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82出卖

82出卖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3781更新时间:2018-12-27 07:05:14

  

  绿城一处私人宅院内。

  这儿一大片原本就都是私人搭建的房子,靠近湖泊的这一栋最是简单,没有华丽繁芜的外表,就是简简单单白墙青瓦。早些年这儿住了对老夫妻,两个都是大学的教授,后来为了跟国外的子女团聚,这才忍痛将这栋房子给卖了。

  房子是自带院子的,只不过院子并不像豪华别墅区的那么大,而且竖起了高高的墙,再配上沉重的朱砂红铁门,倒显得神秘不少。

  院内一角,老夫妻俩留了一小块空地,原本是经常种菜的,这会被添满了花草。

  旁边的石桌上摆满了雕刻的物件,还有新主人找来的宝贝,一旁还有几张纸,纸上画满了图。

  商陆头上的发簪也是自己做的,头发随意挽在身后,轻轻一搭,她全神贯注地在雕刻。

  所有的物品都是她设计和亲手雕刻的,她画画极好,又会手艺,起初只是试着开通了微博,放了几个小物件上去,没想到就有人看了之后来私聊她,说是有意购买。

  商陆试着接了两单,没想到对方很是喜欢,渐渐的,找她定制的人也越来越多。

  一直到傍晚时分,商陆这才洗净双手,将东西都收拾好后回了屋。

  每当这个时候,这么大的房子就显得空荡荡的,中午还有剩饭,她一会切些蔬菜放个蛋进去炒炒就好,晚上看会书,一天便又这么过去了。

  商陆走进客厅,将电视机打开。

  里面的声音很快充斥进每个角落,将逗留在这的冷清全部驱逐干净。

  她转身准备回餐厅,只是刚走出去几步,却又听到了靳韩声的名字。她心里咯噔下,她以为是靳韩声终于沉不住气开始大规模地找她了,却不成想耳朵里竟钻进了车祸等字。

  商陆顿住脚步后转身,隔了那么远,还是能看到靳韩声的脸,而且是清清楚楚。

  她难以置信地上前几步,这是重播,播放的都是靳韩声被抢救时拍到的照片,商陆觉得浑身发冷,脚底像是结了冰。她双手不由捂着嘴,但这会就算是想叫也叫不出来,靳韩声的那些照片实在是触目惊心,任谁看了都会心惊胆战。

  新闻上说他生死不明,目前还没有确切的消息传出来。

  商陆双手撑在沙发椅背上,艰难地上前两步后,坐了下来。

  她从没想过靳韩声会出这样的事,他就是个祸害,不都说祸害遗千年吗?

  门外忽然传来敲门声,门上的铁环用力撞击在门板上,但还是没有门铃声响。商陆这儿不会有人来找她,所以靳寓廷连门铃都没给她装。这会铁环敲打声咚咚地传进屋内,商陆吃力地起身,一步步走了出去。

  应该是靳寓廷过来了,难不成靳韩声挺不过去,是要带她去见他最后一面吗?

  商陆走到门口,脚步硬生生刹住,她不想见他,什么最后一面,肯定是假的,她才不要见!

  院内开了一盏灯,商陆站在灯光中,整个人都是朦胧的。

  她小着声问道。“是谁?”

  “我,顾津津。”

  商陆想也不想地上前将门打开,果然见到顾津津站在外面。顾津津立马抬起脚步进去,将门反手关上。“商陆,你真在这。”

  “你回来了?什么时候的事?”

  “才回来几天。”

  商陆仔细看了她两眼。“瘦了很多。”

  顾津津跟着商陆往里走,刚走进客厅,就听到了有关靳韩声的新闻。

  商陆坐定下来,怔怔地盯着电视机,“是不是真的?”

  “我也不清楚,网上也都是这个新闻,据说靳家很多的亲戚也都去了医院……但靳寓廷才出过车祸,现在就轮到靳韩声了,我总觉得这件事有点怪。”

  商陆朝着顾津津看了眼,“寓廷也出了车祸?怎么会这样?”

  顾津津视线落在电视上,“修辅成做的。”

  商陆沉默片刻后,这才开口。“你那边刚出事的时候,我想去找你,但寓廷说你回去了,我也不知道这些日子你是怎么撑过来的。”

  顾津津连强颜欢笑都做不到了,“商陆,你用不着安慰我,放心,我挺好的。”

  她其实是想问问商陆想怎么办,毕竟就算再恨,她们也是夫妻,她当时得知靳寓廷在抢救的时候,心都空了,万一商陆连靳韩声的最后一面都见不到,那该是多大的遗憾?商陆是在她的帮助下离开靳家的,如果靳韩声真没了,她肯定也会愧疚。

  “你……要不要回去?”

  商陆听到这话,立马站了起来,准备往外走,顾津津忙将她拦了下来。“要不先打个电话问问靳寓廷吧。”

  “难道这么大的事,他还会骗我吗?”

  “我短时间内看到了三场车祸,我觉得,还是先问问吧。”

  顾津津心里也有疑惑,兄弟俩怎么就能遇到一样的事呢?

  靳寓廷那边,也是第一时间就收到了消息,顾津津刚进商陆家里,就有人给孔诚打电话了。

  他的脸色在今天就没好看过,听完了孔诚的话,他赶紧拨通了商陆的座机号。

  顾津津和商陆碰上了,怕是已经在开始怀疑他了吧?

  连他自己都觉得太过于凑巧的事,他就不信顾津津没有感觉。

  座机铃声很快响起,商陆惊了下,朝顾津津看眼,心里的惶恐系数涌出来,商陆还是强装镇定,将电话拿了起来。“喂。”

  “商陆。”

  顾津津坐到商陆身边,能听到里面的说话声传来。“看新闻了吗?”

  “看到了。”商陆尽管有很多话想要问,却不敢问出口,靳寓廷那边也在斟酌着怎么说,两人就这么冷了下来,顾津津忙催促她一句。“你赶紧问啊。”

  她知道商陆害怕,可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问不问都改变不了什么。

  靳寓廷听到了顾津津的说话声,果然,他每一个字都得万分小心之后才能说出口。

  “寓廷,他怎么样了?”

  “没事,好得很。”靳寓廷一张口,就把靳韩声彻彻底底给卖了。

  顾津津和商陆对望眼,商陆神色稍松,“脱离危险了,是吗?”

  “他压根就没有发生车祸,都是装出来的。”

  “什么?”商陆大吃一惊,“装出来的?”

  “我之前出了车祸,他看顾津津回了绿城,以为她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回来的,所以才想着要效仿。现在弄得整个绿城都知道了,妈也气坏了。”

  商陆气得大口呼吸着,“他怎么能做这样的事?”

  “他还有什么事是不敢做的,他要真有个三长两短,我肯定第一时间就给你打电话了。”

  靳寓廷也是没办法,为了避免掉这种可疑的可能性,他只能将靳韩声推出去,这样顾津津才不会怀疑到他身上。顾津津这会就在商陆身边,靳寓廷还要装作并不知情的样子。

  “我都来不及劝他一句,他就直接都安排好了,我生怕你相信了,所以赶紧告诉你一声。”

  商陆小手捏紧了,“他现在弄得路人皆知,我看他是疯了。”

  “他是真疯了。”

  商陆余怒未消,垂下眼帘,也不想再提靳韩声的事,“你呢?你的伤怎么样了?”

  “好多了。”

  “你之前怎么只字未提?”

  靳寓廷故作轻松说道。“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份担心罢了,再说现在已经在修养阶段了,过段时间就会好的。”

  商陆朝顾津津看眼,刚要说她在这,就见顾津津朝她摆了摆手。商陆明白,便没有提起她,“你也是,凡事要小心才是。”

  “我会的。”靳寓廷紧接着又说道。“你在那边缺了什么或者想要什么,都告诉我,我短时间内过不去了,我会让孔诚给你备着的。”

  “好,”商陆轻应声,听靳寓廷这话,又有些不放心。“你真的没事吗?”

  “捡回一条命,那就是没事了。”

  商陆知道靳寓廷的脾性,知道能让他这样说,就说明真是九死一生过。“津津知道吧?”

  “嗯,”靳寓廷轻描淡写道,“不过就是让医生跟她说没事了,别的没告诉她,毕竟之前……”

  刚发生过修司旻的事,车祸两字原本就是忌讳。

  顾津津听着靳寓廷的话,难道他是有更重的伤没让她知道吗?

  靳寓廷觉得他没有说谎,他身上虽然没事,一颗心却是千疮百孔,这些确实都没告诉顾津津。

  挂了通话,顾津津挨着商陆坐近些,“人没事就好。”

  “是,”商陆将一只手放到另一只手的掌心内,“他要真到了那一步,我就去见他最后一面,好歹夫妻一场。”

  顾津津坐了会,商陆起身给她倒了杯水,这还是顾津津头一次过来。

  “我问了靳寓廷你的住址,过来的时候也是千万小心,不过靳韩声这会忙着装病,也注意不到我身上来。”

  商陆站在茶几跟前,并未入座。“在这吃晚饭吧。”

  “不用了,我吃过了,”顾津津环顾下四周。“你每天都出门买菜吗?”

  “不是,有人会按时按点送过来。”

  顾津津不敢在这多待,出去的时候也是小心翼翼的,她走到车边,不由又回头看了眼那栋房子。

  她方才进去的时候就感觉到了冷冷清清,商陆一个娇生惯养的大小姐如今却独自居住在这,生活上肯定是多有不便,但是摆脱了靳韩声,她应该觉得清净幸福才是。

  顾津津今天是自己开的车,毕竟越少的人知道商陆的住处,对她来说就越安全,她发动车子,刚要开出去,手机便响了起来。

  她看眼来电显示,是陆菀惠打来的。

  “喂,妈。”

  “津津,你看新闻了吗?”

  “嗯。”顾津津将车子缓缓地往前开去。

  “我早上就看到了新闻,只不过现在还没有确切的消息,津津,你说靳韩声不会挺不过去吧?”

  顾津津这会知道了他是假装的,就觉得好笑得很。“妈,他能不能挺过去是他的事,您这么关心做什么?”

  “津津,你好歹也叫过他一声大哥,虽然他之前那样对你,但生死面前,什么都是小事,你理应过去探望下,万一那是最后一面了呢?”

  “妈,不会的……”

  “津津,靳家二老对你不错,特别是你……”陆菀惠硬生生咽下了婆婆二字。“你哪怕不是去看望靳韩声,你就是去安慰安慰他们也好。”

  顾津津总不好说靳韩声那是装的,毕竟现在媒体还盯得紧,要真泄露,也不能从她这边泄露出去。

  “妈,他真没事的。”

  “那你去看一眼又能怎么样呢?他要真没事,新闻早就播放了。”

  顾津津只能假意的答应。“好好好,我去,行了吧?”

  “我也马上到医院了,我在门口等你。”

  “什么?”顾津津没想到陆菀惠这么当真。“您去做什么啊?”

  “虽然做不成亲家了,但你前婆婆那边肯定难受的很,我陪她一会也是好的。”陆菀惠说好了在医院门口等她,便匆匆将电话挂了。

  真是乱套了,顾津津想着赶紧过去,见到了陆菀惠一定要当面跟她解释清楚才行。

  顾津津的车子飞快朝着靳韩声所在的医院而去,这个消息也很快传到了靳寓廷的耳朵里。

  他就怕顾津津会跟靳韩声碰上面,万一靳韩声跟他一样,将他卖了,那他不是所有的心血都白费了吗?

  靳寓廷必须想办法把她拦下来才是。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