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79以前是九太太,以后说不准也是

79以前是九太太,以后说不准也是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3598更新时间:2018-12-27 07:05:11

  

  修善文看着顾津津将门关上。“嫂子,我们出不去吗?”

  “别着急,没事的。”

  她走到边上,给宋宇宁打了个电话。

  “喂,津津。”

  “你在哪?家门口被修辅成的人堵住了。”

  “我已经知道了。”宋宇宁压低嗓音道,“我会安排的,修辅成现在完全是不介意别人的眼光了。”

  “我已经打算带文文回绿城了。”

  宋宇宁在电话那头沉默半晌。“津津,你回绿城,是因为靳寓廷吗?”

  “连你都要怀疑我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

  顾津津觉得胸口堵闷得厉害,她深吸口气,“我不能被困在这里,修辅成怕是迟早会要了我和文文的命。”

  “你放心,我马上过来。”

  “好。”

  顾津津挂断通话,看了眼站在门口的修善文。“文文,你先上楼吧。”

  “嫂子,他凭什么把我们关在这?”

  这话倒是问住顾津津了,是啊,凭什么呢?“就凭他不顾一切要抢走不属于他的东西,他已经疯了。”

  “我有点害怕。”

  “不用怕。”

  修善文上前,轻挽住她的胳膊。“他连我哥都能害,更别说是你了。”

  “听我的,先上楼。”

  修善文尽管担心,但还是听了顾津津的话上楼了。没过多久,门外有动静声传来,顾津津刚从沙发跟前站起,就看到门被打开了,修辅成从外面走了进来。

  顾津津蹙起眉头。“你怎么进来的?”

  “这儿也是我家,我怎么不能进来?”

  顾津津胸腔微微起伏。“你什么时候动了我家的锁?修辅成,修家早就把你赶出去了,我也请你出去!”

  “赶我出去?就凭你吗?”修辅成来到顾津津跟前,在她对面的沙发上坐定下来。“你现在自身难保,还是想想你自己的事吧。”

  “你惹了靳家的人,你以为你会有好下场吗?”顾津津说着,同样坐了下去。

  修辅成嘴角勾起了冷笑。“学聪明了,知道拿靳寓廷来压我了,可我就不明白了,我怎么惹着他了?”

  “大丈夫敢做敢当,你把靳寓廷害成那样,到你嘴里倒是轻轻松松一句话就带过了。”

  修辅成真是没听明白,他紧锁眉头盯着顾津津看。“难不成是我害得你们分开了?”

  “车祸跟你有关吧?”

  修辅成跟她并不在同一个频道上。“你怎么会怀疑我呢,司旻是我弟弟,我会害他吗?”

  “靳寓廷的车祸,是你安排的!”

  修辅成满脸不解地盯着她,“靳寓廷?车祸?”靳寓廷什么时候发生车祸了?他怎么一点都不知道,顾津津这话又是什么意思?

  顾津津看着他的嘴脸,真是厌恶至极,恨不得起身将他的脸皮撕开。“他死里逃生之后,你害怕了吧?”

  “他出车祸跟我有什么关系?再说,我压根就不知道这件事。”

  顾津津眼里充满鄙夷,“对,你自然是不会承认的,就像害了自己的亲人一样,你到死都不会承认!”

  修辅成觉得这一切真是莫名其妙。“谁跟你说的?”

  “这还需要有人跟我说吗?”

  “我看你是因为伤心过度,所以才会这样语无伦次,我让你在家清静清静也是好的。”修辅成说完,起身准备离开,他余光睇见了摆放着修司旻遗照的案台。他走了过去,站定在案台跟前,桌上有一把香,修辅成全部抽了出来,点燃之后弯腰轻拜。

  顾津津快步上前,一把夺过他手里的香,“你还不配给他上香,你要有这个诚意,就该跪下,磕头认错。”

  “你还真把自己当成修太太了!”修辅成恼羞成怒,上前步掐住了顾津津的脖子,他大掌一收,将她拉向自己,“我警告你,你要是不生事端,我可以留着你,修家的钱也可以让你动,但你要是……”

  顾津津呼吸急促,小脸涨的通红,修辅成似乎觉得不解恨,另一只手也掐住了她。

  “要不是你,他也不用死,你说你跟谁结婚不好,非要跟他。”

  顾津津扬起手臂,手里点燃的香朝着修辅成的手背上用力按过去,男人一声痛呼,将手收了回去,他手掌覆在手背上,烧灼的味道冲进了修辅成的鼻子内。他冷汗涔涔往外冒,手臂一直在颤抖,痛得几乎直不起身。

  顾津津也不知道她哪来的胆子,许是以为他要对她痛下杀手,所以想也不想地就拼了。

  修辅成眼里露出凶光,直起身后逼近顾津津。

  “住手!”修善文方才听到楼底下有动静,她就躲在楼梯口听着,眼见修辅成动手,她赶忙下了楼。这会正好来到修辅成身后,修善文忙拖住他的手臂。“你不要动我嫂子。”

  修辅成的脸因疼痛而狰狞起来,他一把将修善文甩开,小姑娘又没什么力气,脚下站不住,一下就重重摔了出去。身子撞在案台上,将上面的香炉和照片都撞倒了,修善文哭着坐在地上起不来,顾津津生怕她摔出个好歹来,忙要上前。

  “文文!”

  修辅成面色阴狠地看向修善文,“我跟你朝夕相处,好歹是你大哥,你宁肯帮一个外人,都不帮我。”

  “你不是我哥,我没有哥哥了。”

  修辅成松开手,看了眼自己的手背,那一处皮肤已经是不忍直视,他目光落回到顾津津身上,修辅成拽住她的手腕,将她拖到跟前。

  “你放开我嫂子!”修善文见状,又要起身。

  顾津津忙朝她使个眼色。“文文,你别过来!”

  “修先生,消消火嘛。”冷不丁有一阵声音插入这混战中,“何必跟两个女的一般见识呢。”

  顾津津听着说话声有些耳熟,她抬头望去,看到孔诚带着两个人正从外面进来。

  修辅成手里力道微松,顾津津顺势将手臂收了回去,孔诚大步上前,从上到下看了眼顾津津,再看了眼修辅成摸着手背的手,还好,顾津津没出事,要不然他回去可不好交代。

  修辅成认得靳寓廷,自然也忍得靳寓廷身边的孔诚。

  他能这样大摇大摆走进来,就说明外面的人已经被解决了,修辅成手掌收紧,“听闻九爷出了车祸,没有大碍吧?”

  “多谢修先生关心,并无大碍。”

  “那就好。”

  顾津津也不想再跟他争辩,毕竟像他这样的无耻小人,做过的事怎么可能会承认呢?

  修辅成抬起脚步准备离开,孔诚适时开口说道。“不知道修先生不让她们出门,是几个意思。”

  “最近不太平的事情太多,我这也是为了她们的安全着想,毕竟,她们也是我的亲人。”

  “您这出发点是好的,但落在别人眼里,难免会让人多有揣测,认为你居心叵测。”

  修辅成冷笑了几声。“我问心无愧,只要能让她们安全就行。”

  “但您也该问问她们的意思。”

  “怎么,九爷连别人的家事都要管吗?”

  孔诚双手背在身后,笑了笑后说道。“要真是别人也就算了,顾津津之前是九太太,九爷不可能放着她不管的。”

  “你也说了,那是之前。”

  “那之前之后的,谁又能说得准呢?”

  修辅成目露鄙夷,“顾津津,你还想说什么吗?”

  “九爷让我给您带句话,如果修先生认为这样就是替她人着想,那我们也能让人这样保护您的家人,毕竟九爷也希望您全家平安。”

  修辅成的脸色变了变,“你们威胁我?”

  “不不不,我哪敢,我就是个传话的,只不过是把九爷的原话带过来了。”

  修辅成没再继续这个话题。“我方才听津津说,九爷车祸跟我有关,我倒是不明白了。”

  “是不是跟你有关,你心里不是应该最清楚吗?”孔诚口气淡淡地接了修辅成的话。

  “自然与我无关,我也无心跟九爷作对。”

  “那便最好。”

  顾津津将修善文拉起身,再将案台上倒下的相册和香炉摆放整齐,修辅成心有不甘,不甘极了,手上的伤痛得他有些恍惚。

  他转身离开,顾津津朝着门口的方向看了眼。

  “事不宜迟,你赶紧将转学的事情办妥,就怕修辅成不让你们好好地走。”

  顾津津轻点下头,修司旻走了,他手底下跟着的有些人也已经散了,树倒猢狲散,人往高处走,所以修辅成才能轻轻松松就派了人过来,要把她们软禁在这。

  “我知道。”顾津津轻声答应下来。

  接下来的几天,顾津津也会去医院看望靳寓廷。

  而且好巧不巧,总是挑他吃饭的时候,靳寓廷身上的‘伤疤’不敢动,他觉得自己都快要臭了。

  修司旻走后,顾津津的心情还未平复过来,靳寓廷也不敢逗她,但见她总是这样沉着一张脸,也不是办法。

  他让孔诚也抓些紧,这边的事情都抓紧处理完后,就能回绿城了。

  顾津津坐在病床边上,靳寓廷躺着还是不能动,他试探着想要动动腿,顾津津收回神看过去。“你还是不要乱动了,按照你这身伤,你少说要躺半年。”

  “哪有。”靳寓廷可受不了,“医生说了,恢复好的话,一个月就行。”

  “一个月?”顾津津说什么都不相信。“哪个医生说的?伤筋动骨一百天,你这比伤筋动骨严重多了。”

  “不……也许就是看着严重,总之医生的话最有可信度。”

  顾津津较起真来。“你的主治医生真这样说的?”

  “对啊。”

  “你一会把病历和报告单都给我,我换家医院换个医生去问问,这不是拿你的性命开玩笑吗?”

  靳寓廷怔了怔。“这个医生很好,资历又高,他不会弄错的。”

  “我不相信。”顾津津朝不远处的孔诚看眼。“我让宋宇宁找了一家医院,到时候我把病历拿过去吧。”

  靳寓廷见状,只好打消原先的念头。“好了好了,我多躺些时候就是了,骗都骗不了你。”

  顾津津看了眼靳寓廷别向一边的脸,“等回去以后,让人天天盯着你。”

  不是吧?

  靳寓廷觉得可怕,“我这几天是不是瘦了?”

  “还好。”顾津津轻描淡写道。

  “肯定是瘦了。”

  “你这么关心你的体重干什么?”

  靳寓廷是躺得实在难受,“你回了绿城之后,有什么打算吗?”

  “总不能一直消沉下去,先抓紧把我的更新都画完。”

  “那以后呢?”

  顾津津视线落到他脸上。“还有什么以后吗?”

  “你总要走出来的,也总要看看身边的人。”

  顾津津有些明白靳寓廷这话是什么意思了,“我以后要做的事,就是不让修辅成痛快。”

  她自然不想再谈感情的事,她和靳寓廷谈感情,她被伤得体无完肤,修司旻和她谈感情,直接就送掉了一条命。

  一死一伤,如此惨重,这玩意她还能碰的起吗?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