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22昨晚,不是我主动的

22昨晚,不是我主动的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3637更新时间:2018-12-27 07:05:53

  

  孔诚坐在边上,朝着他瞪了眼,靳寓廷的呼吸声好像都重了,他别过视线望向窗外。

  这么隐私的事,司机肯定是不知道的,所以他更不知道玖光商场的顺利开业,是建立在多少人的屈辱和妥协上的。

  顾津津小心地看了眼靳寓廷,她将手伸出去,落在男人手背上。

  她一句话都不说,只是握紧了他的手指,靳寓廷回握住她的一根手指头,车内恢复了静谧,司机也乖乖将嘴闭上了。

  孔诚轻咳声,想要调节下气氛,“九太太,今晚做什么好吃的啊?”

  顾津津听到这声称呼,不由朝孔诚看去,男人坐在副驾驶座上,头都没有回一下,她总不好这个时候去纠正他的称呼,毕竟靳寓廷心思细致。“我会做的菜也不多,就那么几样。”

  “味道好就行了。”

  两人进入尬聊模式,有一句没一句的扯着,顾津津真觉得还不如沉默到底呢。

  到了西楼,孔诚下车,从后备箱拎了几袋东西出来。

  靳寓廷说顾津津下了班再去买菜,比较辛苦,所以还是由他这个虾和蟹不分的人代劳去买好吧。

  几人走进屋内,孔诚将东西送进了厨房,靳寓廷朝他看眼。“你先回去吧。”

  “是。”

  孔诚走到外面,靳寓廷进了厨房,帮忙将东西都拿出来。

  孔诚朝顾津津使个眼色,顾津津跟着他走进客厅。

  “我先回去了,你今晚一定要注意,我看九爷有点不对劲。”

  顾津津余光睇了眼厨房的方向,“那我该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孔诚确实不懂这些,“最近的情况好不容易缓和些,我生怕……”

  孔诚话还未说完,就见靳寓廷走出来了,男人定定地站在门口,孔诚心虚地抬起脚步,“九爷,我先走了。”

  顾津津看到靳寓廷转身回了厨房,她赶紧跟过去。

  男人将菜全部都拿出来,摆放在一旁,顾津津上前了几步。“我来洗吧。”

  “我帮你。”

  他打开水龙头,将菜放到下面冲洗,顾津津忙拉过他的手。“这个根部不能吃,还没切除呢。”

  她说着就要将菜接过去,靳寓廷将她的手掌推开,“我来。”

  他拿了砧板过来,将湿哒哒的菜全部放上去,然后一刀往下切。顾津津轻拧下眉头,靳寓廷不若平时那样话多,这会安静地令人不安。

  顾津津在旁边清洗牛肉,靳寓廷挤过来,将肉拿在手里。“我来吧。”

  “你……”

  “你去炒菜吧。”

  顾津津被赶到边上,她开了火,将锅烧热,旁边的男人仍旧一语不发。

  顾津津炒了几个菜,靳寓廷后来没什么事干了,也没出去,就蹲在地上收拾垃圾袋。

  他何时干过这种事情,顾津津盯着男人的背影,“你先出去吧。”

  “出去做什么?”他总算是开口了。

  “看看电视啊。”

  靳寓廷手里的动作顿住。“看商场开业的广告吗?”

  她哑然,竟不知该怎么回答,靳寓廷起身,走到水龙头跟前,将双手洗干净。

  他打上了洗手液,一遍遍冲洗,顾津津将菜端出去,这以后可怎么办呢?总不能什么事都不能提及,玖光商场开在那里,难道要提一次就痛一次吗?

  靳寓廷走到酒柜跟前,站在那里没动,顾津津将碗和筷子拿出来,她看了眼男人的背影,很快走到他身后,“想喝酒吗?”

  “你陪我喝两杯。”

  顾津津知道他心里不痛快,她走到酒柜跟前,随意抽了一瓶酒。“好啊。”

  靳寓廷见状,又拿了另外一瓶下来。

  “还是少喝点吧?”

  男人没说话,走到餐桌前,将顾津津手里的酒瓶也接过去后,一道打开。他拿了酒杯,将酒倒进去,顾津津拉开椅子坐下来。

  靳寓廷就坐在顾津津的身边,他将两个酒杯对碰下,然后将其中一个杯子递给顾津津。

  她拿在手里,看到靳寓廷将小半杯的红酒一饮而尽,顾津津拦都拦不住。

  男人将杯子往下倾倒,嘴里还含着一口气,他抬手示意顾津津也喝,她将杯子凑到唇边,刚才喝了一口,靳寓廷却用手推着杯子底端,顾津津被灌了两口,靳寓廷这才松手。

  眼见他又要倒酒,顾津津忙拉住他的手腕。“少喝点啊。”

  “没事,在家还能怕出什么事吗?”

  “这样喝酒对身体不好。”顾津津经历过了顾东升进急救室的事情后,现在看别人喝酒也总是胆战心惊的。

  靳寓廷没听进去,他倒了杯酒后,将酒瓶放在手边。顾津津忙拿起筷子给他夹菜,“先吃几口。”

  靳寓廷还没怎么开始喝呢,却隐约有了醉意,他单手撑着侧脸,目光直勾勾落在顾津津的脸上,“你说我到底应该怎么做呢?”

  “你现在这样挺好的。”

  “是吗?”靳寓廷苦笑着凑近顾津津,“哪里好?”

  她感觉自己起了身鸡皮疙瘩,“哪里都好。”

  靳寓廷笑出声来,“可我觉得,我哪里都烂。”

  “你——”顾津津后面的话被卡在了喉咙口,她嘴唇蠕动下,冲着靳寓廷轻摇下头,男人跟她碰了碰杯,“喝吧。”

  顾津津不想看他这样消极的样子,可是却根本拦不住他,只能陪着他喝。

  她也不记得他中途又去拿了什么酒,只觉得那些酒后劲很大,她喝得时候都是强行咽下去的,但过不了多久,她就晕沉沉的了。

  她依稀听到自己问了一句,“所以那晚……对你的伤害就那么大吗?靳寓廷,没人在乎的,真的,我们都不在乎啊……”

  顾津津感觉自己的肩膀上好重,男人的说话声离她很近,就在耳边,“可是我在乎。”

  顾津津执拗地说道,“我不在乎……”

  她呼吸微紧,再想说什么话的时候已经说不出来了,身体内像是有把火在烧起来,她听到靳寓廷的喘息声越来越重,顾津津头重脚轻,就觉得屋内的暖气太厉害了,这种天气,其实已经用不着开了,是不是?

  第二天,顾津津还未睁眼就觉得头痛的厉害,她翻个身,蜷起双腿想找个舒服的姿势。

  顾津津眼帘轻动下,已经感觉到了不对,她睁开眼,看到门口有人影在走动。

  这是西楼的房间,她脑袋清楚之后,就能迅速地反应过来,顾津津坐起身,觉得身上凉凉的,她下意识拉起被子遮住了双肩。

  靳寓廷手里拿着套衣服,他走到床边,将衣服放了上去,“差不多要起了。”

  顾津津唇舌干燥,她看着男人转身进入浴室,顾津津的目光落在地上,看到她昨天穿得那身衣服还凌乱地铺在靳寓廷的衣服上面,她抬起手掌重重地拍了下自己的额头。

  都是成年人了,昨晚发生了什么事,她还需要去多此一问吗?

  顾津津趁着靳寓廷还在里面洗漱,她忙起身将衣服拿过来。

  身子钻出去后,周身一凉,果然是光裸着的,顾津津快速将衣服套上。

  她有些局促,也不知道昨晚那件事是怎么发生的,照理说就是喝点酒而已,她不可能醉到连发生了关系都感觉不出来吧?

  还未等到她胡思乱想,靳寓廷已经走出来了。

  “牙刷和毛巾都有,都是新的。”

  顾津津点下头,快步往里走去,她觉得这事挺荒唐的,怎么会这样呢?但她应该在这个时候去质问靳寓廷吗?顾津津从男人身侧经过,不由朝他看了眼,他倒是一脸的淡然,就好像他们还在一起时那般,这也不过是最简单的某一天早晨而已。

  靳寓廷的视线同她对上,顾津津仓皇之下别开了,她快步进了浴室,并将门关上。

  男人嘴角的笑意忍不住拉开,他双手抱在胸前,轻摇下头。

  她不主动来问他,他当然不会傻到去跟她坦白,说昨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就是脱了她的衣服而已。靳寓廷尽管是迫切地想要她,但他也知道顾津津的脾性,万一她真的要死要活的,他也还有退路不是吗?

  他就是没想到顾津津居然不怀疑吗?

  做没做过,她感觉不到?还是她一心认定了,所以压根没有往别的方面去想?

  顾津津洗漱完出来,靳寓廷也绝口不提昨晚的事,“走吧。”

  两人刚来到楼下,正好孔诚拎着早饭进来了,看到他们一道从楼上下来,孔诚上前了几步。“九爷,今早有松鹤楼的蟹黄包,很赞。”

  顾津津心虚地不去看任何人,尽管孔诚也不是第一次看她在这过夜了,可是这次不一样啊,她是真的睡了啊。

  顾津津站在楼梯口没动。“我……我去公司了。”

  “这会去?还早呢。”靳寓廷回头看她眼。“早饭不吃了?”

  “我不饿。”

  孔诚将手里的东西都放到餐桌上,他看了眼桌上的狼藉,忍不住问道。“不饿?你们昨晚都吃什么了?”

  顾津津越发心虚的厉害,靳寓廷接了话道,“没什么,就随便吃了点。”

  “过来,”他朝呆站着的顾津津招下手,“你这会出去也没车,我待会将你送到公司。”

  顾津津上前几步,孔诚见她衣服都换了身,就什么都明白了。

  她一看到孔诚的眼神,心里便发毛了,顾津津双手都不知道要摆在哪。她拉开椅子坐下来,实在也没什么胃口,但还是勉强吃了一些。

  去公司的路上,顾津津一言不发,到了公司门口,她迫不及待地推开车门下去。

  靳寓廷紧随其后,将车门在身后关上。“津津。”

  顾津津回头看他眼,“怎,怎么了?”

  “搬回来跟我住好不好?”

  顾津津脸色刷的就变了,“你说什么呢?”

  “那你告诉我一个为什么不能这样做的理由。”

  她唇瓣抿紧了,那些理由就算她没有说烂,靳寓廷也该听烂了。顾津津这时候有些迷茫,不知道她究竟在坚持什么,终究是气他在她最需要的他的时候,没能将她好好护在怀里吗?

  好像,也不是。

  过去的都过去了,不是吗?

  再说他从来也没有放任她不管过。

  顾津津脚步动了动,想要赶紧逃回公司去。

  靳寓廷上前几步拦在她身前,“你就真的不对我负责了吗?”

  顾津津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我……我对你负责?”

  “昨晚,我没主动。”

  这话是什么意思?这信息量也太大了吧。顾津津伸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难不成她把他强了不成吗?

  不不不,这个事实她是怎么都不会接受的。

  顾津津说话都有些结巴了,“你没主动?你现在是在说我了?”

  靳寓廷一脸的严肃,“我都没准备好,你昨晚喝得断片了,我本来想说等过段时间……等我心里好受了点再谈那种事。”

  顾津津朝四周看了看,生怕遇到什么熟人,“那你不会推开吗?”

  靳寓廷目光炙热地盯着她看,“你应该知道,只有你,我是永远拒绝不了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