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18帮他走出伤痛

18帮他走出伤痛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3691更新时间:2018-12-27 07:05:47

  

  顾津津自然能清楚那是什么意思,她一直以为靳寓廷好好的啊,最近的几次见面也没有丝毫的异样,怎么会……

  “你们怎么会谈起这个话题的?”

  “那个姐姐说我很坚强,她说脆弱其实跟男女无关,跟每个人心里的底线有关。”

  这话实在是说到了顾津津的心头上,她小心翼翼不敢在靳寓廷面前提及的,就是他被人突破掉的底线。她以为靳寓廷会慢慢放下,会像商陆所说的那样看得开一点,但她没想到他居然会严重到要请心理医生。

  她为什么一点都不知道呢?

  “嫂子,他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顾津津轻摇下头,“你小孩子家就不要管这么多了。”

  “那你管管啊,万一严重得了抑郁症的话……”

  “不会的。”顾津津打断了修善文的话,“他也是个内心强大的人,我相信那些事都能过去的。”

  修善文小心地看了顾津津一眼,“还有句话,我也不敢跟你说。”

  “什么话?”顾津津闻言,心跟着悬起来。

  “那个姐姐说他好像开始有自虐倾向了,这是很不好的先兆。”

  顾津津倒吸口冷气,忽然就想到了一个电影画面,有人被玷污之后觉得自己脏,就不停地洗澡,不停地洗澡,发展到最后甚至用板刷往身上搓,直到搓得全身都是血还不肯放过自己。

  她不敢再继续往下想,顾津津伸手轻握着修善文的肩膀。“你先上楼吧,作业都完成了吗?”

  “完成了。”

  “那就去看会书吧。”

  修善文见她神色很不对劲,她答应了下来,转身往楼上走去。

  靳韩声听着商陆在指挥着司机怎么开,到了她现在所住的地方,商陆推开车门下去。

  男人见状,赶紧跟在了后面,商陆走到门口,从包里摸出钥匙,她转身看了眼靳韩声。“把我的东西放下。”

  靳韩声知道那些都是她的宝贝,方才走的时候,他也特地让人将东西放到了后备箱内。司机提了两大袋东西到门口,商陆开了门,将门推开后,准备拿东西。

  靳韩声见状,一边一个袋子拎着,商陆没有跟他多烦,她走进去几步,靳韩声忙跟了进去。

  “放这儿吧。”她朝着院子内的角落指了指。

  靳韩声将东西都放到了商陆指定的位置,他朝四周看了眼,原来她这段日子都躲在这儿,怪不得他怎么找都找不到她。

  “好了,你可以走了。”商陆直接下了逐客令。

  靳韩声显然是不肯走的,他站在原地,手掌撑在石桌上,看到上面还有雕刻了一半的物件,“我不会走的。”

  “那你想怎样?”

  “既然你执意要住在这,那我搬过来好了。”

  商陆杏眸圆睁,目光直直地盯着他,“你胡说八道什么?”

  “这地方挺好的,我也很喜欢……”

  商陆走上前,想要将他拉出去,但靳韩声站定在原地一动不动。商陆干脆用手朝他胸口使劲推,她两手抵在他胸前,可靳韩声就像是尊石像般,连一步都没有后退。

  “你出去啊!”商陆还在用力,靳韩声手臂朝她背后一压,将她紧紧压在了怀里。

  “你还让我走?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你?你看看我,我现在成了什么样子?我没日没夜睡不着觉,满脑子都在想着你会不会出事,你就算是恨我,也要给我点时间让我多看看你吧?”

  商陆想要起身,但肩膀被他紧紧抱着,她浑身都动弹不得,“留着这话去跟你那帮红颜知己说吧,靳韩声,我可不吃你这一套。”

  “我哪来的什么红颜知己?录像里那些女人只不过是我找来气你的,我没有跟她们中间的任何一个发生过关系,你看到我们去了隔壁的卧室,其实那都是我故意的,我每次都将她们赶走了。”

  商陆冷笑声,“你如今说这样的鬼话,是觉得我好骗,是吗?对,你靳韩声坐怀不乱,跟人勾搭成那样还能临时收住脚,你最厉害了,行不行?”

  “商陆,你就不能跟我好好说话吗?”

  商陆在他怀里用力挣扎起来,“放开我!”

  她抬起膝盖狠狠地顶在他腿上,她要不是被他抱紧了,没法将膝盖抬得再高点,不然她肯定还有更损的招。

  靳韩声吃惊地望着怀里的女人,“你……”

  他印象中的商陆温柔极了,是绝不会跟人动手的。靳韩声一把握住商陆的下巴,将她的脸抬高,她还未反应过来,唇瓣就被他吻住了。

  等到靳韩声吻够了,退开身后,左脸结结实实吃了商陆的一巴掌。

  清脆的巴掌声啪地传到他耳朵里,还有一半打在靳韩声的耳朵上,他这会只觉耳膜内在嗡嗡作响,好像快要听不清楚别人的说话声。

  她那时候疯癫,打他也就算了……

  不对,靳韩声想到这,摸了摸自己的脸颊。“你之前打我的时候,都是清醒的,是吗?”

  商陆擦了下嘴巴,准备进屋,靳韩声一把扯住她的胳膊,将她拉到跟前。“被我碰,觉得恶心吗?”

  “是,很恶心。”

  “你是我老婆,我怎么就不能碰你了?”靳韩声说罢,再度吻住她的嘴。

  商陆连挣扎的力气都省了,反正她拼不过靳韩声,只是等到男人的俊脸从她眼里退开后,她再度挥手给了他一巴掌。

  靳韩声都快被打懵了,从小到大除了商陆,也没人敢跟他动这样的手。

  他怒火中烧,脸上的五官拧在一起,一把抓住商陆的下巴后,又将俊脸凑了过去。

  司机和助理都在外面等靳韩声,半晌后,他们看见有人从里面出来。

  可以看得出,靳韩声是愤怒的,那满身的怒意藏都藏不住。他刚走到外面,大门就被人从里面用力关上了,撞击在一起的声音就是送给他这个不速之客最好的礼物。

  靳韩声站在原地,回头看了看,他的特助见状,赶忙上前。“靳先生。”

  他一眼看到了靳韩声的半边脸,肿得厉害,这不用问都能知道是被谁打的了。

  靳韩声觉得脸上的皮肉都被抽麻木了,他伸手摸了下,立马将手放回去。

  “靳先生,先回去吧。”

  这脸,需要赶紧消肿才行。

  靳韩声一回头,冲着门口指了指。“给我看紧了她,别再跑了。”

  “您放心,我已经调了人过来。”

  靳韩声走到车前,拉开车门坐了进去,为什么不论他怎么解释,她就是听不进去呢?

  也许是他从来都没有给过商陆安全感,他现在满心都想着要将她带回去,但靳韩声不敢再逼她了,有些事急不得,只能一点点来。

  顾津津来到靳家的时候,将车停在路旁,她还未走到门口,就看到门已经打开了。

  孔诚坐了车出来,看到顾津津后,忙让司机停下来。

  他落下车窗,顾津津上前几步。“靳寓廷在家吗?”

  “在,你找九爷有事吗?”

  顾津津有些欲言又止,但都到这个时候了,真没藏着掖着的必要,“他最近还好吗?”

  孔诚没说话,一双眼睛只是盯着她,顾津津心里有了底,“他是不是很反常?”

  “你就别问了,就算问,我们也不能跟你说什么,这是九爷的意思。”

  顾津津两手落在车窗上,眼里露出了焦急。“那你就看着他这样吗?”

  “给他安排了心理医生,但他自己钻进了死胡同,恐怕是很难缓过来的,凡事需要时间。”

  时间?

  恐怕给他时间的话,就要出大事了吧?

  顾津津直起身,将手垂在身侧,“他是不是做过伤害自己的事?”

  “你又是怎么知道的?”孔诚疑惑地皱起眉头。“九爷的事,连太太那边都不知道,除非是……心理医生?但她应该不会跟你讲,这是她的职业操守。”

  那名心理医生正在给修善文做治疗,一来二去总会讲一些别的例子,就算不点名道姓,但修善文很容易就能猜到靳寓廷身上。

  现在也不是深究这些的时候,顾津津朝西楼的方向看眼,“家里还有别人吗?”

  “九爷不让我们留下来。”

  “我进去看看可以吗?”

  孔诚打开车门欲要下去。“你最好还是别去了,他也不会想让你看见他的反常。”

  顾津津一把将孔诚打开的车门推上,“我就去看一看,你先走吧。”

  她说完这话,抬起脚步往里面走去,司机透过后视镜盯着顾津津越走越远的身影问道。“我们现在怎么办?”

  “都快饿死了,走,去吃顿好的吧,记在九爷账上。”

  “好。”司机爽快地答应了。

  这话是避着靳寓廷说的,要是被他听到了,非说他们两个没良心不可。

  顾津津来到西楼的大门口,她尝试着用自己的指纹去开锁,居然还能打开。

  她走了进去,楼下空无一人,连佣人都不知去了哪里。顾津津径自走到楼梯口,她顺着台阶一级级往上走,来到主卧门口,门是关着的,顾津津都没有敲门,直接拧开门把走了进去。

  屋内并没有丝毫的声音,走进去几步,顾津津才听到浴室内有水声传来。

  她在房间内等了会,都不见靳寓廷出来,只是水声一直在响,花洒就没关过。

  顾津津等得越发焦急,她抬起手腕不住看着时间,十分钟过去,二十分钟过去了,靳寓廷还在里面。

  这要正常洗澡的话,早该出来了。

  顾津津心急如焚,走过去敲了敲门。

  “滚!”里面传来一阵暴怒的男音,顾津津吓了跳,怔了半晌,才敢相信这个声音是属于靳寓廷的。

  她喉间轻滚下,举起的手掌紧握,眼里蒙上一层雾气。“是我。”

  里面的水声戛然而止,顾津津往后退了两步,她听到脚步声在浴室内响起,没过多久,靳寓廷就穿着浴袍从里面出来了。

  他满面吃惊地盯着顾津津,“你怎么在这?”

  “我……我路过,过来看看你。”顾津津说话间,目光在他脸上和身上扫了圈,他穿着睡袍,也不知道身上是什么样子。靳寓廷将信将疑,他将领子拢紧些,走向了大床。

  “怎么没看到阿姨?”

  “嗯,她有事请假了,回去两天。”

  顾津津看眼外面的天色。“你晚饭还没吃吧?”

  “我不饿。”靳寓廷说着,坐向床沿,“你还是赶紧回去吧,一会路上黑了,不安全。”

  顾津津看到他抓着床沿处,好像很不自在,目光也不看她,一看就是在避着她。“我没什么不安全的,反正离这儿也不远。”

  顾津津说着,走到靳寓廷身边坐了下来,男人下意识朝旁边挪动下。

  “你怎么了?”顾津津看了眼他的侧脸。

  “我怎么了?”靳寓廷反问道。“我没事,我很好。”

  事到如今,他还要瞒着她做什么?顾津津伸手拉住他的手臂,“靳寓廷,那些事都不算大事,没什么的,你不用瞒我了,我知道。既然这样瞒着让你很辛苦的话,我们就说开了,行不行?”

  靳寓廷听到这,脸色骤变,各种复杂的情绪全都涌现在男人的俊脸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