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73背后有他

73背后有他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3633更新时间:2018-12-27 07:05:04

  

  那些虎视眈眈的人都将目光定格在顾津津的脸上。“你是说,有遗嘱?”

  “就算没有,我是第一继承人,他的就该是我的。”

  “文文,你听听,就这样的人你还喊她一声嫂子?”修辅成胸腔内逼出几声话语,“如果她真的能拿出一份遗嘱,你就该心存怀疑了,你哥一直都是好好的,年轻有为,为什么要立下遗嘱?而且她说,修司旻的一切就该是她的,那还有你的份吗?”

  “这个自然不用大哥操心。”顾津津接过了话语,“立遗嘱也是很正常的事,我们还未认识之前,他就出过一次车祸,差点丢了命。如今成了家,他要给我最好的保障,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既然这样,就把遗嘱拿出来吧。”

  顾津津看了眼时间,“也该到了。”

  修辅成倒是没料到这一点,就算是料到了,事先也很难预防得住,谁知道修司旻的遗嘱给了谁呢?

  “我之前没说,就是怕有些人得知了消息会对张律师不利,毕竟人心这东西最难预测。”

  说话间,有人走了进来,宋宇宁亲自带着张律师走进了客厅。

  顾津津听闻脚步声,抬头看了眼,“张律师。”

  “修太太。”

  张律师朝着茶几上看了眼,“没想到这份遗嘱这么快就拿出来了。”

  “是。”顾津津忍着喉咙间的剧痛,示意张律师坐下来。

  修司旻临死之前跟她说过,立好的遗嘱放在了张律师的律师事务所内,原本是为了以防万一的,没想到还真会派上用场。

  修善文还小,他立遗嘱时,将受益人都写成了顾津津。

  但修司旻临死之前,却改变了主意,让顾津津也就此放手,修辅成的目的从来都不是钱,只要将公司给了他,他也算是心愿达成了。

  至于顾津津,她可以拿着那笔钱带着修善文离开,如今她的网站也做的不错,有了足够的资金运转后,将来肯定不会差。

  至少这样,是能给顾津津一个安稳的生活,这就是修司旻临走之前,唯一想要看到的了。

  顾津津看着张律师将遗嘱拿出来,一条条往下宣读,遗嘱上清清楚楚地写明了,修司旻一旦过世,名下所有的财产全部留给顾津津。

  修辅成绷紧着一张脸,将遗嘱夺过去后,一个字一个字地往下看。

  最后有修司旻的签名,还有指印,甚至还有公章,他真是将所有的手续都做足了。

  修辅成无话可说,只能冷笑着盯向顾津津。

  这个时候再去挑拨修善文和顾津津的关系,似乎也没必要了。

  “顾津津,你真是好手段,他居然连一点东西都没留给文文。”

  “他全部留给了我,我不会亏待文文。”

  修善文终究是修家的人,修辅成也是,倘若遗嘱上写明了是要给修善文的,那也就意味着修辅成还能有争一争的必要。

  “我怀疑这份遗嘱的真假。”

  “你尽可以去怀疑。”顾津津朝着张律师说道。“复印一份给他,让大哥回去好好研究研究。”

  修家的长辈见状,也无话可说,毕竟遗嘱是受了法律保护的,可每个人都心有不甘。“你不懂公司管理,你这是要把整个修家都折进去。”

  “他将这些留给我的时候,不会在乎我怎么去管理,不会的东西,我会学,就不劳你们费心了。”

  顾津津这话下了逐客令,她率先站起身来。“不好意思,我和文文需要休息会,失陪了。”

  修善文跟着站起身,修辅成牙关紧咬后动了动腿,站起来的姿势有点僵硬,他率先从这个屋子内走了出去。

  等到一众人等全部走光后,宋宇宁过去将门关上。

  陆菀惠担忧地走到顾津津身边,“津津,我看那人凶神恶煞的,就不像好人,他不会对你们不利吧?”

  “妈,你放心,没事。”顾津津有些站不住,她紧握着陆菀惠的手腕。“快上楼休息下吧,一切的事情,等过了这几天再说。”

  她实在太累了,累到几乎要晕倒。

  顾津津转身看向修善文。“文文,你也去躺会。”

  “好。”

  “你放心,以前你是我妹妹,以后也是,你哥的遗嘱虽然没提到你,但属于你的……”

  “嫂子。”修善文将她的话打断了,“我对那些不在乎,钱多钱少更不在乎,我只要跟着你就好,我自然相信你会对我好的,很好很好。”

  顾津津鼻尖再度发酸,她伸手将修善文抱在了怀里。

  顾津津经过这样的打击,总要给她时间才能平复心情,但修辅成显然不会这么好心。

  公司的事她一窍不通,她不过就是存了一口气,修辅成想要的东西,她偏偏就不给。凭什么他把人害死了,却还能如愿以偿?顾津津知道什么叫以卵击石,但她做不到主动放手。

  修司旻之前的秘书一趟趟走进修家,很多决策性的东西需要顾津津签字,但她压根看不懂,更别说是拿起笔往上签名了,万一那都是修辅成给她设的陷阱可怎么办?

  顾津津头痛欲裂,心情原本就抑郁的难受,这会看着满桌子的文件,更加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修太太,您还是尽早给个答复吧,董事会那边都在等着呢。”

  顾津津合起手里的文件。“那董事会是什么意见?”

  “都同意了。”

  顾津津手指在文件上摩挲几下,“你傍晚再过来一趟吧,我需要时间整理下。”

  “好。”

  修善文这两天都待在房间内不出来,顾津津知道她心里难受,一时间还是不肯接受事实。

  顾津津收起文件,呆呆地坐了会后,起身走到案台跟前。

  上面摆着修司旻的照片,顾津津又换了些水果上去,再拿起旁边的香,点了之后插进香炉内。

  “你放心,我没事,原本以为我会撑不下去,但我挺好的,虽然难过,却还是要过。你好好保佑文文,她还小……”

  顾津津看着照片上的男人,总觉得这一切都是不真实的,可如果真的是做了一场梦,这梦也该醒了。

  她走到门口,拉开门准备出去,陆菀惠站在楼梯口,不放心地出声。“津津,你去哪?”

  顾津津回头朝她看眼,“妈,我就去院子里转一圈,我没事。”

  “好。”

  陆菀惠放心不下,但知道顾津津还不至于那么脆弱,事情已经发生了,也只能靠顾津津自己走出来。

  她进了院子,远远地看到有人站在门口。

  顾津津快步上前,那人率先跟她打了招呼,“修太太。”

  “你是?”

  “是九爷让我来的。”

  顾津津下意识轻蹙眉头,“他让你来做什么?”

  对方闻言,从兜内掏出了名片递给顾津津,“他知道你有需要。”

  顾津津看到了名片上印着的职业经理人几个字,她对这个职业不算了解,但大体上是干什么的,她还算清楚。

  “他让你来的?”

  “是,他知道你对管理公司这一方面不擅长。”

  顾津津怔怔地盯着名片看了半晌,许久后才反应过来。

  “您要是觉得方便的话,我明天就能跟您去公司。”

  顾津津轻点下头。“好。”

  “那我先告辞了。”

  等到男人转身离开,顾津津才想到去给靳寓廷打个电话确认下。

  手机内刚传来嘟的一声,就被接通了,那头传来了顾津津熟悉的声音。

  “喂。”

  顾津津喉间轻滚下,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靳寓廷口气有些着急。“你没事吧?”

  “没事。”顾津津顺着他的话往下说。

  “有没有按时吃饭?”

  顾津津轻点下头,“放心吧,我受得住。”

  “是,多余的话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你。”

  顾津津心里清楚,谁遇上这种事,都不是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就能过去的。“那个职业经理人,是你找的吗?”

  “是,你对公司的事情不了解,他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让公司重新步上正轨,要不然那些人只要动点手脚,就能让它瘫痪了。”

  顾津津不知道还能说什么。“谢谢。”

  “可我记得你跟我说过,你要回绿城。”

  “我不会把公司送给修辅成的。”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顾津津打算挂断时,就听到靳寓廷说道。“我知道要是找别人的话,你不放心,那人是我培养出来的,他会竭尽全力帮你。”

  顾津津鼻尖酸涩的厉害,“好。”

  “公司的事不用你出面,他可以全权负责,津津,你跟我回去吧。”

  顾津津感觉到脸上热热的,伸手轻摸了下。“我现在还不能走。”

  “修辅成不会放过你的。”

  “可我也不能让修司旻白死。”

  靳寓廷知道要想说动她太难了,“我还在这边,你有事随时联系我。”

  “你……你没回绿城吗?”

  “没有。”

  顾津津口气有些焦急。“你快回去吧,修辅成是个疯子,他要知道你从中作梗,他连你都不会放过的。”

  “知道担心我了?”

  “我就是不想连累你,虽然这边一堆的烂摊子等着我,但我一件件事去处理,总能熬过去的。你要是被牵扯进来了,你会麻烦不断……”

  这里面的利害关系,靳寓廷不可能不知道,可他却一步步都替她安排好了。

  “有些事,不是靠努力就能挨过去的,管理公司也不是你想学就能学会的。”

  顾津津明白,现实不是电视,也不是谁想逆袭就能真的逆袭。

  她这样的小白一夕之间怎么可能成为商业大腕呢?那是想都不用想的。

  “靳寓廷,你要是再跟我走得很近,那些流言蜚语就能淹死你了。”

  “我从来就不怕什么流言蜚语,你怕吗?”

  顾津津沉默,电话那头传来孔诚的声音,好像是要跟靳寓廷说什么话,顾津津忙急匆匆地说了声再见,便将电话挂断了。

  晚上,佣人在厨房忙碌,陆菀惠也在帮忙,顾东升则坐在沙发上,他也不知道要干什么,只觉得做什么事都提不起劲。

  家里没人有胃口,就算是做了饭菜,也吃不了多少。

  可对陆菀惠来说,如果不让她做点什么,她总是要胡思乱想的,这两天都是靠她磨着修善文,才让她肯张嘴吃点米饭,她就想着这姑娘太可怜了,说什么都不能让她的身体垮了。

  门口传来动静,门铃声一阵阵响起,顾津津走过去开门。

  外面有个女人站着,手里提着几个袋子,“你好。”

  顾津津并不认识她,“你好。”

  “这是给您订的衣服和鞋子,您签收下。”

  “什么意思?”顾津津看了眼。“我没有要这些。”

  “是有人让我送过来的,说您明天要去公司,需要这些正装。”

  顾津津抬起眼帘,靳寓廷的车子没有遮遮掩掩,就停在修家的大门口。

  他真是什么都替她考虑好了,连要穿的衣服都备好了,顾津津手臂僵硬地伸出去,将那些沉甸甸的东西接在手里。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