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90不放心你,就来了

90不放心你,就来了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5624更新时间:2018-12-27 07:05:24

  

  顾津津朝不远处看了眼。“他来了吗?”

  “在车上呢。”

  “外面下那么大的雪,又是大年初一,你让他赶紧回去吧,家里也挺忙的。”

  “……”

  顾津津知道,在绿城恐怕什么都别想逃过靳寓廷的眼睛,“我这边已经没事了。”

  “你这胆子确实也太大了,你就没想过,万一修辅成不放你出来,要的是你的命呢?”

  顾津津视线别开,但余光里还是有那辆黑车的影子,它衬在一片白雪皑皑中,更为显眼。

  “修辅成有句话说得是对的,他眼里心里只有公司,杀了我对他没有好处。”

  孔诚却是不以为意,“但捏死你就跟捏死只蚂蚁似的,他难道还能怕你家人能绝地反击去报复他不成?”

  “我要出事了,不还有靳寓廷吗?修辅成不会给自己找这么大一个麻烦的。”

  “原来,你心里还是清楚的。”

  顾津津看了眼跟前的孔诚,心跳微微加速。“你告诉他一声,我没事,我还有别的事要处理,让他先回去吧。”顾津津说着,伸手就要将门关上。

  “还有,替我跟他说声谢谢。”

  大门在孔诚面前被关上,顾津津转身回了屋内。

  孔诚走出去,上了车后,将顾津津的话原封不动地告诉靳寓廷,男人一语不发,脸色阴沉得厉害。

  “九爷,这会应该不会再有危险了,您今天还要跟太太去给老爷子拜年呢,别误了正事。”

  “就她这样,会没有危险吗?”靳寓廷压抑着胸口的怒气。“怎么我跟她说过的话,她就一句都听不进去呢?”

  “她要真能乖乖听话,您就不用操这么多心了。”

  兜里的手机一直在响,靳寓廷知道肯定是秦芝双打来的,“先回去吧,要不然外公那里要等急了。”

  “是。”

  修辅成这边得到消息时,就已经在回去的路上了。

  男人不住盯着文件的落款处看,嘴角始终勾翘起来,他等了那么久,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旁边的助理挂了电话,看他一眼后为难地出声。“修先生,那一老一少被人带走了,看样子,是靳寓廷的人。”

  “带去哪了?”

  “送到顾津津那里去了。”

  修辅成哦了声,举起手里的文件又看了看。“带走就带走吧,这也不是多大的事。顾津津就算要告我又怎样,光凭一个司机的一面之词,她能奈我何?她又有什么证据说明是我指使的?”

  边上的助理轻点下头,“是,这件事您完全是置身事外的,查不到您身上。”

  离开绿城回去后,修辅成第一时间就去了公司。

  他心比天高,自然不允许别人霸着他的地方,再说这里面有多少心血是他的,别人不清楚,他自己却一笔笔都记着呢。

  修辅成径自来到顶楼,公司高层人员这会正在开会,那便最好,他直冲会议室,进去的时候气势汹汹,顾津津找来的人这会就坐在首席位子上。修辅成走了过去,将文件摊开放到他手边。“这是顾津津亲笔签下的,还有公司公章为证,她不善管理公司业务,又不放心交给外人,所以……”

  “还有这样的事?我从未接到相关通知。”男人说着,拿起文件看了眼。

  “我这不就是来通知你了吗?”

  坐在会议室内的旁人面面相觑,交头接耳起来。

  男人看了眼落款处,嘴角不由笑开,他将文件丢回了桌上,“没想到堂堂的修先生为了不让大权旁落,居然不惜造假。”

  修辅成心里咯噔下。“这确实是公司的公章。”

  “但现在不是了,”男人抬起眼帘朝他看着,“过年之前,我就已经让人换了新的公章,至于旧的那枚也交回公安机关销毁了,你要不信的话,可以去查查。”

  修辅成脑子里犹如惊雷般打过,他从未觉得这件事会有差池,他一路以来都是秘密行事,顾津津怎么会事先就防他一手了呢?

  “不可能!”

  “修先生,这是没法造假的事,我骗你又有什么意义呢?要不是为了修太太接来的那个大项目,我们也不必在年初一开会,所以请您不要浪费我们的时间,好吗?”

  修辅成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胸口传来丝丝疼痛,他始终觉得难以置信,他目光盯紧了落款处。“那上面还有顾津津的亲笔签名。”

  “这恐怕也不能说明什么。”男人将文件合上,“这签字,和修太太平日里的签字手法有些出入,再加上公章都废了,这一份文件不具备任何的法律效力。”

  修辅成被人下了逐客令,但他并不甘心,他拿起桌上的文件转身往外走。

  好不容易拿到的公章居然是假的,他精心设计,又赔了一个司机进去,居然拿到了一份无效的文件?

  修辅成回到家,他头重脚轻地进了客厅,他将文件用力丢到茶几上。

  修太太从楼上下来,看到他的样子,不免要担心。“医生都说了,让你放宽心思,不要操心劳累,我看你是不想让你的病好了。”

  “我没事。”男人抬起手,朝胸口的地方轻捶两下,“好多了。”

  “你啊,就是什么事都要亲力亲为,心思又大,要不然也不会得这心悸的病。”

  “好了。”修辅成轻闭眼帘,心思全然不在自己的身体上,他已经让人去查公章的事了,就不知道结果是否能如意。

  修太太起身去了厨房,没过多久,便捧了一小碗药出来,她坐到修辅成身边,将药碗小心地放到他手里。“喝吧,还有两天的量,到时候又得去配了。”

  “算了。”修辅成一口喝完,觉得苦,修太太忙拿了桌上的糕点给他,男人咬了口后这才说道。“别再跑来跑去的了,我这也不是大病,原本就是休息不好闹的。”

  “你成天想这个想那个的,长此以往身体怎么能吃得消?我们现在的生活就挺好的,你……”

  “好了。”修辅成不耐烦地打断她的话。“我上楼去睡会。”

  修太太见他不高兴,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商家的人在医院里面过了个年,年初一的一大早,曹亦清就带着花和礼物又去了。

  商家二老的这口气消不掉,但背地里却是说着另一番话。

  商麒面如死灰,身上的痛还在提醒着她刚经受过怎样的煎熬,商太太在边上看着心疼。“麒麒啊,好歹吃点东西吧。”

  “妈,有姐的消息吗?”

  商太太闻言,脸色越发黯淡。“没有,商陆也真是心狠,大过年的居然连个电话都没有。”

  “妈,你还看不出来吗?曹亦清是姐夫给我介绍的,他这是不让我过好日子,他这是成心的。”

  商太太和商余庆对望眼,商余庆听到这话,全身的火又起来了。“谁逼着你嫁给他了?是谁让你偷偷拿了户口本去跟他领证的?”

  “好了。”商太太忙劝阻出声。“事情都到这一步了,说这些还有什么用?”

  商麒抬手捂着自己的眼睛。“这个婚,我一定要离。”

  “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商余庆又是心疼又是气恼,“离婚以后,你想过后路吗?”

  “那也比待在他身边,被他打死的好!”

  商太太听了,坐到病床上,两手紧握着商麒的手。“麒麒,你嫁了人,跟小姑娘的时候不一样了,你现在好歹也是曹太太。”

  “这理由,我都听烂了,我姐那时候你们也是这样说的。”商麒面无表情地将手抽出去。

  “你还有脸提你姐!”商余庆坐在边上,想到另一个下落不明的女儿,心里更是难受,“连自己的亲姐姐都能害,我怎么生出了你这样的女儿?”

  “我没有!”商麒激动地出声。

  商太太轻斥一声,“好了!还是想想这眼睛怎么办吧,这边治不了就换个医院,总不能就这样瞎了。”

  商麒将被子拉高过头顶,她知道这些事都和靳韩声有关,这个男人睚眦必报,怎么可能因为她是商陆的妹妹就轻易放过她呢?靳家一大家子都过去给秦老爷子拜年了,只不过这次没了商陆,也没有了顾津津。

  秦芝双不想让老人家担心,有些事便瞒着他,吃过中饭,舅舅安排了一家人去往自家经营的度假村玩。

  靳韩声和靳寓廷都没什么心思,但面上还要过得去,只能陪着。

  靳睿言拉着靳寓廷一道打麻将,原本是要让靳韩声一起的,可他哪有那个兴致,早早就逃了出去。

  度假村内绝大多数都是全家过来玩的,偶尔也会出现几对情侣。靳韩声坐在亭子内,里头有免费供应的热茶和点心,他安静地坐着,拿了手机翻出商陆的照片。

  不知道她现在过得怎么样,是否安好,有没有一点点想起过他?

  不远处,有对小情侣跑了过来,两人都穿着亮色的冲锋衣,到了亭子内,男生替女生掸了掸肩膀上的雪。

  “你说,这雪要下到什么时候啊。”

  “谁知道呢,最好不要停,把山都封了。”

  “为什么啊?”女生不解地问道。

  “这样,我们就能在这多待几日,不必着急赶回去。”

  女生抬起手打在男友的肩膀上。“我看就你最坏了。”

  “我哪里坏了?”男生说着,一把将她抱住,又在女生的小肚子上抓痒痒。

  “哎呀,松开,好痒!”

  靳韩声听得头疼不已,他实在搞不明白谈个恋爱怎么能这样闹腾?可他一瞬不瞬地看着,心里又好像在冒泡泡,他和商陆就从来没有这样过。

  女生痒得不行,弯着腰,头发都快散了。

  靳韩声的视线定在女生的发上,看到她的头发是用一支木簪子别着的,很是精致,靳韩声不由自主地起身,走过去将那名男生拉开。

  两人奇怪地看了他一眼,靳韩声直接问道。“你的簪子是从哪来的?”

  “买的啊。”女生不解地往后退了步。

  男友见状,赶紧护在她身前,“你是谁啊?”

  “是从哪买的?”

  “网上。”

  靳韩声伸出手去。“可以给我看看吗?”

  见他没有恶意,女生伸手将簪子取了下来,递到靳韩声的手里,他拿到眼前仔细端详,这个图案他只觉得有些眼熟,商陆擅长画画,又会雕刻,他见过她做过的东西,只不过那时候刻的是书签等小玩意。

  “哪个网上买的?”

  “微博,那个博主挺有才的,会把一些精致的物件发出来,都是她亲自雕刻的。”

  靳韩声言语间有些激动,“她的微博名叫什么?”

  女生掏出手机,打开微博,特别关注里面就有,她翻出来后递给靳韩声看。“就是她。”

  靳韩声迫不及待地看了几眼,上面有更新的作品,有书签、发簪,甚至还有手镯和串珠,简简单单地配上文字,却有不少留言。

  “还接受定制呢,不过纯手工的东西做起来比较慢,会有一个等待时间。”

  靳韩声关心的并不是这些。“有寄件人的地址吗?”

  “没有唉,”女生之前也觉得奇怪。“寄件人的信息没有,只有个手机号码。”

  “还有吗?手机号还有吗?”靳韩声迫不及待道。

  女生轻摇下头。“快递单上也不清楚,拿了就丢了。”

  靳韩声将手机还给她,却还是攥着那只发簪不放。“这个可以卖给我吗?”

  “这……不行。”女生很是不舍,“我等了好几天才拿到的,我特别喜欢。”

  “你们在这儿的开销一应免了,想玩到什么时候就玩到什么时候,行不行?”

  女生眼里露出了吃惊。“你是这儿的老板吗?”

  “反正我能说了算。”

  “我们就定了一个晚上的房间,明天往后都没房了,不走都不行啊。”

  靳韩声将那支簪子放进了自己的兜内,“我给你安排房间,就这么说定了。”

  他也不管女生是否同意,反正这簪子是不可能再还给她的。

  靳韩声没有玩微博的习惯,他回到房间后,第一时间下载了应用,又找到那人的号关注。他一页页往下翻,发现她的第一条微博,就是在商陆失踪后不久发的。

  这难道是巧合吗?靳韩声再仔细看了那些图片,越看越觉得有种熟悉感,他心头跳跃着几许说不明的激动和喜悦,但他必须沉住气才行。

  顾津津跟那名司机谈话的时候,并未让他的女儿在场,可不论她怎样威逼利诱,对方都不肯松开。

  “我没做过,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如果现在放你回去,修辅成也不会放过你,你就不怕他灭口吗?”

  男人垂着眼帘,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修司旻死了,如果他承认了,这就是蓄意谋杀。

  “我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也不认识那些人,你们……你们都找错人了吧?”

  顾津津沉着脸,“那辆车已经被找到了,你做事倒是干净,将它往黑修理厂一丢,如今喷过了漆,也改装过了,可你觉得这样就能瞒天过海吗?”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顾津津知道他心有顾虑,“我现在一心要替我丈夫讨个公道,你只当那些人不好惹,但我也不是什么善茬,你女儿很可爱,看她跟你爷爷住在一起,就知道她从小生活的也不容易。”

  男人听到这,猛地抬下头盯着顾津津看,眼里充满了戒备,“你想干什么?”

  “你把我丈夫害死了,我膝下也没有孩子,要不……”

  “你别乱来。”

  顾津津面色阴沉,双手落在椅把上,目光盯着对面的男人不放。“你要是想试试我跟修辅成谁更狠,我会让你如愿的。”

  “你究竟想做什么?”

  “你先选一个吧,先保住你爷爷,还是你女儿?”

  男人紧咬了牙关不放,“不,你做不出来。”

  “呵呵——”顾津津冷笑出声,“那,先把你女儿带过来吧。”

  “不要!”男人激动出声。

  顾津津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盯着他,“我给你时间考虑,反正你唯一的亲人都在我手里,我也不怕你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她起身走了出去,心里是迫不及待的,她真是迫不及待想找修辅成去算账!

  晚上,那名男子一直没有开口,顾津津将底楼的两个房间腾出来,先把人安置好。

  失去了宋宇宁的帮助,她能相信的人越来越少了,人也只有放在眼皮子底下,她才觉得安全。

  顾津津坐在客厅内,就这么跟他耗着,门铃声响起的时候,她下意识抬下眼帘,看了眼挂在墙上的钟,都快晚上十点了。

  她起身走到门口,“谁?”

  “是我们。”

  居然是孔诚的声音,顾津津犹豫下,随后将门用力打开。她还未来得及看清外面站着的人,就见一道身影已经率先挤了进来,紧接着,顾津津的手腕就被抓住了。孔诚想要进来,门却被身侧的男人关上了,孔诚这就吃了个闭门羹。

  靳寓廷的声音隔了扇门板传出去。“你先回去吧,这儿没你什么事了。”

  顾津津手腕处凉凉的,那是靳寓廷手上的温度,她挣了下,没有挣开。

  “你怎么来了?”

  靳寓廷一眼就看到不远处的男人,“不放心你,就来了。”

  多简单的理由。

  顾津津往前走了两步,“那也不该是这个时间。”

  “刚从外公那里回来,原本都要住夜的,我偷偷溜回来了。”

  顾津津顿住脚步朝他看眼。“为什么?”

  男人嘴角轻抿开,“明知故问。”

  他拽着顾津津上前,那个司机跟顾津津打了一天的心理战,都快累死了,好不容易打个盹,心还真是大。

  靳寓廷上前,一脚踢在他腿上,男人惊得弹跳起来,只是睁眼看清楚形势后又老实了。

  “这就是那名司机?”

  “对。”顾津津推开了靳寓廷的手掌。

  靳寓廷扫了眼男子。“当时在场的肯定不止他一个,还有别的人吧。”

  “是。”

  “还不肯开口吗?”

  顾津津轻摇下头。

  靳寓廷单手往兜里一插,“你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这种事情就应该交给孔诚,我保证不用一天的时间,一定让他开口。”

  顾津津将信将疑地问道。“莫不是要严刑逼供?”

  “只有你,让他待在这还好吃好喝的供着,暖气吹着,要我说,先把他推外面去,树上绑一个晚上再说。”顾津津觉得挺有道理,“可以试试。”

  靳寓廷心里其实清楚得很,就算这个司机开了口,也答应指正修辅成,恐怕也不一定能治他的罪。

  修辅成不会笨到亲自去找人,安排所谓的车祸,但顾津津如今全部的希望都在这了。

  与其看着她郁郁寡欢,还不如让她做点什么,至少这样,她心里是有个盼头的。

  她好了,他便也好了。

  这是顾津津心里的一道坎,她要是跨不过去,他就押着她跨过去。

  靳寓廷就不信,这世上还真能有什么事是过不去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