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71流言可以杀死人

71流言可以杀死人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3705更新时间:2018-12-27 07:05:02

  

  修善文两手不住拍打,隔了一层玻璃,她能清清楚楚地看到修司旻躺在里面。

  “哥,你快出来,你别吓我,哥哥!”修善文尖锐着嗓音,手掌一下下打在玻璃面上,宋宇宁表情晦暗地上前,“文文。”

  “这不是真的吧?怎么会这样?”修善文抱着冰棺的边缘处不肯再撒手。“把它打开,我哥躺在里面会被闷死的,你们要干什么?”

  这么文文弱弱的女孩,平时真是什么力都使不上,可这会宋宇宁却拉不开她,修善文已经是撕心裂肺,她哭得小脸通红,嗓子瞬间就哑了。

  “嫂子,怎么会这样?我不相信……”

  顾津津艰难地上前两步,她不敢靠近冰棺,更加不敢去看躺在里面的那个人。

  她也不想相信啊,可是极痛之后,唯有死心接受。

  顾津津拉了下修善文的手臂,“我们先把你哥带进屋好不好?”

  “我哥自己会走,他的腿早就好了,呜呜——”修善文现在谁的话都听不进去,“他还活着呢,为什么要躺在这?”

  “文文。”顾津津上前抱住她的肩膀,“有多少人虎视眈眈地在盯着我们,我们先把你哥带回家,好吗?”

  修善文把着冰棺的手总算是松了松,顾津津趁机将她拉开,宋宇宁嘱咐旁边的人将冰棺抬起后搬了进去。

  修家的客厅很快被收拾出来,家里的佣人看到抬进来的东西,一个个都吓懵了,很快,整个修家沉浸在阴云密布中,修善文跪在冰棺的旁边,哭得几乎是上气不接下气。

  顾津津坐在旁边,眼泪也在止不住地往下淌,但她还有很多别的事要做。

  门外有人进来,小心翼翼地说道。“修太太,来人了。”

  一听这话,顾津津就知道是谁来了。

  门口有动静声传来,她吃力地抬起眼帘,就看到修辅成大步进来了,一边走一边表情急切地问道。“怎么回事?出什么事了?”

  修善文大喊一声,冲了上去,顾津津眼疾手快,伸手抱住了她。“文文!”

  修善文抡着手臂,两手紧握成拳头。“都是你,是你!你把我哥还给我,我要杀了你!”

  修辅成铁青着脸色,“文文,你这是干什么?”

  “你为什么要这样?”修善文想要从顾津津的手里挣开,“哥哥他到底哪里对不起你,你把他还给我!”

  “文文!”顾津津想要出声安抚她,“别这样,别这样。”

  “嫂子,你说,是不是他杀了我哥?”修善文眼里满满的都是仇恨,“就是他!”

  修辅成没有计较,他一眼看到了客厅内的冰棺。“这是怎么回事?”

  顾津津咬着牙关,狠狠地盯着他,“出了什么事,你不知道吗?”

  “我一直都在家里,我怎么会知道?”修辅成上前两步,居高临下盯着冰棺内的修司旻,他已经换好了衣裳,如今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修辅成俯下身去。“怎么会这样?什么时候的事?”

  顾津津知道他做戏,可就算心里是清清楚楚的,又能怎么样呢?

  “昨晚,在回来的路上出了车祸。”顾津津尽量压抑住满口的悲伤。

  “是意外吗?”

  修善文回头盯着男人的后背。“是被你害死的,都是你!”

  “文文,”修辅成回头,一双眸子定格在修善文的脸上。“我为什么要害他?他可是我弟弟,把他害死了对我有什么好处?”

  “这样你就能得到你想要的一切了,你几次三番想要害死我们,都是你!”

  修辅成视线再度落回到冰棺上,“他走了,我很悲伤,真的,不管你们是怎么想的,我现在心里也难受,我也不敢相信。”

  顾津津实在看不下去,恨得想要当众撕开他的伪善,可她没有一点证据,光靠猜测是没用的。

  她开口时,牙关在颤抖,每个字都是恨意满满,但又充满了无奈。

  这个时候,她权且还要带着称呼喊他。

  “大哥,家里的长辈以及旁的亲戚就劳烦你通知了,文文还小,我也不懂这些事,更加没有精力去管,就要辛苦你了。”

  修辅成轻点下头。“你放心,出了这么大的事,我不会不管的。”

  “嫂子……”修善文哭得往下蹲坐在地上。“为什么还要跟他说这些?明明是他害死了哥哥,我恨不得把他杀了!”

  “文文,”这样的想法,顾津津也有,每时每刻都有,可越是被巨大的悲伤压着,就越是要冷静下来。“我们先送你哥走吧,让他好好地走。”

  “我不要!”修善文推开顾津津后,连滚带爬地来到冰棺旁边,她上半身趴在棺面上,一遍遍呼喊着修司旻,可是他却再也听不到了。

  修司旻在世时,对这个妹妹是极宠的,舍不得看她掉眼泪,也舍不得看她心情不好,可如今这样,他却半点法子都没有。

  修辅成从两人的身边经过,很快就大步离开,去安排修司旻的身后事。

  顾津津不住握着修善文的肩膀,她也怕自己会撑不住,所以需要她的安慰,仿佛只有这样抱着修善文,顾津津才觉得自己有了那么一点能支撑下去的力量。

  靳寓廷的车子是一路跟着过来的,孔诚有办法在短时间内找到住的屋子,但因为仓促,安保方面他不敢马虎,所以暂时给靳寓廷安排了附近的酒店。

  下午时分,修司旻车祸过世的消息就已经传开了。

  修家的亲戚也陆陆续续到了。

  靳寓廷躺在床上,总觉得耳边有挥之不去的哭声,好像是顾津津的,又好像不是。她好像在跟修辅成起着冲突,又好像没有,她好像被修家的人逼着,要她把属于修司旻的一切都拿出来,又……好像没有。

  靳寓廷头痛欲裂,外面有敲门声传来,他闭着眼睛没有理睬,但孔诚还是进来了。

  男人将门关上,几步来到床边。“九爷,吃点东西吧。”

  “你们先吃吧,我不饿。”

  “折腾了这么两天,您总要先保重身体。”

  靳寓廷撑坐起身,孔诚将打包上来的饭菜放到床头柜上。他将筷子递给靳寓廷,男人将外面的包装拆开,“车祸现场让人看了吗?”

  “看了,肇事司机就在当场,应该也是知道了跑不了,所以撞了车后就第一时间停下来了。但修司旻回去的时候,周边都有护送的车辆,这车祸既然能发生,就说明要下手的也不止这一辆车。只不过得逞之后,那些打掩护或者原本想要下手的都趁乱逃走了。”

  “那就把出事时,前前后后出现过的车辆全部彻查一遍,有监控就调监控,没有监控就找修司旻车上的行车记录仪,我就不信找不到他们。”

  “是。”孔诚答应着,将打包盒打开,“您先吃饭吧。”

  “顾津津那边,怎么样了?”

  “修家去了不少的人,这种时候,那边肯定是乱套了。”

  靳寓廷手里的筷子落在打包盒内,“依着她那个性子,估摸着又是不吃不喝的。”

  “九爷,修司旻去世后,不光是修辅成,就连修家的那些长辈都会盯着她,您这个时候千万……”

  “我知道。”靳寓廷打断了孔诚的话。

  “方才靳市长来过电话了。”

  靳寓廷将一口白饭塞到嘴里,“说什么了?”

  “修司旻的事也已经传到了她的耳朵里,她让您不要胡来,靳家和修家向来是井水不犯河水,没必要去自找麻烦。”

  靳寓廷吃了两口,没有作声,孔诚也不敢再说下去。

  修司旻的追悼会就定在两天以后,顾津津都不知道这两天的时间,她是靠着什么撑过去的。

  顾东升和陆菀惠也赶到了,陆菀惠看到顾津津的样子,心疼地不行,“津津。”

  顾津津最后绷着的神经彻底松懈掉。“妈。”

  陆菀惠眼泪止不住往下落,她和修司旻才不过结婚多久啊,竟遭遇了这样的飞来横祸,“你这孩子……”

  命怎么就那么苦呢?

  追悼会的现场,修辅成忙里忙外地招呼,顾津津和修善文站在一起,要不是靠着最后的悲伤撑着,两人早就熬不住了。

  陆菀惠在棺前哭了一通,她倒了杯水走到修善文边上。

  “孩子,喝口水吧。”

  修善文嘴唇上起了干皮,整个人浑浑噩噩的好像随时要栽倒,她怔怔地朝着陆菀惠看眼。

  陆菀惠将杯口凑到她的嘴边。“喝吧,喝两口。”

  修善文张张嘴,总算是喝了几口。

  今天还来了不少陌生面孔,包括修司旻的朋友、合作伙伴,也有可能是只见过几次面的人,这也算是最后的送行了。

  顾津津眼帘垂落着,只盼着时间快点过去,可她又怕到了那一刻,她会撑不住。

  一双腿忽然出现在她的视线中,顾津津看了眼,没有多余的表情。

  站在边上的陆菀惠有些吃惊,“寓……寓廷?”

  她没想到这个场合之下,靳寓廷居然会过来,顾津津听到这名字,抬起头来。

  男人表情严肃,视线定在顾津津的脸上,这才两天不见,她却很明显瘦了一圈,脸更小了,眉宇间写满了疲惫,整张脸憔悴的不行。顾津津盯着他,眼泪猝不及防往外涌,她以为她早就将眼泪哭干了,却还是没能忍住。

  顾津津赶紧别开视线,靳寓廷想要开口,却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

  修辅成站在不远处,将这一幕都看在眼里,他示意边上的几个人望过去,他们看了眼,就见顾津津和靳寓廷面对面站着,似是有话要说。

  靳寓廷实在不放心她,修家,他肯定是不方便去的,但今天是修司旻的追悼会,那么多人都会到场,他跟修司旻也算有过往来,过来送送他总也能说得过去。

  靳寓廷见她还在强撑,他总算落定下心,至少,她肯定能撑得过去的。

  他抬起脚步往里走,顾津津视线重新落了回去,没有丝毫的波澜。

  修善文在边上觉得恍惚,差点栽倒,陆菀惠忙搀扶着她,“没事吧?”

  “妈,你先带文文去坐会。”

  “好。”

  顾津津的视线落在靳寓廷的背上,男人点了香,孔诚也跟在边上,她目光微沉,她知道他是放心不下她,这两天,他给她打过电话发过信息,可顾津津都没有回。

  他实在不该来这儿,他觉得他是坦坦荡荡的,但有心之人不会这么想。

  修善文被陆菀惠带到一旁休息,前来吊唁的人都被安排在隔壁的屋子内。

  顾津津站得双腿已经麻木,背部也跟要断掉了一样。

  她实在受不了,身子往下蹲,却听到各种各样的声音传进她的耳朵里。

  “那不是靳寓廷吗?”

  “是啊,怎么了?”

  “你不知道啊?他是修太太的前夫,两人关系一直不清不楚的,据说在修太太已经结婚后,在绿城的时候,他们就……”

  顾津津耳朵里生了刺一样,听着难受。

  “不会吧?”

  “怎么不会,据说都出入家里了,现在修先生去了,那不是正好吗?”

  “那有没有可能,是他们……”

  顾津津蹲在地上,蹲得久了,脑袋昏昏沉沉,就站不起来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