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61爱情的报复

61爱情的报复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4610更新时间:2018-12-27 07:04:51

  

  顾津津盯着靳寓廷的口袋,有些心虚,她虽然那么说了,也确实想让靳寓廷那样做,但她没想到他真会照做。

  靳寓廷站起身时,也很小心,毕竟口袋里装着一次性的杯子,万一碰了、撒了怎么办?

  结账是在楼底下,顾津津拿了包跟在靳寓廷的身后。

  两人走到收银台前,收银员将账单打出来一看,“您好,一共386元,现金还是……”

  “现金吧。”

  靳寓廷从钱夹内抽了几张大钞出来,也没有要拿找零的意思,他朝边上的顾津津使个眼色,“走吧。”

  “噢。”顾津津脚底抹油,赶紧要溜。

  靳寓廷刚走出两步,就被一名服务员拦住了,“先生,您好。”

  顾津津心里咯噔下,靳寓廷面色如常,不愧是见过大场面的人,比她有出息多了。“什么事?”

  “您口袋里的东西,能否拿出来一下?”开口的服务员是个年轻的小伙子,身后还躲着个女孩,顾津津朝她看了眼,那女孩就是方才给他们上菜的。

  看来是女服务员脸皮子薄,不好意思,所以只好找了同事过来。

  “我口袋里?什么东西?”靳寓廷反问。

  顾津津没想到会被发现,更没想到对方直接问了,这得多尴尬?

  她脸色发红发烫,不知所措,难不成拿个蘸料也不行吗?

  “最后您要的那份蘸料,被您打包了,先生,实在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们这儿规定了不能外带的,特别是蘸料,您看……”服务员也怕得罪人,所以说话尽量小心,顾津津听到对方都讲话挑明了,就知道方才的那些小动作都没能逃过别人的眼睛。

  她两眼朝四周看看,楼底下坐满了人,有人已经再朝这边张望。

  对方既然这样说了,靳寓廷要再装作听不懂,他也做不出来。

  “你看,一份蘸料多少钱,我买了就是,或者十倍百倍的价钱都行。”

  这世上,总没有钱不能解决的事吧?

  没想到那些服务员真是执拗得很。“真不好意思,我们老板三令五申,蘸料绝不能外带,这也是怕同行竞争,毕竟这蘸料是秘制的,如果连这个特色都没了,到时候……”

  顾津津闻言,忙插了句话说道。“我们不是同行,就是带回家吃而已。”

  “真的很抱歉,不可以。”

  靳寓廷自打出生以来,就没遇上过这种事,这会他总算体会到那句话了,恨不得地上忽然冒出一条缝,能让他拉着顾津津一起钻进去。

  顾津津知道他尴尬,她上前打着商量。“这位可是绿城的九爷啊,不能给个面子吗?”

  靳寓廷听到这,狠狠地扫了她一眼,这是嫌他丢脸丢的还不够吗?

  她这会也顾不上这么多,毕竟九爷这个名号好用的很,走到哪都能震慑八方。那总比被人眼睁睁盯着,从口袋里将那个一次性杯子拿出来要好吧?

  两名服务员面面相觑,还是站在跟前的那人说道。“不好意思,我们老板是台湾人,对绿城不熟悉,我们也是刚来不久的……”

  靳寓廷牙关轻咬下,将手摸向西装口袋,顾津津视线跟了过去,他身上这一身高定款,少说也要好几万吧,这是最起码了,还有可能是她眼拙,没看出真正的价值来。她这会看到靳寓廷的手落到口袋处,黑色的口袋四周嵌了一圈金线和银线,这也是设计的一大亮点。只不过顾津津来不及细看,就只看见靳寓廷将兜内的一次性杯子取出来后,放在收银台上。

  那名服务员朝他弯了弯腰,“谢谢您的配合。”

  靳寓廷二话不说,转身往外走去。

  他是丢不起这个脸。

  顾津津看到那几人的目光都落在她脸上,他们估摸着也知道偷拿蘸料的事八成是她的主意,要不然一个身份尊贵的大男人怎么会……

  顾津津也是要脸的呀,再说那蘸料本来也不是她拿的嘛。

  她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哎呀呀,你口袋里怎么会有一次性杯子的?你什么时候放进去的啊?”

  说话间,她已经走到门口,顾津津赶紧推门走出去。

  靳寓廷站在车旁,阴沉着脸在等她,顾津津几步上前,看到孔诚和司机已经在车里等着他们了。

  男人一言不发,拉开后车座的车门。

  顾津津见她神色不好看。“我自己打车回去吧。”

  靳寓廷在车内朝她睇了眼。“上车。”

  她弯腰坐到他身侧,将车门带上,靳寓廷看了眼那家店,“孔诚,你回头查一查,这家店是加盟还是直营?”

  “九爷,您要做什么?”

  “开一个小店也用不了几个钱。”

  顾津津在旁边不由感叹,“九爷,你可是很低调的一个人啊,难不成你要拿出霸道总裁的范儿了?这种随随便便开家店的做法,是不是狗血了点?”

  “我就问你一句,下次你若还想吃,这间店你还有脸走进去吗?”

  顾津津菱唇轻启,不过话到嘴边,却又吞咽了回去。

  她有脸进去啊,那家店每天的客流量那么大,谁还能记得她的脸呢?再说,偷蘸料的人又不是她,她真不怕。

  靳寓廷看了眼窗外,孔诚对方才发生的事一无所知,顾津津上半身倾过去,靠近了副驾驶座后说道。“孔诚,你没看到靳寓廷方才的样子,可逗了。”

  她小腿上被人踢了下,顾津津忙用手拍了拍,“孔诚不是你自己人嘛,告诉他又没事的。”

  “你要敢说一个字试试?”

  顾津津偏偏就要说,“我跟你说啊……”

  孔诚识相地用手捂着耳朵。“我不听,你不必说。”

  “且,没劲。”顾津津靠回了椅背中。

  车子一路往前开,直到将顾津津送到了家门口,靳寓廷都没再说过一句话。

  她推开车门准备下去,靳寓廷看了眼,跟着她下了车。

  顾津津听到脚步声,回头看他,“我到了。”

  “我送你吧。”

  “不用了,走进去就是。”顾津津没有立即进去,靳寓廷抬起手摸向她嘴边,她不由将脸别开。

  “看你嘴上。”他拇指在她嘴角处轻拭,顾津津忙抬起手背擦了擦。

  “鉴定的事,我感觉会挺麻烦。”

  “你不用操心,你顾好你自己就行了。”

  “那好吧。”顾津津腿动了动。“我走了。”

  “嗯。”

  她转身往里走,瘦削的身影很快融入进夜色中,靳寓廷将视线放远,如果这个时候是他和她一道回去,回的又是他们的家,那该多好?

  他以前从未珍惜过那样的日子,所以现在,这些场景就成了他的求而不得。

  翌日。

  段璟尧应酬完,从酒店离开,车子刚开出两个路口,司机一个急刹车,身边的特助忙伸手去护着他。

  “怎么回事?”待车子停稳后,助理怒喝出声。

  司机也吓了一大跳,指了指前面突然出现的车辆,“就这么撞过来了,也不知道是谁。”

  话音落定,段璟尧看到一个女人从车上下来了,对方快步上前,他落下车窗看眼,居然是那个杨小姐。

  段璟尧神色有些不悦。“怎么,杨小姐这是要跟我来个同归于尽?”

  杨小姐走到他的车旁,朝里面看了眼,没见到靳睿言的身影。她双手轻按在车门上,身子微微往下弯。“璟尧,我遇上了点麻烦。”

  “你遇上了麻烦,找家里帮忙就是,怎么来找我了?”

  “这件事恐怕只有你出面才有用。”

  段璟尧抬起眼帘朝她睇了眼,“杨小姐,我为什么要帮你呢?对我又有什么好处?”

  “我是被无辜牵累罢了,我开了家美容院,我有这个圈子,生意自然不会差,当然,那里面也包括一些微整形的手术……”

  段璟尧轻打断她的话。“我对你现在的事业不感兴趣,美容这方面我也不懂,既然生意不会差,我应该恭喜你才是。”

  “昨天之前还都是好好的,可是今天一早,就有相关部门下来彻查,我各证都齐全,但你也知道,微整形手术的事总是要涉及到旁边的门道。我好不容易将他们打发走了,没想到方才又来了,我不少老客户一看这阵仗,都以为我有问题,照这样下去,这是要让我关门啊。”

  段璟尧目光定格在女人脸上,杨小姐越说越慌,她放弃国外的一切回来创个业,想要有一番作为,却没想到刚起步就要被人折腾。

  “杨小姐,你跑跟我说这些做什么?难不成那些人,是我派去的?”

  “璟尧,你又何必装作不知情呢,就算真不知道,我话说到这,我不信你还不懂。在绿城谁有这个权利?靳市长如果天天让人来查,我的投资怕是要血本无归了。”

  段璟尧嘴角处的笑意已经忍不住了,但嘴上却是说道。“靳市长一向秉公为民,她不可能做那种事的。”

  “那你怎么解释今天的事呢?不过就是因为昨晚的几句话,我今日便招来这样的麻烦,除了靳市长,我想不到别人。”

  段璟尧轻轻地搭起长腿,“你觉得她是有心报复?”

  “她让人来查我,在别人看来,也正常,毕竟我们这个行业就是要规范,可她一天让人来几次,难道不是因为你吗?”

  段璟尧忍俊不禁,话还未说出口,便已经笑开了。

  “你真是太看得起我了,我在靳市长面前也说不上话,不好意思了,帮不上你的忙。”

  “你好好跟她解释就成,就说我们之间没有任何的关系,让她高抬贵手。”

  段璟尧轻摇下头,“女人真是善变,你昨天要是也这么想,不就没有这些麻烦事了。”

  “我以为靳市长大人有大量,不会在意那些话。”

  “说到底她也是个女人。”

  杨小姐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璟尧,你跟她好好说说,成吗?我所有的钱都投进去了,不能功亏一篑。”

  段璟尧将手落向车门处,“你以后跟我保持距离就好,见到她也避开点。”

  说完这话,他将车窗缓缓地往上升。

  司机再度发动车子,段璟尧吩咐出声,“去她那里一趟。”

  “是。”

  傻子都能明白,这个她肯定是靳睿言了。

  来到靳睿言的办公室,正巧她在午休,秘书将段璟尧拦在门外。“靳市长说她很累,想要眯会,谁都不能去打扰她。”

  “我都不行?”

  “我看她今天精神不怎么好,要不……”

  段璟尧没有理睬她,径自开了办公室的门进去,秘书不好拦他,刚要跟进去,门就被段璟尧给推上了。

  靳睿言听到动静,原本躺在沙发上的身子动了动,她坐起身,将毛毯放到旁边,“你怎么来了?”

  “怎么,难得见你午休,昨晚太累了?”

  靳睿言干脆不搭理他,男人几步上前,在她对面坐定下来。“我刚吃好饭,经过这里。”

  她身子往后靠,用手拍了拍脸,“你总是来我这边不好,以后注意点。”

  “你架子越来越大了,这地方,什么时候还不让家属过来了?”

  “你倒是不怕被人说闲话。”

  段璟尧端详着靳睿言的小脸,他轻笑出声。“你不是也不在乎吗?”

  “我可跟你不一样。”

  靳睿言说着,拿起桌上的水杯,喝了口水。

  “你让人去查杨小姐的店,还一次次反反复复过去,你就不怕杨小姐说你徇私枉法。”

  靳睿言眉头轻挑下。“怎么,这么快就告状告到你那里去了?”

  “这不是告状,是来求饶。”

  靳睿言轻轻伸了个拦腰。“不过就是例行公事罢了,最近私人诊所和这种美容院太乱了,也接到了不少举报,我让人多关注下也是正常的。”

  段璟尧眼角含笑,一双眸子始终定格在靳睿言的小脸上,“早不查晚不查,偏偏这个时候查。查谁不好,又偏偏第一个拿杨小姐开刀。睿言,你这有点不正常啊。”

  靳睿言迎上了他的视线。“你很不舍得嘛,怕我碰她?”

  “跟我没关系,我不过就是看好戏罢了。”

  靳睿言神色微变,“好戏?哪里来的好戏?”

  “你放心,我跟杨小姐一点事都没有,昨天不过是偶然碰上。”

  靳睿言轻晃下手里的水杯。“你跟她怎样,我管不着,至于查她,是因为工作上的事,你别想歪了。”

  段璟尧看她这幅嘴硬的样子,还真是好玩,“你就不怕别人说你公报私仇。”

  “我行得正做得直,谁敢说我?”

  男人轻踢下长腿,“是是是,靳市长一心一意为民,杨小姐就是碰巧撞上了而已。”

  “段璟尧,你还挺自作多情的嘛。”

  “行吧,随你怎么说。”

  靳睿言站起身,回到办公桌前。“别妨碍我工作,你走吧。”

  “你做你的事,我坐会总行吧?”

  “不行,我马上要开会,快走吧。”

  她一次次下了逐客令,段璟尧尽管心里有气,但还是起身了。

  走出办公室,他进了电梯,跨出办公大楼几步,他看到靳睿言的秘书站在不远处。

  男人大步上前,秘书回头朝他看眼,“段先生。”

  “你站在这做什么?”

  “说是有靳市长的包裹,我不放心,下来看看。”

  “包裹不都有专人负责接收吗?”

  “是,但这个快递没有寄件人,我怕不妥,所以亲自过来看看。”

  说话间,一名快递员抱着个纸箱快步走来,秘书伸手要接,段璟尧拉了她一把,冲快递员说道。“放地上吧。”

  “好。”

  段璟尧让助理去车上取了美工刀过来,秘书已经签收,段璟尧朝那名快递员看眼。

  “这人可靠吗?”

  “可靠。”

  段璟尧示意助理将密封胶带拆开,美工刀划在上面,一刀割到底,纸箱子的封口处也被打开了。

  秘书上前两步,一看到箱子内的东西,吓得尖叫一声往后退去,段璟尧一脚将箱子踢出老远,英俊的脸上刹那间布满阴鸷。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