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63彻底逃脱

63彻底逃脱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4687更新时间:2018-12-27 07:04:53

  

  顾津津洗完澡从浴室出来,修司旻站在窗边,窗帘被他拉开了,他双手插在兜内,目光遥遥望向远处。

  顾津津上前几步。“你坐了一路的车,也累了,赶紧歇息吧。”

  “我不累。”男人站在那里并没动。

  她走到修司旻身边,轻拉了下他的袖子,“你睡床上吧,商陆住在家里,也不方便。”

  “那你呢?”

  “我哪里都行啊。”

  顾津津转身,却被修司旻从身后给抱住了。“你跟我一起睡。”

  顾津津心里一惊,忙要将他的手拉开,“开什么玩笑呢。”

  “我们是夫妻,合法的,难道这个要求很奇怪吗?”修司旻双臂用力,将她紧紧地箍在怀里,顾津津动弹不了。

  “别这样。”顾津津缩起肩膀,身体明显做出排斥状。

  修司旻笑了笑,手里一松,“瞧把你吓的。”

  “我就知道你跟我开玩笑。”顾津津笑着走到床边,将被子抖落开,修司旻盯着她的背影,目光幽幽沉沉。尽管他们是夫妻,也是领了证的,可说到底,那种亲密程度还是不比她跟靳寓廷。

  回到靳家时,靳寓廷坐在车内,车子刚开进大门,司机便冲他说道。“九爷,是靳先生。”

  靳寓廷目光望出去,看到靳韩声站在不远处,孤孤单单一个人,像是在等他。

  靳寓廷示意司机停车,他推开车门下去,“你在这做什么?”

  “有时间吗?陪我喝两杯。”

  “好。”靳寓廷的心情也没好到哪里去。

  靳韩声跟着靳寓廷去了西楼,来到酒柜跟前,靳寓廷选了瓶酒,他转身看到靳韩声已经坐在了吧台处。

  兄弟俩面对面坐着,靳寓廷盯着酒杯中逐渐高涨起来的液体,“还是没有商陆的消息?”

  靳韩声手掌撑着额头,整个人颓废的很,“她就这么恨我吗?”

  “你荒唐的时候,怎么就没想过你做的那些事,会被她知道呢?”

  “我做过什么了?”靳韩声反问出声,伸手拿了一杯倒满的酒,“我都说了一百次了,我没有碰过那些女人,我压根就没有跟她们发生过什么关系。”

  “这话你也就说给自己听听吧。”靳寓廷说到这,用酒杯跟他手里的杯子碰了下。

  “还不是因为你?”靳韩声恶狠狠地说道。

  靳寓廷让辛辣的酒滚过自己的喉咙口,“不要把什么事都推到我身上,我没让你那样对商陆,我也没有让你花样作死,那些事都是你弄出来的。”

  “好好好,都是我!”

  现在再说那些也已经晚了,靳韩声喝了半杯酒后,隐约有了醉意。

  “你说她会在哪呢?”

  “她不想被我们找到,所以一定是躲在我们都找不到的地方。”

  靳韩声苦笑着,“我都快把整个绿城翻过来了,难不成她已经走得远远的了?”

  靳寓廷看着他的样子,靳韩声的懊悔和焦急全部写在脸上,他看得有些出神,仿佛是看到了自己。有那么一个瞬间,靳寓廷差点压抑不住冲动,就要将商陆的事告诉他,可是再一想……

  靳寓廷喝了口酒,冷冷地盯着靳韩声。“要不是你,顾津津也不至于走,更加不会跟那个姓修的结婚,我现在看你这样,真是活该!”

  靳韩声的样子,颓废的不行,他手指在桌面上一下下敲着。“当时监控画面显示的所有证据,都指向了顾津津,我不怀疑她,还能怀疑谁?我一直盼着想跟商陆有个孩子,等了两年多,孩子就这么没了……”

  那段时间,商陆疯癫,嘴里一直念着孩子孩子的,靳韩声也差点被逼疯了,他不知道他是怎么挺过来的。

  可他好不容易挺过来后,商陆却不见了。

  靳韩声手掌一下下在额头处敲着,靳寓廷想要说的那些话还是被他咽回去了,相比顾津津遭受过的那些事,靳韩声如今这副模样还不算惨,一日不找到商陆,他就要多一分煎熬和折磨。他埋下的苦果就应该让他多尝尝,只有痛到了极点,他才能知道剥夺别人的幸福,是一件多么残忍的事。

  靳韩声这个样子,很容易就喝醉了,原本也就是要借酒消愁,手边的杯子被他碰倒在吧台上。他上半身往下压,额头不住敲打着吧台,砰砰的声响传到靳寓廷的耳朵里,他也只是冷冷看着。

  他想说他自作自受,可是转念一想,他又何尝不是呢?

  如果靳韩声知道会有今天,他绝对不会那样去刺激商陆,他如今害得自己有苦说不出不算,还连最爱的人都失去了。

  而他呢?他如果知道会有今天,他就算是把顾津津敲晕了藏起来,都不会让她离开西楼。

  可这世上最不差的就是如果。

  翌日。

  商陆下楼的时候,顾津津和修司旻坐在餐桌前正吃着早餐,顾津津招呼商陆赶紧入座。

  商陆对吃的东西不算挑剔,至少在顾津津这儿,她都是有什么就吃什么,即便佣人问了她有没有想吃的菜,她也都说是随着顾津津就好,她不挑食。

  之前修司旻不在,商陆还觉得自在些,这会她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津津,寓廷说最迟明天就能送我离开,我一会收拾下,说不定今天就能走。”

  “这么快?”顾津津吃惊地放下碗筷,昨天怎么没听靳寓廷提起?

  “是啊,打扰了你好多天了,一直没能好好跟你说声谢谢,还给你添了那么多麻烦。”

  顾津津闻言,赶忙说道。“小事而已,举手之劳。”

  修司旻喝了口热牛奶,淡淡的奶香味充斥着喉间,他看了眼身侧的顾津津。“这弄不好都能要了你的小命,你倒好,说成了举手之劳。”

  顾津津知道,修司旻对于她当时帮商陆逃走的事,一直是有意见的。毕竟之前害她的人中就有靳韩声,她帮了商陆,也就等于是在跟靳韩声作对,他实在不想看到她再身处险境。

  顾津津眼见商陆没说话,她忙用脚踢了踢修司旻。男人没再继续,却是径自站起了身,“我一会还要去见两个朋友,我先出门了。”

  “好。”

  顾津津见他拿了手机往外走,“那你中午回来吃饭吗?”

  “不了,晚上我去接你。”

  “噢。”

  关门声落到顾津津的耳朵里,她赶紧跟商陆说道。“你别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不会。”

  “他只是怕靳韩声知道了,找我麻烦罢了。”

  “我心里都明白。”

  顾津津吃了几口早餐,拿起旁边的手机看了眼。“我这两天不出门,万一靳寓廷要安排你出去,如果我不在家的话,我怕不方便。”

  “不用了津津,我知道你忙……”

  “我在家办公也一样的。”顾津津看了眼商陆,小心地伸出手,握住了她的手掌,“等你离开以后,我心里的那颗石头也算落定了,我希望你以后能幸福,很幸福很幸福。”

  “你也是。”

  别墅外面一直有靳韩声的人轮番在守着,尽管他没能在顾津津这儿将人搜出来,但他还是让人时刻紧盯着顾津津这边的情况。

  修司旻进了一醉楼,孔诚今天的任务就是将他盯紧了。

  东楼。

  都快到中午时分了,靳韩声还是没能起来,佣人和小于都不敢上去,他烂醉如泥的时候越来越多,通常他都是自己醒来,他的脾气也是越来越暴躁,谁都不敢再惹他。

  床头柜上的手机一直在响,靳韩声不耐烦地动了动,他翻个身,可是铃声越来越刺耳,他只好伸出手去拿起了手机。

  “喂。”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陌生的声音。“是靳先生吗?”

  “你是谁?”

  “我有靳太太的消息,不知道您是否感兴趣?”

  “什么?”靳韩声瞬间睡意全无,他坐起身来,脑袋昏昏沉沉的,他掀开被子坐在了床沿处,“她在哪?”

  “我现在在一醉楼,您方便过来趟吗?”

  “我问你,商陆在哪?”

  “您放心,靳太太一切平安,只不过我要先见您一面。”

  靳韩声手掌在床头柜上撑了下,他勉强站起身,“好,我立马过去。”

  他昨晚从西楼回来后,就倒在床上睡过去了,靳韩声着急慌忙要出门,连衣服都没换。

  他匆忙进了洗手间漱了口,又着急地抹了把脸,前后不超过一分钟时间,就见他一阵风似的冲了出去。

  靳韩声下了楼,小于见到他快步走到门口,“靳先生……”

  靳韩声顿住脚步,又朝餐厅内的佣人看眼,“多准备几个太太爱吃的菜,还有,把房间都收拾下。”

  “靳先生,靳太太要回来了吗?”小于大着胆子问道。

  靳韩声一把将门拉开,“小于,你去趟花店,把商陆喜欢的花都买了,里里外外都摆上!”

  他真是兴奋的不行,哪怕现在还没看到商陆,他都觉得高兴的快要疯了。

  小于忙不迭地答应着,“是!”

  靳韩声快步出去,他脚下生风,总觉得商陆这会就在眼前似的。

  男人的车子很快开出去,朝着一醉楼的方向出发。

  来到约好的酒店内,靳韩声径自朝着对方留给他的包厢而去。

  包厢门外是有人守着的,看到靳韩声过来,一名男子抬起手臂拦了下。

  但他是谁啊,别说什么通报了,向来就只有别人等他的份,他推开男人的手臂,一把推开包厢门走了进去。

  里头的几人正在谈事情,冷不丁看到有人闯入,修司旻抬起视线,看到靳韩声时,眼里微微露出吃惊。

  “商陆在哪?”靳韩声不知道给他打电话的究竟是哪个人,他就知道对方跟他约好了是在这个包厢内。

  修司旻闻言,站起了身。

  商陆其实并没有什么东西好收拾的,她在顾津津这儿也不过就住了几天,唯一的东西就是衣服。

  顾津津在客厅内看了会电视,佣人推门进来,“修太太,您是不是买了东西?”

  “什么东西?”

  “我看有几个人搬了个大箱子,都快走到我们家门口了。”

  顾津津将信将疑地放下绘画板,她走到门前,果然见到几个人抬着个一人多高的纸箱正从远处走来,看样子,里头像是装着冰箱还是什么。

  顾津津心想着,修司旻从不管这种事,东西肯定不是他买的,那还能有谁呢?

  兜里的手机骤然响起,她忙拿出来一看,居然是靳寓廷。

  顾津津赶紧接通。“喂。”

  “我的人已经过来了,你让商陆准备下,这就走。”

  顾津津视线轻抬,“是那些抬着箱子的人吗?”

  “对,他们会把商陆带出去,你不必担心。”

  顾津津听着靳寓廷的口气,像是带了些焦急。

  “外面有人怎么办?”

  “只有这个办法了,你们抓紧,大哥可能已经知道了商陆在这。”

  “什么?”顾津津惊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怎么会知道呢?”

  “他带着人正往这边赶,没时间了,你赶紧让商陆走!”

  顾津津听着靳寓廷口气焦急,又像是迫在眉睫一样,她没有再追问,忙挂了电话后冲佣人说道。“快,让商陆下来。”

  “是。”

  几人抬着纸箱子已经到了门口,其中一人拿出份需要签收的单子,“请问,是顾津津吗?”

  “对。”

  “您买的东西到了,签收下。”

  顾津津接过笔,字迹潦草地写了自己的名字。“搬进来吧。”

  他们将箱子搬进屋内,其中一人开始将纸箱拆开,顾津津压低了声音问道。“谁让你们来的?”

  “九爷应该已经吩咐过您了,人在哪?”

  顾津津回头看向楼梯口,商陆正在匆忙下来,纸箱被拆开了,里面那个应该就是冰箱,只不过不像是全新的。

  男人伸手将门打开,顾津津看到里头没有隔层。

  “快,进去吧。”

  商陆快步上前,顾津津有些迟疑,“这安全吗?”

  “放心,设计了透气的孔,再说就这么点时间而已,不会有事的。”

  商陆轻拍了顾津津的手腕处,“没事,相信寓廷吧。津津,我走了,谢谢你,还有……以后再见。”

  “好。”

  商陆抬起脚步跨了进去,冰箱门被关上,男人拿了东西将门固定住,他马不停蹄地让人重新搬起来,“走。”

  顾津津跟上前几步,希望外面的人不要起疑心,这要看在外人眼里,就是顾津津换了个新冰箱,这会是把旧的处理掉而已。

  她站在门口,眼看着几人离开,很快,他们将冰箱抬上了货车。

  顾津津怅然若失,心里始终不定,她还是给靳寓廷打了电话。

  那头很快就接通了,顾津津不等他开口,直接问道。“那些人是你安排的吧?他们已经把商陆接走了。”

  “是,我会让人盯着的。”

  “那就好。”

  “你赶紧把家里收拾下,一点痕迹都不要留下,特别是商陆用过的东西和住过的房间,赶紧!”

  顾津津忙不迭点头。“好!”

  这个时候,她已经顾不上别的了,顾津津挂断了通话后,忙喊了佣人过来一道帮忙。

  一醉楼内。

  靳韩声快步冲出来,他面色凝重,好似要吃人一般,他三步并作两步,司机将车子停在门口,他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快,到顾津津住的地方去。”

  “是。”

  靳韩声掏出手机,忙拨通了助理的电话。

  “让守在顾津津家门外的那些人,一步都不要离开,不,让他们现在就去敲门,一定要把门敲开,商陆在里面,快!”

  他焦急万分,不住催促着司机。“快。”

  “是。”

  “不要管红灯了,直接闯过去!”

  他生怕他晚一点的话,商陆又会再一次从他眼前消失,他已经禁不起这样的折磨了。

  只要让他找回商陆,让他做什么都行,哪怕是少活十年,他都愿意。靳韩声的车赶到时,他的人都被堵在门外,顾津津肯定是不会给他们开门的,两边的人对峙着,靳韩声上前几步,面无表情地用手砸向门板。

  ------题外话------

  亲们,投月票啦

  今天起月票翻倍啦,投一票等于两票,投两票等于四票~

  求票票啦啦啦啦啦啦阿拉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