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62给你个惊喜

62给你个惊喜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4565更新时间:2018-12-27 07:04:52

  

  “啊——”

  秘书害怕地蹲在地上,两手想也不想地捂住眼睛。

  段璟尧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他指了指那名快递员。“按住他!”

  旁边的助理三两步上前,将同样受了惊吓的快递员给按住了。

  半小时后,秘书匆忙敲开了靳睿言的办公室门。

  她正准备出门,一手搭着西服外套,另一手拿起手机,抬头却见秘书脸色煞白,“这是怎么了?”

  秘书走到办公桌前。“刚才不知道是谁送了个快递过来,段先生把快递员扣下了。”

  “为什么?”

  “我……我没敢看清楚,依稀看到里面是什么动物,纸箱内放了塑料的底,白色的皮毛上都是血,被……被肢解了。”

  靳睿言神色也有些严肃,“那也不可能是快递员送的。”

  “段先生的样子挺吓人的,直接就把人带走了。”

  靳睿言神色很快镇定下来,“他这么紧张做什么?这种事,就算现在不发生,以后也会发生,我被人威胁也不是第一次。”

  “靳市长,您当时是没在场,我虽然是有心理准备的,但我看见的时候还是被吓得个半死。”

  靳睿言冷笑声。“他们要有胆,就直接送个死人好了,拿小猫小狗撒什么气。”

  “您……”秘书这会胸口还在砰砰乱跳,“现在怎么办?”

  “让人找个宠物店,把送来的尸体火化了吧,我自己出钱。”靳睿言想到这,眼神微黯淡,“毕竟那也是一条鲜活的生命,还是因我而死。”

  “是。”

  靳睿言走出去两步,忽然又想到了什么似的顿住脚,“让他别乱来,先把那名快递员放了。”

  “我也这样说,但是段先生听不进去啊。”

  靳睿言一边往外走一边给段璟尧打电话,可却始终无人接听。

  “您先去开会吧,我会继续联络段先生的。”

  靳睿言没时间再逗留了,“好,务必让他放人,别冲动之余将事情闹大了。”

  “好。”

  下午时分,靳睿言开完会出来,秘书就在门口候着。

  她嗓子有些干,喝了口水将水杯递给秘书,“怎么样了?”

  秘书为难地轻摇下头,“电话都不接。”

  “我先回去了。”靳睿言不放心,连办公室都没回,直接往外走去。

  回到家,段璟尧也不在,再给他打电话,还是没人接,靳睿言在客厅内来来回回地走着。

  直到傍晚时分,门口才有动静声传来,靳睿言丢开手里的抱枕起身,看到段璟尧走了进来。

  她快步上前,语气焦急地问道。“人呢?”

  “做什么?”

  “这事情跟快递员能有什么关系,你没把他怎么样吧?”靳睿言端详着段璟尧的面色。

  “你怎么不问问我有没有危险,有没有被人怎么样?”段璟尧从她身侧经过,朝着楼上走去。

  靳睿言跟在他身后,进了卧室,见段璟尧还是不肯说,靳睿言不由焦急起来。“你要真把那个快递员怎样,这件事就闹大了,背后的人这会肯定在盯着我们,那人万一有个好歹,那些人定会借机兴风作浪。”

  段璟尧似乎听不进去这些话,靳睿言一把拽住他的手臂,口气中难抑愤怒。“你是不是故意的?段璟尧,好不容易找到这个机会,所以你也要对我落井下石,是吗?”

  男人猛地将她的手甩开,他转过身,两眼攫住她不放,“你以为是我要害你吗?”

  “我现在在问你,那名快递员在哪?”

  “我找人把他打了一顿,打得还不轻,他也招了,是他收了别人的钱,这才没有核实纸箱内的东西,箱子上连发件人的信息都没有,我不找他,还能找谁?”

  到了这会,靳睿言脑子里还是出奇的冷静,“那你问出别的信息了吗?他最多也只能告诉你,是别人给他的快递,让他送过来的,除此之外你还是一无所知,你又何必出头将我们的把柄送到对方手里呢?”

  “那依你的意思,就是好好地将他放回去,是吗?”

  “你现在打了人,万一被对方大做文章怎么办?”

  段璟尧面色微动,嘴角轻搐,冷冷地别开视线。“我怕什么?我伤人也不是第一次,不还是你亲手设计的吗?”

  靳睿言一时语塞,牙关微颤,她用劲轻咬,“段璟尧,是不是我设计了你,所以你现在就想着也给我找些麻烦?”

  男人的潭底瞬间聚起汹涌,他目光狠狠盯着她,“你知道那里面装了什么东西吗?这不单单是威胁,说不定对方是想要你的命!”

  “就算是死亡威胁又怎样?背地里有多少人都在盼着我死?难道你以为我在乎吗?”

  “你不在乎,我在乎!”段璟尧说完这话,猛地推开靳睿言的肩膀往前走去,女人怔了怔,又听到段璟尧的声音传到耳朵里。“你就没想过,如果有一天,你成了那副模样……”

  说话声到了这,居然有些轻抖,段璟尧转身看着她,靳睿言一双眸子也迎了过去。

  “我成了什么模样?”

  他这会心有余悸,再也不敢细想下去。“我是你丈夫,你为什么就不能相信我?到了这个时候,难道我还要对你落井下石吗?就算我伤人的事会被曝光出去,我也绝不会让它牵累到你身上,你放心好了。”

  靳睿言喉间轻滚动下,心头竟然觉得前所未有的酸涩,有些话到了嘴边,也被她咽了回去,她也实在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晚上。

  顾津津和商陆坐在一桌上吃饭,顾津津给她倒了杯果汁,商陆忙双手接过去,“谢谢。”

  “那天靳韩声来搜我家时,让我要是见到你的话,一定要给你带句话。”

  “什么话?”

  “他说,他跟那些女人什么关系都没有,你疯癫的两年多时间内,他从未碰过别人。他只是气你、恼你,有些事他想当面跟你解释清楚。”

  商陆菱唇就着杯口,轻啜了一口,“你信吗?”

  “我……我不知道,说到底,我对他不是很了解。”

  商陆不着痕迹地勾起了嘴角。“我对他很了解,但我并不相信他说的话。”

  屋外传来了门铃声,佣人走过去,先是透过可视电话看了眼外头。

  “修太太。”佣人面色有些犹豫地看向顾津津。

  她放下筷子走过去,透过可视电话看到了靳寓廷的身影,她并未立即开门,只是轻声问道。“这么晚了,有事吗?”

  “鉴定报告出来了。”靳寓廷的脸上没什么波澜,看不出是喜还是忧,顾津津听到这话,伸手落向门把,将门打开。

  靳寓廷犹如进自己家一般,他快步走进去,看到商陆在餐桌前坐着。

  商陆忙起身,“结果怎么样?”

  靳寓廷朝她轻笑开,“没事,自然不会查到你头上。”

  “你用我的头发换成功了?”顾津津一听到这话,口气也跟着轻松起来。

  男人一手落在椅背上,冲她轻点下头,“排除开过程,反正结果是你希望看到的。”

  “太好了。”顾津津一颗心总算落定。“这下他不能再来找我们麻烦了。”

  靳寓廷的视线落到桌上,虽然只有两个人吃,但菜肴还挺丰富,四菜一汤,小碟内每一份都是精致的很,他拉开椅子坐下去。“我忙到现在,还没吃晚饭。”

  顾津津和商陆对望眼,这是顾津津的家,商陆自然不便多说什么,况且这也是他们两人的事。

  顾津津让佣人回厨房去添了副碗筷,靳寓廷也没客气,商陆见状,重新坐了回去。

  男人拿了筷子,自顾夹菜,佣人站在边上看着,靳寓廷尝了口虾仁不错,很新鲜,他给顾津津夹了不少。

  顾津津奇怪地看他眼。“这是在我家。”

  “在你家怎么了?”

  “哪有客人给主人夹菜的?”

  “那是因为我没把自己当客人。”靳寓廷说着,还自顾舀了汤。

  顾津津也是拿他没法子,佣人朝客厅内走了几步,陡然听到门口传来什么动静,她走过去看了眼,手刚落到门把上,门就被打开了。

  顾津津一口饭塞到嘴里,就听到佣人嗓音里带着雀跃,高喊一声,“修先生!”

  商陆听到那三个字,面色微变,后背也绷直了,顾津津差点被嘴里的饭菜给噎到,抬头看去,果然见到修司旻从外面走来。

  修司旻看到了靳寓廷的身影,视线很快落到顾津津身上,“今天家里有客人?”

  顾津津颇有些不自在地起身,“嗯,你怎么突然过来了?”

  “想给你个惊喜。”修司旻几步上前,靳寓廷表情未变,甚至都没有起身。

  商陆放下手里的筷子,站起来后跟修司旻打过招呼。“修先生,你好。”

  “你好。”修司旻微笑出声,“请坐,不必客气。”

  “你吃晚饭了吗?”顾津津轻问道。

  “还没有。”

  修司旻脱下外套,交到佣人手里,“我先去洗个手。”

  顾津津轻点下头,拉过椅子坐下来后,朝靳寓廷看眼,男人一语不发,佣人很快盛了饭出来,修司旻洗完手就坐到了靳寓廷的对面。

  “九爷是来看你大嫂的?”

  靳寓廷眼帘轻抬,“不是。”

  修司旻没再问下去,饭桌上的气氛很是奇怪,说到底,顾津津这会已经是修太太了,靳寓廷想见就见她,完全是因为修司旻这段时间没在绿城而已,以至于他差点就忘了还有这个人的存在。

  商陆也觉得不自在,她倚靠着顾津津才住在了这,但毕竟她和她非亲非故,如今修司旻回来,她总不能还住在这儿。

  “寓廷,你那边安排好了吗?”

  靳寓廷目光直勾勾地落向对面的男人,修司旻也同他对望了眼。

  半晌后,靳寓廷才将视线落在商陆身上。“这件事不能被太多的人知道,你难道信得过他吗?”

  商陆微怔,听得出来靳寓廷说的这个‘他’字,就是修司旻。

  她住在这儿的事,顾津津没有瞒着修司旻,那说明她也是相信他的。

  修司旻听到这话,开了口道,“难不成九爷以为,我会去通风报信吗?”

  “很多事都是说不准的。”

  修司旻轻摇下头,“我要真这样做了,对我没有丝毫的好处。”

  “那也就是说,一旦对你有好处,你就会去做,是吗?”

  顾津津轻拧下眉头,“你放心,商陆住在这儿的事不会从他嘴里传出去的,他就算不管别人,也会顾及我的安危。”

  靳寓廷听到这,脸色已是难看至极。

  商陆放下了筷子,“寓廷,你跟我过来,我有几句话想跟你说。”

  靳寓廷坐着没动,商陆起身,手在他臂膀上轻按下。“我有急事,真的。”

  男人回过神,敛下潭底的汹涌和嫉恨,对,他就是又嫉又恨,靳寓廷起身,跟着商陆朝外面走去。

  顾津津眼见两人的身影消失在眼中,她轻咬着筷子,有些出神。

  修司旻不动声色,给她夹了些菜,顾津津朝他看了眼。“你别误会,他过来就是因为商陆的事,与我无关。”

  “我知道,”修司旻微笑,只是笑意并未达眼底。“他心心念念都是商陆,这还是你跟我说的。”

  顾津津咬紧了嘴里的筷子,是吗?

  她那会是有多放不开啊,居然连这种话都跟修司旻说了。

  靳寓廷走到院子内,看到商陆顿住脚步。

  “别担心,最迟后天就能安排你离开。”

  商陆回头朝他看眼。“我是担心你啊。”

  “担心我什么?”

  “像今天这样的事,以后会不止一次的发生,我要是你,我就离她远远的,省得也伤害到你自己。”

  靳寓廷不以为意地冷哼声,“伤害?你想太多了。”

  “这会要不是我把你喊出来,你打算怎么收场?”

  靳寓廷沉默了几秒钟,商陆是旁观者,所以能看得透彻,“修先生是不会觉得尴尬的,因为这儿是他的家,而你呢,平日里那么骄傲的一个人,这种事终归不是坦坦荡荡的好事。”

  “连你都这样说吗?”

  “其实,你自己已经感觉到了,只是不想承认罢了。”

  靳寓廷回头,看着客厅和餐厅的亮光透过窗户渗透出来,他表情有些落寞,视线又落回到商陆身上。

  “你赶紧进去吧,一会被人看见了不好。”

  “我知道,放心,这四周都有遮挡物,应该不至于会被人看见。”

  靳寓廷脸色始终是绷着的,“商陆,都说旁观者清,你告诉我,顾津津心里是不是有我的?”

  商陆没有直接给他答案,“事已至此,你还需要问别人吗?这种事不该你自己最清楚吗?”

  “她不止心里有我,她还是深爱着我的。”

  商陆催促他一句。“快回去吧。”

  屋内,顾津津味同嚼蜡地吃着碗里的饭,她余光时不时地瞥向门口,她的这些小动作,自然逃不过修司旻的眼睛。

  “我就在这边逗留几天,下周就回去。”

  顾津津收回神,“那边事情都解决了?”

  “还没有,我也是忙里抽空过来的。”

  顾津津这才仔仔细细地盯着修司旻看,他满脸疲惫,一路上也没怎么休息。

  “你赶紧吃,吃完了上去睡吧。”

  修司旻轻笑声。“你就这么不待见我,我还没跟你好好说说话,问问你最近怎么样了。”

  “我们一直都有电话联系,你不是知道吗?”

  “好好好,我承认,我就想听你说说话而已。”

  顾津津让他赶紧吃,修司旻也没什么胃口,商陆进来时,顾津津朝着她望去。

  她身后没有跟着别人,商陆进门后,换了拖鞋,又将门轻带上。

  顾津津收回视线,商陆回到餐桌前说道。“他临时有事,就先回去了。”

  这是最好的收场,不是吗?省得到时候谁都抹不开面子。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