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68生死不明(找到)

68生死不明(找到)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3717更新时间:2018-12-27 07:04:59

  

  顾津津一下几乎站不住,身子要往下蹲,靳寓廷忙拽住了她的臂膀。

  她硬咬着牙关,底下是一片茂盛的林子,她这样望下去压根看不到修司旻的车。

  “还没有人下去吗?”

  “一开始都是束手无策,您看这下面压根就没有能下去的路,后来……”男人朝着十几米开外的地方一指,“才勉勉强强在那边开了条小路下去,可担架什么的都没法往下抬。”

  顾津津将手臂从靳寓廷的掌心内挣脱掉,“有没有联系到他?”

  “没有,修先生的手机关机了,司机的也打不通。”

  顾津津焦急地朝着前面走去,路边停了救护车,还有修司旻一路带着的人也都在,这一段已经不算是高速路段了,顾津津来到男人所说的地方,看到护栏上绑着好几根绳子。绳子的另一头肯定缠在了那些人的腰上,要不然压根就下不去。

  顾津津抬起腿就要迈出去,靳寓廷想也不想地将她拉回来。“你干什么?”

  “我下去找人。”

  “你去哪里找?”靳寓廷望着满目的黑暗,路边尽管有灯光,停在旁边的车也都打开了大灯,可前方的危险仍旧是未知的。“下去的人哪个不比你专业?你现在下去就是添乱。”

  “难道要我在这边干等着吗?”顾津津将他的手推开,“你已经把我送到这了,你先回去吧。”

  靳寓廷知道她这会心急如焚,也就不和她计较这些,车子应该不难找,顺着砸落的痕迹就能找到,只是救援困难,就算找到了车和人,一时间也很难将他们带上来。

  可对于顾津津来说,在上面等远远要比下去更加煎熬,她一条腿跨上了护栏,靳寓廷刚要拉住她,就被她甩开了,她因为用力而差点栽下去,吓得旁边的男人忙拉住她。“修太太,没事吧?”

  靳寓廷脸色也在瞬间苍白了,他抬起长腿跨出了护栏,脚下的石块也就够他一脚站立,跟在身后的孔诚忙上前制止。

  “九爷,实在要下去的话,我安排人下。”

  顾津津也站到了外面,她目光沉沉地看向靳寓廷,“你别下去,你若不想现在就走,那就在这等我吧。”

  “你觉得我能放你一个人下去吗?”

  顾津津确实也不想连累他,“这件事跟你无关,而且下面还不知道怎样……”

  靳寓廷朝着边上的男人伸出手,“把绳子给我。”

  孔诚着急地恨不得将他拉回来。“九爷,不可以!”

  “既然已经有人下去了,就说明下面还是有路的,别浪费时间了,我自有分寸。”

  孔诚铁青着脸色,目光落到顾津津面上,站在她的立场来说,她也没错,如今修司旻生死不明,她是不可能在这待得住的。顾津津急得冷汗涔涔往外冒,“靳寓廷,你别下去!”

  靳寓廷朝孔诚伸出手。“别说了,我都说了我自有分寸。”

  孔诚也知道靳寓廷的脾气,他拦不住顾津津,自然也就拦不住靳寓廷。

  有人找了绳子过来,孔诚又让司机送来几副手套,之所有需要绳子,就是怕不好下去,在这么危险的地方,哪怕脚底下不稳都是很致命的。

  顾津津顺着绳子往下,好不容易找到路口处,靳寓廷见她着急要走,便伸手扯了下她腰际的长绳。“别着急,慢慢来。”

  孔诚也下来了,但腰上拴着绳子肯定是不方便的,顾津津刚走出去几步,绳子就缠住了灌木,她必须停下脚步拉拽几下才行。可即便这样,走出去不过三五步,就又要停下。

  顾津津看到旁边的地上丢着几根绳子,看来那些下去的人也意识到了不方便,她伸手将腰间的绳扣解开,靳寓廷和孔诚也已经解了绳子,只是这样往前走就要更加小心了。

  两边有被割砍过的痕迹,残枝落叶被丢弃在旁边,顾津津顺着这些线索一路往前走。

  孔诚面上露出警戒,对他来说,修司旻的安危并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这儿黑漆漆的,上头的灯光依稀只能落在头顶上方。靳寓廷拿了手电,光亮落在不远处,孔诚就怕这儿忽然会有什么人冲出来,对靳寓廷不利。

  顾津津越走越着急,因为脚底下没有路,注定了走不快。

  靳寓廷想要让她慢点,但她这个时候哪听得进去旁的话,伸出来的树枝打在她脸上,顾津津痛得哎呦声,靳寓廷忙一把拉住了她。

  他将手电筒往她脸上一照,顾津津眼睛被刺得眯了起来,男人手指在她脸颊上轻拭,顾津津痛得将他的手推开。

  “小心点。”

  “没事。”顾津津摸了摸,应该就是擦破了皮。

  她抬起脚步,靳寓廷见状,一把将她拉到身后,“跟着我。”

  孔诚忙要上前,“九爷,还是我走在前面吧。”

  “你跟在津津后面,凡事当心。”

  孔诚没法子,也实在是不放心,幸好后头的人为了保证靳寓廷的安全,也都在跟上来。

  靳寓廷走在最前面,脚底下多的是坑坑洼洼,脚边还有不少灌木,有些刺拉着靳寓廷的腿,疼痛刚蔓延出来,就被靳寓廷将那些扎人的灌木踩倒在两边。

  顾津津经过一个下坡,没有站稳,她趔趔趄趄往前撞在了停下来等她的靳寓廷身上。

  男人顺势用手揽住她的腰,避免她摔跤,顾津津两手抓着靳寓廷的肩膀。

  靳寓廷拉住她一只手掌。“走吧。”

  虽然辨不清方向,四周又黑漆漆的,但再走出去几步后,依稀能听到远处传来的声响了。

  顾津津心有希冀,压低了嗓音问道。“是不是快到了?”

  “嗯。”

  她着急之下又要加快脚步,靳寓廷忙按住她的手腕,越是到了这个时候越不能急。

  声音已经在越来越近,顾津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在加速,双脚这会好像并不是踩在坚硬的石块上,而是踩在了软绵绵的棉花上面。

  她全身无力,要不是因为靳寓廷拉着她,她这会真有可能已经走不动了。

  男人的手心带着温暖,顾津津现在什么都做不了,她只能更加用力地去抓着靳寓廷的手。

  前面的声音清清楚楚传到她的耳朵里。

  “当心,左边的人别动,好……右侧使劲。”

  “这……这是怎么了?”顾津津轻问道。

  靳寓廷没有作声,等到两人都走出去后,顾津津才看到修司旻的车子已经破烂不堪了,整辆车严重变形不说,车头还顶在了树上,被刮烂蹭掉的树皮就掉在一旁,看着触目惊心。

  顾津津抬起双腿往前跑去,却不想被地上的树根给绊倒了,她狠狠摔了下去,靳寓廷着急上前,想要将她拉起身。

  顾津津小脸痛苦地皱着,她伸手按在身前,靳寓廷忙看向她手掌按着的地方。“怎么了?是不是痛得厉害?”

  她一时说不出话,靳寓廷看到地上都是碎石,他急得将她的手拉开,“我看看。”

  顾津津好不容易才说出两个字来。“没事。”

  她手掌撑在身侧,在靳寓廷的搀扶下起身。

  那些人合力将车子抬离后放到地上,有人焦急地在喊着修司旻。

  “修先生!”

  车窗玻璃尽管做过特殊的处理,但这样的碰撞过后还是没能承受得住,顾津津依稀能看到修司旻的身影。她三步并作两步上前,刚要扑到车前,却被靳寓廷拽了回来。

  顾津津用手朝他胸口处推了下。“你干什么?”

  靳寓廷一语未发,拉过她后将她背过身,不让她去看车里面的情况。

  修司旻系着安全带,所以才没有被甩出去,但靳寓廷只是看了一眼,就知道他的情况并不好。

  他不是好好地坐在位子上,他的身子像是折叠了起来,旁边的男人头抵在车门上,满脸都是血,已经看不清楚他的五官长相。

  顾津津着急想要过去,却被靳寓廷使劲按着动弹不得,连头都不让她回一下。她用力挣扎着,可越是这样,靳寓廷就越是不让她过去。

  “他怎么了?你让我过去。”

  “这么多人都在救他,你过去能有什么用?”

  顾津津越想越不对,靳寓廷为什么不让她转身?

  “你放开我!”

  她挣扎的越来越猛,靳寓廷只好用双臂圈紧她的腰,救援的人想要将修司旻拉出来,但是车门严重变形。

  有人高喊着这样不是办法,还有医护人员将身子从车窗里探进去,简单地检查过后,冒出来的嗓音就跟夹了火似的。

  “快,来不及了,赶紧想办法!”

  顾津津听到这话,全身发软,她两手掐着靳寓廷的手臂问道。“什么来不及了?”

  “没什么,你听错了。”

  “没有,我都听到了。”

  剧烈的声响传到顾津津耳朵里,靳寓廷透过那扇变形的车门,能看到修司旻的样子。

  他脸色白的好像一张纸,薄唇紧闭,连眼睛都是紧紧闭着的,旁人几乎感觉不到他的心跳声。他手底下的人听到医护人员这样说,都在拼了命似的要将他救出来。

  车门被踹开、拉开后,有人的手已经被割出长长的血口子,但这会谁都感觉不到疼痛,他们割断了修司旻身上的安全带,又将他小心翼翼地抬出来。

  那名司机也已经没了意识,几人都被抬下来放到地上,医护人员赶紧上前查看。

  靳寓廷这才微松开手里的力道,顾津津没有片刻地停留,转过身后快步往前走。

  透过人群,她依稀能看到修司旻的身影,她走到跟前,就听到医护人员宣告了高先生的死亡。顾津津心惊胆战,她蹲下身,看到修司旻躺在那里动也不动。

  她忙推开跟前的人,几乎是爬着上前了几步。

  顾津津摸了摸修司旻的手掌,“你别吓我,你还好吧?你快起来看看我,修司旻?”

  他额头上有一处伤,这会还在流血,半张脸都像是浸在了血水中,顾津津不住拉着他的手。“是我啊,你睁开眼来看看我。”

  医护人员做了紧急的止血处理,修司旻躺在地上,任凭顾津津怎么喊他都没醒来。

  “现在的难题是怎么将人送上去,这儿处理条件有限,再这样拖下去的话,恐怕……”

  靳寓廷抬头朝上空看了看,听到有人给出了建议。“实在不行,我就背着修先生上去。”

  蹲在地上的医护人员朝他看了眼。“就算你真能将他背上去,他恐怕也熬不过那个时间了。”

  “那……直升机可以吗?”

  “你以为直升机在这儿想飞就给飞吗?”

  孔诚听到这,几步来到了靳寓廷身边,“九爷,我出发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报批过来,您看,需要怎么安排?”

  顾津津听到了这话,她扭头看向靳寓廷,男人的视线也对上了她。

  “你赶紧安排吧,再查一下附近的医院,看看哪家既有停机坪,医疗设施又跟得上的。”

  “是。”

  顾津津握紧了修司旻的手掌,一直在喊他的名字,她害怕的不行,他连回答一声都做不到了。

  他身上也有血,手上并没有多少温度,顾津津想哭却又哭不出来,她整个人都是空空的,只能反反复复喊着他的名字。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