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11他失踪了

11他失踪了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5630更新时间:2018-12-27 07:05:39

  

  驾驶座都被靳寓廷给占了,顾津津见状,拉开了后车座的门坐进去。

  靳寓廷发动车子,顾津津轻靠在车窗玻璃上,“文文,你也累坏了吧?”

  “我还好,今天玩得好开心。”

  顾津津好久没看到修善文这副模样了,她真担心她会深陷于伤心中走不出来,“等你高考完,我就带你去旅游,去个很远很远的地方。”

  “好啊。”

  “要不要靠着睡一会?回去还有挺远的距离呢。”

  “好。”修善文答应着,身子往后轻靠,顾津津眼帘轻闭,她困得不行了。

  靳寓廷安静地开着车,修善文并未睡着,她视线落在靳寓廷的双手上。如今所有的情绪都已释放出去,暂时忘却的悲哀好像又回来了,修善文看了眼窗外,不由想到了修司旻。

  他出车祸时,有没有时间想到她呢?修善文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在修司旻临走之时,见到他最后一面。

  幸好,上天还给她留了一个亲人,不至于让她孤独无望,修善文望向边上的顾津津,她已经睡熟了,这么折腾一天下来,确实累坏了。

  靳寓廷放慢车速,前面有些堵,他将外套脱下来后递到后面。

  修善文默默地伸手接过去,小心翼翼地给顾津津披上,靳寓廷调高了暖气,小声地问道。“你冷吗?”

  修善文轻摇下头,一路上的车并不多,过了拥堵路段后,开得还算顺利。

  靳寓廷手指在方向盘上轻敲,“绿城有很多好玩的地方,你喜欢玩什么?我改天抽了空带你去。”

  “不用麻烦了,再说现在学习挺紧张的……”

  “正因为学习紧张,才要释放压力,女孩子还要练练胆子,野外训练营也不错,还有真人CS……”

  修善文轻笑出声,“CS那些都是男生玩的吧?而且我看他们都玩什么王者荣耀,英雄联盟。”

  “你是想说我老了吗?”

  “不是,不是,”修善文想到那声叔叔,也不好意思起来,“我就是没玩过而已。”

  “不用这么害怕,我不会吃人的。”

  修善文拿了边上的水,拧开瓶盖后喝了口,“我不怕你,真的。”

  “那你讨厌我吗?”

  “不啊。”

  靳寓廷目光专注地望向前面,“你知道我跟津津的关系吗?”

  “当然,她什么事都没有瞒着我们。”

  靳寓廷倒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修善文上半身往前倾。“你要喝水吗?”

  “不用了。”

  “你既然这么喜欢她,当初为什么要让她受到伤害呢?”

  很多事,修善文都不清楚,这一句话不偏不倚就扎在了靳寓廷的心上,“我也不想,只是伤害已经造成了。”

  “那就弥补吧。”

  靳寓廷听到这话,视线透过内后视镜落到了修善文的脸上,他倒是没想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弥补?你觉得可以吗?”

  “有些事做错了,那就改,有些事没做好,那以后就做得好一点,连我都懂的道理,你肯定也懂吧?”

  “我若要弥补的话,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

  修善文用手指剥着饮料瓶上的包装纸,“嫂子和我哥结婚后,我哥对她很好,她对我哥哥也特别好,但我看到她一个人哭过,她那时候坐在楼梯口的地方在哭,我不敢问她怎么了。直到我看见我哥,他跟我说是她心里难受,哭一哭就会好了,我们要装作没看见一样,这样她心里才会舒服。”

  靳寓廷握着方向盘的手指微紧,“那段时间有你们在,对她来说也很好。”

  人的过往不能选择性抹去,修司旻救了顾津津那是不争的事实,他尽管一直不想面对他们结婚的事,但如果抹掉了这一笔,是不是也要将修司旻救下顾津津的事一道抹得干干净净呢?

  “我很谢谢我嫂子,真的。”

  顾津津睡得迷迷糊糊,好像听到了说话声,她眼帘睁开道缝,眸中的修善文带了层朦胧的光圈,顾津津靠在那里没动,好累,她又将眼皮闭上了。

  “谢谢她什么?”顾津津听到靳寓廷轻问道。

  “每个人都以为嫁进修家是一件多么好的事情,只有我心里清楚,做修家的人要面对的事情太多了。而且嫂子以前生活简单,可是一旦做了我们的家人,却每天都要面对生离死别,我尚且年幼,哥哥走后,担子压不到我肩膀上,可她却要硬撑起来。其实她完全可以一走了之的,就算不要那些股份,只是拿了剩下的钱就能让她过得很好,很好,她让我跟着她,实实在在是拖累她了。”

  靳寓廷嘴角不由浅勾下,语气轻松,“她不是这样的人。”

  “对啊,她不是那样的人。”所以修辅成妄想用顾津津的过去,挑拨她们之间的关系,修善文就是不相信。

  顾津津心头暖暖的,觉得欣慰至极,修善文冲坐在前面的男人说道,“你是不是在绿城很厉害的?”

  靳寓廷不由失笑。“怎么这样问?”

  “我依稀知道一些,好像你挺厉害的。”

  “还行吧。”

  修善文一手轻搭在副驾驶座的椅背上,“那你一定要盯好我嫂子,不要让别人再伤害她了。”

  “放心,我不光会把她盯好,连你也会好好护着的。”

  修善文闻言,有些不自然地回道。“我就不用了。”

  “你放心好了。”

  “我怎么听着,我像是在求保护呢?”

  顾津津可不能让两人再继续说下去了,要不然一会怎么将她卖了都不知道,靳寓廷这只狐狸,三句两句就能将修善文饶圈里去。她装作刚睡醒的样子,坐直起身,腿也动了动,“快到了吗?你们在说什么呢?”

  “没什么啊。”修善文及时打住了话题,“怕他打瞌睡,就聊了几句。”

  “是不是快回市区了?”

  靳寓廷看眼不远处的路牌,“对,还有十几公里就到了。”

  顾津津看了眼身上的衣服,她起身将外套递给靳寓廷,男人没有伸手接。“披着吧,刚睡醒别冻到。”

  顾津津将衣服放到了副驾驶座上,“文文,你作业都完成了吧?”

  “嗯,都写好了。”

  “那就好,一会吃了晚饭回家,还能早点睡觉。”

  车子开回市区后,靳寓廷找了家顺路的火锅店,他停好车,拿起外套,率先打开了车门,“走,吃晚饭去。”

  顾津津有些不情愿,但还是跟着下去了。坐到餐桌前,靳寓廷先点了个锅,又询问了修善文喜欢吃什么,顾津津让他少点几个菜,别浪费。

  菜刚上齐,顾津津将牛肚往里面放,抬头就看到两人从门口过来。

  女人压着脑袋,身边的男人搂着她的肩膀,可他怀里的人却连头都不抬一下。

  顾津津看清楚了男人的长相,觉得有些眼熟,男人也看到了他们,他顿住脚步,就坐在了他们斜对面。

  他将女人按坐在椅子内,让她正面朝着顾津津的方向,顾津津仔细一看,有些吃惊,竟然是商麒。

  只是她看她的状态很不对劲,靳寓廷注意到她的目光,他回过头看了眼。

  商麒正好抬头,顾津津眼见她将视线狼狈地别开,靳寓廷冷哼声,他将手边的菜倒入火锅中。“要不要去打个招呼?”

  顾津津收回视线。“要去你去。”

  “带你去看看好戏啊。”

  “有什么好看的?”顾津津捞起一块牛肚放到修善文的碗里。

  “商麒一只眼睛瞎了,你不知道吧?”

  顾津津面上的吃惊一下藏不住了,“怎么会这样?”

  “被打瞎的。”

  顾津津不由会想到跟她初认识时候的那个商麒,她每天都恨不得盯在她身后,一口一个九嫂喊得那么甜。顾津津以为她天真无邪好相处,却不想她所有的苦难都是拜她所赐。

  这么一想,也就没有什么好同情她的。

  商麒不住用手想要挡住自己的脸,曹亦清点了菜,在她对面冷冷地开口。“带你出来吃饭,你就不能落落大方一点?你很见不得人吗?”

  “我们换个地方好不好?”

  曹亦清的腿在桌子底下狠狠踢了下商麒,“看到靳寓廷,你就按捺不住了,是吧?”

  “我没有。”商麒不想被顾津津看到她这幅狼狈的样子,“我,我不想吃火锅。”

  “我想吃!”商麒脸上还有伤,她都用头发遮着,顾津津没再看她一眼,自顾吃起了碗里的菜。

  靳寓廷叫的都是好东西,他将菜不住往顾津津碗里送。

  “你不用给我夹,我吃不了那么多。”

  “中午就没好好吃,这会肯定饿了。”靳寓廷说着,将汤勺内的另外几样东西放到修善文碗里。

  “谢谢。”

  靳寓廷朝她笑了笑,“还是你有礼貌。”

  商麒自始至终垂着头,她心有怨恨,到了此时还将顾津津当成眼中钉,可她现在没有那个能耐将眼里的这颗钉子拔掉了。

  曹亦清在外面最喜欢扮演好丈夫的角色,他将烫熟的菜夹给商麒,她不敢不吃,尽管有些菜不合口味,但还是强忍着咽下了肚。“看你最近瘦的,多吃点。”

  商麒一手按着颊侧的头发,另一手夹了菜放到嘴里。

  “怎么样?这家火锅店不错吧?”

  商麒点了点头。

  曹亦清将烫好的猪脑放到商麒碗里,“快点吃。”

  商麒看了眼,嘴里没有咽下去的菜差点吐出来,她脸上写满了拒绝,小声说道。“你知道的,我不喜欢吃这种东西,我一口都吃不下。”

  “怎么就吃不下呢?我喜欢的东西你也要喜欢,快吃,乖。”

  商麒盯着烫熟的猪脑看眼,她筷子戳了上去,一触碰到就受不了的想吐。曹亦清的脸越来越白,要是这会坐在你对面的是他,是不是他让你吃什么,你就要吃什么?

  “没有。”商麒也不敢乱说话,“你别这样,只是我吃不来这种东西而已,我从小就不敢吃……”

  曹亦清夹了另一块猪脑过去,却并未放在商麒的碗里,而是直接放在了她手背上。

  顾津津抬眼时正好看到,从火锅里夹出来的温度是惊人的,商麒身子都快要跳起来了,她将手快速地收回去,右手丢开了筷子按在左手手背上。

  她被烫的上半身靠着桌子不住发抖,却并没有起身离开,顾津津觉得不对劲,按照商麒的性子,难道不该掀桌走人吗?

  “怎么了?老婆。”曹亦清神色紧张地伸手想要去拉她的手,却见商麒害怕地往后退了下,曹亦清的嗓音瞬间就变了,“怎么了?没事吧?”

  “没,没事。”商麒说话声都变了,跟前的火锅在沸腾,热气一圈圈氤氲出来,却并不能将她人的视线阻挡开。

  “把手伸过来,我看看。”

  顾津津清楚地看到商麒一脸惧色,表情完完全全变了,“没事,真没事。”

  “快点!”

  商麒颤抖地将手臂伸过去,曹亦清一把将她的手拉住,真可怜,手背上都起泡了。曹亦清抬起手指,按在了她的水泡上,商麒的尖叫声刚到喉间,就被她咽回去了。她上半身几乎趴在桌上,嘴里不住求饶,“亦清,亦清,放了我吧。”

  顾津津忙将视线收回去,眼里不光有难以置信,还有恐惧,这种场面并不能给人以很好的舒适感,看商麒的样子,好像已经习惯了。

  “她的眼睛为什么会瞎掉?”顾津津轻问了声坐在对面的男人。

  “这还用我说吗?”

  顾津津没想到曹亦清居然敢下那么重的手,她瞬间觉得没了胃口,甚至还有些恶心。

  修善文尽管很饿,但吃了会也饱了,肚子里装满了肉,暖暖的,很是满足。

  “走吧。”靳寓廷看眼时间,不早了,这一天下来,顾津津估计已经很累了。

  他们起身,顾津津拿起桌上的包,靳寓廷率先转过身往前走去,他的视线并未在商麒身上逗留一秒。顾津津带着修善文跟在他身后,经过那张桌子跟前,顾津津不由看了眼商麒,商麒狼狈不堪地压着脑袋,手还被曹亦清抓着。

  几人走到外面,靳寓廷径自来到车子跟前,将车门一把拉开。

  顾津津上前,欲要开口,男人拉过她的肩膀,将她推进了驾驶座内,并将车钥匙给她。“路上当心点,慢点开。”

  顾津津手伸出去,车钥匙落在手心里,好像沉甸甸的,她喉间轻滚动下,原本以为他又要赖着不肯走,没想到这会却是这么爽快。

  “那你呢?”

  “我打个车回去就行。”靳寓廷方才进来的时候注意到了,门口是主干道,有很多出租车。

  顾津津看眼外面的夜色,男人这会站在停车场上,身后的霓虹灯将他的半边脸都照亮了,她忍不住开口道。“要不……我送你回去吧?”

  她以为靳寓廷会满口答应,没想到男人将一手落在车顶,他上半身朝着顾津津靠近些,“不用了,又不顺路,明天还要上班,况且还有个小姑娘要上课,走吧。”

  他说完这话,起身后将车门关上,顾津津透过茶色的车窗玻璃朝他看眼。

  修善文将后车座的车窗落下,“这儿能打到车吗?”

  “放心,这边多的是出租车。”

  修善文冲他摆了摆手,“再见。”

  靳寓廷身子往后轻退,抬手朝修善文挥了下,“再见。”

  顾津津发动车子,开出去的时候,看到店门口停着几辆待客的出租车,顾津津心头微松,修善文还不由回头看了眼,“嫂子,没事的吧?”

  “你说他吗?”

  “是啊。”

  “应该没事,这是在他的地盘上,谁敢动他啊。”

  修善文有些话憋了好一会了,这会忍不住问道。“嫂子,刚才火锅店那个人是谁啊?”

  “无关紧要的人,你下次见到她,离她远一点就是。”顾津津不想再回忆起从前的事,诸多抱怨除了能让别人对她多一分同情之外,别无它用。人还是要靠自己站起来,既然已经站起来了,就不要再去看以前的事。

  回到家,顾津津让修司旻先去洗澡休息,她回到卧室,恨不得一下倒在床上不起来。

  屋里的暖气很足,瞬间就将她的疲惫全部挥散开,但也让她懒得不想起身了。

  顾津津想要先睡一会,她闭上眼帘,没想到却又睡了过去。

  睡梦中,手机铃声一直在响,顾津津拉过旁边的包,朦胧间将手伸过去,拿出了手机,她接通后翻过身,让自己清醒一些。

  “喂?”

  “修太太,九爷在吗?”

  一听声音就是孔诚的,顾津津坐起身来,“没有啊,我们吃完晚饭就各自回去了。”

  “我现在就在西楼,等了半天也不见九爷回来。”

  顾津津轻抚下额头,“可能是路上堵车吧?或者他有别的事?”

  “但是他的手机一直打不通,我在想,会不会出事了?”

  顾津津抬起腕表看眼时间,她惊得立马坐起身来,居然已经快十一点了!

  这个时间,靳寓廷就算是走都要走到家了,顾津津睡意全无,“有没有可能去了别的地方?”

  “九爷从不会不打招呼就擅自去一个地方的,而且现在手机打不通。”

  顾津津就没往别的方面想过,她总觉得这是在绿城,靳寓廷肯定不会出什么事的。

  但她显然忘了,危险是无处不在的,而且靳寓廷每次出门都有人陪着,如今这大晚上的落单,是不是就给了别人最好的机会呢?

  顾津津心急如焚,“那现在怎么办?”

  “我已经让人去找了,你们在哪吃的晚饭?”

  顾津津将店名和地址告诉了孔诚,孔诚立马就挂断了通话。

  她这会什么心思都没了,顾津津跑到门口,一把拉开房门走出去。  她心急如焚地去往车库内,开了车后快速出去。

  顾津津在车上给靳寓廷打电话,但电话那头显示他已经关机了。

  这只是单纯的没电了,还是因为出事了?

  顾津津不敢往深处想,可她脑子里塞满了东西,让她不得不细想。

  那么晚了,她应该坚持一下的,至少要将他送回家才是啊。他平日里脸皮那么厚,大白天都能说危险危险的,怎么今天就一反常态呢?

  顾津津知道,他是看她太累了,她双手握紧了方向盘,车子越开越快。

  好不容易来到今晚吃火锅的地方,那家店还在营业,顾津津停了车下去,就看到孔诚出来了。

  “怎么样?有线索吗?”

  孔诚铁青着面色,轻摇下头,“只看到他上了一辆出租车,但是车牌号都看不清。”

  顾津津急得不知所措,“那怎么办?”

  “你怎么能让他一个人走呢?”

  顾津津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想的,她应该想到要是有个万一的事情可怎么办呢?“我……对不起,我没想到那么多。”

  “你就是不关心他,他事事将你放在心上,可你却把他当成了麻烦,恨不得将他一个人丢得远远的。”

  顾津津听到这,眼泪都快急得流出来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