “哪怕我曾经伤害过你,哪怕你曾经恨我入骨,是吗?”

  顾津津仔细回忆起那段时间,她是有怨恨,当然,也会萌生出恨不得让靳寓廷倒大霉的心思,但她此时此地站在这,却希望他是能好好的。

  “现在再说以前的事,都没意思了。”

  “是啊。”靳寓廷手掌撑住了额头,身子往后倒去,“你走吧,行不行?”

  “你老是让我走,那我告诉你,我只要踏出了这个门,我以后就真的真的再也不会管你了。”

  靳寓廷闭起眼帘,他拉起旁边的被子裹到身上,然后翻个身,将自己完完全全藏在了里面。“求之不得。”

  “你——”顾津津转过身,走出去几步后,却又停了下来,她看了眼床上的男人,她也是,她跟一个病人置什么气呢?再说害他变成这样的,是她。

  连心理医生的干预都起不到很好的作用了,她真的还要放任他不管吗?

  顾津津知道,唯有她是可以帮他的,只是她一直站在靳寓廷的心门口,犹犹豫豫不肯踏进去罢了。

  她将小手一点点握起来,她回到床边,在靳寓廷身边坐了下来。

  顾津津弯下腰,将两手轻轻地插入发丝,有些话想要说出口,就是需要很大的勇气,可嘴巴张一张后,发现也没那么难。

  “好,我明天搬过来住。”

  靳寓廷背对顾津津躺着,听到这话,眼睛都睁开了,只是没有给出任何的反应。

  顾津津继续说道,“我过来,难免会引来非议,文文还小,我不想她的身边有乱七八糟的声音。”

  这些,靳寓廷自然都能解决掉,他翻过身,并未坐起来,伸手抱住了顾津津的腰。她身子微僵硬,男人的脑袋抵在她腰际后面,动都没有动一下。  半晌后,房间门被敲响,顾津津想要起身,腰却被男人用力地抱着。

  孔诚在外面喊了两声,生怕出事,他推开了房门往里走。

  一眼看到两人此时的模样,孔诚顿住了脚步。

  “要不要吃点东西?”

  顾津津将手落在靳寓廷的手背上,“起来吃晚饭吧。”

  “你说过明天会搬过来的。”似乎生怕她跑了一样,靳寓廷的手臂越缠越紧。

  “是,我说了,所以你不用担心。”

  “既然这样,明天我带着司机过去接您?西楼还有不少您的东西,其实您也不用带什么。”孔诚说到这,人也往前走了几步。

  顾津津轻摇下头,“我还要收拾下,明天正好我休息。”

  孔诚睇了眼靳寓廷的样子,他继续开了口说道。“九爷,您该吃药了。”

  顾津津扭头朝他看了眼。“吃什么药?”

  是啊,靳寓廷自己都不知道他还需要吃药吗?

  孔诚的眼角跳了跳,想说心理医生是配了药的,但仔细一想,好像有点太夸张,万一以后顾津津每天都要盯着靳寓廷吃药,又该怎么办?

  “他睡觉睡不好,需要吃安眠药。”

  “不用了,”顾津津开口说道。“是药三分毒,以后别给他吃了。”孔诚答应下来,“现在您回来了,九爷确实也不用吃药了。”

  “你不必这么客气。”

  之前还一口一个修太太的,这会连您都用上了。

  孔诚自然不敢不客气,这进了西楼,哪还有再轻易出去的道理,那她不还得是九太太吗?早晚的事,他可不敢得罪了。

  识时务者为俊杰,这是孔诚在职场摸爬滚打了这么些年,总结出来的最好的经验。

  ------题外话------

  亲们,双十一剁手了吗?吃土了吗?土~甜吗,哈哈哈哈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