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06我就是放不下你,怎样?

06我就是放不下你,怎样?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4670更新时间:2018-12-27 07:05:33

  

  靳寓廷的手臂微松,顾津津忙将男人脸上的枕头拿开。

  躺在床上的人呼出了长长的一口气,像是快要被憋死了,顾津津拉过靳寓廷的手臂,想要将他拉出去。

  “你怎么这么关心他?”靳寓廷像尊雕像般扎在原地不动,顾津津回头朝他看眼,“他是我同事啊。”

  “同事也不见得要这么亲近吧?”

  顾津津不想跟他解释什么,她抬起脚步走到了房门口,打算离开,靳寓廷见状,他走向床头柜拿起了上面的空调遥控器,将才开始出暖风的空调给关了。

  顾津津听到声响,快速地回到他身边,抢过遥控器后将他往外推,她再度将空调打开,然后推着靳寓廷一直往外走。

  到了客厅内,顾津津将房门轻带上。这就是简单的一室一厅,餐厅和客厅是连着的,其实就是个奢华版单人宿舍。

  男人的沙发上也是乱糟糟的,堆了几件衣服,还有条毯子,估计有时候就直接抱着电脑睡在上面了。顾津津走到门口,眼见靳寓廷没有跟上,她转身看向了他,“你怎么还不走?”

  “你身上有股什么味道?”

  顾津津不明所以,抬起手臂放到鼻子跟前闻了闻,“没有啊。”

  “那么重的味道,你倒是闻不到。”

  “噢,可能是晚上吃了火锅,所以身上全是火锅味吧。”

  靳寓廷走过去几步,到了顾津津身后,她将门拉开,准备往外走,只是腿还没抬起来呢,门就被靳寓廷砰地关上了。

  他伸手往墙上一按,灯也熄了。

  顾津津后背一下绷直,紧张的呼吸声都浓重了不少,靳寓廷上前步,胸膛已经贴住了顾津津后背。

  她在黑暗中攥紧了两个拳头。“你是不是特别喜欢这样?”

  “我喜欢哪样?”

  “关了灯跟人说话。”

  靳寓廷的呼吸声就在顾津津头顶上方,她在黑暗中摸索到门把,想要将门拉开,可他的那些动作却仿佛一个都没有逃过靳寓廷的眼睛。顾津津的手掌被握住了,她忙将手缩了回去。

  “我不相信你方才是正巧经过,这世上哪有那么巧的事?”

  靳寓廷似是轻笑了声,“那你觉得是怎样?”

  她总不能说他是跟踪她吧?那也太自恋了,但顾津津想不出别的理由来,“反正不是凑巧。”

  “是啊,我跟着你了,那又怎么样?”

  “你为什么要跟着我?”顾津津下意识问道。

  靳寓廷嘴上也没有犹豫。“想你了,想见见你,那就跟着你了。”

  顾津津被他堵得半晌说不出旁的话来,越是直白的话越是让人难以招架,气氛僵持着,她轻咽下口气。“走,走吧,孔诚他们还在楼下等你吧?”

  “我从你今天下班的时候就跟着你了。”

  那她当时打电话时看到的那辆车子,应该就是他的吧?

  “你带着一伙人进去吃晚饭,我到现在还饿着肚子。”

  顾津津不知该怎么接话,只能将话题扯开。“今天下午的事谢谢你,合作谈得挺顺利。”

  靳寓廷唇瓣紧闭,顾津津手指一下下刮着裤缝,她知道有些话不该说,但她就是忍不住。“对了,我也算是打扰了你跟她单独相处的时间,抱歉。”

  “我看你就是有心打扰。”

  “没有……我都不知道你们在那。”

  “怎么会不知道呢?我就坐在那里。”

  顾津津觉得这口黑锅莫名其妙就扣上来了,“但我什么都没说,也是你们自己走过来的。”

  靳寓廷听着她‘狡辩’,她对别人都是客客气气的,还会说那么多的好话,为什么对他就是不行呢?

  他伸手将她抱在怀里,顾津津一惊,两手下意识要将他的手拉开。“别这样。”

  靳寓廷的手臂越圈越紧。

  孔诚和司机还在楼下等着,司机时不时将脑袋探出去,“这都过去这么久了,怎么还不下来?”

  “有的等呢,估计咱俩在车上睡一觉都可以,”

  司机不解地看了他一眼。“就送一个酒鬼上去罢了,那能有几分钟的事?”

  “那也得看九爷肯不肯下来啊。”孔诚将椅子往后放,换了个舒适的姿势将两腿伸直。“你也躺会,别着急。”

  “真的假的?”

  “说不定明天早上下来都有可能。”

  “啊,不是吧?”司机觉得难以置信极了,“这也不是九太太的家,难不成还能在酒鬼家里……”

  “不一定啊不一定啊,干柴烈火烧一烧,在哪都是可以的,再说那人醉的不轻,多大的动静都吵不醒他的。”

  司机惊得下巴都快掉了,原来尺度这么大的呀?

  顾津津跟靳寓廷僵持了片刻,拉也拉不开他,只好妥协。“你松手行不行啊?”

  她对他真是冷漠至极,就像今天一样,她临走之时还能让他和那个女人单独相处,说什么不打扰,她就这么看得过去吗?

  靳寓廷张嘴咬住顾津津的肩膀,她尽管穿着外套,但他那一口也是下足了力道,顾津津痛得身子朝旁边侧过去。

  屋内的灯光陡然亮起,顾津津双眼轻眯,一下子不能适应这个亮度,卧室门口传来阵男音。

  “你们是谁啊?”

  靳寓廷嘴巴松开,顾津津忙从他怀里挣开,她回头看去,就看到那名同事靠着门框,表情定定地盯着他们。

  “咦,这是公司啊?你们,你们……”

  顾津津一把拉开门走了出去,靳寓廷紧随其后,男人迷迷糊糊摸着墙壁去了洗手间。

  顾津津走到电梯跟前,按了下电梯键,靳寓廷站到她身边,顾津津摸了摸自己的肩膀。

  两人谁都没再开口,电梯门打开后,顾津津抬起脚步欲要进去,靳寓廷却比她抢先了一步,他面无表情地站到电梯里,顾津津没有进去。眼看着电梯门就要合上,男人抬起手臂在旁边的电梯键上按了下,他伸出另一手,快速地将顾津津拉了进去。

  顾津津撞在他身上,脚也差点踩到他,靳寓廷手臂顺势揽住她的腰。

  “你不是开始相亲了吗?有些事情还是要注意点的,万一传出去不好。”

  “我跟谁相亲了?”

  顾津津身子往后退,转过身背对着靳寓廷,“是,你条件这样好的人,是不需要相亲的,顶多算是安排挑选,对吧?”

  “就算我真安排了挑选,你也管不到,是不是?”

  顾津津心里被挑了把火似的,“这位先生,我没有要管你的意思,方才也是你站出来多管闲事。”

  两人谁也不服输,可有些话说完了,自己又没有好受到哪里去。伤人伤己大抵就是这样的,偏偏还要嘴硬,顾津津不会告诉他,她心里难受极了,她也认识到了自己的自私,可是人都会有自私的一面,她压抑不住。

  电梯很快到了底楼,顾津津率先冲了出去,她走得极快,恨不得将靳寓廷甩在身后。

  她的身影被拉得那么长,即便走得再远,还是有一头是在他这儿的。

  两人走在小区里面,靳寓廷加快脚步上前,一把拎住了顾津津外套上的帽子。她走得很急,身子冲出去又被拉回来,差点跌倒,顾津津抬眼瞪向他,“你要干嘛啊?”

  “我想跟你在一起。”

  顾津津嘴唇蠕动下,眼里由最初的震惊转为了惊讶,然后又变成了不相信,“我不明白你什么意思。”

  “我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你还要跟我装糊涂?”

  顾津津挣扎下,男人松手,她的帽子都被扯歪了。

  “我不是装糊涂,是真不明白。我相信有些话我已经跟你说得很清楚了,你也开始有了新生活,你如今又跟我讲这样的话,我怎么能搞得明白?”

  “我试了几天,要我放手是不可能的,我也没有找别人的意思,今天跟她见面的地方是我挑选的,原本就是为了给你牵线搭桥的,你看不出来吗?”靳寓廷说到这,干脆就把想要说的全部说出来了,“修辅成都已经死了,他也算是给修司旻偿命了,你就别再折磨自己了。”

  顾津津目光盯着他看,“你忘了我之前说过的话了吗?你和靳韩声联手设计他,所以他才会连夜回去,我都说了是你害死他的。”

  “不是,我不承认。”靳寓廷一口否定。

  顾津津皱了下眉尖。“这……这还有不承认的吗?”

  “就是跟我无关,我不承认,你要怪就怪修辅成去。”

  顾津津杏眸圆睁。“你现在是跟我耍赖皮?”

  “没有,你那些话都没有道理,我是不会听的。”

  顾津津冷得将帽子戴上了,她双手插在兜内,他跟那个女人没关系吗?居然只是想要给她介绍而已?

  那孔诚那席话又是什么意思呢?

  她脑子里细细地想着,靳寓廷要是真想结识别人,干嘛要到她的眼皮子底下来呢?

  顾津津脚尖在地上蹭了几下,她低头盯着自己的脚看了两眼。“走吧。”

  “去哪?”

  顾津津转过身往前走,“我要回家了,不早了,你难道要一直站在这吗?”

  她居然没有再歇斯底里地赶他走了,靳寓廷不管她这会心里是怎么想的,他赶紧跟了上去。孔诚躺在车内闭目养神,旁边的司机说了声。“出来了!”

  孔诚眼睛都没睁开,司机朝着他腿上拍了下。“快看。”

  他坐起身,视线穿出去,看到靳寓廷和顾津津从小区内走了出来,他轻打个哈欠,将椅子稍稍调整好。“还得腻腻歪歪一阵,你信不信?”

  “这怎么腻歪的起来呢?”

  “哎,只要脸皮厚,铁杵磨成针嘛。”

  顾津津走到车旁,发现自己的车门是开着的,她不由一惊,快速上前几步。

  靳寓廷站在外头,看到她身子钻进去,在里面翻来翻去,“怎么了?”

  她身子退出来些,朝他看看。“我的包没了。”

  “什么?”靳寓廷觉得难以置信。“你出来的时候拿了吗?”

  “拿了,”顾津津走到后车座,“还是找不到。”

  靳寓廷一手撑在车顶,目光在车内扫了圈,顾津津出来的时候没想到他靠得这么近,一下就撞在了男人下巴上。

  靳寓廷用手捂着,都能听到下巴的撞击声,顾津津面色有些焦急。“肯定是方才忘了关车门,招小偷了。”

  同事醉成了那样,她当时都没想到车子没锁,这下好了。

  靳寓廷还从未遇上过这种事,觉得特别新奇,他回头看向孔诚所在的位置,招了招手。

  孔诚尽管不情愿,但还是过去了。

  来到两人跟前,孔诚也没看顾津津一眼,“九爷。”

  “方才有没有看到可疑的人经过?”

  “没有。”

  顾津津记得清清楚楚,她从火锅店出来的时候是拿着包的,等送完了副驾驶座上的同事后,她就将包放在那里了,可她这会里里面面都找了个遍,就是没有。

  “他应该就是从副驾驶座爬进去的,那边正好背对着,也不容易被人发现。”顾津津心急如焚,真是要命。

  “里面有什么贵重物品吗?”

  “主要是银行卡、身份证这些,还有一些现金……”顾津津面色焦急,说完这话,又掀开脚垫去找了圈。

  靳寓廷看她这幅样子,仿佛是失了什么宝贝似的,“现金的话无所谓,要实在找不到,就去挂失吧,银行卡身份证这些稍微麻烦些。”

  “那还有别的呢?”

  “还有什么?”靳寓廷轻问道。

  顾津津不想说,她伸手将车门拍上,“里头还有些零碎东西,比如U盘什么的,总之都是些挺重要的东西。”

  “这门口应该有监控,要不报警找吧。”

  顾津津也找不到别的法子了,她走到驾驶座旁边,准备坐进去。

  靳寓廷见状,拉住她的手将她拖出来些,他率先坐了进去,并朝顾津津示意着。“坐边上。”

  “我自己去就行了。”

  男人已经自顾自地将安全带系上了,“走不走?”

  顾津津总不能还要在这跟他掰扯半天吧,她着急死了,顾津津看到孔诚就站在她边上,她别开了视线,什么也没说,这可怪不到她身上,她也不算有心招惹,那是靳寓廷非要跟着的。

  她拉开后车座的门,坐了进去,靳寓廷探出脑袋同孔诚说道。“你们先回去吧,不用跟着。”

  顾津津忍不住开口道。“那你一会怎么回家?”

  “你好意思让人等我们吗?少说也要一两个小时时间,让他们回去休息吧。”

  孔诚接到话,转身就走了,他还能不明白靳寓廷心里是怎么想的吗?好不容易找到这么个机会,他自然不想要他们跟着。

  靳寓廷将车开了出去,一路上,顾津津都是若有所思的样子。

  “不过就是几张卡罢了,里头的钱又丢不了,瞧你魂不守舍的。”

  “但是很烦啊。”

  “那我带你去办,去哪都不用排队,十分钟都都能搞定,行不行?”

  顾津津看着男人的侧脸没说话,警局就在附近,开过去一点点路就到了。

  只是这种案件实在是小,也不是说破就能破的,顾津津还是需要回去等消息。

  幸好她的手机是随身揣着的,她先将一些在APP上绑定好的银行卡全部解绑了。

  靳寓廷开了车将她送回去,顾津津若有所思地盯着窗外,车子很快开进小区,到了她家门口。

  男人下车,替她拉开车门,顾津津犹豫下后迈起脚步出去。

  靳寓廷将车门关上,他握了下手里的车钥匙,然后将手掌递到顾津津面前。

  “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吧,调了监控很快就能找到偷拿包的人,不用担心。”

  顾津津轻点下头,“你也回去吧。”

  靳寓廷手指微松,示意她接过钥匙。

  顾津津并没有伸手,她轻别开了视线。“你开走吧,这儿很难叫到车,大晚上的也不安全。”

  男人手掌握紧,立马就将手收回去了。

  她抬起脚步,头也不回地往里走,靳寓廷盯着她的背影,觉得跟做梦似的,她让他将她的车开走,那就说明了是允许他再来找她的,要不然怎么还车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