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10趁机亲亲

10趁机亲亲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3686更新时间:2018-12-27 07:05:37

  

  顾津津奇怪地盯着修善文看,站在称上的女孩面色涨红,眼神逃避,一看就不对劲。

  管理员示意她下来,让顾津津也上了称,确定了体重都没有问题后,让她们往里走。

  顾津津忙轻拉下修善文的衣袖。“怎么回事?”

  修善文支支吾吾的,回头朝靳寓廷看眼,男人走上前,将石子从修善文兜里掏出来,放进了自己的口袋。“一会还用得着,先放在我这,省得待会玩的时候伤到你。”

  顾津津惊呆了,伸手打了下靳寓廷的手臂,“你怎么能这样呢?这是作弊!”

  “作什么弊?规定是死的,哪有差个一两斤就不给玩的,你啊,榆木脑袋,转不过弯,你哪怕去租件这儿的厚衣服,也够这个分量了。”

  顾津津一想,也是啊,难不成她还能让人脱掉衣服再称吗?

  有时候太老实就是不行,被束缚在条条框框内。

  靳寓廷带着修善文往前走,顾津津的视线落到他口袋里,一会还要滑雪,这样恐怕是不安全的吧。

  她上前几步,轻拉了下靳寓廷的衣摆,男人回头朝她看眼。

  “你把兜里的东西丢了吧,万一待会摔倒,真不安全。”

  “好。”靳寓廷也没多说什么,将兜里的石子掏出来,正好旁边有花圃,他弯腰将东西放了进去。

  雪场上也在排队,顾津津站在修善文身后,修善文眼里有些兴奋,不住看着不远处。“嫂子,你看那些雪橇犬,看着还挺凶猛的。”

  “它们要是不凶猛,就拉不动人了。”靳寓廷在身后轻说道。

  顾津津夹在中间,没有接话,修善文探头探脑的,显得很新奇。靳寓廷趴在栏杆上,视线越过顾津津落到修善文脸上。“其实雪橇犬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对吧?比如能吃苦,也比如凶猛,就像你被人欺负了一样,女孩子凶一点还是好的,要动手还回去。”

  顾津津忙撞了下靳寓廷的肩膀,“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我哪有胡说八道,我看她软弱可欺的样子,我是在教她。”

  顾津津瞅着靳寓廷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不用你教,回头都教坏了。”

  “这怎么叫教坏?你要不让她知道也不行……”

  顾津津朝他瞪了眼,靳寓廷乖乖将嘴闭上,顾津津忙伸手轻拍下修善文的肩膀,“文文,你别听他瞎说。”

  “嫂子,你放心吧,我从来都不会去主动惹事的。”

  “不主动惹事,不代表别人不惹你……”靳寓廷又插了句话。

  顾津津气得转身挡住他的视线,男人笑了笑,将嘴巴抿紧了,示意她绝不会再开口。

  轮到她们这边玩,有空出来的雪橇被拉到了排队的门口处,管理员朝修善文轻招下手,修善文赶忙过去了。

  顾津津看着她小心翼翼地坐定下来,修善文朝她挥了挥手,顾津津忙大声地吩咐。“文文,注意安全。”

  “不用担心,嫂子!”

  靳寓廷在旁边不冷不淡地说道。“她即将高中毕业了,又不是小孩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带了个女儿出来呢。”

  “她对这儿都不熟悉,我不放心也是正常的。”

  又一辆雪橇车过来了,只不过是双人的,管理员朝着顾津津和靳寓廷招下手。

  顾津津不想跟他坐,“我跟他不是一起的,让别人先上吧。”

  靳寓廷手掌朝着她腰际推了把,见顾津津还是杵着不动,干脆搂住她的腰上前。“我们是一起的。”

  真要拼力气,顾津津还不是他的对手,靳寓廷将顾津津按在了雪橇车上,“一会速度比较快,你可不要又尖叫连连。”

  “我什么时候叫过了?啊——”

  后半句话很快被顾津津咽回肚中,她今天失策了,没想过要玩那些激烈的项目,所以没有戴帽子,连条围巾都没有。

  这会加了速,风像是刀子一样扎在脸上,痛得顾津津眼睛都睁不开。

  她双手捂住耳朵,可是手上没有手套,一会时间就受不了了,十指麻木,骨头都要被冻僵了。

  靳寓廷伸手将她搂到怀里,两手紧贴着她的脸,顾津津瞬间觉得暖和不少。

  靳寓廷拉过顾津津的双手,将它们放到他的衣服里面,顾津津想要退开,但靳寓廷手臂一夹,将她按回了怀里。

  男人呼吸声越来越重,应该也是手冷,毕竟他也没有戴手套。

  顾津津眼睛轻眨动两下。“我不是很冷,你松开吧。”

  靳寓廷一只手收回去,让自己的脸紧贴着顾津津的侧脸,她吓了跳,靳寓廷将另一手护住她的面部。

  “这样好多了吧?”

  “你的手好冰。”

  靳寓廷轻飘飘地说道。“没事。”

  前面拐了个弯,顾津津身子朝着靳寓廷靠去,几乎上半身的力量都压在他身上,幸好有他坐在一起,不然她这会不知道又要叫成什么样了。

  顾津津的呼吸声,一阵阵落到靳寓廷耳中,两人的脸紧贴在一处,她每一个细小的动作都逃不过靳寓廷的余光。

  顾津津此时却觉得煎熬、难受,她排斥跟靳寓廷有这样亲昵的举动,可男人举止正常,好像压根没有别的动机,不过就是在给她一点暖意罢了。

  雪地上颠簸了几下,顾津津真不知道她当初怎么想的,为什么会想到带修善文来这个地方,玩点适合小公主的游戏不行吗?

  可显然修善文的胆子是要比她大的,她的叫喊声听得出来是夹杂了兴奋的,不像她。

  顾津津小脸冻得通红,鼻子更是红红的,她呼吸一下下落在靳寓廷的唇边。

  男人遮住她小脸的手忽然动了动,将她的脸扳向他,靳寓廷稍微往边上侧了下,就吻住了顾津津的唇瓣。

  她的嘴唇不知是因为冷,还是什么,它在颤抖,靳寓廷舌尖触碰到的时候,只觉冰冰的,顾津津将手快速抽回来,用力推抵着他的胸膛。

  男人松开手,也不觉得尴尬,面对顾津津眼里的愤怒,他居然笑了出来。

  他张开手将她抱在怀里,又在她背上拍了拍,好似在安慰她。

  顾津津恨不得一把将他推下去,但她也没这个力气,靳寓廷很快又松开,毕竟还是要顾及安全的。

  他手掌伸出去摸顾津津的脸,顾津津厉喝一声,“不要你碰我了。”

  “怎么了?”

  “你还有脸问怎么了?”

  靳寓廷干笑两声。“好了,好了,我保证不会对你怎样的。”

  “靳寓廷,你的保证有用吗?”

  “当然有用,我保证。”

  顾津津双手摸着自己的脸颊,嘴上越发觉得凉了,她伸手摸了下。

  事实上,她在这儿压根就甩不掉他,靳寓廷不可能中途下去,两人挤在一起,还是难免会有肢体上的接触。

  好不容易结束了这个项目,修善文在出口的地方等他们,她看到顾津津气鼓鼓地从不远处过来。

  “嫂子。”

  顾津津脸色稍缓。“怎么样?文文,还好吧?”

  “可好玩了,我都恨不得再玩第二次呢。”

  靳寓廷笑着接过了话,“最胆小的可能也就是你了,连个小姑娘都不如。”

  “嫂子,你害怕吗?”修善文见她脸色不好,该不会是被吓破胆了吧?

  顾津津轻摇下头,“哪有,我像这么没出息的人吗?”

  “饿不饿?”靳寓廷又插了句话。

  修善文轻点下头,“我想吃东西。”

  “好,我带你去。”

  修善文闻言,自顾自地跟在了靳寓廷后面,顾津津忙上前拉过她的手,“你怎么跟他走了?不要跟陌生人瞎跑。”

  修善文顿住脚步,朝靳寓廷看了看,然后又朝顾津津看了看,男人回头冲着顾津津说道。“你这么凶干什么?我怎么就是陌生人了,别把孩子吓坏了。”

  他说着,拉过修善文的手臂将她带到前面,“走,我们去吃好吃的。”

  修善文心里纳闷,她怎么就成孩子了呢?她比他们小不了几岁好不好。

  靳寓廷带着修善文来到小吃亭前,这儿没什么像样的饭馆,一般都是卖小吃的地方,修善文按着喜欢的口味点了一些,结账时,她将手环伸出去。

  靳寓廷拎住她衣服后面的帽子,将她扯离开柜台,“不用了,我来吧。”

  修善文朝他看了眼,靳寓廷示意她先去坐,修善文尽管不好意思,但总不能待在这跟他抢着付钱吧?

  靳寓廷拿了一堆吃的过来,顾津津单手撑着俏脸,一语不发。

  “给,这是你的。”靳寓廷分了些鱿鱼串给她,顾津津看了眼,别开视线。“今天怎么没见孔诚盯着你?”

  “他们都在外面,没进来。”

  “是不好意思和你一样,做跟屁虫吧?”

  修善文有些忐忑地看了眼靳寓廷,连她都听出来顾津津话里面的不善了,她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这样。她只知道每次有危险的时候,靳寓廷会出现,而且对顾津津很好,她怕靳寓廷会当场翻脸。

  修善文样子怯怯的,真好像是见到了爸妈正在吵架的小孩子,顾津津的心头莫名一软,她拿起一串鱿鱼放到嘴边。

  靳寓廷看眼时间,“一会还有很多项目可以玩,我带你们去。”

  顾津津没有答话,靳寓廷自顾自地说道,“有些项目排队时间较长,你们跟我走,我让你们节约一半的时间出来,好不好?”

  他这一声好不好里装满了温柔,似乎要将人溺毙在其中,修善文是禁不住的,很快就弃械投降,偷偷点了头。“好。”

  顾津津玩心虽大,但体力不怎么样,吃完东西跟着他们去玩了几个项目后,已经是精疲力尽,恨不得倒地就睡。

  修善文跟着靳寓廷都快要玩疯了,到了晚上,有些项目已经关闭了,他们也玩得差不多了,这才准备回去。

  顾津津带着修善文走向停车场,靳寓廷跟在她们身后,顾津津掏出车钥匙,朝他看了眼,“你怎么不去找孔诚他们?”

  “我在这玩了一天,他们已经回去了。”

  “是吗?”顾津津心里清楚,这恐怕又是他的套路,“那你自己打车吧。”

  “这儿也打不到车吧……”

  顾津津拉开后车座的门,示意修善文坐进去,“这我就不知道了,你可以试试。”

  “你们也饿了吧,我请你们去吃火锅好不好?”靳寓廷说着,视线落到顾津津的脸上,“你把我带回市区就好,吃了晚饭我就自己打车回去。”

  “我们回家吃,家里阿姨都做好了。”顾津津说着,就要将车门关上,靳寓廷朝修善文看看,小姑娘脸皮薄,人家都陪玩一天了,现在没用处了就把他一个人丢在这,实在不好。

  “嫂子,这儿冰天雪地的,万一真打不到车怎么办?你好歹把他带回市区吧?”

  顾津津就知道她这样的人好骗,“文文,你不懂,他有的是办法,不会让自己被困在这的。”

  “我能有什么办法啊,他们都走了,我现在是叫天天不应。”

  “嫂子,你把他带着吧。”

  顾津津白了眼,靳寓廷见状,上前就坐进了驾驶座内,“我来开车!”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