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14主动约会

14主动约会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4664更新时间:2018-12-27 07:05:42

  

  顾津津晚上抽空去了趟商陆那里,靳韩声一直没有放弃找她,所以商陆平时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安安静静地待在她的小院子里。

  顾津津到的时候,商陆刚包好了饺子,她给她开了门,迎了她进去,顾津津自顾在餐厅内坐定,看着商陆的身影在厨房里不住忙碌。

  “津津,尝尝,新包好的。”

  商陆将下好的饺子盛出来装在盘里,又弄了香醋和鲜酱油过来。“要辣吗?”

  “随便。”

  商陆见她精神不济,她将筷子和小碗放到顾津津手边,“你怎么了?”

  “商陆,我也不知道应该跟谁说,靳寓廷出事了。”

  商陆眼帘轻抬下,“他怎么了?”

  顾津津欲言又止,这毕竟是靳寓廷的隐私,他藏着掖着还来不及,她这样说透可以吗?而且还是当着商陆的面,靳寓廷恐怕是再狼狈,都不会让商陆知道一个字的吧?

  但她不知道还能跟谁说,虽然跟李颖书的关系很好,可她知道她的性子,李颖书没心没肺的,说不定还要说出什么伤人的话来。

  商陆煮了一壶水果茶,她拿了个竹筒做成的杯子,将水果茶慢慢往里倒,透过氤氲出来的热气看对方的脸,都有一种朦胧的不真实感。

  顾津津双手握紧杯子,将那天靳寓廷失踪,和在宾馆找到他时的情况跟她说了。

  商陆将茶壶放了回去,眼里藏了些许难以置信,顾津津一颗心始终悬着,总想听到商陆说几句安慰的话,可是过了半晌,却听商陆嗓音也是沉沉的。“他从小到大就被人盯着,他给自己设立的保护屏总有疏漏的时候。”

  顾津津听了,完全泄了气,眼神中流溢出痛苦不堪。

  商陆夹了几个饺子放到顾津津的碗里,“他现在怎么样?”

  “他可能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吧,我今天见过他,状态还好,只是不想跟我多说话,有意无意躲着我。”

  商陆表情淡漠,虽然觉得难受,但没有顾津津那样痛彻心扉的感觉,倒不是心里冷漠的关系,而是她经历了那么多,什么事情好像都看开了。

  “津津,你这么难过,是因为内疚,还是替他不值呢?”

  顾津津觉得现在的自己,脆弱的就像一个玻璃瓶,她将外面所有的空气都隔绝了,但却也承受不住心里的压力,好像随时都会炸裂。

  “都有。”

  “都有?也对,你会这么想,很正常。”商陆喝了口水果茶,味道适中,今天的苹果不错。“你不是一直都想离他远远的吗?这其实是个挺好的契机,你只要告诉自己,他出事是迟早的事,你也没有那个义务要将他送回家。你让自己的心里好受了,这道坎你就能迈过去。”

  “我……我有点担心他,我怕他迈不过去。”

  商陆听到这,目光直勾勾落在顾津津脸上,“他充其量就是跟人发生了一夜情而已,这种事女人都不觉得吃亏,更何况男人呢?”

  顾津津目瞪口呆,完全没想到这话是从商陆嘴里说出来的,“靳寓廷肯定接受不了。”

  “只要你能接受,他就能接受。”

  顾津津嘴唇轻颤,“为什么?”

  “你还不懂吗?如果换成了出事的是你,他愤怒之余,就算是要把那些人杀了,也不会弃你于不顾。津津,你撇开他能不能接受不说,先问问你自己,你能接受吗?”

  顾津津没想到这个问题,最后会丢给她,她心里乱成了一团麻。“我其实就想带好文文,我没想过要跟靳寓廷再在一起。”

  “那好办啊,你别管他就是了,他也不是脆弱的人,毕竟是从小在靳家历练长大的。这件事能给他带来多大的心理创伤?你真是想多了,像他这种身份的人,能这样干净的没几个……”商陆见顾津津神色怔怔的,她收住了话语。“我把这话给扯远了,我的意思是,你既然不想再重新开始,那就只能不管他。”

  顾津津原先还是迷茫的很,如今商陆的话,像是一双大手,正在撕扯着包在顾津津心脏外的那层外衣。

  “当然,你要是放不下他,那就另当别论了。”

  “怎么个另当别论?”顾津津说出这话后,自己都吃了一惊,她怎么会下意识有这样的想法呢?

  “津津,人这一辈子,其实是最悲哀的,十年幼儿,十年老去,中间短短的几十年,却又时光如梭。为什么人常说要珍惜当下呢?因为有些人你还来不及珍惜,可能就会没了,心坎,心坎,你若给它机会愈合,它就不是坎。”

  顾津津从未想到商陆竟会活得这般通透,她也真是佩服她,如果她经历了商陆一样的事,她可能会钻进牛角尖,让自己真的疯了吧。

  顾津津拿起筷子,夹了个饺子放到嘴里,商陆朝她看了眼,继续说道,“关键还在你身上,至于他么,恶心一阵,自我安慰几天总能好的。”

  商陆咀嚼着嘴里的东西,“他比靳韩声好多了,当初靳韩声不还是一边养着外面的女人,一边让我怀孕了吗?我现在想来,还觉得恶心,但又有什么办法,吐也吐不出来,只能自我消化。”

  商陆的心理就是足够强大,她已经因为自己的脆弱被逼疯过一次,那样的日子她是再也不想过了。

  “商家人,有跟你联系过吗?”

  商陆轻摇下头,“他们找不到我的,我也不会主动去找他们。”

  “商麒结婚了,嫁给了曹亦清,我之前看到她了,靳寓廷说她一只眼睛瞎了,是被曹亦清打的。”

  商陆稍稍握紧手里的筷子,“曹亦清是靳韩声介绍给商麒的,也只有她会相信靳韩声是个善良的人,这种人都敢见。”

  “其实我一直想不明白,就算商麒已经跟曹亦清结婚了,可她到底受了那样的苦,即便是离婚后不能再找到更好的人家,但是商家放任她这样,不是把她推进火坑吗?”

  商陆将边上的辣酱倒出来,放进了小碟内,“靳韩声不会不想到这一点的,曹家也不是善茬,曹亦清不肯放手,商家要是拼尽全力,弄得个两败俱伤都不一定能将商麒安然带回。”

  “为什么?”顾津津虽然不知道这几家的实力究竟谁占高低,但她知道商余庆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其实,我见过你父亲为了保护你的样子,那时候他们以为是我刺激了你,导致你割腕,他那时候的眼神,真恨不得要将我吃了一样。他对你都能这样,那商麒……”

  “津津,你身后没有靠山,但是曹亦清有。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你别忘了,我那时候还在东楼,商家是有女婿撑腰的,如今我走了,商家的事情靳韩声再也不可能管了。我爸要是今天强行把商麒带回去,曹家明天就有可能让商家正在运转的商业链瘫痪掉一半。要不怎么说靳韩声精呢,曹亦清绝不是简简单单的富家子弟,他手里掐着很多最好的资源,靳韩声是料定商家不会跟曹家硬碰硬的。”

  商陆说到这,示意顾津津喝茶,“我爸说过,他这辈子就缺个儿子。靳韩声呢,也给他算好了,他既然给商麒介绍了婚事,她也乖乖往里钻了,那这个陷阱她是爬不上去的。”

  顾津津端起了手边的杯子,“商陆,你恨商麒吗?”

  “换做是你,你恨吗?”

  “当然。”不止是恨,应该还有绝望和崩溃。

  “那如果你是我,有一天,你的父母在你面前哭哭啼啼,要你原谅这个唯一的妹妹,甚至救救她,你会答应吗?”

  顾津津不是商陆,有些答案也没法设身处地地给出来,“我不知道。”

  “你傻啊,当然是不能原谅。既然她从未将我当过她的亲姐姐,我又为什么要在受尽伤害之后,还认她这个亲妹妹呢?人啊,千万不要用你的愚善去感化任何人。”

  顾津津笑了笑,“是。”

  西楼。

  孔诚手指在桌上轻敲,看着煮好的咖啡慢慢流淌进杯中,空气中弥漫着香醇的味道,他深吸口气,看了眼窗外明媚的阳光。

  他禁不住要感叹一句,真是岁月静好,大把的时间需要人好好去珍惜啊。

  孔诚满足地伸个懒腰,有多久没有这样惬意地过了?

  这段时间,他不用再跑来跑去的了,只要待在西楼陪着靳寓廷处理处理公事、健健身、喝喝咖啡就好。

  他端了咖啡杯走出去,耳朵里远远就能钻进肆意的水花声音,来到恒温的泳池跟前,孔诚将咖啡杯放到桌上。

  靳寓廷刚游完几圈准备上来,他伸手抹了把脸,孔诚忙拿了浴袍在泳池边等他。

  男人一上岸,孔诚便将浴袍快速地披到他身上,“九爷,就算伤口这会已经无恙,你也不能这样啊,万一发炎了呢?”

  靳寓廷没说话,径自走到躺椅跟前,端起咖啡杯轻啜口,“是不是放糖了?”

  “放了一点点,要不然太苦。”

  靳寓廷晃动下脑袋,放下咖啡杯后,抓起边上的毛巾开始擦拭头发。

  “先回屋洗个澡吧。”

  靳寓廷耳朵里嗡嗡的,听人说话也不是很清楚,他想说耳朵里进了水,可脱口而出时却变成了我脑子里进了水。

  孔诚憋着笑,憋得脸都红了,靳寓廷朝他看看。“我看最近,你比较闲么?”

  “不闲不闲,九爷有所不知,我每天都在处理不同的事情,实在是头疼得很。”

  “顾津津呢?”

  孔诚一听这名字,脸色就不是很好,大有情敌见面分外眼红的感觉。“她挺好的,每天照常上班,昨天还去见了靳太太。”

  “是吗?”

  “自然。”

  靳寓廷将毛巾丢在旁边,“今天中午吃什么?”

  “已经让厨房在准备了。”

  靳寓廷将浴袍穿好,踩着拖鞋走出去,外面阳光大好,只不过天气还是冷的,靳寓廷透过玻璃窗看向满院的绿色,“再在家里待着,我怕是要长霉了。”

  “那……明天要去公司吗?”

  靳寓廷没说话,孔诚站在旁边,一眼望进男人的眼底,只见他潭底空洞,好似心事沉沉。

  几天过后。

  顾津津是最后一个离开公司的,走时,她将灯全部关掉,瞬间袭来的黑暗令人窒息,顾津津忙退了出去,将门用力关上。

  来到停车场,顾津津低着头在包里找车钥匙,包里零零碎碎装了不少东西,好不容易找到后,顾津津也到了自己的车前。

  她刚要开锁,却见四五米外的走廊上停了辆车,顾津津不由仔细看眼,她瞳仁微缩,视线一点点下落,看清了车牌号。

  顾津津忍不住上前几步,到了车前,她看到孔诚坐在副驾驶座上。

  她心头扬起莫名的紧张,顾津津知道靳寓廷平时习惯靠着右侧坐的,她走向后面,刚站定,那扇玻璃窗便往下落了。

  男人一双眸子定在她脸上。“你怎么才下来?”

  难不成,他已经在这等了一会了?

  顾津津有些结结巴巴地回道。“公司有些事临时需要处理下。”

  “还没吃晚饭吧?”

  “嗯。”

  靳寓廷朝旁边坐了下,“一起吃个晚饭吧。”

  顾津津没有拒绝,拉开了车门坐进去。

  两人一路上都在沉默,顾津津抓着大衣的一角,不住揉捏,孔诚正在找吃饭的地方,她时不时用余光偷偷看向身边的人。

  靳寓廷坐在那里,也是出奇的安静,顾津津垂下视线,周边静的只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孔诚找了个附近的地方,让司机开过去,到了他选好的店门口,孔诚先推开车门下去了。

  靳寓廷没有起身的意思,顾津津便也坐着没动,过了会,孔诚过来将车门打开。“九爷,有包厢,安排好了。”

  男人抬起长腿跨出去,顾津津见状,拿起包也下车了。

  他似乎比以前更谨慎了,顾津津胸口堵闷得厉害,进了包厢后,靳寓廷替她拉开椅子,她便坐了下来。

  服务员拿了一壶茶进来,孔诚走出去后,将门轻带上。

  顾津津这才开始端详靳寓廷的脸,男人拿了菜单,快速地点了几样菜,他知道顾津津肯定饿坏了。“抓紧上菜。”

  “好的。”服务员替他和顾津津各自倒上了一杯茶。

  顾津津正好口渴,拿起杯子就要喝水。

  “等等。”靳寓廷伸手按住她的手腕,他将那杯茶递给了服务员,“你喝。”

  顾津津眼看着服务员表情变了,“我,我喝?”

  “对。”

  “好吧。”客人的要求自然是要满足的,服务员说着,拿起茶杯,喝掉了半杯茶。

  靳寓廷朝她看了眼后说道,“你先在这边坐会。”

  “好。”服务员说着,让另一名同事进来了,将靳寓廷点好的菜单递给对方。

  顾津津手指轻握下,他为什么会在这个方面这般小心呢?最大的可能性就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服务员坐了会,并无异样,只是她觉得奇怪,这还是第一次遇上这样的客人,所以她视线不住在顾津津和靳寓廷的脸上看来看去。

  顾津津将目光别开,不出一会,开始上菜了。

  坐着的服务员起身,帮忙将菜端到桌上,靳寓廷双手交握并无动筷的意思。

  那名服务员原本想出去,可靳寓廷也没说让她走,她尴尬地杵在原地,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顾津津生怕听到靳寓廷让服务员试菜的话,她忙拿起筷子,在每个盘子里都夹了筷,然后吃了起来。

  靳寓廷神色复杂地朝她看看,顾津津尽量不表现出异样来。“这家菜不错,真好吃。”

  “是吗?”

  顾津津勉强笑开。“是啊。”

  靳寓廷看了眼手边的筷子,将它拿在手里,“既然你喜欢,以后就常来,正好离你公司很近。”

  “好。”顾津津答应着,在手边的盘子内夹了个虾放到靳寓廷的碗里,男人朝她看看,嘴角不由轻展开。“谢谢。”

  顾津津好像是第一次发现他的笑,原来竟这样好看。“不用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