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15我们以后常见面,好不好?

15我们以后常见面,好不好?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3625更新时间:2018-12-27 07:05:43

  

  服务员杵在那里,顾津津朝她看了眼。“你先出去吧。”

  “好。”

  靳寓廷低头正在吃东西,顾津津就坐在他边上,她盯着他额角的地方,隐隐约约能看到有条红色的疤。

  顾津津放下筷子,伸手要将男人的头发拨开,靳寓廷吓了跳,坐直了身子,黑亮分明的眸子直落在顾津津面上。

  她的手还伸在半空中,顾津津手指蜷缩下。“我想看看你的伤口。”

  “没事了,已经好了。”

  “给我看一眼。”

  靳寓廷盯着她的手看了看,语气还是坚决的,“真的已经好了。”

  “我只想看看而已。”

  男人无可奈何,将俊脸凑到她跟前,顾津津小心地伸出手,尽量不让手指触碰到他的额头,她将他的头发拨开,看到了额角处的一道伤口。

  尽管做了最精心的处理,但还是留了疤,顾津津看在眼里,手指忍不住轻触向伤口。

  粉红色的口子微微往外凸出,这会还能看到被缝起来的针脚,靳寓廷眼帘轻动下。“是不是好了?没骗你吧。”

  顾津津将双手收回去,靳寓廷的头发也往下落,他下意识抓了下,让它们更好更自然地遮住了它的伤口。

  “你……”

  “怎么了?”靳寓廷轻问道。

  顾津津摇了摇头,欲言又止。

  “那日我怕你看到我的样子,会被吓到,所以没让你跟着,其实就是皮外伤而已,只不过流了血,才看着吓人。”

  顾津津觉得这是再好不过的机会,如果这时候再不说,就没机会了。“其实,没事的,反正只要你人安全回来就好了。”

  她想要宽慰靳寓廷几句,但她实在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她总不能让靳寓廷想开点吧?“那也不是多大的事,过去了就过去了,别再想了。”

  “什么事?”靳寓廷轻声问道。

  顾津津轻抿紧下唇瓣,不好说透,但靳寓廷肯定是知道的。

  男人端详着顾津津的面色,他视线率先别开,声音不若平时那般有力和坚定。“我没出什么事,对方就是要钱而已。”

  “没有别的事,是吗?”

  靳寓廷嘴角勉强笑开,“那日我不让你过来,就是担心你胡思乱想,我给了钱,他们就放了我,就这么简单的事。”

  顾津津嘴里的苦涩在溢开,靳寓廷可能还不知道她已经去过那个房间了。

  “他们为什么要打你?”

  靳寓廷摸了摸额头上的伤疤,避重就轻道,“那些人心狠手辣,动手还需要理由吗?”

  顾津津手掌轻握下,靳寓廷见状,将她的小手握在掌心内,“你是不是看到我在那个地方出现,所以脑子里就胡乱猜测了?”

  顾津津顺着他的话往下说,“我和孔诚去商铺那里,没看到你,后来到了那个宾馆,我心里确实咯噔了下。”

  “他们就是混肴视听罢了,当时看我受伤了,可能也怕我出事,大的酒店又不敢去,所以找了个小宾馆。”

  靳寓廷显然不想让进入宾馆以后的事情被顾津津知道,他也没法面对吧,顾津津看了眼男人的手,她并未将自己的手掌抽回去。

  他这样说,是怕她心里有内疚吗?所以他过来见她,应该是料到了她会猜到些什么吧?

  “看你的表情不对啊,你是不是以为我在那样的地方,所以就会有乱七八糟的事?”

  顾津津倒不知该怎么回答了,“没……没有。”

  “不用骗我,我知道你怎么想的,”靳寓廷捏了捏她的手心,“没事,我除了受的那一点点伤之外,都没事,更没有发生你脑子里想过的那种事。”

  顾津津轻点下头,“对,没发生过。”

  靳寓廷嘴角勾勒下,顾津津听得出来他是安慰她。“那个房间就几个男人进去,没别人了。”

  是吗?

  顾津津明明看到了满床的凌乱,如果被子、枕头被丢在地上尚能解释得通的话,那垃圾桶旁边那双丝袜,又该怎么解释呢?

  但显然,这是靳寓廷想要让她接受的真相,也是他们两个最能接受的真相。

  顾津津轻垂下眼帘,“我没多想,我知道你没事。”

  这时候,两人心里恐怕都藏着事,靳寓廷不会想到她后来还去了房间,想不到最好,如果能把那晚的事彻底忘掉,也不失为一件好事。就怕各自都藏在心里,折磨自己。

  靳寓廷拿了筷子给顾津津夹菜,语气装作很轻松的样子。“你今天倒是肯见我了,之前躲我就跟老鼠躲着猫一样。”

  “没有吧。”顾津津筷子在碗里拨弄几下。“我从来也没说过你有多可怕。”

  “津津,我们以后经常见面可以吗?”

  顾津津握紧了手里的筷子。“为什么?”

  靳寓廷突然间沉默了,顾津津发现她好像说错话了,也许他迈出这一步是很难得的。“好吧,你想见就见吧。”

  “我当然想见。”

  顾津津将另一只手抽回去。“快吃饭吧,菜都要凉了。”

  顾津津实际上如坐针毡,既希望时间快点过去,又不想这么快回去,她总觉得她还有好多话要问,即便她问不出口,但能像现在这样看到他,也是心安的。

  饭后,两人坐了会,时间其实还早,但靳寓廷却起身准备走了。

  顾津津知道有些人遇到那种事后,会有什么后遗症反应,有可能靳寓廷现在就是这样的。

  回去的路上,顾津津看眼窗外。“还是把我送到公司吧,我把车开回去。”

  “不行,一个人不安全,直接送你回家吧。”

  顾津津没再拒绝,车子往前开了一段路后,靳寓廷忽然叫停,“看到那个花店了吗?停一下。”

  顾津津赶忙问道。“你要做什么?”

  司机将车停在路边,靳寓廷推开车门就要下去,孔诚口气有些焦急。“九爷。”

  “我就在店里,放心吧。”

  车子其实都停在店门口了,如果要有危险,那还真是所谓的在眼皮子底下抢人了。顾津津欲要跟出去,靳寓廷回头朝她看眼。“你们谁都别过来。”

  车门被轻推上,孔诚将副驾驶座的车门打开一条隙缝,一有情况发生,他也好第一时间下去。

  顾津津隔着车窗玻璃看到靳寓廷进了花店,孔诚的视线也始终落在靳寓廷背上,但他这时却跟顾津津说起了话,“出事后,今天是九爷第一天出门。”

  顾津津目光慢慢挪到孔诚的侧脸上,“他情绪还好吗?”

  “你不是看到了吗?你觉得怎么样?”

  顾津津如实回答。“还好。”

  “他最舍不下的果然还是你,强打起精神也要见你,何必呢?”

  顾津津心里被刺了下,“孔诚,你是很不喜欢我吧?”

  “不敢。”

  “我理解。”

  孔诚的注意力仍旧在靳寓廷身上,“我做不了九爷的主,那天的情况你也看到了,就请你高抬贵手,他要想见你的时候,你即便想拒绝,也找一些婉转的理由吧,省得他会胡思乱想。九爷心气高,你也知道,你若能给他点时间,跟他见见面说说话呢,那是最好的。”

  “那天,靳市长找我了。”

  孔诚听到这,这才将视线收回来落到顾津津脸上,他口气不再是模棱两口的。“看来,你都知道了。”

  “他知道吗?”

  “事情,靳市长已经出面全部解决掉了,但九爷有知情权,靳市长不会瞒着他。”

  顾津津觉得呼吸越发急促了,她看到靳寓廷好像正在挑选新鲜的花材,时不时还回头朝她这边看看。

  他应该看不到车里的她,但顾津津还是极力保持了微笑,“我会当做什么都不知道的。”

  “不觉得辛苦吗?”

  顾津津没说话,她看到靳寓廷抱着一大束花,从花店里走了出来,她忙将车门推开,靳寓廷到了车旁,弯腰坐进来。白玫瑰的清冽香味迫不及待往车里钻,靳寓廷将手里的花递给她。“送你的。”

  “谢谢。”

  “都说女孩子是喜欢花的,你喜欢吗?”

  顾津津双手抱着花束,“喜欢啊。”

  孔诚示意司机开车,一路上靳寓廷没说什么话,到了顾津津家门口,他下去替她拉开了车门。

  顾津津抱着手里的花,站定在靳寓廷面前,男人朝她看了看。“进去吧。”

  “我明天请你吃饭吧?”

  靳寓廷有些吃惊,“是有什么事吗?”

  “上次那个合同走完了,钱也打过来了,我应该谢谢你的。”

  靳寓廷嘴角勾了勾,“不用这样客气。”

  “你何时这么傲娇了?你就答应吧。”

  靳寓廷淡淡地笑开,“好,明天什么时候?”

  “别晚上了,中午吧,你有时间吗?”顾津津也有些害怕,总想着晚上不安全。

  靳寓廷轻点下头。“有时间。”

  只要她约他,再忙都能抽出时间来。

  靳寓廷目送着顾津津往里走,直到她进了屋后,靳寓廷这才坐回车内。孔诚在第一时间就把顾津津卖了,“她方才跟我说,靳市长找她了。”

  靳寓廷没说什么,“这事,你又不是不知道。”

  “是,不过她跟我说过什么,我还是有必要跟您汇报一声的。”

  靳寓廷手指在手机屏幕上不住点着,五官在黯淡的灯光下更显深刻,孔诚方才坐在车里,听到他们两人的对话了,看来明天还得往外跑。

  翌日,顾津津一大早就出门了,中午时分,靳寓廷没有联系她,顾津津给他打了个电话。

  “喂。”电话那头传来男人的说话声。

  “昨晚我跟你说的事,你不会忘了吧?”

  “没有,”靳寓廷在那头浅笑出声。“我早就到你公司楼下了,只不过怕你还在忙,所以一直在这等你电话。”

  顾津津看向桌面,她站起身,拿了东西一边走出去一边说道。“那我下来了。”

  “好。”

  顾津津到了公司门口,果然看到靳寓廷的车子停在那,她快步过去,靳寓廷也下了车。

  “等多久了?”

  “也不是很久。”

  顾津津朝四周看眼。“想吃什么?要不开车去找找?”

  “不用了,这附近就有不少餐馆,我也不挑食。”“你还不挑食呢?”

  靳寓廷朝她看了眼,抬手敲了敲她的头顶。“你看到我挑食了?”

  “芹菜吃不吃?”

  靳寓廷轻摇下头。

  “蒜泥、茼蒿、牛蛙、蛇……这些吃不吃?”

  靳寓廷皱着眉头,“不吃。”

  “那还不叫挑食。”

  “你说的这些不算,这些都是反人类的菜,谁受得了?”

  挑就挑呗,还整个这么冠冕堂皇的理由。

  这四周顾津津还算熟悉,她带着靳寓廷来到一家餐厅,这儿环境还不错,顾津津坐定下来,让靳寓廷点餐。

  “吃来吃去都差不多,我随便点了。”

  “好。”

  顾津津双手握着放在腿上的包,目光紧盯着靳寓廷的脸,男人冷不丁抬眼朝她看看,“我有这么好看吗?”“不都说你是绝色吗?持美行凶,你自己没意识到吗?”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