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64最亲近的人,出卖了你

64最亲近的人,出卖了你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3613更新时间:2018-12-27 07:04:55

  

  顾津津确定了全部的东西都处理干净后,这才下楼。

  门被人砸的砰砰直响,这会商陆已经不在家里了,她也就不怕了,再说靳韩声是直接找过来的,那就说明商陆走得挺顺利,并没有被发现。

  “来了,来了,谁啊!”顾津津扬高嗓门问道。

  靳韩声没有出声,顾津津让佣人回厨房去,就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她走到门口,刚将门打开,靳韩声就带着人从外面挤进来了。

  “你怎么又来了?”

  靳韩声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快步上前走到楼梯口,他带来的人也开始在屋内搜查,顾津津自然不乐意,“你们要干什么?”

  靳韩声上了楼,几乎将二楼和三楼里里外外翻个遍,心里仅有的希冀到最后也被完全踩灭掉,靳韩声不愿意相信,可他找来找去都看不到商陆的身影,他心急如焚地回到楼下。伸手就攥住了顾津津的臂膀,他指间用力,恨不得将她的手骨捏碎了似的。

  “商陆呢?商陆在哪?”

  顾津津一脸的无辜状,“我听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你都在我家搜过两遍了,你看到商陆的影子了吗?”

  “你把她送走了是不是?”

  “靳韩声!”顾津津用力要甩开他的手,但男人的力道实在太大,她怎么甩都甩不开。“我都说了,我跟商陆之间又没什么接触,我没必要害她或者帮她。上次你就是一无所获,你也答应了不再来打扰我的生活,你这是什么意思?”

  “顾津津,只要你把商陆交出来,我不会追究你把她藏起来的事,还有以前的那些事,我跟你道歉……”

  “不需要,”顾津津冷冷打断靳韩声的话,“靳先生的道歉,我受不起,再说我确实没见过商陆。”

  靳韩声见她是没有要说的意思,他视线扫向边上众人,“你们呢?守在外面有没有看到可疑的人进出?”

  几人面面相觑,倒是有一人说道。“就在半小时之前,有人抬了个很大的纸箱进来。”

  “怎么?我家里换个家电而已,也要跟你们解释、报备吗?”

  “抬进来的纸箱?”靳韩声一下觉得不对劲。“然后呢?”

  “过不了多久,就抬了个冰箱出去。”

  顾津津心里还是有些发虚,“我换冰箱都不行?”

  靳韩声的目光落到顾津津脸上,视线不由瞥向厨房间的方向,顾津津手心里渗出汗来,那个冰箱里塞满了东西,估计靳韩声一眼就能看出来不是今天新买的。

  但男人没再追究,他骂了旁边的几人一句。“蠢货!”

  他转身就要走,靳韩声到了外面,冲跟在边上的人问道。“送冰箱的人去哪了?”

  “开了车走了,往西去的。”

  “车牌号呢?”

  “没……没注意。”

  靳韩声抬腿踢过去,男人痛得身子往下弯,一句话不敢说。

  靳韩声回头看向顾津津,她一脸的从容,男人绷紧了面色冲她说道。“你最好祈祷商陆没事。”

  “她有没有事,跟我无关,我也不关心。”

  顾津津说着,拉住了门把。“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靳先生下次还要这样的话,我就报警了。”

  顾津津说完这话,砰地将门关上,她随后又将耳朵贴在了门板上,确定了一行人都离开后,这才用力轻拍下胸口。

  差一点,差一点,真是差一点。

  要是靳韩声的人早过来,哪怕是早过来十分钟堵门,今天商陆都走不掉了。

  等靳韩声追查到那辆车子的时候,早就没了商陆的身影,靳韩声心狠手辣,要是被他找到那几人,说不定就会动武,所以对方压根没给他这个机会。

  靳寓廷早就让人准备好了一个真的冰箱,跟当时被抬出顾津津家里的在外观上是一模一样的。

  那些人将冰箱朝着二手市场一丢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靳韩声现在就算是觉得事情有不对劲,可又能找谁去说呢?他连个想要算账的人都找不到。

  顾津津刚松下一口气,就接到了靳寓廷打来的电话。

  她心里免不了又是一惊,难不成商陆那边遇到麻烦了。

  顾津津想也不想地接通。“喂?”

  “你赶紧出来趟。”

  “怎么了?”

  “出来!”靳寓廷的口气很不好。

  顾津津挂了通话,快步出去,看到靳寓廷的车就停在外面,她拉开车门坐进去,车子并没有再逗留,立马就开走了。

  顾津津迟疑地看他一眼。“怎么了?”

  “修司旻呢?”靳寓廷声音不冷不淡地问道。

  “他出去了,你找他有事?”

  “大哥给了他什么好处,让他直接就能把商陆和你都卖了?”

  “什么?”顾津津听到这话,吃了一大惊,她下意识地摇头,“不可能,他跟靳韩声压根就没什么交集,再说,他早就知道商陆在我这,他要真想说,也不会留到现在。”

  “但他看到了我跟你在一起,看到了我出入你家里,你真以为他能大度到那一步?”

  顾津津还是不相信,“他不会不顾我的安危,他也知道靳韩声的行事作风,难道他会将我往火坑里推?”

  靳寓廷冷笑声,“孔诚一直让人盯着大哥,今天,修司旻去了一醉楼,大哥匆匆忙忙也赶过去了。”

  “也许,也许就是巧合而已。”顾津津嘴上虽然这么说,心里却已经咯噔了下。

  “巧合?那他进了修司旻所在的包厢,这是不是巧合?”

  顾津津喉间轻滚了下,“你看到他们在一起了?”

  “自然有人看见,还拍了照片传过来,你要看吗?”

  顾津津没说话,脸色有些发白,靳寓廷说完,将手机屏幕打开,上面有不少照片。有修司旻进入一醉楼时被拍的,也有靳韩声进去时被拍的,还有靳韩声进了修司旻的包厢,一个个角度找得极好,顾津津还是不敢相信,也不能这么轻易去相信。

  “如果被靳韩声在家里找到了商陆,他应该知道后果的……”

  “那你就得想想,是否是大哥允诺了他什么。修司旻接管了公司,可是背后还有修辅成虎视眈眈地盯着,你或许把你在他心里的位置看得太重。不过还有一种可能性,大哥着急要找到商陆,也就答应了修司旻不计较你的事,这样一来,他也不会害了你,只是差点把商陆害惨了而已。”

  顾津津沉默着,她身子往后轻靠,靳寓廷收回手机。“要不是我提前一步将商陆安排走,你知道她接下来要面对什么吗?说不定她这辈子都休想再出东楼了。”

  顾津津的面色白的好似一张纸,靳寓廷声音藏了些许沉重,“还有你,即便大哥真答应了不计较,等他回过神的时候,你觉得你就能安然无恙?”

  顾津津轻闭下眼帘。“就算……就算他们见了面,也不能说明修司旻将商陆的事情告诉给了他。”

  “那你怎么解释,大哥那样焦急地出了一醉楼后,是直奔你家而去的?”

  顾津津确实解释不出来。

  但她还是执拗地摇着头,“修司旻不会那样做的,我尊重我的选择,商陆的事我一早就跟他说过了,他不会做出那种事。”

  靳寓廷闻言,气得牙关紧咬。“你就那么信任他?”

  “这是我应该给他的,最起码的相信。”

  靳寓廷的目光一下落到她脸上,“那你就不相信我吗?”

  顾津津没有作声,他推了下她的腿。“这时候沉默什么?说话。”

  “商陆现在没事了就好。”

  “顾津津,你是想让这件事算了,是吧?”

  她紧抿着唇瓣,靳寓廷转身望向窗外,车内静谧无声,许久后,司机才听到靳寓廷说道。“送她回去。”

  车子再度发动,调头之后将顾津津送回了家。

  她推开车门下了车,司机没有逗留,顾津津转身回望眼,就见车子已经开出了老远。

  顾津津回到家,给修司旻打了电话,可始终没人接听。

  一直到了傍晚时分,顾津津实在坐不住了,她开了车准备出门。

  车子开出去不久,顾津津无意间看了眼内后视镜,看到一辆黑色的车跟在后面。

  她起初并未放在心上,直到过了两个路口后,那辆车还在盯着她,顾津津陡然加速,后面的车子明显也将速度提了起来。

  顾津津见状,快速将车子靠向路边,她一把推开车门,迎着后头那辆车走去。

  车上的人想要打过方向盘,但已经来不及了,顾津津走到车旁,抬起手掌在车窗上轻敲两下。

  司机见状,一脸镇定地将车窗落下去。

  “靳韩声呢?”顾津津直直问道。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别装了,你们进我家搜了两趟,还不死心吗?他要让你们盯着我盯到什么时候?”

  司机轻按了下喇叭,“我实在听不懂你的话。”

  顾津津走到后面,拉了拉车门,门是锁着的。“带我去见靳韩声。”

  “你别无理取闹。”

  “你不让我见他,那好,今天你也别想走。”

  男人沉默了下,顾津津再度拉了拉车门,“要我给他打电话吗?”

  司机没有搭理她,但是关上车窗后打了个电话,很快,车门锁就被打开了。

  顾津津拉开车门坐上去,她知道司机是要带她去见靳韩声,但她并没想到,他居然将她带进了靳家,去了东楼。

  顾津津下车的时候,情不自禁朝着另一个方向而去,东西楼遥遥相望,这段路她走过很多遍,只是如今站在这,却已经物是人非。

  靳韩声在东楼的院子内等她,顾津津被人带了进去,男人坐在石桌前,一脸的疲惫,听到脚步声时,眼帘都没有抬下。

  “靳先生。”

  靳韩声薄唇轻启,“怎么,你是来告诉我商陆的下落?”

  “我说过不下一百遍了,我不知道商陆在哪。”

  男人并未像前几次那样冲动,“那你来找我做什么?”

  “你今天为什么会到我家来?我只是想安安静静地过日子,你上次已经答应过我,不会再来打扰我的生活。”

  靳韩声冷笑了下,“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干了什么,商陆的事跟你脱不了干系。”

  顾津津这会说话有底气多了,“随你怎么想,我压根不知道商陆在哪。”

  “这事不是我胡乱猜测,而是有人亲口跟我说的。”

  顾津津心里咯噔下。“谁?”

  靳韩声冷笑着,目光落到顾津津的脸上,“我就不信,一个跟你最亲近的人,说的会是假话。”

  顾津津已经猜到了些许,但面上还是强撑着,“我最亲近的人?这不是在害我吗?把莫须有的事情往我身上套,那还怎么算是我亲近的人呢?”

  “他跟你同床共枕,难道他的话不可信吗?”

  顾津津喉间滚动着,最后的一点坚持被碾压得支离破碎,靳韩声这话再明显不过了,除了修司旻还有谁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