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65同心

65同心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4685更新时间:2018-12-27 07:04:55

  

  顾津津始终是不想相信的。

  这会是不想相信,而不是不敢相信了。

  但是在靳韩声的面前,她不能表露出来。“修司旻不会平白无故来害我。”

  “那就说明,这不是平白无故,所以我坚信这是真的。”

  正因为是修司旻说的,所以靳韩声才会坚信不疑吧?

  毕竟她是修太太,修先生说的话还能有假吗?

  靳韩声忽然站了起来,顾津津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男人紧接着逼上前,“你告诉我,你究竟把商陆藏哪儿去了?”

  “我没有。”顾津津一口咬死了,不肯承认,“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说,但商陆从来没有在我家出现过。”

  “那你说,我该相信你,还是相信修先生呢?”

  顾津津垂在身侧的手掌轻攥了下,“那是你的事,至于我做没做过,我心里也是最清楚的。”

  靳韩声还在往前走,顾津津低垂着眼帘,一脚不知道绊到了什么,差点摔倒,靳韩声站定住脚步,冷笑着盯向她,“你放心,我不会把你怎样的,我既然答应了他不追究你的事,我就一定会做到。商陆,我自己会去找,顾津津,之前的事我也应该跟你说声抱歉,所以,这也算是抵了一些曾经对你有过的伤害。”

  顾津津闻言,不由将视线落在靳韩声的脸上,只是不敢太仔细地去端详,她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靳韩声居然肯这么算了?

  按着他的脾性,他就算没找到商陆,应该也不会放过她的,毕竟这件事也算是有了证据,差一步就能在她家找到商陆。

  顾津津没再细想,她想问的事都有了答案,如今靳韩声这样子,她再留下来恐怕会不安全。

  顾津津转过身快步离开,她生怕在靳家遇上别人,特别是秦芝双,所以她几乎是小跑着出了靳家的大门。

  靳韩声回了屋内,过了没多久,靳寓廷过来了。

  他听到了脚步声,也没抬头。“好了,这下如你的愿了。”

  靳寓廷坐到靳韩声对面的沙发上,“你觉得她会信吗?”

  “反正我是这样说了,除非她对修司旻是有百分之百的信任,但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你也别争了,争也白争。”

  靳寓廷望着靳韩声的样子,他精疲力尽,要不是因为两人是亲兄弟的关系,他早就将他赶出去,或者一拳将他捶死了,因为就在今天下午,也是在这个地方,他们之间还有过另一番对话。

  靳韩声一无所获回到东楼,这会什么人都不想见。

  靳寓廷进来的时候,他目光狠狠地盯着他,男人上前几步,坐定在他对面。

  靳韩声冷笑连连,“顾津津把商陆藏起来的事,你知道多少?”

  “商陆不在顾津津那里。”

  “是,现在当然不在,你们把她送到哪里去了?”

  靳寓廷知道靳韩声疑心重,有些话也不适合拐弯抹角,就要说的越透越好,“大哥,给你打电话的人,是我安排的,后来在一醉楼给你透露消息,说商陆在顾津津家里的也是我。包括送冰箱的那些人,都是我找的。”

  靳韩声一双眸子如鹰隼般攫住他不放,“你说什么?”

  “你进一醉楼,应该看到修司旻了吧?”

  靳韩声潭底的怒气压抑不住,他右手轻落在腿上,“你做这些事的目的是什么?”

  “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就是想让你去一趟顾津津家里。”

  靳韩声双目轻眯,“靳寓廷!”

  “我了解顾津津,我也会让她来找你,到时候,我希望你跟她说,你之所以找去她家里,是因为有人告诉你商陆在她那,而这个人就是修司旻。”

  靳韩声怒火中烧,恨不得起身抽他,“靳寓廷!你——”

  靳寓廷闭了闭眼帘,“我知道你心里有火,先消消气。”

  男人气得咬牙切齿,“你明知我全部的心思都扑在找商陆这件事上,一有她的消息,我恨不得立马就找过去。你知道当我接到那个电话的时候,我有多高兴?你看看这满屋子的鲜花,还有这个。”

  靳韩声指了指茶几上的花瓶,里面插满了商陆喜欢的花,靳韩声越想越气,挥起手臂将花瓶砸落在地上,“你现在都能明着算计到我头上来了,是吗?”

  靳寓廷余光睨了眼地上的狼藉,“我只是不想看到姓修的而已,你之前去顾津津家里闹过一次,如果这次受了他的挑拨再去,他们之间难免会心生嫌隙。”

  “可若商陆并不在顾津津那里,这样的挑拨又有什么意思?顾津津不傻,她会信吗?”

  靳寓廷嘴角处牵动下,“这就不需要你跟她解释了,她那么聪明,能想明白的。修司旻不在绿城的时候,我一趟趟去她家里,她家的佣人不会坐视不管,肯定早就通知过他了。他会那样做,最终的目的还不是冲着我而来的。”

  靳韩声冷冷地动了下嘴角。“我为什么要帮你?”

  “因为那是你欠我的。”

  靳韩声目光阴冷地瞪向他,“我欠你?”

  “你还觉得无所谓吗?你跟商陆的事,把我和顾津津都牵扯进去了,商陆流产与她没有丝毫关系,可你当初信我的话吗?”

  “打住!”靳韩声可不想再被他在伤口上撒盐。“是不是我不帮你都不行了?”

  “事情,我已经做到这个份上了,也安排你和修司旻见了面,这出戏要是唱不下去,那么露馅的就只能是我。你若不帮我,我也不会替你找商陆,再说我是你弟弟,你帮帮我不应该吗?”

  靳韩声仿若听了个什么笑话似的,他冷嗤一声,“难得啊,你居然在这跟我打亲情牌。”

  “这事我不能事先跟你说,只有等你一无所获之后,才能让你帮我。”

  “所以,你刚才一直在看我的笑话,是吗?”

  “不敢。”靳寓廷望向四周,看到餐桌上也摆满了鲜花,看来靳韩声真是什么准备都做足了。“我知道你心心念念牵挂着商陆,我也会想尽一切办法替你找到她。”

  靳寓廷说出这话的时候,心里居然没有一点点的发虚感,要知道就在今天,商陆可是被他亲手安排好了离开的。

  他知道靳韩声肯定会怀疑送冰箱的事,如今这样反而更好解释了,他那么一承认之后,那些事就都合理化了。

  靳韩声站起身,“你走吧,我这几天不想看到你。”

  说到底,靳寓廷要是能设身处地替他想想的话,就不会连他都算计进去了。

  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失望过后,靳韩声觉得他就快要撑不住了。

  靳寓廷闻言,也站了起来,“好,如果顾津津问起,我希望你能帮我。”

  “我不帮你,我会把你跟我说的话,一字不差地告诉她!”他找不到商陆,他也不能让靳寓廷好受,一会只要他将靳寓廷的话全部告诉顾津津,靳寓廷怕是这辈子都别想再把她追回来了。

  可说到底,靳韩声还是存了一丝理智,没有去害他。

  顾津津回到家,发现修司旻也回来了。

  男人正准备上楼,听见动静声后转身朝她看眼。“你去哪了?”

  “我把商陆送走了。”

  修司旻收回几步,走到顾津津跟前,“外面不是有人盯着吗?你怎么将她送出去的?”

  “不还有靳寓廷吗,我只要配合就好了。”

  修司旻收敛起眼里淡淡的不悦,但这件事总算是过去了,他心头也能稍稍轻松些,修司旻抬起手掌轻落在顾津津的肩膀上。“送走了就好,省得家里藏着一颗定时炸弹。”

  “商陆没有这么可怕。”

  修司旻攫住了她的目光,觉得她凡事都在替别人想,难道就唯独忘了当初他们是怎么对她的了吗?

  “好,以后我们总算能好好地过日子了。”

  修司旻说完这话,想要上楼。

  顾津津在他即将转身之际,补了一句,“今天靳韩声又找到家里来了。”

  “是吗?”修司旻再度将目光落在顾津津脸上,“他应该没发现吧?要不然的话,家里也不会这么平静。”

  顾津津走上前去。“就差一步,如果他早来一会会,就正好将商陆堵在家里。”

  修司旻闻言,面上并没有多余的起伏。“那还好,津津,别想这么多了,现在总算是都过去了。”

  “我只是不明白,靳韩声为什么会找到家里来,他说,是有人告诉他商陆在这儿的。”

  修司旻身子朝着栏杆处轻靠,“知道是谁吗?”

  “你今天都在哪?”

  修司旻目光定定地盯着她,两人的视线交缠在一处,修司旻眼里最后的那点不解都解开了。原来靳韩声闯进他的包厢内,并不是无意之举,他询问着谁知道商陆的下落,后来被服务生请了出去,修司旻以为那就是个意外的闹剧罢了。没想到,没想到,所有的不对劲现在都显露出来了。

  当时他身边坐着的人还跟他解释,据说是靳韩声最近都在找靳太太的下落,几乎要将绿城翻个遍,所以对于他的举动不必介怀。

  尽管修司旻当时觉得莫名其妙,但因为有要事相商,也就没有深究。

  他轻拧下眉头。“我跟人谈事情,在一醉楼。”

  果然是在一醉楼。

  “你见过靳韩声吗?”

  修司旻自认问心无愧,他没有丝毫地隐瞒。“见到了,不过他找错了人,进了我的包厢,很快又出去了。”

  他看透了顾津津的眼底,她脸上分明写着动摇和怀疑,修司旻眉头越锁越紧,“难道你认为,靳韩声找过来的事跟我有关?”

  顾津津并未给他一句肯定的回答,“商陆即便被靳韩声发现了,她也不会让靳韩声对我怎么样的,我相信她。”

  “你相信她,就不相信我吗?”

  “我看到了一些照片,是你和靳韩声在同一个包厢内。还有,我去找过靳韩声。”

  修司旻听到这,脸色变了些许。“你找靳韩声?你是不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忘记他是什么样的人了?”

  “他现在知道商陆流产的事与我无关,他不会将我怎么样的。”

  “但他一旦认定了商陆失踪的事跟你有关,他还会放过你吗?”

  顾津津垂在身侧的手掌不由轻攥下,感觉到掌心内有些湿腻,“如果有人跟他说,可以告知他商陆的下落,但前提条件是不能伤害我,我想他也会答应的。”

  她就差将话讲透了,修司旻并不傻,前后一联系,有些事就再清楚不过了。

  “津津,有话直说吧,你怀疑我是吗?”

  顾津津轻抿了下嘴角。“靳寓廷出入这儿,都是因为商陆在这,你不必误会。”

  “我看,误会的人是你才对,我自始至终都相信你跟靳寓廷不会再有什么事,更加不会因为要阻止你们见面,而将商陆在这的事告诉靳韩声。津津,我没想到我们两个到了现在,你居然对我是不信任的。”

  顾津津薄唇轻动了动,“你……别这样想,有些话,我也就是随口问问罢了。”

  修司旻脸色似是缓和了些,他走下台阶,站到了顾津津身侧。“这件事总算过去了,你以后也不必再战战兢兢,我想到我还有个人要见,我先出去趟。”

  顾津津眼见他往外走,她转身盯向男人的背影。“你不吃晚饭了吗?”

  “你先吃吧,不用等我。”

  男人丢下句话,人已经走到了外面,顾津津想要追上前,但门很快就被修司旻关上了。佣人从厨房急急忙忙出来,“修太太。”

  顾津津朝她看了眼,佣人没发现气氛不对劲。“一会就能开饭了,我准备了不少菜,都是你和修先生喜欢的。”

  顾津津轻拉下嘴角。“他晚上还有应酬。”

  “都这个时间了,还要出去吗?”

  “是啊。”

  佣人双手在围兜上轻拭了下,“那您呢?”

  顾津津刚要说话,手机传来震动声,她看到了修司旻发来的信息。

  “文文一个人在家,我不放心,我回去了。”

  他哪是去见什么客户,他是直接离开了绿城。

  顾津津心里百感交集,她将手机放回了兜内,“我还有事,晚上不在家吃了。”

  “什么?”佣人吃惊地开口问道。“你们都不回来吃了吗?”

  “是。”顾津津说完这话,抬起脚步走了出去。

  她开了车出门,也不知道要去哪,车子在路上不停地绕圈,直到饥肠辘辘,饿得胃痛,她这才想到要吃晚饭。

  顾津津想到了那家台式涮涮锅,她依稀还记着路,便开了过去。

  来到目的地后,顾津津停好了车下去,走进店内时,门口的服务员同她热情地打过招呼。“欢迎光临。”

  顾津津一看那人有些熟悉,这不就是那天的女服务员吗?

  她小脸一红,自我催眠道,“她不认识我,她记不得我了。”

  但她和靳寓廷那天的行为太出乎常人,以至于在别人的脑子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从服务员看她的表情中,她就知道她已经将她认出来了。

  顾津津也管不了这么多,找了个位子坐定后,点了份套餐。

  “还有卤肉饭、红豆汤、焦糖布丁都要。”

  “好的。”

  顾津津将小火锅打开,过了一会,服务员将菜全部送上来。

  一碟蘸料被放到顾津津的手边,她脸色微红,说了声谢谢。

  “你怎么不直接让她上两份蘸料呢?”伴随着一句戏谑,顾津津抬头就看到靳寓廷坐到了她对面。

  她眉头皱的好似要打结。“我只想一个人吃而已,九爷,请您挪一挪位子吧。”靳寓廷拿了菜单,直接点了另一份套餐,“还有,多上两盘肥牛卷。”

  “好的。”服务员点了头,转身离开。

  顾津津将菜倒入锅中煮,不一会就能吃了,她拿起筷子,刚要夹起一块牛肉,却见那块肉被另一双筷子给抢走了。

  今天是怎么回事?她是不是连顿晚饭都不能好好吃了?

  顾津津气得敲了下靳寓廷的筷子,眼瞅着那块肉又掉回了锅内。

  ------题外话------

  亲们,节日快乐呦~

  吃好玩好,每人再长三斤肉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