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07曝光的婚前协议(精)

07曝光的婚前协议(精)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4628更新时间:2018-12-27 07:05:34

  

  翌日。

  顾津津没车,去公司肯定不方便了,她早起来半小时,留足了时间准备打车。

  吃了早饭出门,她却看到靳寓廷的车停在门口。

  顾津津有些奇怪,要还车的话也该把她的车开过来啊,她带上门出去,还未走到跟前,就看到孔诚下来了。

  “修太太。”

  他真是越来越有分寸了,一声称呼都分得很清楚。

  “这是做什么?”

  “九爷说送你去公司,一会他再把你的车开过来,还给你。”

  顾津津视线扫了眼,后车座内没人,靳寓廷并未过来。“不用了,我打车就好。”

  “我们来都来了,你就别推辞了,要不然我们也不好交差。”

  顾津津轻点下头,嘴上还不忘问道。“这可是你们的意思,对吧?”

  孔诚没说话,走过去替她将车门拉开。

  司机完全听孔诚的,他让他怎么开,他就怎么开。

  顾津津坐在后面,跟前头的人全程无交流,她翻看着手机,狭仄的空间内,气氛就好像突然凝滞住了。

  “九爷让我跟你说一声,他也会帮你找回你的包,让你不用担心。”

  “不用了!”顾津津下意识开口,口气急迫,引得孔诚回头朝她看了眼。顾津津掩起情绪说道。“我是说,不用这样麻烦,原本也没有什么贵重的东西在里面,不劳他大驾。”

  “你昨晚可不是这样说的。”孔诚直接拆了顾津津的台,当着靳寓廷表现得那样焦急,现在又说里面没什么东西,这不是……这不是口是心非、欲擒故纵吗?

  亏得靳寓廷居然能吃这套。

  “那是我觉得挂失什么的太麻烦,现在既然已经报警了,就不用麻烦他了,你跟他说一声,让他别费那些心思了。”

  孔诚轻点下头,顾津津生怕他会有什么误会。“昨天下午的事,我也没想到后来会演变成那样……”

  “修太太,你若非要给修司旻守一辈子,我们没人拦得住你,但九爷守不起,你明白吗?”

  顾津津自然是清楚的,她坐在那里觉得不舒服极了,她真的没有让靳寓廷守着她,那么绝情的话也都说了,可事与愿违,她还能怎么办呢?

  车子开到公司门口,顾津津没有片刻逗留,推开车门后直接下去了。

  司机朝外头看眼,又将视线落到孔诚身上,“你可真敢说啊,就不怕得罪她,我看九爷盯得那么紧,万一以后她再做了九太太,当心她扒了你的皮哦。”

  “你还是担心担心你自己吧!扒我的皮?我脑子里只关心九爷的事,我看他这个状态可不行,理应一心关注事业……”

  司机啧啧了两声,“你真是凭实力单身,我很是佩服。”

  顾津津到了公司,就听到格子间内传来叽叽喳喳的说话声。

  “我的头啊,今早起来跟爆炸了一样,疼啊——”

  “我也是,昨晚确实喝多了,以后可不能这样,我感觉我都快要断片了。”

  顾津津走过去,跟那几人打过招呼。“早上好啊。”

  “津津,你来了。”

  “怎么样,今天一个个还有状态吧?”

  原本坐着的一名男同事站起身,他很是不解地走了两步路,竟然是一瘸一拐的。“你说他们宿醉吧,都是头疼,我为什么是屁股疼啊?”

  “哈哈哈——”有人爆笑出声,“你不会昨晚喝太多,被人踢屁股了吧?”

  看来他真是全都忘了,顾津津忍着笑,他昨晚那样失态,还要抱别人,最后被靳寓廷推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能不痛吗?坐下去的动静那么大,估计都要开花了吧。

  “津津,我昨晚看到你了。”

  顾津津朝他睇了眼,“废话,昨晚我不是跟你们一起吃晚饭吗?”

  “不是,不是,是在我家里。”

  “你有没有良心啊,”边上的同事笑着推了他一把,“你烂醉如泥,还不是老大把你送回家的,这个恩情你得好好记着啊。”

  “我还看见别人了,真的,还有个男人,我怎么记得你们在我家亲嘴?”

  顾津津的笑意收敛回去,赶紧辩解,“你真是喝糊涂了,哪来的什么男人。”

  “真的,他还回头朝我看呢,长得可帅可帅。”

  办公室内,大伙的目光都扎向了顾津津,她连忙摆手。“我走的时候,车上还有别人吗?再说我还能带个男人去你家呢?瞧你这想象力。”

  “我应该不是做梦吧?反正我看见了……”

  边上的女同事照着他小腿踢了脚。“这种不现实的事,也就在你梦里出现了,还亲嘴,你你你——我看是你当屌丝时间太长了。”

  “好了,”顾津津看眼时间,“大家都准备工作吧。”

  “是。”

  顾津津走进了办公室,将门轻推上,男子摸了摸自己的小腿,“踢我干嘛啊?踢得还挺重的。”

  “你也真是的,口无遮拦,这种话能乱说吗?”

  “我醉成那样,哪分得清楚,但我脑子确实有印象啊。”

  女同事见状,又打了下他的手。“嘘,你忘了修先生的事了?少说几句吧。”

  顾津津回到办公室躲个清净,她心里始终有心事,东西找不到就找不到吧,但希望别被靳寓廷先找到。

  她打开电脑,催着法务部将昨天的合同赶紧做出来,只是眼皮一直在跳,总觉得不安。

  下午时分,孔诚敲响了靳寓廷办公室的门。

  他走进去时,看到男人的专注力全在文件上,孔诚来到桌前。“九爷。”

  靳寓廷眼帘都没有抬下,孔诚将手里的包放到桌上,“昨晚她丢失的东西,找回来了。”

  “这么快?”

  “要真心想找,一点都不费劲,那些小摸小偷的也都有地盘之分,打听打听就能知道了。”

  靳寓廷一手撑着颊侧,视线落到那只包上,“东西没丢吧?”

  “应该没有,我随手翻了下钱夹,银行卡和身份证都在呢。”

  “先放着。”靳寓廷没有去检查,他手里工作一堆,既然东西已经找回来了,就不差这么一时半会的。

  临近傍晚时分,靳寓廷才忙完,他将文件堆放到边上,打了电话让秘书进来。

  该吩咐的事情都吩咐完毕,靳寓廷这才将顾津津的包拿过来。

  他将包打开,将里面的东西都倒了出来,除了一个钱夹之外,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无非也就是口红、润唇膏、纸巾和一些别的小东西。只是并未见到她口中所说的U盘,难不成这最重要的东西不见了吗?

  靳寓廷拿起顾津津的钱夹看了眼,打开后仔细一看,里面的身份证和银行卡都在,就连现金也在。

  这样看来,就缺了顾津津的U盘吗?

  有没有可能藏在别的地方?靳寓廷看到靠近钱夹最里侧的兜内,有个小拉链,他将拉链打开,看到里面好像有东西。

  靳寓廷抽了下,没有抽出来,他将钱夹内的东西都拿出来,这才用修长的手指夹了一张纸出来。

  他伸手将纸打开,看到了上面密密麻麻写着的字,靳寓廷的视线一行行往下扫,眼里的波澜不惊渐渐被难以置信和讶异所取代,他生怕自己看错了或者漏看了些什么,他又将上面的内容从上至下,一字不漏地全部看了一遍。

  靳寓廷唇瓣紧抿,甚至能听到自己牙关紧咬的声音,他将顾津津的那些东西原封不动地放回去,唯独那张纸没有。

  靳寓廷站起身,心里百感交集,一张俊脸绷得紧紧的。

  他拿了顾津津的包往外走,孔诚见他出来,忙上前两步,“九爷。”

  “不用跟着我,你们先回去吧。”

  孔诚答应了声,便没再盯上去。

  顾津津下班前,还不见靳寓廷将她的车还回来,早知道她昨晚就不那么好心了,现在她还要自己打车回去。

  到了公司楼下,顾津津掏出手机,想要定位后喊辆车,有汽车喇叭声传到耳朵里,她一抬头,正好看到她的车开到她了身边。

  顾津津弯下腰,靳寓廷落下车窗,“上车。”

  “你把车还我。”

  “你的包找到了。”

  顾津津心里咯噔下,赶紧走向后面,靳寓廷朝她看了眼,“坐前面来。”

  顾津津没听,直接坐进了后车座,靳寓廷将车开出去,他拿起副驾驶座上的包递给顾津津。

  她赶忙接过手,第一时间就是打开后,拿出钱夹后看眼。

  里面东西都在,她心头微松,看来没被人动过。

  顾津津小心翼翼地将钱夹内的拉链拉开,手指探进去一摸,居然是空的。她脸色瞬间苍白,靳寓廷没有回头,专注地开着车,“东西没缺吧?”

  “没,没有。”顾津津忙在钱夹内重新找了遍,还是没找到。

  靳寓廷好看的眉眼倒映在后视镜中,一双剑眉微挑着,眼里有凛冽之姿。顾津津将包放好,她心里实在是想不通,别的东西都在,怎么偏偏就缺了那张纸呢?

  她眼帘轻抬,目光不期然和靳寓廷撞上,她有些慌,又别开了。

  “你昨天不说有什么U盘吗?我好像没看到。”

  “噢,记错了。”顾津津轻声说道,“可能没放进去,在办公室吧。”

  靳寓廷一脚油门提速,开出去一段路后,打过方向盘,将车子靠边停了下来。

  顾津津见他快速下了车,紧接着,她旁边的车门就被打开了,男人弯腰走了进来,她想也不想地将身子挪到另一侧,想要推开车门出去。

  靳寓廷眼疾手快,拽住她的胳膊将她拖回来,他伸手扯过她的包,在顾津津面前扬了扬。“再好好想想,里面缺了什么东西?”

  顾津津喉间轻滚下,“没有。”

  “是吗?记性这么差。”

  “我自己的东西,我当然清楚。”

  顾津津臂膀被他拽得生疼,她没有去看靳寓廷的眼睛,“你怎么了?”

  “要我把话挑明是吗?”

  顾津津尝试着往边上坐了下。“你到底怎么了?”

  靳寓廷将手落向口袋,从里面掏出了一张折叠起来的纸,顾津津唇瓣微抖,伸手想要拿过去。

  靳寓廷一把攥紧,“你最好跟我解释下,这是什么?”

  “我为什么要跟你解释?”看见了又怎样?那也不关他的事,这是她的私事。

  “那你跟我说说,这上面写的都是什么意思?”

  顾津津将手臂抽出去,她轻咽下口水,“没什么意思,之前瞎写的而已。”

  “那我给你读一读,好吗?”靳寓廷的情绪快要按捺不住了,已经到了迸发的边缘处,他心里分不清楚是该喜还是该怒的,他越看越觉得跟前的女人绝情,特别是对他,绝情到了极点。

  “不用了,我知道上面写了什么,但那也说明不了什么……”

  “那我看你是没记清楚吧?”

  顾津津伸手要去抢,靳寓廷将右手背在身后,“你跟修司旻是真的领证结婚了,只不过签了婚前协议,是吗?除了一张结婚证之外,再无旁的关系,不同房、不亲近……”

  靳寓廷说到这,牙关像是咬在了一起,接下来的话都是一个字一个字蹦出来的,“你跟他结婚,让他可以尽快接管修家,而他呢,则需要护你一辈子周全,是吗?”

  靳寓廷这下知道这张纸,有多么多此一举了。

  只是当初她对修司旻不了解,结婚已经是冒失,她不能一点保障都不给自己。尽管知道写了这张纸可能还是没什么用,但好歹是有些心理安慰的,她当初将它夹在了钱夹内,她从未想过有一天包会被人偷走,而且这张纸还落在了靳寓廷手里。

  她应该早些撕毁的,毕竟修司旻对她也没有什么非分之想,只是后来他走了,她就舍不得下手了,总觉得还留了个念想。

  “纸上还有你和修司旻的签字,还有手印,你就真的不打算跟我解释解释吗?”

  顾津津将视线别开了,“还有什么好解释的?”

  “你跟他原来是这样结婚的。”

  “这……这不过是婚前写的而已,后来我们挺好的,自然就不用遵守上面……”

  靳寓廷看她都快编不下去了,干脆打断她的话。“我只信这张纸上的内容,其余的,我一个字都不相信。”

  顾津津觉得车内的空气越来越稀薄,已经在开始令她难受了,她呼吸急促,也接受不了男人的靠近。

  “这又能说明什么呢?”

  “还说明不了什么吗?”靳寓廷见她不看他,他伸手将她的脸别向自己,“除了法律承认你们的婚姻之外,我完完全全可以不承认。”

  “既然法律都承认了,那就是真的。”顾津津将手轻搭在靳寓廷的手腕上。“你别这样。”

  “我就不信短短的那些时日,你会爱上他,还有,你们连夫妻之实都没有,你现在不接受我,是不是只是因为还没有原谅我?”

  顾津津感受到男人的气息喷灼在她脸上,她有些招架不住,她觉得她还未开口,嘴角就已经在开始发抖。

  “我们两个相处的时候,你没看到过……”

  “你别跟我说,这张纸是一张废纸,其实你们情难自禁,已经有了关系,顾津津,你就算真要这样说,我也不会相信。你跟我撇的那么干净,就说明你本身的性子不会改变,你的底线也不会被人突破,所以妄想再用什么话来说服我,没用。”

  顾津津胸口起伏着,“我跟修司旻怎样,那跟我和你之间是否可以走到一起,没有关系!没有直接的关系!”

  “你再说一遍试试?”

  “难道不是吗?这张纸是我写的,但我和你都结束了,你……”

  靳寓廷一把扣住她的下巴,将她拉向自己,他向来不舍得伤她,可这次不一样,他快被气疯了。

  他一口就把她的嘴给咬破了,那痛简直能让顾津津跳起来,她也没忍住,眼泪都流了出来。

  靳寓廷居高临下端详着她,顾津津眼圈泛红,嘴唇发抖,可男人手掌越发收紧了,就是不松手。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