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74那你报答我吧

74那你报答我吧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3798更新时间:2018-12-27 07:05:05

  

  女人离开后,顾津津怔怔站在门口,并未将门关上。

  月影稀疏,门口垂挂的路灯淡淡洒在那辆黑色的车身上,她一手拎着东西,另一手握着门把,手指间越来越用力,却像是下不了什么决心似的,站在门外一直没动。

  陆菀惠从里面出来,看了眼身边的女儿,“怎么了?”

  顾津津陡然收回神,不知怎的竟有些心虚,她忙将手里的袋子统统递到陆菀惠手里。“有……有人送了东西来,是定好的衣服。”

  陆菀惠打开袋子看了眼,“定这些衣服做什么?”

  “明天要去趟公司。”

  “津津,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公司的事暂且就别管了。”

  顾津津不好跟陆菀惠多解释什么,作为母亲来说,陆菀惠肯定希望顾津津在家多休息,要好好恢复段时间才行。

  可对顾津津来说,别人压根就不给她喘息的机会。

  翌日。

  顾津津换好衣服准备出门,经过衣帽间的镜子,她不由顿足,看了看里面的自己。

  她觉得有些陌生,不光是穿着风格变了,好像连这张脸都不是她所熟悉的。顾津津不由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总觉得现在好像是披了一张人皮。

  她放下手,很快走了出去,刚走出卧室,就看到了修善文。

  “文文。”

  “嫂子,你去哪?”

  “去趟公司。”

  修善文听到这,上前了步,手攥着顾津津的衣摆,“不要去了。”

  “怎么了?”

  “那些人都好凶的,他们肯定会逼你,我哥不在了,他们就只能逼你,我不想你……”

  顾津津闻言,嘴角尝试着往上勾,但还是很僵硬。“文文,我们不能因为害怕什么,就一直都去逃避它,也不能因为不肯接受什么,就深陷其中,走出去比自暴自弃更好,我们一起努力吧。”

  修善文的手微微松开。“我不放心你。”

  “你嫂子,我,就是战无不克的女战神,相信我。”

  修善文听了这话,却只想哭,但她还是让顾津津出去了。

  靳寓廷给她找的职业经理人就在外面等她,两人一道上了车,男人将一个文件袋给她,“这是基本资料,拿好。”

  顾津津拿在手里,来到公司的时候,前台看到她并没有丝毫的反应,她径自往里走,来到电梯跟前,看到了区别于普通员工的专属电梯。

  顾津津走过去按了下,没有反应。

  她看到不远处的员工电梯开了,想要过去,那名男子却挡住了她的去路。

  “这才是你应该坐的。”

  “但是打不开。”

  “让前台安排人过来,添加指纹,这应该是修司旻之前专用的。”

  顾津津轻点下头,快步朝着前台走去,里头的女孩站着,正在接听电话,看到了顾津津,也没有三言两语要结束的意思。

  顾津津就这么盯着她,脸色有些冷,前台见状,只好挂了通话。

  “你们是?”

  男人打开公文包,将里面的材料拿了出来,“这是修太太,以后就是公司的董事,这些都是证明文件,电梯需要加设指纹,请你尽快安排人过来。”

  那名前台看了眼桌上的资料。“这……我,我需要打个电话请示下。”

  “请示什么?”顾津津直接问道。“你要请示谁?”

  前台有些被问住了,顾津津继续开了口,“难道我不能证明我是谁吗?还是就算能证明了,你也不会放在眼里?”

  “不是,我们目前还没接到任何通知……”

  “通知一会就要下来,我现在需要上电梯。”

  前台的手落到座机上,但眼见顾津津目光不善,还是收了回去。“这样吧,叫技术过来也要时间,我先给您拿了卡开电梯,好吗?”

  “也可以。”

  前台听了,赶紧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张卡。

  她将顾津津送到电梯跟前,又给她按了电梯键,“请。”

  顾津津和身侧的男人一前一后走了进去,来到修司旻的办公室跟前,他的秘书已经等在边上了。

  “修太太。”

  “今天要开会的事,通知那些人了吗?”

  “通知过了,但是……”秘书有些支支吾吾道,“他们已经在会议室开会了。”

  “带我过去。”

  “好。”

  到了会议室的门口,顾津津看到门是紧闭着的,她按了下门把,门竟被反锁了。

  秘书见状,忙抬起手指在门板上轻叩两下,里面没有丝毫的动静声传来,秘书扬了扬声说道。“你好,请开下门,修太太来了。”

  这摆明了是要给她下马威,恐怕等他们出来的时候,顾津津也不用开会了,她就在外面等着好了。

  顾津津走到边上,压低声音同男人说了两句话,他轻点下头,拿了手机走到边上。

  会议室外时不时有人经过,看到这一幕都忍不住朝这边多看两眼,男人下了趟楼,没过多少时间,便带着个开锁的人上来了。

  他指了指会议室的门,“开吧。”

  一路上来的时候,有些资料就核实过了,要不然别人也不敢随随便便动手。

  开锁的拿出工具,站在门口开始行动,不过一会会功夫,门就被打开了。

  秘书给了他钱,顾津津推门进去的时候,一众人的表情都是奇奇怪怪的,应该也没想到她会找个开锁的过来,把锁给撬了。

  顾津津来到会议桌前,首位的位子被撤走了,没关系,她去墙边拉了张椅子过来,她双手在桌沿处撑了下,慢慢往下坐。

  “你是?”有人故意不知她是谁,出声问道。

  “既然大家互不认识,我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顾津津,是修司旻的太太,他在遗嘱上写明了公司是留给我的,今后,还请大家多多关照。”

  “管理公司不是儿戏,你行吗?”

  这样的质疑声肯定是免不了的,顾津津强撑着,一一应对。

  酒店房间内,靳寓廷听着顾津津条理清晰地说着话,还摆出了修司旻的遗嘱等证据。

  尽管这样,还是有人不肯接受,始终觉得她就是个外人而已,公司要是到了她的手里,就等于是自毁前程。

  靳寓廷单手插在腰际,一群人攻击她一个,也确实是要有强大的心理素质才能支撑下去。

  顾津津双手交握放到桌上,“公司的很多事情,我是不懂,但我找了职业经理人,他会全权负责。”

  “什么?公司又不是没人,为什么要招外人?”

  “之前的修先生就不错,公司一直都是他在管理……”

  顾津津打断了他们的话,“他也是外人,我不放心。”

  “他还是外人?”

  “怎么不是?如今我才是董事,对我来说,他就是一个外人而已。”

  这些人跟着修辅成跟得久了,自然是向着他的,他们压根就不想给顾津津上台的机会,一句句言语犀利无比,恨不得现在就将她踢出去。

  场面陷入僵局,顾津津头痛欲裂,但她有修司旻的遗嘱在,他们再反对又有什么用?

  她如今要做的,就是将公司收回来。

  兜里的手机发出震动声,她看眼来电显示,居然是靳寓廷打来的。

  他应该知道她这个时候是在公司的,那他这通电话,也应该是有事才打的。

  顾津津放到耳边接通了电话,“喂?”

  “把给你的文件夹打开,里面有一份还未签署的合同,你把它拿出来给他们看,应该就能堵住他们的嘴。”

  顾津津想要问是什么合同,但是那么多双眼睛都在盯着她,她轻应了声,“好。”

  挂了电话,顾津津看了眼旁边的文件夹,她将袋口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份合同。

  她什么话都没说,将手里的合同丢了出去。

  离她最近的两人互相看了眼,其中一人将合同拿过去,仔细看了半晌,他很快又将合同交给旁边的人。

  “新城美园的合同,你居然谈下来了?”

  顾津津顺着他的话说道。“怎么,不行吗?”

  那人有些难以置信地盯着她,“之前修先生谈了半年,对方都没有要签约的意思,你是怎么做到的?”

  “在这个世上,能力强的人总有办法。”

  合同在那么多人的手中轮流走了一圈,最终又回到顾津津手里,她打开后翻到最后一页,看到对方公司已经签了名,就等她这边落定了。

  “这难道还能是假的吗?”顾津津扬了扬手里的合同,“能力就是最好的证明,女人又怎么了?不善管理公司又怎样?能让你们有钱赚才是硬道理,谁都不会跟钱过不去,这一单生意谈成后能分多少钱,你们算过吗?”

  顾津津说这话的时候,心其实在砰砰乱跳,她就怕心直接从胸口跳出来了。

  她害怕别人问起谈妥合同的细节,她都想好了,到时候她就说是商业机密,不可泄露。

  修辅成谈了半年没谈成的合同,如今被她摆在了这,还不够堵住他们的嘴吗?

  顾津津从公司离开的时候,已经是十二点过后了,那名职业经理人留了下来,她去往停车场,走出电梯时,用手撑了下墙壁。

  胃又在抽搐似的难受,方才一直都在紧张,如今好不容易能放松了,她手掌在胃部轻压下,抬起脚步向前走去。

  这地方,她真不想再踏入第二次,好歹现在有了靳寓廷安排好的人,她可以完完全全放心了。

  来到自己的车前,顾津津并未注意到旁边的车位,直到边上的车按响喇叭,她这才看了过去。

  车是靳寓廷的,她不会记错。

  顾津津不由上前两步,看到车窗落了下来。

  “要回去吗?”靳寓廷轻声问道。

  顾津津点了点头。“嗯。”

  “饭吃了没?”

  “还没有,一会回家吃。”

  “一起吃个饭吧。”

  顾津津沉默片刻,靳寓廷也不说那就算了,他抬起了视线盯着她看。

  她不由朝四周看眼,靳寓廷透过车窗说道。“不用看了,修辅成的人肯定在盯着你和我,但我们又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你怕吗?”

  “但是人言可畏。”

  “那也就是说,以后我们连面都不要见了。”

  顾津津垂在身侧的手掌轻握了下,“你若不见我,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我要是不见你,那所有的好事在我眼里都是坏事。”

  顾津津不知道该怎么接他的话,她伸手落向车门,靳寓廷见状,朝边上挪了挪,腾出个位子。

  顾津津坐了进去,又将车门关上,司机聪明地赶紧发动车子,生怕顾津津会跑了似的。

  车子开出去许久后,顾津津才开口,“你给我打的那个电话太及时了,你怎么知道我当时在开会?不对啊,你跟我说,让我拿合同给他们看,他们就无话可说了,你怎么跟在现场一样?”

  “我料事如神。”

  “肯定不是这样。”顾津津视线充满疑惑地落到他脸上。“你难道在监视我?”

  “哪有,你想得真多。”

  顾津津从那些人的反应来看,就知道那份合同有多难搞定,修辅成那么厉害,不还是折在了上面。

  “靳寓廷,今天真的谢谢你。”

  “难得,听你跟我说句谢谢。”

  “谁对谁的付出都不是理所当然的,我也不能因为我和你的关系,就更加理所当然地接受你给我的一切。”

  靳寓廷嘴角轻勾了下,视线攫住她不放,“那你报答我啊。”

  ------题外话------

  亲们,国庆节快乐呦

  我是不是晚了一步,O(∩_∩)O哈哈~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