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12心碎的惩罚

12心碎的惩罚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6708更新时间:2018-12-27 07:05:40

  

  孔诚说得对,她总是怕他缠着她,所以听到靳寓廷说自己回去的时候,她就没想那么多。

  这要是换成了别人,她肯定会不放心,顾津津在原地急得团团转。

  孔诚让人去调附近的监控,顾津津不住给靳寓廷打电话,可那头始终是关机的。

  “他不会有事吧?”

  孔诚绷紧了面色不说话,顾津津见他上了车要走,她追过去两步,“你们现在要去哪?”

  “先一路找过去吧,我打电话四处问问。”

  “我跟你一起去。”

  孔诚还未将车门关上,听到这话,不由抬了下眼帘看向顾津津。“修太太,你还是赶紧回去吧,我们连一点方向感都没有,你跟着我们也是浪费时间。你的生活应该还是要照旧过,浪费了你的休息时间恐怕不好。”

  “孔诚,我很担心他。”

  孔诚面不改色地仍旧盯着她看,“九爷听到这句话一定很高兴,我现在就怕他出事。”

  这也是顾津津心里一直在担忧的事,“我跟你一起去找。”

  “人为什么非要等到失去了,才想到要珍惜呢?如果意外比你的原谅先一天到来,你会懊悔吗?”

  孔诚说完这话,人往旁边挪了下,顾津津赶紧坐了进去,她这会手脚冰凉,孔诚的话一字字刻在她心上,令人疼痛难耐。

  如今事情发生了,顾津津才想到了很多早知道,早知道就不让他一个人走,早知道就让孔诚来接他,早知道……就对他好一点了。

  孔诚要想调个监控并不难,也能看到靳寓廷上了哪辆车,可是一路追查过去,出租车最后还是消失在了监控中。

  相应的车牌号也查不到任何信息,看来都是假的。

  这么一想,事情便越发棘手了,顾津津看到孔诚满脸严肃,不由轻声说道。“连车牌都是假的,看来是有人蓄意为之。”

  孔诚没说话,顾津津看眼时间。“要不回西楼等吧?”

  “九爷现在手机关机,按照这个情况来看,你是指望他自己会回去吗?”

  顾津津到底是抱着最后一丝侥幸的,“你说他会不会就是想吓吓我们?”

  孔诚的目光落在顾津津脸上,眸中带着明显的审视,“你觉得这次跟上次的车祸一样,是我们联手骗你,是吗?”

  如果真是这样,反而是好事一桩了,顾津津看到了孔诚心里的复杂。“他上次骗你,不过就是想让你回绿城而已,他一心为你考虑,可到了你这儿,最终却落得一个骗字。

  顾津津嘴唇蠕动下。“你想多了,我只是希望他回去了而已。”

  “修太太,我先把你送回去吧。”

  “不用了。”这个时候就算把她送回家,她的心也定不了。

  可是大晚上的在外面漫无目的地找,也找不到什么好的结果,孔诚最终还是让司机将车开回了靳家。

  偌大的西楼耸立在夜色中,没有一点亮光,顾津津跟着孔诚下了车,这曾经是她最熟悉的地方,她走到门口,进了屋后灯就亮了。

  顾津津下意识朝玄关处看眼,那里没有换鞋的痕迹,看来靳寓廷并未回来。

  她着急上了楼,这儿的每个房间她都熟悉,顾津津推开主卧的门,她找到了熟悉的开关,打开后迫不及待看去,却连个人影都没瞧见。

  顾津津怔怔地站在门口,孔诚还留在客厅内,正在加大范围让人去找。

  她抬起脚步慢慢地往里走,到了那张大床跟前,她坐定了下来。耳朵里静谧无声,可好像却又突然冒出了各种各样的声音,都在质问她、谴责她,甚至说她是冷血动物。

  顾津津双手抱着脑袋,上半身往下压,呼吸声也越来越重,她跟靳寓廷在这个房间内所发生的过往也在瞬间像是放电影一样,在她脑子里全部过了一遍。

  尽管他们的婚姻开始的并不纯粹,但靳寓廷对她却一直都很好,只是商陆的事情总是横亘在他们之间过不去,所以就成了最能伤人的利器。

  如今,她看到了所有他对她的好,只是不想再接受罢了,她残忍地一次次拒绝他,无非就是心里还有怨恨。

  可是说到底,她这一口气咽不下,被折磨得最深的还是靳寓廷。

  她那是在变着法的折磨他,而她却不自知,顾津津手掌遮住小脸,她拿出手机给靳寓廷打了电话,还是关机。

  顾津津不甘心,又心有忐忑,她在手机上敲出了几字:你在哪?

  自然,这几个字是得不到任何回音的。

  顾津津起身去了靳寓廷给她准备好的书房,她将灯打开,却站在门口迟迟没有进去。

  上一次,靳寓廷像是献宝一样拉着她到处看,恨不得将每个细节都给顾津津说透了,可她充耳不闻,完全不想接受。

  如今再看这些东西,每一处都是他的小心思,她跟他提过她是属于辣手摧花型的,仙人掌放到她手里都能被她养死,所以靳寓廷给她书桌上摆放的都是自吸水的盆栽。

  顾津津走了进去,拉开椅子坐到书桌前,新电脑他都给她备好了,挑了她肯定会喜欢的颜色。

  顾津津手掌轻落在键盘上,按了开机键,短暂的时间过后,屏幕便亮了。

  她双手撑在额前,半晌后,抬头看了眼电脑。

  只是一眼,视线便定定地胶着在了上面,顾津津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她看到屏幕背景被换成了她和靳寓廷的婚纱照,鬼知道那时候拍照的时候,她满腹心事,所以脸上的表情也是僵硬的。

  他这是多幼稚啊,居然把婚纱照都搬出来了。

  顾津津眼泪忍不住往外淌,一串一串的,收都收不住。

  她双手不住在眼角处轻拭,她一遍遍安慰自己,靳寓廷肯定会没事的,有多少人敢在他头上动土呢?是不是?

  可现在连他的人都找不到,就算是绑架,对方也该来个电话吧?

  最怕的就是一点消息都没有,最怕的就是对方不要钱,要的只是靳寓廷的命。

  靳家在绿城纵横这么些年,肯定是得罪了不少人的,特别是靳家两兄弟,可是这个伤害他的机会,却是顾津津亲手给别人的。

  她越哭越凶,泪眼中,靳寓廷穿着西服的样子变得好模糊,顾津津将电脑合上,她双手将它抱在怀里,她现在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等消息。

  顾津津睡也睡不着,一直都在强撑,孔诚在楼下也顾不上她。

  后半夜,顾津津趴在书桌上,手机调高了音量,生怕有什么消息进来,可直到天空泛起一丝鱼肚白,她的手机铃声都没有响过。

  走廊上陡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顾津津竖起双耳,听到声音停了下,然后又朝着这边走来。

  顾津津忙坐直起身,她缓缓地站了起来,书房的门没有关,她一双眼睛写满期盼,应该是靳寓廷回来了吧?

  可陡然出现在她眼中的身影,却并不是她所期待的那个。顾津津还来不及藏起眼底的失落,就听到孔诚冲她说道。“快走,已经知道九爷在哪了。”

  顾津津一把拿起桌上的手机,想也不想地跟了过去。

  两人匆匆下了楼,司机一直在门口等着,那辆黑色的车很快疾驰而去,朝着孔诚所说的地方开过去。

  顾津津心急如焚,完全没意识到这会头重脚轻,她身子往前倾,口气焦急地问道。“他在哪?”

  孔诚没说话,用手机开了导航,顾津津的心里越来越着急。

  约莫半小时后,车子才来到了目的地,顾津津看了眼,这是一排街铺,门头上挂满了各式各样的店铺名。她看到有几人站在其中一家店铺的门口,卷帘门是半拉着的,顾津津还未等车子完全停稳,就推开车门下去了。

  他们见到她时,不知是她的心理作用还是什么,她只觉他们个个神色怪异,好像欲言又止的样子。

  顾津津冲到最前面,孔诚紧随其后。“找到人了吗?”

  其中一人冲他摇了下头,孔诚气得恨不得摔了手里捏着的手机,一阵刺耳的声音传到耳朵里,他看到顾津津将卷帘门全部推高,孔诚上前几步。

  里面是个空置的商铺,甚至还没有装修过,顾津津依稀能看到地上放着的东西。

  她将手机上的灯打开,走过去几步,借着微弱的灯光看到里面放了张椅子。这会看,椅子是摔倒的,地上还有几圈捆绑过的绳子,最触目惊心的,是地上居然还有明显的血渍。

  顾津津吓得将手机收了回去。“孔诚,你确定靳寓廷是在这儿吗?”

  “是,找了一晚上,没想到还是迟了一步。”

  顾津津双腿无力地往下瘫软,现在事实已经很清楚了,靳寓廷百分百是出事了。

  孔诚快步走了出去,让人继续扩大范围去找。

  “赶紧找到这儿的负责人,每一个商铺都不能漏掉。”

  “是。”

  顾津津蹲在地上,一下腿软了,她整个人摔了下去。这个时候,没人顾得上她,靳寓廷不在,自然也没人会去心疼她。

  孔诚的声音在她耳朵里不断响起,所有人都急坏了,急疯了,顾津津听到他给靳韩声打了电话。

  她强撑着起身,走出去几步,路上有行人经过,奇怪地看了她两眼。

  顾津津眼眶红透,眼睛也是肿的,她知道这次跟上次的车祸不一样,如今都求助到靳韩声那边去了,那就说明连孔诚都彻底慌了。

  她不能在这个时候,再去给任何人添麻烦,她想要得到的答案,也正是孔诚在极力寻找的。

  店铺排查也是个耗时耗力的事情,再说那些人还会将靳寓廷藏在这吗?只是这好歹也算一点希望,至少还算有个努力的方向。

  顾津津坐到车边,她实在撑不住了,她将车门拉开以后坐了进去。

  司机也帮不上忙,只能坐在原地干着急,他回头看了眼顾津津。“九太太,九爷肯定会没事的。”

  她有多久没听到这声称呼了?顾津津的眼泪一下流了出来。“你叫我什么?”

  “九爷心里一直放不下你,你就还是九太太。”

  顾津津别开视线,努力想要让自己哭得不那么厉害,“他以前是不是从未遇上过这种事?”

  “对,九爷向来谨慎,而且孔诚也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

  昨天要不是因为他和顾津津在一起,孔诚肯定会在外面守一天,或者直接跟他进去。顾津津垂在身侧的手掌轻握,“都是我不好。”

  “您也别这样说,九爷肯定会没事的。”

  现在这种安慰的话,顾津津也听不进去了,她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赶紧找到靳寓廷。

  天色逐渐亮透,顾津津隔着车窗看到孔诚站在宽敞的广场上。

  他好像接了个电话,顾津津看到他一边打电话一边朝着车子这边走来,她强打起精神,推开了车门准备下去。

  孔诚结束通话,顾津津朝他看眼,“是有他的消息了吗?”

  孔诚一语不发,伸手将她拉下了车,顾津津眼里露出些许希冀。“找到他了吗?”

  “你放心,九爷没事。”

  顾津津心里的石头总算是落地了。“他在哪?”

  “我们这就去接他。”

  顾津津听到这话,转身就要上车,却不想车门竟被孔诚伸手按住了,“你先回去吧,我过去就好。”

  顾津津眼里露出不解。“为什么?”

  “这是九爷的意思。”

  她立马察觉出了不对劲,“他为什么不让我过去?”

  “你别多心,现在确定了他没事就好。”

  孔诚说着,将她拉开些,“我现在着急过去,请你别为难我们。”

  顾津津慌忙之下拉住孔诚的手,孔诚朝她看眼,她很快又松开了。靳寓廷如果不是出事了,是不可能会这样吩咐孔诚的,她也不能在这拦着、挡着,浪费时间。

  孔诚上了车,顾津津转身去往旁边的路上,车子刚开出去不久,顾津津也拦到了一辆出租车。“快,往前开。”

  前面就是红绿灯,车子正好停了几秒,顾津津让司机紧跟着不要落下。

  她生怕这次又要落空,顾津津心里不住在祈祷。她想到了孔诚接的那个电话,难道是靳寓廷打来的吗?

  顾津津忙掏出手机,拨通了靳寓廷的号码。

  电话那头传来彩铃声,顾津津激动地捏紧了粉拳,可那头始终没人接听。

  顾津津重新打回去,彩铃声却被掐断了,很显然,靳寓廷并不想接她的电话。

  到底是为了什么?

  她得不到答案,只能紧紧地跟着孔诚。

  车子在大街小巷上穿梭,最后来到一处老街上,不远处有蓝色的围栏围起来,看来是有建筑物要重建。顾津津看到车子已经停下来了,孔诚下了车后,还抬头张望下,似乎不相信靳寓廷会在这。

  顾津津给了钱,跟着下车,她看到孔诚推开一扇玻璃门进去了,她的视线往上挪,看到了红迎宾馆四个字。

  靳寓廷怎么可能会在这么简陋的地方呢?顾津津也顾不得细想,她直接过了马路追过去。

  司机看到了她,落下车窗喊她一声,但顾津津已经推门进去了。

  一股说不明的味道扑鼻而来,令人作呕,顾津津经过前台,看到台上摆着正在燃烧的劣质檀香。

  前台服务员穿着一件宽松的睡衣,外面套了件羽绒服,睡眼惺忪地问她。“你找谁啊?”

  顾津津快步走到电梯跟前,看到数字键显示是在三楼。

  她赶紧按开电梯门,走了进去,这儿也不用刷卡,电梯内狭仄拥挤,最多也就只能站四五个人,到了三楼,顾津津迫不及待走出去,每一层的房间不算多,只是环境实在是差。

  靠近电梯的地方,放了个供人吸烟的垃圾桶,但有些人显然没什么素质,烟头和烟灰落得到处都是。

  鼻翼间弥漫着一股油腻味,走廊上的灯,有那么一两盏是坏掉的,这种环境给人的感觉就是不舒服的。

  顾津津难以想象,靳寓廷为什么会在这呢?

  她快步往前走,一间房一间房的找,可这会还早,所有的房间门几乎都是关着的。

  顾津津也不知道孔诚进了哪个房间,她只能站在走廊上,不住张望。

  不远处,有扇门被拉开了,顾津津迫不及待地往前,看到孔诚搀扶着一个男人正走出来。

  顾津津的视线落到那人脸上,看到他手里握了块毛巾,白色的毛巾按在伤口上,半张脸上还淌满了血。顾津津吓了跳,忍不住上前拉住他的手臂。“怎么了?没事吧?”

  靳寓廷的眼神有些闪躲,他将手臂抽了回去。“没事,你怎么来了?”

  “我放心不下你。”顾津津说完,视线忍不住朝未来得及关上的门里面看去,孔诚见状,忙一把将门带上,他神色晦暗,好像里面藏了什么秘密一样。

  顾津津着急地将视线落回到靳寓廷脸上。“你呢?你怎么会在这?到底是谁伤了你?”

  靳寓廷唇色发白,可能是因为失血的原因,他抬起腿往前走了两步,顾津津见状,赶忙跟上。

  “你快回去吧。”

  顾津津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难道你不想让我跟着你吗?”

  “是,医院那个地方没什么好去的,我已经没事了,赶紧回去。”

  顾津津看到孔诚搀扶着他继续往前走,她快步跟在靳寓廷的身边。“你……”

  “你先回去吧,”孔诚的口气很不好,“别再跟着了。”

  顾津津收住步子,看着靳寓廷和孔诚走向了电梯,她回头看了眼房间门口的方向,心里越发不安。

  等她回到前台时,靳寓廷的车子已经离开了,顾津津失魂落魄地走到前台,“请问,刚才下来的男人是什么时候过来入住的?”

  女人朝她看了眼,视线继续盯回手机上。“我们这儿客人那么多,谁知道呢。”

  “3012房的客人。”

  “哎呀,不知道,不知道!”

  顾津津绷紧了面色,原本就是气势汹汹的样子。“那好,是不是要让我报警?”

  “你什么意思?”

  “他是带着伤离开的,我现在要是报警,你能保证你这儿安然无恙吗?”

  女人放开手机,站了起来。“但他们临走前吩咐了,让我什么都不能说。”

  “我是他家人,你跟我说吧。”

  女人面色犹豫,还是小声地说道,“快到早上的时候才过来的,还有另外好几个人呢,我看了看时间,应该是三四点的样子吧。后来……后来好像还有女人出入,我们这种小宾馆也不会查得那么仔细的,反正就是这么回事……”

  女人?

  顾津津心猛地往下沉。“什……什么样的女人?”

  “嗨,反正衣着暴露,大冬天的穿个短裙子,冻死人呢。”

  顾津津轻闭了闭眼帘,整个人摇摇欲坠,她心里似乎知道了些什么,但又不敢去接受。

  “那个房间,我现在能进去吗?”

  “这可不行,不符合规矩啊。”

  顾津津手掌轻握下,“他们算是退房了吧?”

  “既然没来办理退房手续,十二点之前,我们都是不能进去的。”

  “那好,”顾津津唇舌干裂地说道。“那我就等到十二点进去,行不行?”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这肯定是不行的。”

  顾津津一拳重重捶在桌面上,“你所说的女人出入时,有办理手续吗?你印象这样深刻,你就不知道查一查吗?”

  “谁知道呢,说不定是哪个房客……”

  “我要进去,现在就要进去,你要不想闹出事情来的话,最好还是配合一点。”

  那人盯着顾津津的面色,心里也猜到肯定是出了什么事,她着急拿起桌上的电话,但很快又挂了回去。“你快走吧。”

  “想要让人销毁证据吗?”

  “你想怎样?”

  “我只是进去看一眼,我保证,看完立马就走。你也不想被人抓住把柄吧?我如果真要举报的话,你这宾馆多多少少肯定是能查出些问题的……”

  女人犹豫了下,但很快还是拿起了电话。“阿姨,3012房间退房。”

  顾津津闻言,转身走向了电梯。

  等她来到三楼的时候,正好看到保洁员正开了门准备进去,顾津津快步跑上前,那名保洁员原本是想快速快门的,但顾津津一条手臂伸过去,对方着急推了下,顾津津的手卡在了里面。

  她痛得惊呼出口,那人也吓坏了,忙将门打开。“你……你这人不要命了啊?”

  “为什么要关门?”

  “这房间的人都退房了……”

  顾津津抱着左手臂往前走,房间很小,而且连个窗户都没有,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潮湿的霉味。顾津津走过去几步,看到床上凌乱不堪,被子和枕头都被丢在了地上,床单中间也是皱皱巴巴的,一抹白色上沾了一滴滴的血,应该是靳寓廷留下的。

  顾津津只觉胸口被一双大手狠狠揪扯着,不能呼吸,她视线落到地上,看到了靳寓廷的围巾。

  她欲哭无泪,有些不敢看,可余光还是看到了垃圾桶旁边的一双丝袜,一看就是被人穿过后脱下来丢在那的。

  顾津津心如刀绞,身子往后退去,撞在了电视柜上。

  她放声哭出来,将门口的保洁员都吓了跳,但那人很快反应过来,她冲进屋内,快速地收拾起来。

  顾津津看到她将床上的被单一股脑扯下来,地上的被子也被抱了回去,顾津津伸手捂住脸,另一手紧紧地掐着电视柜的边缘处。

  尖利的指甲被掐断,扎进了指甲缝内,顾津津痛得深吸了两口气,她木然地提起脚步,转身往外走去。

  到了外面,顾津津伸手在墙壁上撑了下,靳寓廷不让她过来,也不让她跟着,就是为了不想面对她吗?

  顾津津想到这,眼泪越发忍不住,她咬紧了唇瓣,直到嘴里尝到血腥味,这才慢慢松开。

  她掏出手机,不住给靳寓廷打电话,可他就是不接。

  电话明明是通的,就是不接,他是再也不想见她了吧?

  顾津津最初的目的达到了啊,他再也不会想要见她了,可她的心完完全全碎了,她从来不想得到这样的结果,也不会想着用这样的结果去惩罚他。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