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08把她骗回西楼

08把她骗回西楼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4593更新时间:2018-12-27 07:05:35

  

  顾津津唇瓣一直在抖,破掉的口子带着血渍,浓而密的睫毛上挂了未滑落下去的泪珠,靳寓廷一寸寸端详着她的脸,“你明知道我爱你,就是想跟你在一起,可你折磨我起来真是心狠手辣,你就没有丝毫的怜悯心吗?”

  “你先松开我。”

  “既然跟他有约在前,为什么不告诉我?”

  顾津津下颔骨都快被他捏脱臼了,“我都说了,我跟他,是我跟他的事,至于我跟你……”

  “不要再说了,我都明白了。”靳寓廷在来的路上就已经想得透彻,“以前的事你还怨我,是不是?”

  他手微松,顾津津忙摸了摸下巴,嘴上痛得快麻木了,她朝边上挪坐下,“你怎么比我还执着呢?”

  “你倒是想放下。”

  顾津津身边的包掉到了脚边,她弯腰将它捡起来,“你把那张纸还给我吧。”

  “所以我之前看到的都是假的,什么住在同一间卧室,什么夫妻恩爱,你用跟他的关系在我心上一道道扎口子的时候,心里是不是痛快得很?你明知我痛苦不堪,还让我坚信你们之间有事。即便……修司旻都走了,你还是什么都不告诉我,顾津津,难道我在你心里就只是个已经过去的人吗?就这样不值得你浪费一点口舌,是吗?”

  顾津津唇上的伤口泛着火辣辣的痛,她盯着靳寓廷面上的怒火,却搞不懂他究竟在火什么。

  她跟修司旻的那件事,原本就是瞒着所有人的,为什么非要跟他说不可呢?

  他不是她如今正在交往的人,就算顾津津把这些都跟他说了,又能改变什么?

  靳寓廷一手撑在副驾驶座的靠背上,另一手撑在顾津津颊侧,她垂着眼帘,不住在摸嘴上的伤,渗出的微微血渍贴着她的唇瓣已经干涸掉,靳寓廷气极、怒极之后,心头却又觉得豁然开朗。

  她和修司旻之间清清白白的,那便是比什么都好了,没有真情实意,没有你侬我侬,她心里都没有别的男人,那剩下的不就还是他吗?

  靳寓廷想到这,神色微松,“这张纸,早就是废纸一张了。”

  “你把它还给我。”

  靳寓廷身子坐正些,朝顾津津看眼,伸手要去摸她的嘴,顾津津一把将他的手打掉。

  咬的时候怎么没见他这么好心,这会跑来关心又有什么用?

  “还给你做什么?睹物思人吗?”

  “你管得这么宽吗?”

  靳寓廷视线再度落到她脸上,“我一会就把它撕了。”

  “那是我的东西!”

  “顾津津,你又不爱他,你替他守着修家、守着修善文已经是足够了,为什么你要把你自己搭进去呢?”

  顾津津下巴轻抬下。“因为在我命悬一线的时候,只有他救了我。”

  “所以,说来说去你还是没有放下以前的事,你心里怨我、恨我,我以后会尽量补偿你。那次的事情是我疏忽,派出去的人被调开了,你应该了解我,不管怎样,我也不会放任你处在危险边缘处而不管你。”

  顾津津将手伸出去。“把纸给我,你车子也开过来了,你可以回去了。”

  “我不走。”靳寓廷说得很是理所当然,“我把车给你了,我就不好回去了。”

  “这车本来就是我的!”

  “车钥匙在我手里,我说了算。”

  顾津津擦了擦嘴巴,“那你要干嘛?”

  他盯着她在看,看得顾津津浑身不自然,她也不知道她方才为什么要心虚,难道是怕靳寓廷看到了这张纸以后,对她又要纠缠不休吗?

  顾津津总想着将话说到底,说得透透的,最好不留一点的余地,不然她心里总是不踏实。

  “我最后再说一次,虽然有这张纸的存在,但我跟修司旻是在婚前签的,我们结婚以后,感情很好……”

  她说到这,不由看了眼靳寓廷,却见他正似笑非笑地盯着她看,她的底气瞬间消了大半,但还是硬着头皮往下说。“我只是那时候没有安全感,所以想要用它来约束彼此,但我没想到后来,我们之间有了感情……”

  靳寓廷低笑出声,挑了挑眉示意她继续。

  “我跟他确实相处出了感情,所以我才说它是废纸一张,毕竟人都是很善变的。”

  “对,”靳寓廷还不忘附和她两句。“继续说。”

  “这张纸代表不了任何事,也不会改变我们之间的关系,懂吗?”

  靳寓廷这会没忍住,直接笑出了声,他俊朗的五官跟着生动起来,靳寓廷朝她凑近些,顾津津心跳加速,身子往后贴。

  “我看你还能说出朵花来,继续说。”

  “你认真听着!”

  靳寓廷一脸的无辜。“我很认真,你的每一个字我都听进去了。”

  “所以呢?你知道我的意思了吧?”

  “不知道。”靳寓廷说完这话,嘴角都跟着上翘了。

  顾津津觉得她就像是在对牛弹琴,“我说的很明白,就是不管怎样,我和你之间都不会有任何改变,昨天是怎样的,今天就还是怎样,这下你总听清楚了吧?”

  靳寓廷听到这,伸手将她抱到怀里,顾津津自然是不肯的,她在他怀里不住推搡,气得连嗓音都变了。“干什么啊?你干什么!”

  “昨晚我不是抱着你了吗?所以昨天是怎样的,今天就还要维持这个样子。”

  顾津津无奈地将他推开,脸上溢满怒意。“你就是一个字没听进去。”

  靳寓廷眉眼淡淡地拉开,是啊,他就是听不进去,他都看到协议上面写的字了,这叫白纸黑字,他还管她那张嘴说什么干嘛呢?

  顾津津瞅着他的样子,痞态十足,之前她还能刺激他,把他气走,这会看来是没办法了。

  他的脸皮已经厚如城墙,人也是,油盐不进,反正他认定了,顾津津说再多都没用。

  靳寓廷拉住她的手,顾津津忙将手抽回去。“我警告你,你别动手动脚的。”

  “我要不听你的警告,你是不是要对我动手?”

  靳寓廷将胸膛往前靠,吓得顾津津自己倒先后退了。“对,我不客气了!”

  “来吧,动手啊。”

  靳寓廷见她目瞪口呆,他干脆抓起她的手,将她的手贴到他脸上。“我保证任打任骂,绝不还手,好不好?”

  顾津津握紧手掌,“你今天吃错药了是不是?”

  “我送给你打也不行,你倒是难伺候。”

  顾津津挺不习惯他这个样子的,“你赶紧回去吧,我也要回家了。”

  “方才听你讲话还没讲够,找个地方吃晚饭吧,我继续听你说。”

  顾津津可不上他的当。“反正我说的那席话,你是听不进去的,你要真心听到耳朵里,你就该潇洒地走了。”

  “你要求还挺高,走就走吧,还要让人潇洒地走。”

  “靳寓廷,你别跟我嘴贫。”

  靳寓廷饶有兴致地盯着她看,“你今天冤枉我好几次了,我都是正正经经在说话,顾津津,我也警告你,别仗着我喜欢你就有恃无恐。”

  他现在倒好,三句不离喜欢,不经意之间搞得跟表白一样,顾津津听得心里痒痒毛毛的,再看看他的样子,好像就是脱口而出的一句再真诚不过的话了。

  顾津津按捺着心里的异样,“我真要回去了,文文还等着我回去吃晚饭。”

  “不急,现在时间还早。”

  “不早了,天都黑了。”顾津津朝窗外看眼,“要不,你就在这打车吧?”

  “你要把我丢在半路?”

  “那还能怎样,难道你再把车开回去,明天再来还给我吗?”

  靳寓廷视线朝窗外看了眼。“这样吧,你把我送回东楼,你再开回家,行不行?”

  顾津津有些犹豫,毕竟不想再踏进那个地方,但看靳寓廷的样子,跟牛皮糖一样甩都甩不开,怕是很难对付。

  “好吧。”她勉强答应下来。

  靳寓廷坐回了驾驶座内,“还是我来开车吧。”

  顾津津没有回应,她攥紧了手里的包,也没多看他两眼。

  车子一路朝着靳家开去,到了靳家的门口,顾津津看到铁门缓缓打开。“就在这停车吧?”

  “你难道要我走进去?”

  “这也没有几步路。”

  “这天寒地冻的,我还怕把我冻坏了呢。”靳寓廷将车子朝里面开去。

  到了西楼的门口,顾津津心里一松,她推开车门下去,走到了驾驶座旁。

  靳寓廷也出来了,只是将车门砰地关上,顾津津伸手要去开门,手腕却被他攥住了。

  她双腿被人攥着往前走,顾津津惊觉不对劲,身子往后坐,可她那点力气还不够靳寓廷练手的呢。男人一拉一拽,顾津津就被他拖到了门口。

  “你干嘛啊?”

  靳寓廷没说话,按了指纹开锁,他手臂揽住顾津津的腰,将她强行带进了屋内。

  顾津津站稳脚步后,朝门口而去,却见门被靳寓廷拉上了。他抵在门背后,顾津津伸手在他胸前捶了两下。“你干什么啊?”

  “我怕你太久不回西楼,把这儿都忘了。”

  他用了个回字,回家的回。

  顾津津满脸的严肃和愤怒,她知道这会走不出去,她往后退了步,目光扎在靳寓廷脸上。

  “有些事是强求不来的,你以为把我骗到这儿来,我就会留在这吗?”

  靳寓廷视线轻落向她,相较于顾津津的咄咄逼人,靳寓廷这会的神态可要温和很多,“我没有强留你的意思,只是想让你看看这儿。”

  “这儿是什么样的,我清楚。”

  靳寓廷上前拉住顾津津的手腕,她情绪又激动起来,用力甩了几下也没将靳寓廷的手甩开。

  顾津津又要动怒,靳寓廷轻拉着她的手朝楼梯口走去。“我带你去楼上看一下,看一眼就让你走,行不行?”

  她哪还会相信他的鬼话,方才他就是这样将她诓来的,顾津津目光瞪着他,似乎要烧出一团火来。“我是不会跟你上去的。”

  “我保证不会对你做出格的事。”

  “我不去!”顾津津态度也是坚决。

  “看一眼,我就让你下来,你放心,我要是强迫你的话,你可以以后都不见我。”

  顾津津轻咬下牙关,“我确实也不想见你。”

  “你跟我上去一下就好。”靳寓廷说着,手里力道加重些,将顾津津带到了楼梯口。

  她跟着一步步往上走,与其说是跟他走,还不如说是被他硬拖着的。这儿什么都没变,就连挂在楼梯口的画都还在原位,顾津津以为他要将她带进主卧,她垂在身侧的手掌都握好了。

  没想到靳寓廷却是带着她直直走向走廊的尽头,他拉着顾津津的手,将她放到门把上。

  “进去看看。”

  顾津津打开了门,首先看到了一整面的书柜,超级大,里头还有张欧式风格的书桌,宽大敞亮,上面简简单单摆着几样东西。

  纯白色的笔记本电脑、笔筒、精致无比的水杯、杯垫、还有一小盆白掌。

  顾津津没有细看,她收回了视线,“好了,我都看好了,能走了吧?”

  靳寓廷推着她往里走,他将她带到书架跟前,“以后你会出很多的书,都可以放在这儿,包括你公司的作品,都可以在这分列展示。看,这边这一排是留着给你放奖章和奖牌的。还有这边……”

  靳寓廷说着,将顾津津拉到旁边,他一把扯开窗帘,让她看已经布置好的飘窗。

  这儿完完全全就是个小书房的样子,一看就是花了心思设计的,墙体上还挂了香薰炉,一盏细细的灯挑下来,玻璃四周布满窗纱,她都能想到如果一个人躺在这儿看书追剧的话,会有多惬意。

  顾津津怔怔地盯着看,之前主卧的窗台是她用垫子自己铺的,上面经常会堆满她的东西,久而久之,那边就成了她的地盘。

  现在,靳寓廷这是特地设计好了一个。

  靳寓廷将她带到书桌前,把她按到椅子上,“怎么样?舒服吗?”

  顾津津坐在那没说话,靳寓廷一手撑在椅背上,另一手撑向桌沿,“这张椅子是我让孔诚专门去找来的,护脊护腰的,还能调试高度,是不是已经差不多了?不用调?”

  顾津津想要起身,靳寓廷见状,拿了桌上的那盆白掌给她看。“这是自吸水的,特别好打理,你看,花盆上下是可以分开的。”

  “靳寓廷,你让我上来,就是给我看这个吗?”

  “是啊,这是我给你准备好的书房。”

  顾津津环顾下四周,真有心,贴的墙纸都是按着她的喜好来选的。

  她手掌握紧下又松开。“九爷这是要把办公室租给我吗?可惜我公司里就有,就不花这个冤枉钱了。”

  “你真的不明白什么意思吗?”

  “时候不早了,我能回去了吗?”顾津津眼里就没有一点波动,靳寓廷满腔的热情也被浇了个透心凉,“这是我给你准备的,我想让你回家。”

  “九爷搞错了,我的家不在这。”

  “等你回来,这儿就是你的家了。”

  顾津津起身,推开了靳寓廷拦在她身前的手臂,“我从这离开的时候,没想过还要回来,我们别在这浪费时间了,我希望你说话算话,我真的还有事,我先走了。”

  男人坐在那里没动,像是丢了魂似的,顾津津快步出去,走到门口时忍不住回头看眼,他仿若还未回过神。顾津津心里微酸,抬起脚步离开了。走到楼下,顾津津才发现靳寓廷并未将钥匙给她,她犹豫着不知道要不要上楼。

  身后传来阵脚步声,顾津津回头看眼,见靳寓廷已经走了下来,他将车钥匙递给了她。

  顾津津有些迟疑地接过手,她垂了下眼帘。“我走了。”

  “路上当心点。”

  她轻点下头,走了出去。

  顾津津像是逃窜似的出了门,她坐上车后,发动车子,一眼都不敢回头去看。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